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2-01

Permalink 21:30:52,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为赋新诗强说CAO?

普珉的一首《我穿过一座城市去肏你》,透着一股北漂都市盲流的痞劲,让人联想到地铁歌手,北影门外的群众演员穴头,和红不起来的摇滚主唱。 于秀华的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透着一股乡村悍妇“虎妞”的野性,让人联想到火车硬座,红肚兜,和烧得暖烘烘的火炕。 让人联想到梁晓声,陈忠实,莫言,甚至王小波。 中国的诗坛,开始看腻了“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迷人景色, 听腻了《会唱歌的鸢尾花》的靡靡之音,试图以赤裸裸的“下半身叙事”来唤醒被心灵鸡汤灌得脑满肠肥的诗歌界。 本来,“用身体写作”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从卫慧,棉棉,木子美,到《满城尽戴黄金甲》和最近的《武媚娘》,中国的文坛早已洋溢着一大片乳浪臀峰。从雷振富,李庆普,张二江,李薇,卢嘉丽,汤灿,中国的政坛也早已充斥着一幅幅男盗女娼的春宫图。 那么,为什么普珉和余秀华们的“下半身叙事”没有被淹没,反而能在那一片乳浪臀峰中勃起/隆起呢? 我们大概听了看了太多的主流社会种种高大上的风流轶事。它们与寻常百姓的生活离得太远,可望而不可及。而中国底层社会暗流汹涌的欲望,和无力改变自己命运的绝望,却没有什么人去关注和表现。 突然间从都市的廉租房里,从农村的大炕上传来了原始本能的一声声酣畅淋漓的吼叫与呻吟,顿时令众人隔墙驻足聆听,听得耳热心跳。 我们大概对“满城尽戴黄金甲”式的太平盛世的温柔缠绵矜持风雅做作已经麻木不仁,需要一声直指人心当头棒喝的“CAO!”,才觉得过瘾,觉得尽兴,觉得彻底? 我只是担心,这么一来,整个诗坛都在为赋新诗强说CAO,那么CAO完了,大家都泄了,吼叫与呻吟也停止了。剩下的只是低沉的喘气声。 疲惫已极的诗坛转过身去,呼呼大睡,鼾声大作。

......
[阅读全文]

15-01-13

Permalink 23:38:36,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天赋人权”也是“天赋刃权”

法国巴黎《查理》杂志惨剧震惊世人。爬格子画漫画都可以惹来杀身之祸,可见“笔比剑利”这句话多么不靠谱!我们依然生活在一个“剑比笔利”的弱肉强食世界里。 在西方体制下成长的文人们,自恃有着“言论自由”的尚方宝剑,肆无忌惮地批评,挖苦,丑化甚至抨击各种权威,包括政治和宗教的权威。殊不知,这把尚方宝剑是一把双刃剑。 实施“言论自由”的前提,必须是大家都认同“言论自由”的理念,遵循“我可以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会誓死保卫你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的原则。 遗憾的是,在当今的西方社会里,无法达到这种consensus。 而其原因竟可追溯到另一种天赋人权---迁徙自由的头上。 西方体制下成长的政客们,遵从“迁徙自由”的大爱原则,敞开国门收容,接纳和安置来自不同政治经济宗教文化背景的移民。 “迁徙自由”必然形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人口大流动:饱受战乱贫困极权之苦的人们争相涌向祥和富足自由的国家,从而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格局。由于经济文化教育背景的差异,这些涌进发达国家的新移民与当地居民会面临磨合,冲突,竞争和共存的挑战。 大量名义上已经被“归化”了的移民,只是在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和物质条件方面的“归化”,其精神家园毫无半点被归化的痕迹。 于是,崇尚“言论自由”的西方的秀才们开始遇着“迁徙自由“来到他们国土上的化外之民,从此,他们就陷入了”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尴尬境地。这些经历过杀戮战场的兵,无法理解也无意理解西方秀才们对种种权威的不敬。他们无法也无意与西方秀才们唇枪舌剑争个是非高低。他们还是遵从自娘胎里就认知的唯一的信条:“枪杆子里面出真理”。你敢于冒犯我心中崇高无上的神,我就敢于消灭你血肉之躯。简单,快捷,直截了当。巴黎惨剧就是典型的一例。 这种“秀才遇着兵“的例子频频发生于世界各地:香港报人被斩,墨西哥政府官员被毒贩杀害,意大利法官被黑手党干掉。。。。。。 另一种天赋人权----“结社自由”也有其弊端。君不见,美其名曰“多元文化”的各种政党,宗派,学说,社团和利益集团山头林立,壁垒森严,水泼不进,针插不入。在“政治正确”的保护伞下,他们都试图将自己狭小的团体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任何有损他们的利益的国家方针政策,一律被扣上“歧视”的帽子。 综上所述,任何天赋人权,如果没有同时被赋予相应的义务,都是一把双刃剑,随时可以被曲解和被滥用,成为各种利益小集团随意挥舞的“天赋刃权”。

......
[阅读全文]

15-01-08

Permalink 09:21:14,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文化革命尚未成功,大陆同志仍需努力

正当我开始准备为港味文化唱挽歌的时候,及时读到了这本《妆前妆后》。 这本书出自一名集Pole Diva, Material Girl, Office Lady, Chic Intellectual和Cheeky Geek于一身的香港女子“卡璐”之手。 读这本书必须粤语6级,英语8级。因为几乎不出三行字就会出现英语单词若干,从书序开始: 做女人,可否不那么cliche? 中英组合的词组俯拾皆是: “脚踏五寸stripper heels”, “ 另一个是我的alter ego”, “信任理应是by default”, “庆祝我的femininity”, “身形像barbie的导师,却要我们走得sensual一点”, “all-or-nothing心态”, “我的skinny jeans不会骗人”等等。 也难怪,谁叫她是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毕业,英国伦敦大学法律系学士呢? 字里行间的粤语,又让她浑身上下透出港式茶餐厅的味道: 从亚洲成人展带来的“手信”, 被一个唔太熟的异性“黐埋身”, 绝不能“肉酸”地爬上来, 企番起身, 着咁少布唔冻呀? 很巴闭吗? 唔使唸咁多嘅,放着胆向前碌就行。 我相信,在中环,湾仔,金钟,铜锣湾,浅水湾,依然有无数“卡璐”和“陶杰”,仍然用这种6级粤语加8级英语混合的语言在思维着,交流着和书写着。即使已经有了“凤凰卫视”,有了《黄金时代》和《智取威虎山》,中国大陆的京味文化要占领太平山,还需要假以时日。 文化革命尚未成功,大陆同志仍需努力!

......
[阅读全文]

15-01-06

Permalink 01:00:16, 分类: 莞尔一笑集, 闲话女人篇

当妈的,当着当着就当成老妈子

“亚洲妈妈”(Aisan Mom)已然成了一种标签,一杆标杆,一个符号,也是一种不幸。 “亚洲妈妈”是移居海外的留守女士群体。她们都有个在国内事业成功得非常恶性的丈夫,一个到数个中小学适龄孩子,还有怎么花也花不完的银行账户。 她们的丈夫把她们安置妥当,留下豪华的车子,宽敞的房子,足够的票子和可爱的孩子,就回流继续创收去了。 一夜之间,她们丧失了她们原有的社会地位,职场职位或官场权位,统统回归到最原始的智能:妈妈(她们连“家庭主妇”都不是,而俨然成了一家之主了!她们也不是“家庭煮妇”,因为家里已经有一到两个全职菲佣)。 她们突然间无处安放的精力,全部倾注在孩子的教育上。于是,她们每天的主要职能就是接送孩子往返穿梭于学校和各种补习老师之间;了解进入名校的窍门与捷径;为孩子们量身定做各种包装;参加学校各种慈善捐款和义工;为了孩子的成绩,名次和评语慷慨解囊请客送礼。 当然,有志者事竟成。在几乎没有封顶的财力,物力和精力三管齐下,总会有些孩子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被各种名校录取。 “亚洲妈妈”们弹冠相庆。当然也有暗地里咬牙切齿羡慕嫉妒恨的。而这恰恰是最大的乐趣! 这也难怪。全世界只有一个最优秀的孩子,而每个妈妈都拥有他/她! 问题在于,当这些“亚洲妈妈”殚精竭虑为自己的孩子私人定制了从幼儿园到博士后的路线图,孩子们领情吗?当他们/她们还挣扎在ESL的贫困线上时,亚洲妈妈们已经把他们/她们送进SSAT集中营了。“亚洲妈妈”们万众一心盯住私校藤校,铁了心要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世界最顶尖的学校。可是,她们有没有静下来想一想:如果这些私校藤校都碍于情面或看在巨额捐款的份上,把大量ESL孩子和SSAT拔尖孩子兼收并蓄,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那些私校藤校还是世界顶尖的学校么? 有什么样的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在这些“亚洲妈妈”的精心调教下,一代“亚洲孩子”也应运而生:他们/她们含着土豪金iPhone6s出世,在菲佣的怀抱里长大,随父母移民海外。他们/她们每天吃完保姆准备好的早餐,由司机送到学校上课,下课后由司机接走马上转送到补习老师那里继续上课/画画/游泳/打球/钢琴/演讲。他们/她们吃准了“亚洲妈妈”那颗柔弱的心,一边心安理得地享用与生俱来而且心知肚明将会全盘继承的荣华富贵,一边祭起“思想已经全盘西化”的虎皮作大旗,把“亚洲妈妈”任何施展家长权威的苗头统统扼杀在摇篮中。他们/她们既享有亚洲孩子啃老啃到底的天赋人权,又无需承担西方孩子应该承担的义务。他们/她们心仪哪所学校,妈妈立即安排暑期去那里夏令营,他们/她们属意哪个学科,妈妈立刻斥巨资安排全方位一条路的培训包装服务。他们/她们不喜欢哪所学校,妈妈立刻安排转学。妈妈每天都要看着孩子的脸色,抚摩孩子的心情。妈妈在家里的地位,渐渐从家长蜕化到家佣。换句话说:当妈妈的,当着当着就当成老妈子!

......
[阅读全文]

14-12-31

Permalink 15:44:2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除夕感言

“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我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 昨晚看了顾长卫执导的《立春》,女主角这段话竟然这么应景,成为2014年12月31日的临去秋波那一转。 隐约间我们人人心中都有对未来的一种模模糊糊的期许:明年会更好。潜意识里,我们也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即使一年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我们也还是会借助日历这一天作为一个标杆,为明年再发出一次期许,即使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 2015,发生点什么吧!给我们无数次的蠢蠢欲动一点交代,一点应验,一点奖励!

......
[阅读全文]
点击(1248) - 评分(281)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4-12-24

Permalink 08:29:53,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温市失眠篇

圣诞夜话

12月24日凌晨。 平安夜进入倒计时。 作为一名非教徒,我对圣诞节有一种隔靴搔痒的疏离感。看到商场里礼品店门前排起长长的队龙,我就有点纳闷: 圣诞节的寿星公主角是耶稣基督,可是全球逾以亿计美元的礼品没有一件是要送给寿星公的! 而且,耶稣是不是在12月25日诞生,谁也说不准,因为耶稣一直还没有在facebook注册登记建立自己的账户啊! 今夜,圣诞老人就要来临了。他神通广大,知道你啥时候还醒着,啥时候会睡着,还知道你有没有干什么坏事。我开始怀疑圣诞老人是“国土安全局”的高级雇员。 我有点替各种社交网站担心:再过几个小时,各种互相转帖的祝贺圣诞短信会挤爆互联网,造成像北韩这两天网络中断的事故。 距离圣诞采购还有20个小时,赶紧去给寿星公耶稣买件礼物。 买件什么礼物比较得体呢? 大伙有啥好建议不?

......
[阅读全文]

14-12-14

Permalink 07:32:15, 分类: 莞尔一笑集, 闲话女人篇

女人的提包是个宇宙黑洞

今日的拜金女,已经不满足于到Tiffany吃个早餐。她们一心想吃的,是一个爱玛仕的包包。 经常听说多少女人为了那款叫价上万美元的什么“铂金”的包包排在等候名单上可以长达一年之久! 不知道她们脑子进了什么水?等待一年?花费上万?就为了一个到时候拿来装些“傻子瓜子”和卫生巾的包包? 打开价值上万元的包包,里面不外乎是些散落的M&M巧克力豆,几片吃剩的头疼药片,没有盖子的口红,去年从古巴回来剩下的几枚硬币和登机牌,一支漏墨的圆珠笔,从餐馆桌上拿回来的几张皱巴巴的擦嘴纸巾和几根牙签,带刮痕的太阳镜和几张超市会员卡。 当然,刚开始拿到簇新的包包的时候,她们会发毒誓痛改前非,一定要改走高大上路线,把包里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化妆品统统装在一个全新的化妆包里,各种购物卡信用卡会员卡统统插在钱包里。可是,不用多久,化妆品从化妆包里滑出来了,硬币从钱包里散出来了, 何种卡也从钱包插缝里掉出来了,防晒油盖子开了,里面的乳液顺着包包的接缝流去。 女人的提包是个宇宙黑洞:有多少玩意儿都能装进去。可等到需要某件物品的时候,却怎么翻找也找不着---黑洞里一片漆黑。本该装进一把手电筒的,就怕到时候连手电筒也找不着。 听说还有女人专程跑去巴黎的跳蚤市场去淘一种叫“Kelly”的二手包。那是50年代爱玛仕的一款小坤包,因为Grace Kelly用了而名噪一时,如今成了经典。爱玛仕至今还有生产,可是发烧友不玩新的,专门要找旧货,价钱好几千呢!那是一款挎在手臂上的小包,很不实用。另外,任何挎在手臂上的包,立马让包主的年龄增加十岁。一条动弹不得的僵硬手臂,既无法推开人群挤公交,也无法挥手截出租。 时尚界从未有见过流行男士挎着提包,大概就是因为它妨碍了一个人的流动性,无法双手全力去攀爬通往成功那条油腻腻的阶梯。 还是怀念那个可以去Tiffany吃早餐的年代。

......
[阅读全文]

14-12-13

Permalink 07:23:45, 分类: 莞尔一笑集, 闲话女人篇

女人满脸都是谎言,唯独脖子是真理

女人最怕变老。 为了照顾岁数渐长的女人的这种心绪,许多赞美成熟女性的话语便应运而生: “漂亮的叫美女,不漂亮的叫有气质;有才气叫才女,没才气也不要紧叫淑女;瘦了叫苗条,胖了叫丰满;高的叫亭亭玉立,矮的叫小巧玲珑;脾气好的叫温柔,脾气不好的叫泼辣;傻笑那叫青春,绷着脸那叫冷艳活泼的叫顾盼生辉,矜持的叫稳重大方,化妆叫妩媚动人,不化妆则是清水芙蓉;穿得整齐叫庄重华美,穿得随意则叫潇洒自如;年轻叫青春靓丽,年长则叫成熟动人;追的人多叫众星捧月,没人敢追叫傲雪寒霜;挣钱的叫追求独立,不挣钱的叫牺牲为家;多生孩子叫做母亲伟大,不生孩子叫响应国家计划。天天在家不出门的那叫贤惠,天天出去不回来的那叫女权;从不离婚的叫感情专一,经常离婚的叫追求幸福;唠唠叨叨叫循循善诱,贬损欺压叫野蛮女友;偏要和男人一样那叫不让须眉,偏要男人让着那叫女士优先;长的像女人那叫有女人味,长的不像女人,更没关系,那叫超女。” 编写这些赞美之辞的,肯定都不是资深熟女。她们肯定还没有经受过穿矫形美体内衣之苦,没有四处寻找高领衣服,把衣柜里90%的低胸衣服扔掉之苦。 资深熟女穿着打扮都很得体,浑身上下风韵十足-----唯独脖子是个例外。 有的像鸡脖子,有的像火鸡脖子,有的像大象脖子,有的像篱笆枝条脖子。有的脖子瘦骨嶙峋,有的脖子粗短膘肥,有的脖子松垮下坠,有的脖子色素斑斓。 按照皮肤专家的说法,女人到了四十岁,脖子就基本没救了。 脸部可以拉皮,眼袋可以涂上遮瑕霜,头发可以染色,鱼尾纹和法令纹可以注射肉毒杆菌胶原质瑞蓝玻尿酸,唯独对脖子她们一筹莫展,无计可施。 如果说女人满脸都是谎言,那么唯有她的脖子是一道真相。参天的红杉树光靠外表无法判断它的年龄,要切开一个口子才看得真切。再光鲜靓丽的女人,只需瞄一瞄她那脖子,就可八九不离十地猜估出她的年轮来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那脖子还是光滑洁白如象牙的时候,女人对它熟视无睹,从未对着镜子仔细自我欣赏一番。等到已经成了火鸡脖子后,反而会经常对镜自怜,一手从脖子后边把皮往后拉紧,企图回顾一下当年光滑洁白的风姿。 赞美熟女的人还会安慰她们说:“成熟女人是到了明白在生活中到底需要什么的年龄”。 她们需要什么? 一个光滑洁白如象牙的脖子。

......
[阅读全文]

14-12-10

Permalink 10:35:34, 分类: 莞尔一笑集, 腐败男人篇

把你的放浪留在酒吧

圣诞节就在街角处了。形形式式的派对此起彼伏,欲罢不能。 派对的主角就是酒精------一种魔力无边的液体。 它能够卸下你平日里戴惯的面具,放松你平日里绷得紧紧的神经,解除你从小到大被灌输的道德观,释放出被禁锢在你灵魂深处的本我。 于是,“好风凭借力,送我入青云”,你借助酒精的魔力,把你送进一个轻飘飘软绵绵晕乎乎色迷迷的维度里。 你没有了矜持与禁忌,厚起脸皮主动四处搭讪。你无视周围的眼光,忘情地手舞足蹈起来。 或许,某一位异性就这么和你王八对绿豆地来了电,开始暧昧起来。 随着血液中酒精浓度的不断增加,你们暧昧的程度也不断升级:从面对面跳舞,到手拉手跳,到搂着腰跳,到紧紧拥抱脸贴脸跳,到海姆利克急救法姿势跳,到嘴对嘴开始法兰西式湿吻。 你的放浪形骸之外已经到了一个微妙时刻:再进一步就是“去你家,还是去我家?”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千万要牢记一条铁律: 把你的放浪留在酒吧! 在酒精作用下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超现实的,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甚至会令人抱恨终身的。 任她“临去秋波那一转“,任他“心怯空房不忍归”,你都要挥慧剑斩情丝,义无反顾地孤身上路。 孤独求败,是你的最佳选择。 因为,酒精的世界里没有赢家。

......
[阅读全文]

14-12-08

Permalink 10:55:4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猥琐男人篇

汉斯贝尔默与他的玩偶:一个说与旁人混不解的世界(恐怖!慎入!)

他用混凝纸浆,木头和金属制作了两具真人大小的玩偶,四肢可扭曲伸弯,脑袋会俯仰旋转。还可以随意附加多一双脚,一对乳房或一个丰臀,也可以随意卸下身体某个部件。 他将这两个玩偶扭曲变形大卸八块,拍成照片集成一本影集,送给他一位美丽的表妹。对他而言,她就是欲望的化身,也就是她激发了他制作这两具玩偶,时而安装,时而拆卸,重新组合又组合并立此存照的灵感。女孩将这本影集交给法国超现实主义诗人安德烈布雷顿,又他在自己的杂志《Minotaure》上出版。 他因此移居巴黎,与达达主义先锋曼雷,马克思恩斯特和杜尚为伍。可是他终身沉迷于对这两具玩偶的不断改良,其他作品甚少,潦倒贫困,默默无名。 可是,懂他的人,会被他震撼,会被他带进一个其他超现实主义艺术家都不敢面对的潜意思里,痛并颤栗着。 他让你看到的是:一名裸体少女,既有孩子的稚气,又有少妇的成熟,手脚朝天仰卧在木楼梯下。她的头发上别着一个蝴蝶结,乳房高耸。看样子她好像是被人推滚下来的。臀部下面一条腿不见了。另一条腿的膝部也像摔断过。一条胳膊被切掉。浑身被绳子紧紧绑住。楼梯栏杆的阴影遮住她半边脸,浑身皮肤光影斑驳。另一条胳膊的手指从栏杆中伸出来,好像要抓紧栏杆以免继续跌滚下去,又好像在对你招手。几缕头发盖住额头,样子透出饱受蹂躏后的无辜。她的下巴耷拉在乳沟上,嘴巴微张,样子很诱人。乍一看,你以为她是被打昏过去,又好像是正在酣睡。再一看,又觉得她仿佛欲火焚身。她腹部向前拱起,阴部一线口占据了整幅照片的正中央。 他的作品既是探索自己的欲望,也在探索观众的欲望,同时也在表达那名女孩的欲望。他的影像要表现的,是欲望与禁欲之间暴烈的抗争。 另一幅照片是从后面往前照的。一件仅有一根背带的无袖超薄内衣遮住女孩部分背部。她的脑袋往后转,下巴藏在右肩后面,嘴唇几乎碰到背带。她盯着照相机。脑袋后半部不见了,被砍掉的。破开的头颅里长出浓密的长发,顺着脖子腰椎流泻下去。除了那件内衣,她浑身赤裸。而那件内衣长仅齐腰。说是浑身,其实身躯所剩无几:没有双臂,肩关节眼处受损。一条腿的肌肉被抽空了。另一条腿被一件类似假肢的机械装置取代。丰满的臀部就坐在这腿上。纸做的皮肤出现裂痕和霉迹,更透出几分撩人的风尘况味。她的脸有裂痕和划痕,一只眼角青肿,她的目光就是来自这只眼睛,是惊慌?挑逗?预期你会走近她,从后面蹂躏她?她被逼在墙角,无路可逃。她背靠这墙,眼色迷离,毫无意识到她的腹部被打开,五脏六腑被掏空。两条胳膊不见了,一条腿也不见了。迷离的眼光略朝上看,鼻子的线条好可爱。她没有惊慌失措,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 他的作品的美感,在于墙壁的纹理与肉身的肌理的交互辉映;在于无声处蓦然看到怪异事物的那种美;那种令人困惑却不言自明的美。 一具玩偶,没有脑袋,只剩两对大腿和下腹部,四脚朝天仰卧在床垫上,看上去就像是刚刚与自己做完爱后的凌乱现场; 一具玩偶,没有脑袋,只剩两对大腿和下腹部,四脚朝天仰卧在干草堆里,看上去就像是刚刚被强暴以后的凌乱现场; 一具玩偶,没有脑袋,只剩一条腿的一半高高吊在树上,仰拍的镜头让她看上去就像是在空中飞舞轻扬。 再后来,他拥有一具活生生的玩偶---一名小他14岁的作家和艺术家。她成了她的缪斯和模特儿。他用绳子不断捆绕在她身躯和臀围上。她蜷缩在床上,背朝外,脑袋,手臂,腿都遮住看不见了。镜头里所看到的,只是圈圈绳子之间鼓起溢泻出来的肉团,像是一朵怪诞的人肉花朵。是用人体这一最具表现力的物体制作出来的抽象雕塑,试图深入到潜意识下面,进入那个说与旁人浑不解的世界。 他的玩偶,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发表短篇故事《黑暗的春天》。她坦言该书是以自己的童年为原型。书中的女主人公幻想着绑匪把她紧紧捆绑起来,用一把刀子性侵她,而她以此为荣。 他为她的故事画插图。在他用音乐家的敏感,工程师的精确和外科医生的直接,画出了那些疯狂而销魂的蹂躏画面。 她有着小女孩般的暴力幻想,又有想葬身在他的艺术中的成年人冲动。她用她的血肉之躯和脑筋,为他对色欲的理解做了最佳的诠注。但她故事里的主人公和她自己,为自己打开了那一扇欲望之门后,却无法自拔。故事结尾,女主人公自杀了。而该短篇故事出版后不久,她也和女主人公一样自杀了:从窗口跳了下去,跌的粉身碎骨,就像他制作的玩偶一样。 他的名字叫汉斯贝尔默。她的名字叫乌尼卡朱恩。 (编译稿)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捧腹集

老夫聊发上网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