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的呼唤

17-12-08

Permalink 17:04:00, 分类: default

远山的呼唤

昨晚的一顿大餐,我喝了半斤黄酒,兴奋得一夜没睡好。清早起来,一摸屁股,连日的酸痛全没了,那是因为前几天夜爬虞山造成的,本来还担心今天登山会受制的呢。现在好了,昨天喝酒今天醉哟。六点三十分,大巴准时发出,目标余杭鸬鸟镇。

镇,得名是因为鸬鸟山;山,得名是因为它形似鸬鸟,海拔 869 米,登高起始点大约在150米.。我们团队选择的是前庄村路径,从汽车上下来,经过1000多米的乡间小道,直抵山麓。

这里,满眼尽是翠绿,好象看不出秋天已经离去。我们是不经意间扎入竹海的,从乡间小道算起,路越走越小,林越走越大;竹越走越密,山越走越陡。我自有了那次泪洒娘娘山的经历,一点也不敢懈怠,紧跟着队伍。有人在播歌曲为队伍打气,我说来一个《山路十八弯》正好。走不到半个小时,队伍已经拉得很长,很多队友都出现了大汗淋漓、心跳气急的现象,更有少数队友出现了脑部暂时缺氧,而我也只得借助拍照采风来延喘一会。看看这一个个脚窝叠起来的山路,看看那参天的大竹,莫名感到重重的压力,真不知是我在压山,还是山在压我。

上天佑人,总算有缓坡了。这里出现了彬木树种,越是往前走就越多,从山石来看,好象是丰土层少了,适合毛竹生长的地方相应在减少,从而给出了杉木的机会。看来是到了网上所说的第二层次的高度,杉木混合林。山风的感觉明显起来,但并不觉得冷,倒是和着那个忽远忽近的溪水声,就象是回响起山间的交响乐;而悦耳的鸟鸣就是山间的大合唱。那鸣叫不象是一两只的鸟来增添山间幽静的那种,也不是此起彼伏的欢叫,而是很多只的一起鸣叫,是动物园里养鸟场的那种。那鸣叫声总是与我们不远不近的,不管怎么追也无法看到它们。那鸣叫声就象是个呼唤,是鸬鸟在呼唤。

山上的裸石多了,阴荫少了,植物的种类也就丰富了起来。前面不远处有一片滕缦,叶子有点象葡萄,挂着少量红果,我想借拍照就此小休一下,就起调:“我要拍照,过完告诉你们”。咔嚓声过后:“这是野葡萄,有不怕酸的来吃”。还真有队友敢来吃的,吓了我一跳,忙说:“不一定是野葡萄,只是叶子有点象”另一个队友说 “我吃过,是野草莓”, “我们那儿叫树莓”。还有一个队友说“这个学名叫覆盆子,味道象桑葚“。哇,我真是遇上行家了。一会儿,阳光妹纸籽怡(佐佑女领队)过来说:“ 这就是覆盆子呀,我四川老家多的是,比这儿的更大更甜……” 哇,杯具呀,我吹点牛都要被人戳破,还是快走吧。

我一下扎进了灌木丛,等埋头钻过了这一片,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原来已经过了网上所说的第三层次的高度。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岭脊,眼前是裸岩陡峭的山峰。虽然是更大的艰难在等着我们,但眼看胜利在望,便一气登上了山顶巨岩。这时才发现仅是819 山峰,不过倒是一个天然的观景台,扶岩眺望,层峦叠翠,青山迤逦,而脚下则是大片大片的草甸。我真希望立马来一场大雪,看一看那翠岭素裹,草甸银装。但现实是:这800 多米的海拔,风好大好冷。当我躲在山石后,蓦然发现这草甸里蕴藏着大片的野杜鹃,貌似枝杆已全秃。我知道杜鹃是常绿灌木,大雪覆盖下依然是墨绿一片。但是这高海拔高寒风环境下,它已演化成“落叶”灌木,原本密茂的小阔叶变成了“米叶”,以在冬旱中确保水份,适应了在恶劣条件下的生长、孕蕾。只等着春风的来临,杜鹃的每一个枝头将会“燃烧”起来,漫山遍野,映红整个鸬鸟山。

我知道杜鹃好娇气,不易莳养,但是我想不到它还能有这般的抗逆能力,想不到它还有这般的坚强刚劲。虽然刚过了秋天,但是我已期盼着春风响起,期盼着再来这里,来体验它坚强之后的热情奔放。我要站到大石头上去,站得比杜鹃还要高。思绪到此,我便打起精神,向着869米的高峰冲去。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