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06

Permalink 01:00:46, 分类: 放生记

我的画眉鸟飞走了

华灯初上,我带着一只小纸袋,信步“亮山工程”,至山脚下,手一放松,袋中小鸟立刻窜高三尺,随着啾--啾--啾的鸣叫,转眼消失在了林边的草丛中。

这是一只四个月前来到我家的画眉鸟。它个头可比两三个麻雀,眼角上有一白色条纹,仿佛是人为画出来的美纹,“画眉”就是由此得名的。记得当时我刚回家,在自行车棚里发现一只小鸟,一看是“画眉”。我知道它有经济价值,于是奋战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它弄进了笼子。

......
[阅读全文]

18-09-08

Permalink 01:17:46, 分类: 放生记

生命的畅想

日前,在家附近的菜场,我身后一声“阿弥陀佛”吓了我一跳。一个中年妇女开着一辆踏板电动车从我身边徐徐而过,踏板上有一个水桶,盛有一些水产,口中念念有词。我明白了,时近中秋,是一个佛教信女在做善举——放生。我的一个念头油然而起:也来玩玩放生。

晚饭后,我带着一个目的去散步,信步“新公园”。它因为诞生于西门附近的××公园之后而得名的,它历经了“新公园”-“人民公园”-“新公园”变迁;它发生了“免费”-“收费”-“免费”的历变。依稀记得,孩提时代的我经常来此玩耍,当时的它,规模还不如现在的一半,最好的地方就是建有九曲桥(亭)的那个水塘。记得在这个水塘里看到过大蟹,好象比我的手掌还要大。以后的一个年份,塘水特少时,增出现过一串串大人的脚印,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蟹了。

......
[阅读全文]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