别样的秋韵

17-12-24

Permalink 03:07:55, 分类: default

别样的秋韵

丁酉年的秋天真的很受伤,轮它来的时候夏天不肯走,结果是连连大战,一直哭丧着脸;夏天总算是败走了,秋爽还没真正的展现出来,冬天又来强攻,十月刚近月底,它的前锋就已攻下了零度线。本是秋月的光景却过了上冬月的日子。就是在今天,在栲栳山背阴的山坡上出现了大量的细碎冰碴,以此为证。

栲栳山位于浙江慈溪上林湖南首,海拔424 米,绿树成荫,飞瀑轰鸣。我一行三十多人,披着冬装来此寻访秋天的印迹,起始点选在了8公里外的鸣鹤镇。

当我们到达该镇古镇区时已是中午时分,天气倒是很好,太阳正浓,抵消了一些寒冷。但我下车时还是感到了阵阵寒意,风虽然不大,拂在脸上却感觉好重,我好象预感到了今天秋迹难寻。

走出了停车场,迎接我们的是一湖碧水。近处沿岸是一排垂柳,远处是层层丘峦;碧波映衬着近处的绿色柳叶,倒映了对岸的叠翠峰岭,好象在告诉人们,这里没有冬天的肃杀,直叫人为之一振。

这里之所以叫做古镇区,那是因为这里的小街、深苍、小商铺还保留着旧的风貌。其建筑都很小巧,可分三类,一是百年老宅,确确实实的古时遗迹;二是老旧了的现代型建筑,反映了各时期的社会经济;还有的就是正在翻修或重建的古式建筑,籍以留住这里的古风。而那些石驳的河岸小桥倒是较为完整,一派古时小镇的景象,河中还拴有几条乌篷船。

见此,我不由地想起了儿时的情景:我们常熟也有好多小河,也有乌篷船,大大小小的,都可以睡人,晚上荡漾在水中, 一定是那么的惬意;船家在小河里撒下几网,便可捕得一二斤小鱼,换来一天的生计,那 “开门七件事”和小酒小烟的钱都有了。等长大了我才明白,这就是旧时江南小镇生活的影子,是一种安祥和自得。而这里小吃小点小商品演绎的,就是旧时乡镇平民秋收后的殷实风情。

在品偿小镇的风味后,便驱车栲栳山,大约20分钟后我们抵达了徒步起点。

这山并不高,气势温和,满目青绿,显得南方山岭特有的秀气。虽然今年寒流来得早,但青山还是嫩色一片。整个山岭的常绿物种还没有显露冬寒中的那样深绿老色;每一棵植株在寒风中依然昂立挺拔,枝叶油润;阳光下,每一张树叶都敞开了细胞气孔,尽情光合,汁液欲滴。一切好象表明了此处万物都不买冬天的账。而我,则是带着寻觅的目光来此,以期捡拾秋叶,体验一下栲栳秋色。

可是这山好多人工开发的经济林,相应的杂树少了,秋叶树种就更少。放眼望去,被霜红了的树冠,零零散散地宛若绿丛中的小花。算我有幸,在路边还真遇见一棵三角枫。这是在半山腰,突兀的枫冠别样显眼。这树好象正值壮年,树杆不粗,但撑起的树叶倒是一大片。整树叶片还没有开始枯萎,正是透红的时候;在阳光下红得发嫩,在寒风中微微抖动,仿佛闪着光亮,还真叫人忘记了现时的寒冷。人说,“一叶知秋”;在此我说:一树留秋,真不失所望。

来到了栲栳山,不得不关注的是它的水。这一路走来,总离不开流水乐音的伴随,有谷底水的轰响,那是涧水集中冲击山石的声音;有谷中溅溅的呼鸣,那是涧水一阶一级奔流的回音;还有一块块大岩上挂下的细流,落在水潭、山石上的那种轻音;更有那颇具气势的瀑布的喧嚣。这是接近尾声的路景,但见几十米高的裸岩挂着一抹抹的水流,天降般的层层飞流而下,撞击着山石、水潭,发出交响似的重音。远远望去,阳光下白练流银,莹珠落盘,底下还似有茫茫雾气。我真没料到这里的水是那么的丰沛,而且是在枯水季节,之所以栲栳山出名,也就不为奇怪了,唯有遗憾的是我手机拍不下这个大飞瀑。

看着、听着这淙淙的涧水,让人联想起冰雪融化后的春水奔流,但我确信眼下的是一派秋水。这里一时间的冰点封不了这山间的秋色;提前到来的低温也改变不了时节的规律。这世间,一时的不顺也抹不了人生的美好。

不经意间,我在路边看到了几簇杜鹃,正在灌丛悄悄开放。本是春花却在这个时节吐艳,大概是为抗议冬天的入侵
而为。这,路边的冰碴晶莹,丛中的杜鹃怒放,不相容的偏偏合在了一起,为这里的人文、青山、流水之秋色凭添了一份别样的韵味。看起来我真是不虚此行。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