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2-18

Permalink 18:33:40, 分类: 饕餮自语

延伸厨房及食谱迷思

有一位建筑师说,夏天的时候,北京的胡同有一些“膀儿爷”,他们之所以不穿上衣,是因为他们把胡同当成了自家空间的延伸,既然胡同是家的延伸,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不穿衣服自由行走。这位外国建筑师住在北京的胡同里,他认为胡同附近的咖啡馆是自家客厅的延伸,图书馆是书房的延伸,菜市场是厨房冰箱的延伸。
我很赞同这种理论。大学刚毕业的几年,我住在一套面积较小的酒店式公寓里,除了独立的洗手间,其余的生活空间都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担心油烟影响空间卫生,加上我对下厨做饭没有兴趣,所以,那几年,厨房对我来说只有喝水及煮方便面这两个用途。如果那时我看到了这位建筑师的“延伸”理论,我大概会对自己不喜欢做饭这件事情更加心安理得——家附近的餐廳不就是公寓厨房的延伸嘛。
但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热爱厨房,喜欢做饭,比如《西雅图夜未眠》的编剧诺拉·艾芙隆,她说,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朱莉亚·查尔德的《掌握法式烹饪艺术》、克雷格·克莱本的《纽约时报食谱》和迈克尔·菲尔德的《迈克尔·菲尔德的烹饪学校》成了铁三角。那时,艾芙隆在《纽约邮报》做记者,如果晚上一个人在家,她会照搬烹饪书给自己做顿饭。边看电视边吃着自己做的完美晚餐,她觉得自己十分勇敢无畏。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32:23, 分类: 读书闻香

书名这件事

每次逛书店总会无意中发现一些名字特别长的书,比如《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谁不曾浑身是伤,谁不曾彷徨迷惘》《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诸如此类的“标题党”数不胜数,这里就不赘述。长书名现象在当下似乎颇为流行,好像书名不长便不能吸引眼球,带来的后果便是影响销量,这大概是书作者和编辑都不愿意看到的。但书名真的是越长越好卖吗?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像《围城》《红楼梦》《百年孤独》《平凡的世界》之类短书名的书而今依然畅销不衰,可见书名长短与书本身卖得好不好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话虽这样说,但起书名这事还真需要细细琢磨一番,毕竟书名是一本书的面孔。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这本书很多人也许都没有听说过,乍一看书名还以为是讲拖拉机历史的,其实它是一部喜剧小说,类似的还有《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士兵如何修理留声机》《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等等一些“被书名耽误的”还不错的书。《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你可能根本想不到这是大名鼎鼎的村上春树的书吧,毕竟村上可是被称为最会起书名的作家,像《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国境之南,太阳之西》《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等听上去就很有感觉。不过村上的忠实粉丝们可能并不在意,管它什么书名,只要是村上的立马入手。若是换个名不见经传的作家,结果可能就会引来冷嘲热讽:“切,什么破书名!”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31:24, 分类: 野狐禅

贫穷颂

贫穷这回事,说起来之所以受到古今中外这样多哲人、宗教家、诗人的讴歌赞颂,不外乎由于它的三种美德。
最显而易见的是,它帶给人健康。《霍乱时期的爱情》暗示我们,爱情是一种瘟疫;《会饮篇》中说,爱财是一种精神病。因此,那些关心人类健康的哲学家们,不仅戒绝了霍乱一般的爱情,而且也以贫穷这种姿态抵抗着爱钱这种精神类疾病。比如苏格拉底,宁肯穷得打赤脚不穿鞋,也不肯去挣钱养家,却把大好的光阴虚掷在不着边际的闲聊上,除了健康这至高的原因,我们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能让他如此这般。在抗精神病之外,据说,贫穷还可以增加骨质密度。这是明代的贺贻孙说的——“贫能炼骨,骨坚则境不摇。彼无骨者必不能不逢迎纷纭,无怪其居心不静也。无骨之人,富贵尤能乱志,贫贱更难自持。”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44:05, 分类: 佳作转载

顽人玩家王世襄

我想有一间书房

不负光阴,静享慢乐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34:49, 分类: 朗朗日记

说学逗唱外的第五门工夫:冯巩吼

除夕之夜,某中学一个班级的所有学生,突然收到语文老师群发的通知,每人增加一份寒假作业,抄写冯巩相声里提到的所有诗词,每一句抄五遍。得知此事我很感慨:人真是有旦夕祸福的,越到春节,越不例外。

这是一段一吼到底的相声。冯巩因是春晚的老骨头,观众早就习惯他的分贝,但他那三个配戏者吼时还配上身段,可真让我怀疑他们是不是跟后来出场的那些刚学会中文不久、急于炫技的外国友人有什么血缘关联。外国友人有一句集体合作的台词,是一句早已淡出国人日常语料库的歇后语:“狗撵鸭子——呱呱叫”,这种野叟献曝式的行为,呼应着冯巩他们一碰诗句就莫名亢奋的表现。

......
[阅读全文]

18-02-17

Permalink 23:30:14, 分类: 佳作转载

新一年,简单,但不容易的10个习惯

1、不要等待,先投资自己

当然,你或许听到身边的每个人都在建议你趁早投资自己。这建议听起来不错,但顶多算中肯。你知道这样的投资效果消失得多快吗?快到在你读完那些建议时,它就消失了,什么也没有留下,你也没有任何改变。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42:30, 分类: 自言己见

春节无“硝烟”,是良俗和善治的共识

春节无“硝烟”,是良俗和善治的共识这个春节。

  官方公布的数据也佐证了市民的感受:除夕当天,全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致伤7人,同比下降42%,火情12起,同比下降52%。五环路内“零伤情”“零火情”,五环路外燃放烟花爆竹明显减少。在与上年相似的大气扩散条件下,北京PM2.5浓度显著降低,PM2.5平均浓度为201微克/立方米,上年为426微克/立方米,降幅52.8%。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39:33, 分类: 流年碎影

在回乡的飞机上

返乡前的一夜,很难睡个安稳觉,只是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左右着,处于浅睡眠状态,要让自己时刻清醒。返乡前的一夜,很难睡个安稳觉。在我,这几乎已经成为常态。
入睡前,自觉有一颗平静的心,但一入梦乡,却时时惊醒。倒不是怕耽误了航班,只是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左右着,处于浅睡眠状态,要让自己时刻清醒。
或许是老了的缘故。
老了也许就是这样。

18-02-16

Permalink 23:50:39, 分类: 佳作转载

中国人为什么吃狗肉

中国人为什么吃狗肉
中国人对狗的态度颇为矛盾:一方面,很多人认为狗象征着忠诚,是人类的好朋友,甚至可能比任何动物(包括猫)都更像一个家庭成员;但另一面,在汉语中有着一大堆对狗的贬义词汇,诸如:鹰犬、猪狗不如、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打狗也要看主人面,像“犬子”、“犬马之劳”之类谦辞中也隐含着“卑贱”的意味。
不仅如此,中国还有吃狗肉的习俗,近几年玉林狗肉节不止一次引起争议,2002年日韩世界杯时,因为韩国人爱吃狗肉(这一点也表明韩国毕竟是中国文化圈的一员),甚至几乎一度引起国际纠纷。在这一点上,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文明与世界上几乎所有地区都不一样。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3:48:15, 分类: 佳作转载

梦痴笔谈:怡红院的暖壶

中国人喜欢喝热茶,茶水随冲随喝,所以保温瓶便很受欢迎。在我小的时候,北京人家普遍把保温瓶叫“暖壶”,也叫“暖水瓶”、“暖瓶”。 “暖壶里还有热水吗?”“别喝凉水,从暖壶里倒水放凉了再喝。”这类话,是我童年时日常听惯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我根本没有注意当中,暖壶的叫法悄悄消失了,代之以文雅的“保温瓶”一称。也许是改开后各地人才大量涌入北京,改变了此地的语言习惯吧。我也跟着改口,并且几乎忘了暖壶这个词,直到最近重新翻阅《红楼梦》才蓦然勾起了回忆。没想到,暖壶竟然是个颇有年头的名称,至晚在曹雪芹生活的时代就见于日常口语中。

《红楼梦》第五十一回中写道,宝玉半夜醒来,想要喝口茶,于是麝月“向茶隔上取了茶碗”,“向暖壶中倒了半碗茶,递与宝玉吃了”。这就是说,在冬季,怡红院里是备有暖壶的,暖壶里存有热茶水,可以随时倒入茶杯饮用。现代读者自然会感兴趣的是,文中提到的“暖壶”是什么?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