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4-17

Permalink 05:32:20, 分类: 雁荡山游记

初探北雁荡

我有一盒“峨眉山雪芽”绿茶,今天又有了500毫升的“正宗山泉水”,来自雁荡山。峨眉绿茶,配上雁荡清泉,沏上一杯,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对于过惯了都市生活的人来说,可谓弥作珍贵。这要感谢正在开放的社会经济,才有可能配上眼前的一杯茗香,只是没有了宜兴的紫砂茶壶,我的“茶道”又有了好大的缺憾,这,则是个人经济的限制了。

自去年年底,来温州乐清已快半年了,雁荡山,我一直无暇睹其芳容,已成我的宿愿了。今天机会来了,由于是工作上的关系,我们的汽车正在向它靠近。

......
[阅读全文]

18-04-10

Permalink 05:02:32, 分类: 户外游记

古镇春韵

等着,盼着,春天的脚步来了,忽远忽近的,让人捉摸不透,一不小心就要被踩上一脚。然而万物苍生却不失时机地从睡梦中欣欣然张开了眼。

这里,小草早早地钻了出来,园子里,道路旁,田埂岸边,放眼一望,到处都是。嫩嫩的,绿绿的,争着卖萌,过份一点的却被人割去了一茬。 春花则是赶趟似的争相吐艳,红红的,粉粉的,白里透着红红里泛着白的,想要和绿叶一争春光。红的绿的挤在了一起,有的是新绿丛中点缀着红粉;有的则是红晕群中点缀着绿云。黄色的则是泛泛而艳地在田野里,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金黄色?嫩黄色或是鹅黄色?反正是黄色的海洋。东风徐来,轻轻摇曳着的菜花杆与翩翩的蝴蝶缠动起来,把每一朵黄蕊的芬芳浸润在每一缕空气之中。

......
[阅读全文]

18-04-06

Permalink 03:59:54, 分类: 户外游记

踏浪

冬之将去,春之将临,咱们苏州海虞有点乱:腊梅未落春梅开,樱花未笑桃先绽。然而杭州上虞好象没有乱,三月将末之时,东风已悄悄地响起。

大地好象刚睡醒的样子,山,开始朗润起来了;路,好象是软绵绵的。走道边不时地开放着不知名的野花,泛绿丛中竖立起一串串小喇叭,白色中带着一点紫蓝;山石间匍匐着不知名的藤蔓,嫩绿的枝叶中开放着藐似野蔷薇的花,白瓣中吐着淡淡的绿蕊;山坡上,高的矮的树木也要凑凑热闹,把新艳的,红的黄的叶芽放出来冒充朵朵的繁花……一切的一切,好象要宣示这里已是山花烂漫。

......
[阅读全文]

18-04-02

Permalink 00:54:23, 分类: 户外游记

穿越

点燃一柱香,供一供 “悟了” 亭,问一问:青山里来青山里去不知苦乐;绿水中现绿水中隐别问东西。其结果是:我没悟了什么,仅以为,不管怎么来怎么现,唯有两个字:同道。静静地,我心中只诉求着三个字:别下雨。究其原故:出行在了徽杭古道上,我们都喜欢领队晴天妹纸,不喜欢阴天雨婆。

也不知是不是“悟了”,不问西东,不计乐苦,来者只求与古人一次同道,以体验徽商用双脚步量天下的心历。咱佐佑三十多个来者,也不知算不算是一次时光的穿越。

......
[阅读全文]

18-03-25

Permalink 05:28:49, 分类: 户外游记

春天的衣裳

剪一段冬暖化作春光缓缓流淌,剪一段山水溶入生命轻轻荡漾,把那时光流水弹起微微的声响,让那梅花添作一件春天的衣裳。

虽然是气象定义上的春天还没到来,但这里的春意已经浓味起来了。随着冬暖之日的频频出现,那树木,知名的不知名的、落叶的不落叶的芽尖渐渐地发华了,绿的、红的、黄的什么都有,过分一点的甚至整个芽苞泛出了嫩黄,在阳光下卖萌,宛若待放的蜡梅;而野茶树,则不迫不及待地把小白花放了出来,还有的花辨带粉的品种,好象要与梅花一争芳容。哦,春天的序曲,杭州更比我们常熟早先奏响。

......
[阅读全文]

18-03-19

Permalink 02:11:23, 分类: 随笔杂谈

又见到为学生减负了

日前关于两会,又听到说要为学生减负,还孩子一个童年。我想,说者一定是出于对下一代的爱心;而家长对孩子施于重压也是出于爱心,因为相对来说,在目前社会中高考制度是最为公平的制度。

生活在基层的每一个百姓心里都清楚,等孩子长大以后,能斩获什么身份最为重要,而实干才能永远排在第二。双轨制社会中,处在上轨的人将是终身享受,而处在下轨的人将是窘境一生,现在连那些民营企业也出现了 “小双轨” 身份:正式工和劳务派遣工。就是这样社会环境,总算处在下轨的百姓家庭还没有完全绝望,还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的名称叫做 “考试” ,高考是前沿性的,公考及事业考是决定性的。

......
[阅读全文]

18-03-15

Permalink 05:25:14, 分类: 户外游记

阳春古韵

对于江南小镇,我好熟悉。窄窄的石板小路,木质的小楼街道,高高的石拱桥,清澈的小河湾,处处予人一种清闲和安逸,连呼吸的空气都显出一份恬静。然而,小镇也有熙熙攘攘、喧闹热烈的 ,余杭塘栖镇即在其中。

这里已经是京杭大运河的末端了,河面却是好宽,把小镇分成了北南两个部分,人群主要集中在了北边。这大概是因为那里有一条 “好吃” 的街道,什么法根糕饼,粢毛肉圆,细沙羊尾,糖色藕粉,直叫人口水欲滴。这街道的一头直接连通着石拱古桥,有“朱一堂”、“神农遗风”两匾”镇守“两侧,后面一排溜的是廊檐下的酒旗晃子,什么”五花大肉粽“、“东风园”、“梅园蜜饯”、“百年汇昌”,应有尽有;酒旗下面是密密匝匝的人头,都挂上了一张大嘴。我想这百多米的街道,如果是放在哪个城市中的广场进行营销,又能兴旺得了几天呢?而此处经久不衰,或有什么灵气所在。

......
[阅读全文]

18-03-10

Permalink 15:24:06, 分类: 情感世界

春天的红晕-写在樱花盛开前

人们历来把垂柳放绿作为春来的标志,但在这里要退位于樱花了。这里是护城河的东城门段,曾是我的家门口,年年看着樱花的花开花落,感觉稀松平常的。而今我离开了这里,觉得心里想念起它来了。

这里是颜港街,其绿化带是旧城改造而得,南临护城河, 观赏值物主要是樱花,由二个粉色品种套种,率先绽放的是那个淡粉色的,阳光下近似白色,遇到弱光天气,粉红色就明显些,花形近乎春海棠。每次“春分”过后,这护城河一带便泛起了淡淡的粉色,尤如是城市脸上泛起粉粉的红晕,仿佛告诉人们春天的消息。

......
[阅读全文]

18-03-04

Permalink 06:23:16, 分类: 随笔杂谈

引力

诱惑,好象谁都不愿意被加身。但是,诱惑恰如引力,无处不及,是身边分分秒秒的事,在时间的长河中,能够善其于身,好象很难。而我也好象不是个那么超然。

18年2月27日晚7点一刻左右,多名身穿红色标志服的“中国移动”人员,在常熟大润发二楼顾客集散大厅设摊。“开宽带,送流量;凭身份证登记,送个卡号,再送礼品”。礼品包括了保温水杯、手套,还是活动的最后一天呐。而我则是不知怎么被力引过去的。

......
[阅读全文]

18-03-01

Permalink 01:18:04, 分类: , 情感世界

红梅正正月

每当春节前后,迎春花吐黄的时节,我往往会不自禁地想起我家那株红梅来,因为它会紧随着沁芳而来。这是一株“朱砂梅”,深红色,重瓣,行话“花梅”,花蕾较大,在细枝上含苞绽红更显“花满枝头”的绚丽。它被喻为梅花的代表,如果把它成亩成顷联植,将是一片花海。但是,自古以来大片种植的都是单瓣的“果梅”,多为粉红色,一般意义上的红梅,就是它了。盛花时期花海茫茫,令人入迷。桃、李也有花海,但人们最爱的是“梅”,而“梅山”“梅海”“梅园”便是最负盛名的了。

我去过多次梅园,在无锡连续四年的梅花季节,仅一次欣赏到了盛花景色。那是一个温暖而晴朗的春节假期,梅花也籍此“花满枝头”了。园里到处都有梅花,依山傍水地开着,掩映重叠、争芬斗艳。有的是百多株花树连成一片,有的是数株花树在路旁水边悄然独放。有的梅树较高,很孤独,偶尔飘落的花瓣掬着一丝心酸;更多的是与人齐高的,在花苞初吐生命的微芬时,你能体验到沁人花香的弥漫。当信步在梅花红晕之中,远远看去,好像粉色的花云遮盖了天边;居高俯看时,一片片粉海在阳光下溢彩流光,而你正凌架着骀荡的东风,洋洋得意。 仔细观察发现,那些较高的梅树,都是重瓣品种的,有红颜淡妆的宫粉梅,浓艳如墨的墨梅,胭脂滴滴的朱砂梅。由于不能结果,人们放任它们长高,且分散植之,显现兀然俏立。每当花盛之时,密匝的梅瓣仿佛把树枝染上了色彩。所以个人养梅多数选择了它们。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