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13

Permalink 23:38:36,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天赋人权”也是“天赋刃权”

法国巴黎《查理》杂志惨剧震惊世人。爬格子画漫画都可以惹来杀身之祸,可见“笔比剑利”这句话多么不靠谱!我们依然生活在一个“剑比笔利”的弱肉强食世界里。 在西方体制下成长的文人们,自恃有着“言论自由”的尚方宝剑,肆无忌惮地批评,挖苦,丑化甚至抨击各种权威,包括政治和宗教的权威。殊不知,这把尚方宝剑是一把双刃剑。 实施“言论自由”的前提,必须是大家都认同“言论自由”的理念,遵循“我可以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会誓死保卫你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的原则。 遗憾的是,在当今的西方社会里,无法达到这种consensus。 而其原因竟可追溯到另一种天赋人权---迁徙自由的头上。 西方体制下成长的政客们,遵从“迁徙自由”的大爱原则,敞开国门收容,接纳和安置来自不同政治经济宗教文化背景的移民。 “迁徙自由”必然形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人口大流动:饱受战乱贫困极权之苦的人们争相涌向祥和富足自由的国家,从而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格局。由于经济文化教育背景的差异,这些涌进发达国家的新移民与当地居民会面临磨合,冲突,竞争和共存的挑战。 大量名义上已经被“归化”了的移民,只是在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和物质条件方面的“归化”,其精神家园毫无半点被归化的痕迹。 于是,崇尚“言论自由”的西方的秀才们开始遇着“迁徙自由“来到他们国土上的化外之民,从此,他们就陷入了”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尴尬境地。这些经历过杀戮战场的兵,无法理解也无意理解西方秀才们对种种权威的不敬。他们无法也无意与西方秀才们唇枪舌剑争个是非高低。他们还是遵从自娘胎里就认知的唯一的信条:“枪杆子里面出真理”。你敢于冒犯我心中崇高无上的神,我就敢于消灭你血肉之躯。简单,快捷,直截了当。巴黎惨剧就是典型的一例。 这种“秀才遇着兵“的例子频频发生于世界各地:香港报人被斩,墨西哥政府官员被毒贩杀害,意大利法官被黑手党干掉。。。。。。 另一种天赋人权----“结社自由”也有其弊端。君不见,美其名曰“多元文化”的各种政党,宗派,学说,社团和利益集团山头林立,壁垒森严,水泼不进,针插不入。在“政治正确”的保护伞下,他们都试图将自己狭小的团体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任何有损他们的利益的国家方针政策,一律被扣上“歧视”的帽子。 综上所述,任何天赋人权,如果没有同时被赋予相应的义务,都是一把双刃剑,随时可以被曲解和被滥用,成为各种利益小集团随意挥舞的“天赋刃权”。

......
[阅读全文]

14-12-31

Permalink 15:44:2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除夕感言

“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我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 昨晚看了顾长卫执导的《立春》,女主角这段话竟然这么应景,成为2014年12月31日的临去秋波那一转。 隐约间我们人人心中都有对未来的一种模模糊糊的期许:明年会更好。潜意识里,我们也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即使一年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我们也还是会借助日历这一天作为一个标杆,为明年再发出一次期许,即使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 2015,发生点什么吧!给我们无数次的蠢蠢欲动一点交代,一点应验,一点奖励!

......
[阅读全文]
点击(1201) - 评分(278)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4-12-24

Permalink 08:29:53,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圣诞夜话

12月24日凌晨。 平安夜进入倒计时。 作为一名非教徒,我对圣诞节有一种隔靴搔痒的疏离感。看到商场里礼品店门前排起长长的队龙,我就有点纳闷: 圣诞节的寿星公主角是耶稣基督,可是全球逾以亿计美元的礼品没有一件是要送给寿星公的! 而且,耶稣是不是在12月25日诞生,谁也说不准,因为耶稣一直还没有在facebook注册登记建立自己的账户啊! 今夜,圣诞老人就要来临了。他神通广大,知道你啥时候还醒着,啥时候会睡着,还知道你有没有干什么坏事。我开始怀疑圣诞老人是“国土安全局”的高级雇员。 我有点替各种社交网站担心:再过几个小时,各种互相转帖的祝贺圣诞短信会挤爆互联网,造成像北韩这两天网络中断的事故。 距离圣诞采购还有20个小时,赶紧去给寿星公耶稣买件礼物。 买件什么礼物比较得体呢? 大伙有啥好建议不?

......
[阅读全文]

14-11-29

Permalink 10:49:14,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权力是一种有严重副作用的春药

近期落马的不少贪官,除了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罪名之外,还拖着一条“与他人通奸”的小尾巴。 媒体的焦点顿时盯住“通奸”二字大做文章,开始人肉搜索谁谁谁的通奸对象是谁谁谁。更有好事者竟然还编纂了一幅“官员通奸地图”,将12省31名通奸官员的尊容公诸于众。 这种手法,与文革期间的抓流氓斗破鞋有异曲同工之妙,既可搞臭当事者,又可娱乐大众,真个是“一石二鸟”(No pun intended)! 这幅“官员通奸地图”向我们透露了两个信息: 1.长得越丑,仕途越亨通。据粗略估计,目前中国的官员队伍人数达7000万之众。可偌大一个官僚系统,宁无一个是帅哥(美女)!大概是帅哥美女都奔娱乐圈去了,剩下的丑男丑女只好报考公务员。抑或他们/她们当初也是一脸正气的热血青年,可是在官场浸淫久了,原来脸上的正气被权力腐蚀剥落了。所谓“相由心生”,当他们/她们的满脑子心思都用在贪腐敛财上,猥琐奸诈之相便油然而生。 2.长得越丑,桃花运越旺。看着那一张张歪瓜裂枣的嘴脸,竟然还都个个是“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也真够难为这多名女性了!不禁想起一则笑话:二战结束后,英国的母亲鼓励自己的女儿嫁与归来的残废军人,说:“紧闭双眼,张开大腿,想着大不列颠!”我估计这多名女性当时也可能都带着这种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去登上那些官员的床。 我们原来对“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这句话的解读,是认为这些官员的权力成了这些女性的春药,以至于她们春心荡漾,罔顾其猥琐之相而甘心与之共赴巫山。窃以为,这些长期酒色过度患有三高的官员,皆因他们手中的权力有如春药般给他们自己壮阳补肾,他们方能够“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 再好的春药,大多有可怕的副作用。著名的春药---“伟哥”就有如下副作用: 万艾可®能引起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持续勃起(异常勃起)。如果你持续勃起超过4个小时,立即寻求医疗帮助。如果不即刻处理,异常勃起能对你的阴茎产生永久性损害。单眼或双眼突然视力丧失。单眼或双眼突然的视力丧失是一种严重的眼病征兆,这种眼病被称为非动脉性前部缺血性视神经病变(NAION)。突发听力减退或听力丧失。某些人可能会出现耳朵嗡嗡响(耳鸣)或头晕。 还望官员们谨遵医嘱小心使用为荷。

......
[阅读全文]

14-11-17

Permalink 07:22:3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如此纸醉金迷一回又何妨?

《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中,尼克对盖茨比说,“你无法复制过去。”盖茨比回答说,“你当然有办法的啦!” 盖茨比是对的。 过去,还是有办法复制的。 至少,它可以再现一个晚上。好吧,那就几个小时好了! 今夜,就让我们纸醉金迷一回吧! 随处可见闪着金属亮片的A-Line低腰吊带裙,插有羽毛的发带,蓬松飘逸的皮草披肩,摇曳的流苏裙摆,玛丽珍鞋,鲍勃发型,钟形帽,成串的珍珠项链,套着缎质长手套的手挥舞着香烟管。 爵士音乐把我们送回1920年代的流金岁月:靓丽飘逸的奢糜华贵,隐约暧昧的颓废迷离,浓妆艳抹的烟视媚行,彬彬有礼的攀比炫富。。。这一切构成了今夜某私校筹款晚宴的主题——————“咆哮的二十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 “咆哮的二十年代”,特指是指北美地区(含美国和加拿大)的1920年代期間。十年间,它所涵盖的激动人心的事件数不胜数,因之有人称这是“历史上最为多彩的年代”:美国士兵自欧战前线上归国拉开了这一时代的序幕,随后是爵士乐为代表的新艺术的诞生,崭新而自信的现代女性面孔的出现;无数具有深远影响的发明创造,前所未有的工业化浪潮,民众旺盛的消费需求与消费欲望,以及生活方式翻天覆地的彻变至今也令人难以忘怀。 今夜没有咆哮,只有昏暗华灯下杯光盏影间的絮语。葡萄美酒夜光杯依然秉承约一个世纪前的芬芳。巨幅投影交替着播放20年代与现代的同一主题的不同画面:黑白与彩色,怀旧与憧憬。 慈善拍卖当然是晚宴的高潮:这是有钱人理直气壮地向世人展示“老子就是有钱”的最佳时间与地点。一副充满童稚趣味的画作,拍到3000加币;与校长同桌吃顿饭,竞标到1万3千才落槌。真个是“今宵一击值千金”! 望着眼前这一个个“了不起的盖茨比”和艳丽的“黛丝”们慷慨掏出那没有封顶的白金信用卡刷出不菲的善款,心想: 如此纸醉金迷一回又何妨?

......
[阅读全文]

14-11-07

Permalink 23:50:52,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为中国广播艺术团礼貌性鼓掌!

我开始怀疑:北美移民的笑点与移民时间好像有一种反比关系:移民时间越长,笑点就越低。 我这推论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昨晚看了中国广播艺术团在列治文“河石夜总会”(River Rock Casino)一台名为“五洲同乐”的相声晚会后得出的结论。 这次晚会的头牌,是国内著名谐星夫妇巩汉林金珠伉俪,辅之以上回陪姜昆领衔前来的半红不黑相声演员李伟健武宾,孪生兄弟刘全和刘全利,嘻哈包袱铺的高晓攀尤宪超和上过春晚的白凯南等新生代谐星,说鱼龙混杂太贬义,说阵容强大太抬举。 不知从何时开始,台上表演者频频向观众讨要掌声不仅不以为耻,反而引为时髦。偏偏现如今的观众也客气得很,不吝拍手,既然台上的索要无度,台下的报以礼貌性掌声虚以委蛇,双方化尴尬为玉帛,皆大欢喜。这光景,有点像曾经时髦过一阵子的“礼貌性上床”一样。性欲高涨的男生成了对女生索要无度的“一夜三次郎”,女生虽然已经性趣索然,筋疲力尽,可是处于礼貌,或者处于为对方面子的考虑,“为郎出来难,任郎恣意怜。” 这就是这台晚会给我的第一印象。 新生代谐星的表演,虽然生嫩青涩,已经透露出摆脱传统相声罺臼的端倪,揉入了新时代的元素,表演风格也鲜活许多。 压轴头牌巩汉林夫妇,与先前的姜昆一样,“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已经没有什么惊喜。他们这一代谐星,赶上中国经济腾飞的好时候,二十多年下来,名利双收,可以无憾了。赴海外登台演出,本来就属访贫问苦的公益性质,让背井离乡的海外赤子们如此近距离面对面地一睹尊容,让他们的智能手机多添了百几十幅照片视频发到微信上显摆显摆,也是一种小范围的慈善事业。因此,我对巩汉林之流的老一辈艺术家如此风尘仆仆之举还是心存敬意的,尽管巩的喜剧功力和他的头发一样,已经呈现明显的颓势。 既然海外移民的笑点有日益降低的趋势,对这种大杂烩式的晚会就不必太过苛求。只要能让大伙在两个小时内乐一乐,热闹热闹,“梦里不知身是客,”“相逢一笑解乡愁”,足矣。 这么一想,顿觉释怀,遂举起双手,为中国广播艺术团礼貌性地热烈鼓掌!

......
[阅读全文]

14-10-29

Permalink 11:09:0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三十功名尘与土,却道天凉好个秋!

1984——2014。三十年弹指一挥间!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1984年的中国,还是走私手表,尼龙布和双卡录音机大行其道的年代。 初尝功名的味道,是在飞往瑞士日内瓦途经德国法兰克福机场那一瞬间。那是一股香水与咖啡混合的味道,非常欧洲,非常德国,非常异域风情。“香风熏得游人醉,直向欧洲别神州。” 二十出头的青涩,浸淫在欧洲文明的湖光山色中,倘徉在国际会议的杯光盏影里,盘桓在囚禁过拜伦的古堡,安葬着卓别林的墓地,斯特劳斯走过的维也纳森林中。“寻常一样东方客,才有欧游便不同。” 再尝功名的味道,是湄南河畔喧哗拥挤的曼谷街道。那是一股烤鸡翅,荫功汤喝榴莲混合的味道,非常亚热带,非常东南亚,非常萨瓦迪卡。“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 裹在花衬衣和人字拖里的青涩,熏陶在椰子,芒果,榴莲,山竹和菠萝蜜的香气里,徘徊在大皇宫,玉佛寺,芭堤雅,四面佛,卧佛寺,郑王庙,桂河桥,鳄鱼湖,苏梅岛。“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1990年的中国,是历尽浩波退潮以后的一片狼藉。 厌倦了功名的味道,是在美国驻曼谷大使馆签证处的窗口。那本浅蓝色的《联合国护照》畅通无阻,一路绿灯。辞职信是我悄然降落在三藩市机场时才打电话通知曼谷的朋友投进邮筒的。“侯门一别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离开体制的束缚,没有体制的福荫,自由价更高。离开象牙塔,进入了滚滚红尘。三十年功名尽付尘与土,横跨太平洋的八千里路何止云和月!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的著名诗篇《没有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是我三十年心路历程的最佳诠释: 一条未走的路 (美)弗罗斯特 深黄的林子里有两条岔开的路, 很遗憾,我,一个过路人, 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 伫立好久,我向一条路远远望去, 直到它打弯,视线被灌木丛挡住。 于是我选了另一条,不比那条差, 也许我还能说出更好的理由, 因为它绿草茸茸,等待人去践踏—— 其实讲到留下了来往的足迹, 两条路,说不上差别有多大。 那天早晨,有两条路,相差无几, 都埋在还没被踩过的落叶底下。 啊,我把那第一条路留给另一天! 可我知道,一条路又接上另一条, 将来能否重回旧地,这就难言。 隔了多少岁月,流逝了多少时光, 我将叹一口气,提起当年的旧事: 林子里有两条路,朝着两个方向, 而我——我走上一条更少人迹的路, 于是带来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 The Road Not Taken BY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弗罗斯特的一声叹息,引起无数诗评家的臆想:他是后悔还是庆幸他当初的选择? 同样,我也被问过无数次类似的问题。 我不会“为赋新诗强说愁”,只能哑然一笑: “却道天凉好个秋!” (写于秋雨之夜。此时,槛外雨阑珊,无边落木萧萧下。)

......
[阅读全文]

14-10-25

Permalink 21:47:48,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人人心中都有个周小平

中央集权国家有一个奇特现象:领袖人物一言九鼎,即使是不经意随口一句话,就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比如北朝鲜的张成泽,比如最近中国的周小平。

几天前还名不见经传的网络写手周小平和花千芳,莫名其妙地应邀出席了新时期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会议期间习大大随口一问听说在场有两位网络作家在哪里,周与花受宠若惊立即起立认领。会后习大大循例绕场一周,到周小平跟前又随口说了一句,希望他今后多发表些正能量的文字。

......
[阅读全文]

14-10-09

Permalink 05:33:49,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太虚幻境”太虚幻

早就听说有一种“Time-share”度假村,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对于像我这种住在唐人街后巷,出门鞋底永远会踩着粘上一片生菜叶的居民来说,对这种度假村委实神往得紧。 所以,当“太虚幻境”海滨水疗度假村寄来促销广告的时候,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在卖的全都是‘近水楼台’物业哦!”更吸引人的是,它离城中心不到半个小时路程。 购买条件也简单:只要买主年收入$35,000就可以了。虽然我从来没挣过那么多钱,但我还是明白:即使是年薪$35,000也买不起海边别墅的呀! 还有,只要我们百忙中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前往实地考察并聆听介绍,就有机会赢取:1. 一部切诺基吉普(零售价$27,000);2. 一万元现金;3. 费用全包的坎昆一周假期(零售价$2,495);4. 夏威夷热带假期(零售价$667);或者5. $500购物券;或6. 20寸液晶平板电视。 沿着一号公路出发的路上,我兴致勃勃地看着那些二手车行和当铺向后退去,映入眼帘的是绿草如茵的山坡,一栋栋高墙铁门围住的豪宅,再远处就是湛蓝的太平洋海水。 “到了!”我欢呼一声。可是一看地图,还不是目的地,还需往前再走一段路。越往前走,沙滩收得越窄,海水的颜色也渐渐变成灰色。路旁是一排排挤得密密麻麻的公寓楼,酒坊和渔人码头。 “不应该是这种地方!”我叫了起来。我们哪能错过一个大型度假村呢? 一块“太虚幻境海滨水疗度假村”的小牌子,就挂在眼前这栋小公寓楼的入口处。我们停好车,来到“接待处”。 一名壮硕黝黑的中年妇人热情迎了过来。“欢迎光临!我叫南希。”她热情洋溢的腔调与这平凡无奇的环境显得不太搭调。“欢迎光临太虚幻境海滨水疗度假村。怎么样?这地方挺棒的吧?” 南希好像不着急带我们看度假村,而是急于了解我们。她一边带我们上楼,一边问,“喜欢滑水运动吗? 我可是滑上瘾了。” “这里可以滑水吗?”我脑海里浮现灰色的海水。 “滑水,冲浪,日光浴,跑步,”南希如数家珍,“像你们这种上班族,想不想每周有三到四次迷你假期啊?”后来才闹明白,她所说的“迷你假期”不外乎是到公寓里的浴池里泡一泡! 她带我们走出阳台,感慨地说,“我站在这里,就已经陶醉了。”我们身后,两名小男孩在打乒乓球,水泥板面被震得嗡嗡作响。南希旁若无人地说,“感受一下阳光。再往那边看:太平洋!” 我们顺着她手指的弧线一路看过去,这中间跨过1. 坐满老人的旅游巴士;2. 轰隆作响的高速公路;3. 铁链锁住的铁围栏;4. 铁轨;5. 停车场;6. 一小截布满垃圾桶的沙滩。再过去就是模模糊糊虚幻一片。(原来,“太虚幻境”的奥妙在此!) “那就是太平洋啦!” 度假村的设施包括两个浴池,一个俯瞰着高速公路的小游泳池,健身器材,还有一个游戏室。 南希还放了度假村的介绍录影带给我们看。“干嘛花那么多钱跑那么远到夏威夷度假?来这里又便宜又舒服!” 的确。只需花上$17,000(月付$310,分七年付清),每年就可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享用太虚幻境海滨水疗度假村。当然,不能保证你每年都给你同样的房间,你无法在“你的”物业里挂上你的照片,可你享有全年无限次数的“迷你假期”哦! 最后,南希还强调:“这是终身制的哎!” 看到我们毫无掏出支票本的意思,南希眼泪汪汪地说,“我其实是会员之一。我买了每年两周的时间。这是我可以泡在浴池望着大海的唯一所在。” 我们听到的是孩子的嬉闹声和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呼啸声。 (编译自美国华裔女作家Sandra |Loh 幽默短文《On the California Riviera》 )

......
[阅读全文]

14-08-20

Permalink 23:40:55,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请还慈善以本来面目

“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本来是扫兴的同意词,谁知一夜之间成了全球热。从比尔盖茨到Justin Bieber,都以兜头扣下一盆冰水为乐。一查,原来如此:

近日,美国科技界、娱乐圈、体育界众多名人接受了由ALS(对抗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协会发起的“冰桶挑战”(Ice Bucket Challenge)。这是美国ALS协会为筹集慈善捐款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一项公益活动,活动要求参与者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然后该 参与者便可以要求其他人来参与这一活动。活动规定被邀请者要么在 24 小时内接受挑战,要么就选择为对抗“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捐出 100 美元。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捧腹集

老夫聊发上网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