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猫一犬总关情

06-07-06

Permalink 15:48:55, 分类: 莞尔一笑集, 人面兽心篇

一猫一犬总关情

球球是我家收养的雄性白猫。不过他的原主人自觉响应计划生育的号召,早早为他做了男性结扎手术,所以他出落得有点像白先勇,蔡康永之类的细皮嫩肉,慈眉善眼。可能是清心寡欲(或者是性压抑?)之故,球球一度暴食暴饮,导致身材严重走样变形:走路时肚皮拖地,不明内里的人以为他是身怀六甲的雌猫呢!可别看他身材臃肿,身手倒是矫健敏捷无比,上窜下跳挥洒自如。家中无鼠,只好把爱犬胖胖权充假设敌,伺机伏击。于是家中尽日上演新版卡通片Tom and Jerry,只不过男二号Jerry不再是只老鼠,而是换成了一只小狗。虽然两雄相争时剑拔弩张,但在我这个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出面干预下,双方只好像板门店南北韩边防战士那样虎视眈眈而不敢轻举妄动。

但就像南北韩,它们在长年的敌对状态中也有互通有无的时候。比如说,食物共享。大腹便便的球球显然是丰衣足食的南韩,而排骨可数的胖胖则像营养不良的北韩饥童。每当球球打着饱嗝离开他的餐位,胖胖马上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拾球球的牙惠。而球球有时到了他的下午茶或打冷消夜时间,也会偷偷跑到胖胖的餐盘里吃点忆苦思甜饭。久而久之,我家宠物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胃口倒挂现象:猫吃狗食,狗吃猫粮。这倒省事:今后不用为它们分别采购,实行一食二享。

球球洁身自爱,十分讲究个人卫生习惯。虽然他有法国人不爱洗澡的陋习,但闲来无事他会经常用自己的口水舔理自己浑身浓密的绒毛。说来也怪,他十来八天不洗一次澡,不单没有法国人的狐臭和口水味,那毛发依然洁白如昔,了无尘埃。(等他哪天心情好,我再套套他的口水净身秘诀。咱爷们也相应市政府号召,夏天节约用水不是?)

球球出身名门,自幼接受良好的中文教育。那天,我无意间听到,他从自己那间铺有防潮去味细砂地板的专用卫生间出来时,居然用字正腔圆的猫音,吟诵着徐志摩的名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尾巴,不带走一片猫屎。“

点击(3475) - 评分(638) - 2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捧腹集

老夫聊发上网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