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凡手记

凡凡手记
推荐此博客
凡凡Caroline

厨房

九月 19th, 2005

我从未想过我也会写下“厨房”这个题目,这都是加拿大培育了我,为我增添女人的魅力而作出了贡献。大学毕业初为人妻时,大伙儿住集体宿舍,一日三餐是怎样混过来的,自己都有点稀里糊涂,能者多劳,我从小远离疱厨,掌勺的事与我无关。反正是有了上顿没下顿,到处蹭饭吃。后来有了女儿,婆婆就过来帮忙,还有小保姆左右臂膀,日子过得比以前还逍遥,厨房呢,只闻其味,不进其门。当然还有一个很正式的理由:厨房太差,档次太低,实在无甚兴趣施展才艺。

厨房是女人的战场。在古时,谁独霸厨房,谁就是说一不二的女主人。所以女人一生辛辛苦苦的奋斗不外乎厨房领地的争斗,所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也不过是对于厨房的彻底占领。别看那些瓶瓶罐罐的容量,在男人们眼里不过是芝麻绿豆的琐碎小事,在女人眼里那可是呼风唤雨的浩荡乾坤。掌握了厨房的经济大权,也就把握了一家的经济命脉。女人在厨房这个世袭的领土里做着统帅的角色,调停男人的胃,让自家的男人深深眷恋女人的饭菜,再也离不开。所以对于女子的高度评价便以“下得厨房,出得厅堂”为至最,可见厨房对于女人的至关重要。偏偏我母亲从小对我女子之“德”方面的教育比较欠缺,所以觅夫君时有意着眼过男人的炒菜技能,后来我自个儿也觉得口福不浅,就把厨房的统帅理论忘得一干二净,心甘情愿让出了女人的世袭领地。

这一让便让出了我的大好河山,让婆婆大人升堂入室,从此由她打理我们家的一日三餐。据说她的众多媳妇中我为“海派”,说穿了就是“不入流派”,但具珍稀品德,那便是对厨房的放弃。我那时年轻气盛,对于厨房的理解还没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更别提对厨房的争夺。有人愿意替我管理这个全家最脏乱差的地方,我是烧了高香,求之不得。而婆婆说住其他子女家太过生分,大概是厨房的核心不得而入,堡垒未攻破,总有外人之嫌。如今想想也是,倘若你去走亲访友,你成为女主人厨房的熟练帮手,通晓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的归属,那你与主人家的关系非同小可,不是亲密无间,也是同盟死党。我亲眼见过女友的婆婆来加探亲,我的女友独霸锅台,另其婆婆近身不得,春风般沐浴的客气,最后婆婆只好打道回府返回中国。由此可见厨房的厉害,打赢婆媳之战,厨房是攻克的阵营,胜利的旗帜插到炉火的边缘,才算出师告捷。

可悲的是来到了加拿大,没人与我抢夺厨房这个要地,我一日三餐转悠其中,无奈地只好回忆昔日的好光景。倒是厨房的整洁和干净满足了我年轻时候的梦,听着不置可否的赞美声,想想一级厨师的美誉,知道今生今世再也逃脱不了厨房的羁绊。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