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2-01

Permalink 21:30:52,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为赋新诗强说CAO?

普珉的一首《我穿过一座城市去肏你》,透着一股北漂都市盲流的痞劲,让人联想到地铁歌手,北影门外的群众演员穴头,和红不起来的摇滚主唱。 于秀华的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透着一股乡村悍妇“虎妞”的野性,让人联想到火车硬座,红肚兜,和烧得暖烘烘的火炕。 让人联想到梁晓声,陈忠实,莫言,甚至王小波。 中国的诗坛,开始看腻了“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迷人景色, 听腻了《会唱歌的鸢尾花》的靡靡之音,试图以赤裸裸的“下半身叙事”来唤醒被心灵鸡汤灌得脑满肠肥的诗歌界。 本来,“用身体写作”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从卫慧,棉棉,木子美,到《满城尽戴黄金甲》和最近的《武媚娘》,中国的文坛早已洋溢着一大片乳浪臀峰。从雷振富,李庆普,张二江,李薇,卢嘉丽,汤灿,中国的政坛也早已充斥着一幅幅男盗女娼的春宫图。 那么,为什么普珉和余秀华们的“下半身叙事”没有被淹没,反而能在那一片乳浪臀峰中勃起/隆起呢? 我们大概听了看了太多的主流社会种种高大上的风流轶事。它们与寻常百姓的生活离得太远,可望而不可及。而中国底层社会暗流汹涌的欲望,和无力改变自己命运的绝望,却没有什么人去关注和表现。 突然间从都市的廉租房里,从农村的大炕上传来了原始本能的一声声酣畅淋漓的吼叫与呻吟,顿时令众人隔墙驻足聆听,听得耳热心跳。 我们大概对“满城尽戴黄金甲”式的太平盛世的温柔缠绵矜持风雅做作已经麻木不仁,需要一声直指人心当头棒喝的“CAO!”,才觉得过瘾,觉得尽兴,觉得彻底? 我只是担心,这么一来,整个诗坛都在为赋新诗强说CAO,那么CAO完了,大家都泄了,吼叫与呻吟也停止了。剩下的只是低沉的喘气声。 疲惫已极的诗坛转过身去,呼呼大睡,鼾声大作。

......
[阅读全文]

15-01-08

Permalink 09:21:14,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文化革命尚未成功,大陆同志仍需努力

正当我开始准备为港味文化唱挽歌的时候,及时读到了这本《妆前妆后》。 这本书出自一名集Pole Diva, Material Girl, Office Lady, Chic Intellectual和Cheeky Geek于一身的香港女子“卡璐”之手。 读这本书必须粤语6级,英语8级。因为几乎不出三行字就会出现英语单词若干,从书序开始: 做女人,可否不那么cliche? 中英组合的词组俯拾皆是: “脚踏五寸stripper heels”, “ 另一个是我的alter ego”, “信任理应是by default”, “庆祝我的femininity”, “身形像barbie的导师,却要我们走得sensual一点”, “all-or-nothing心态”, “我的skinny jeans不会骗人”等等。 也难怪,谁叫她是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系毕业,英国伦敦大学法律系学士呢? 字里行间的粤语,又让她浑身上下透出港式茶餐厅的味道: 从亚洲成人展带来的“手信”, 被一个唔太熟的异性“黐埋身”, 绝不能“肉酸”地爬上来, 企番起身, 着咁少布唔冻呀? 很巴闭吗? 唔使唸咁多嘅,放着胆向前碌就行。 我相信,在中环,湾仔,金钟,铜锣湾,浅水湾,依然有无数“卡璐”和“陶杰”,仍然用这种6级粤语加8级英语混合的语言在思维着,交流着和书写着。即使已经有了“凤凰卫视”,有了《黄金时代》和《智取威虎山》,中国大陆的京味文化要占领太平山,还需要假以时日。 文化革命尚未成功,大陆同志仍需努力!

......
[阅读全文]

14-09-10

Permalink 07:30:16,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中文可以美得不寒而栗---读洁尘《美得不寒而栗》

作者:洁尘------一个美得不寒而栗的名字。 作品:《美得不寒而栗》, 满纸满页喷溅着美得不寒而栗的文字。 由是恍然:中国的文字,假如驾驭的功力够火候,真的是可以美得不寒而栗! “我在散文方面的偶像是台湾的简桢,浓烈华丽凄迷凋伤。” 好一句“浓烈华丽凄迷凋伤”!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怀?一种怎样的阅历?一种怎样的感悟? 洁尘的语汇,有她独特奇妙的组合,令读者每每眼前一亮: “这些杂志,在期刊市场上都是属于高端杂志,有着浓厚的精英知识分子的倾向,而且还有这京城特有的端肃和佻达的奇妙混合。” 像“端肃”与“佻达”这种词汇,用得很精准到位又不同凡响,显出作者的博学与老到。 “ ‘一个青年的自白’ 和先前那本《我的死了的生活的回忆》,以及《埃伯利街谈话录》的部分章节,都给我带来相当美妙的阅读体验,巴黎,文学,艺术,交游,友情,背叛,执着,忏悔,放浪形骸,光怪陆离。。。。。。人生和文学交融的既晦暗又绚丽的那些时光,那些内心,那些情感,其魅力穿越一个世纪到达今天而不衰。” “巴黎,文学,艺术,交游,友情,背叛,执着,忏悔,放浪形骸,光怪陆离。。。。。。”连续十个词语的排比,如钱塘江潮扑面而来,气势磅礴,排山倒海。 光从书名和章节名字,就可以看出作者的匠心: 《美得不寒而栗》:已经颠覆了传统汉语的逻辑习惯:美,怎么可以和不寒而栗相拥在一起? 其实何尝不可?在真正的美的面前,我们会被震撼到毛骨悚然,浑身浮满鸡皮疙瘩,兴奋得四肢发抖,瞪目结舌,这难道还不是不寒而栗么? 《一个由花香设的局》:听起来香艳之中带着几分吊诡,令人不禁联想起法国电影《香水的故事》。 《流水是一种豪华的意象》: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贾樟柯鲜艳一些了》:把“鲜艳”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本来应该带出几分脂粉气,可是用在贾樟柯身上,依然男人气十足,只是少了些“尘满面,鬓如霜”的沧桑。 《春天的窸窸窣窣》:是巴黎春天的时装秀?还是杨玉环的“云鬓花莲金步摇”?还是春姑娘身上那件碎花裙子从青草地走过来的声音? 《你没有披肩,我没有灵魂》:用这句简单的话来泡妞,百发百中! 洁尘说: “陌生人的声音真舒服。完全的陌生,连语言也隔绝。但能明白,那些窃喜,那些啜泣,那些钟情,还有那么多的哀伤,都明白的。不在乎他具体歌咏什么,就要他不知所云地唱着。要说,谁在乎呢?谁真的管他怎样?他唱的为他自己,我听也是为我自己,都是各取所需。” 钟情文字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不在乎具体写的是什么,就要不知所云地写着。要说,谁在乎呢?他们/她们写的为自己,读者读着也是为自己。都是各取所需!

......
[阅读全文]

14-08-31

Permalink 00:27:14,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文字永恒的魅力

李安说:“这世界上唯一能够扛得住岁月摧残的就是才华。”
不过,大多数才华横溢的人,终究扛不住岁月的摧残。如李敖,如侯德健,如伍迪阿伦。
即便如此,我不会因此而轻视他们曾经的份量。

......
[阅读全文]

14-08-30

Permalink 09:55:20,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伍迪阿伦曾经是希特勒的御用理发师

二战期间,伍迪阿伦化名为弗里德里希施密特,在德国开了一家理发店,专门为希特勒和第三帝国的文武百官理发。战后,伍迪阿伦出版了《施密特回忆录》,向世人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纳粹德国内幕。 下面的故事摘选自《施密特回忆录》: 1940年春天,一辆奔驰轿车停在施密特的理发店前。希特勒匆匆走了进来。他对施密特说,“给我简单修剪一下就行了,头顶部分别剪太多。”施密特满脸歉意地对希特勒说要稍等一会儿,因为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排在他前面。希特勒说他赶时间,问里宾特罗甫能否通融一下让他先剪。谁知这位外长居然不肯。希特勒出去打了一通电话,结果是里宾特罗甫当时就立刻被调赴非洲兵团去。 还有一次,希特勒为了占到窗口的位子,还让警察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戈林和海德里希给关起来。 战后,施密特曾经在纽伦堡作证。他说他不知道希特勒是纳粹份子,一直以为他在电话公司做事呢。后来知道他的身份以后,曾经想过在给他理发时,悄悄放松围脖的布口,故意让一些头发屑掉进他的背后让他难受一番,可最终还是没敢下手。 有一天,希特勒在理发时问施密特,如果他把鬓角留长起来好不好看。在场的施佩尔一听就笑了起来。希特勒恼羞成怒,而戈林则趁机拍马屁说元首留起鬓角来一定很帅。施佩尔不以为然,说只有丘吉尔才会留鬓角。希特勒一听大怒,马上要知道丘吉尔究竟有没有留鬓角,留多长,啥时开始留等情报,所以马上召见管情报的希姆莱。希姆莱说,风闻丘吉尔有考虑过蓄留中等长度的鬓角,但未经确切情报证实。希特勒当场就铺开战区地图,命令封锁达达尼尔海峡,切断输送给英军的毛巾供应。 盟军反攻后,希特勒的头发发质变干,因为他听从戈贝尔的话,每天都洗头。古德里按将军闻讯,急忙从俄国前线赶回来,叫希特勒每周使用洗发露不得超过三次。有一次,赫斯将一瓶洗发露空运到英国。德国高层获悉后极为愤怒,认为赫斯此举是为了战后获得特赦。在纽伦堡,赫斯作证说,他当时是想让丘吉尔护理一下头发,这样有助于早日结束战事。 1944年,戈林蓄起胡子来。这让人怀疑他有取代希特勒的嫌疑。希特勒指责戈林有异心。 1945年,有几位将军密谋趁希特勒熟睡时把他的胡子剃掉,推举邓尼茨为新的领袖。不巧的是,陶芬博格上校在黑暗中错把希特勒的一条眉毛给剃掉了。 战争结束前,施密特到希特勒隐藏的地下室里去给他理最后一次发。希特勒给他一枚硬币作为小费,还对施密特说,本来该给多点小费的,可是盟军压境,最近手头有点紧。 (备注:我是无意在伍迪阿伦的《The Insanity Defense》这本书中看到上述内容的。原来,一场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的前因后果,竟然和希特勒那区区的几根头发息息相关! 伍迪阿伦,一名犹太后裔,居然能用如此荒诞而幽默的笔调来调侃纳粹德国,在其举重若轻的揶揄和挖苦中,透出的是犹太民族对历史的耿耿于怀。也只有像他这种怪才,放能够想出如此匪夷所思的离奇虚构,让我们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觉去审视第二次世界大战。)

......
[阅读全文]

14-08-17

Permalink 09:49:3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流氓的盛宴

人类用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就基本完成了从绅士蜕变为流氓的过程。 1904年,纽约市一批娱乐界闻人创办了一个名为“Friars Club”(煎熬者俱乐部)。它每年挑出一名会员做嘉宾,由其他会员轮番对他极尽揶揄,挖苦,讽刺,甚至羞辱,目的就是让这名嘉宾如烤炉上的肉排,被大家翻来覆去地煎,熬,炖,烤,故有Friars之称(后来还成为Roasters)。最后,轮到被大家煎熬透了的嘉宾做反击发言,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刚才挖苦自己的各位会员以牙还牙,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二十世纪初期还是一个纯真年代。那时候的人至少在公众场合下都道貌岸然,彬彬有礼。“煎熬者俱乐部”的年度挖苦游戏虽然尖酸刻薄,但气氛愉快,语言斯文幽默,出席的会员们全都是燕尾服加蝴蝶结,俨然绅士的做派。他们中的佼佼者,都是美国著名的幽默大师,如: Red Buttons, Jack Benny, Milton Berle, Henny Youngman, George Burns, Alan King, Johnny Carson, Don Rickles, Bob Hope, Dean Martin, 还有美国前总统里根,黑人明星Mohamed Ali, Sammy Davis Jr.等等。他们既当过整蛊人的煎熬者,也当过“被放在烤炉上的肉排”。可是,从他们友善幽默的交锋中,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多年的交情和友谊和彼此间的尊重。 该俱乐部的传统一直沿袭至今。可是,二十一世纪初的世界已经不是一个绅士的世界,而是一个流氓当道的年代。美国娱乐界后起之秀也不能幸免。老一辈的绅士相继离世,新进的煎熬者和被煎熬者也是一蟹不如一蟹。他们同样是娱乐圈的闻人,如刚离世的罗宾威廉姆斯,不久前因辱华事件名噪一时的Jimmy Kimmel,地产界大亨Donald Trump, 花花公子老板|Hugh Hefner, 脱星Pamela Anderson, 还有脱口秀界的一些毒舌,如Greg Giraldo, Jeff Ross, Lisa Lampanelli,还有摇滚明星Kid Rock,嘻哈歌手Snoop Dogg's,过气拳王Mike Tyson等等。 现在的年度煎熬活动,依然成了一场流氓的盛宴:从主持人到出席嘉宾的发言都是毁三观无底线的粗言秽语,生殖器官如庆典气球满场飞,昔日善意的挖苦揶揄已经让位给无情的羞辱谩骂,唇枪舌剑中充满火药味,揭人隐私八卦爆料已成家常便饭。 从“煎熬者俱乐部”一个世纪的沉沦蜕变,可以看到: 绅士的世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流氓的时代已经降临。 流氓也是可以有幽默感的。 只是,幽默的流氓终究还是流氓。

......
[阅读全文]

14-07-17

Permalink 19:43:32,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人类不是造物主的初衷

早上醒来浏览一下手机新闻,差点从床上栽了下来:

波兰女子全裸外出买午餐 店员淡定围观

......
[阅读全文]

14-07-16

Permalink 23:36:5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逗笑是一门严肃的科学

逗笑是一门严肃的科学

独自一个人站在台上面对满屋子花钱来看你笑话的陌生人,有什么乐趣可言?

......
[阅读全文]

14-02-16

Permalink 07:30:37,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乱世佳人陈文茜

陈文茜的《乱世佳人》扉页上,有一帧经过PS的电影《乱世佳人》海报:陈文茜既是俯身准备吻费雯丽的克拉克盖博,又是准备迎接盖博那一吻的费雯丽。图片下面的注解说:

“我是男,也是女。扮女的,无费雯丽姿色,差矣;当男的,帅气打败马英九,国色天香啊!”

......
[阅读全文]

13-12-21

Permalink 07:35:22, 分类: 莞尔一笑集, 无聊读书篇

坏到了极致,反会滋生出瑰丽的恶之花

酗酒,吸毒,打架,飙车,纹身,摇滚,贩毒,泡妞,滥交,性病------你能想得到的所有不良嗜好,他几乎全都经历过了。换句话说,这个人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
物极必反。
坏到了极致,反而会滋生出瑰丽的恶之花。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捧腹集

老夫聊发上网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