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金秋

17-10-20

Permalink 15:05:13, 分类: default

今秋金秋

盼着,盼着,连天大雨的脚步远去了,秋爽总算回来了。

这里,冬华的小草经过日前秋雨浸润,开始发芽了,园子里,道路旁,星星点点的泛萌,要在这深秋里溶进一片嫩绿;秋花则是不失时机地赶着雨后的秋阳争相吐艳,红红的,紫红的,洁白的,仿佛要予重塑春光的风采;而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竹林,随道春笋的褪变而呈现出成竹的新绿,更加清翠。秋风摇曳着竹叶沙沙作响,与村民林中的伐竹声组成了山乡的交响乐。然而更有魅力的则是风中银杏金叶的回响。

这里,是湖州长兴的六八古道,是藏匿山谷中的银杏长廊,纵深一十多公里。

这里,是长廊的起始点大岕口村,是我们团队经过碧岩山7公里的山路寻访而来的,是为了山乡的金秋而奔走的。然而鸡犬相闻的同时,却不时地漂来淡淡的臭味。那是大量的银杏果因无人收拾而掉落在地上腐烂而发出的。不过这并不惹人生厌,反而使人更加关注银杏,更加关注脚下的步道了。

资料告诉我,这里一带散落着3万株原生野银杏,百年以上的老树就有2700多株。这不得不是个奇观,而更奇的是那个千年皇后。好象有无形力量吸引着我的脚步。

它在大岕口村的另一头,经过村民指引我才找到入口。进去看到了:是银杏树群,几株高大威势的都有好几百年的树龄了,其中一株最具老态龙钟,苍茫中尽显着活力,已有1500年的树龄,是国家一级保护古树,堪以皇后号称于天下。旁边有一座庙宇正在翻修,与银杏树正好相互印证了这“岕”的古韵。

由于今年的夏天炎热多湿,入秋后的银杏树大都金色不再,特别是数百年树龄以上的,几乎没了叶子,而那些较为年轻的,风华尚存,银杏叶在秋风中微微颤抖,在秋阳中尽显金彩。一路长廊,所现显出的都是近年栽种的银杏,而古韵则须是寻宝一般的探访。

“岕”字与“介”同音,字意更为明了:两山之间。就这个两山之间还伴随着一条溪流,或许这一十多公里的岕,南北走向,风水特好,自古以来就是一派安居乐业的景象。这里的古宅或是一个佐证。

在这长廊中的南俞村,有一处清代老宅,百年五十的历史,从中走出了四名八品官员及六名文人。三进五间式结构,纵向由一条三十多米长的走廊连接一排十二间耳房。走进每一进院落,虽不现高深,但青砖石地,粉墙玄瓦无不沁人淡雅素净;探究每一个厅堂,虽不见金辉,但匾额雕刻,壁画漆业无不彰显文化气韵。我想是这一带的富饶与安宁养育了它。从翻修一新墙门来看,这处老宅已纳入当地政府计划,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古迹。

在这么一个山沟里的小山村,能有这么富有深意的豪宅,也是个奇观,一个人文奇观,而野银杏则是个自然奇观。这个岕字意味也就清晰了起来,在这里,今秋、明秋、后秋,每年都有金秋。再往前走,过了银杏公园不远就是团队的集合地了,我不由地回眸起来。

当我再注视走过的步道时,发现它象条直走的水径,幽深宁静,两边成了水岸景色。我们前移的脚步,宛若荡起的轻舟,把近处的竹林、农宅,远处的山峦、沟壑缓缓地向后推移。而两边的银杏则不时地向我们展枝,洒落的树叶仿佛是飘浮在水面上的一般,让每个行者都不忍踩上它。我相信它们将会更加茂盛起来,等到深秋,我们再来,来用我们的脚步丈量这十里长廊;来用我们的身心体验从银杏树上漂洒下来的金辉。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