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人真的可以一年不洗澡吗?

18-02-26

Permalink 04:17:21, 分类: 朗朗日记

北方人真的可以一年不洗澡吗?

“北方人不爱洗澡”在互联网的江湖上流传甚久。或探讨、或揶揄、或干脆自黑,情绪纷纷,事实却愈发显得碎片化而不成整体。更何况,每每涉及“南”和“北”自带地域性质的议题时,最后往往陷入地域攻击的窠臼里。

  也因此,每当此一议题出现,人们先要设法避开“地域攻击”的雷区,要小心翼翼表明自己“不是为了挑起南北对立”的态度,最后才是涉及问题核心的探讨。可至此,事实探讨的空间已经逼仄的近乎窒息了,没有余地,人人退场后也只有一地鸡毛的飘舞。

  今天若是放开了说,首先能达成共识的一点是:先抛开洗澡具体频率,在月月洗澡的次数上,北方人是绝对少于南方人的。当然,有看官要向我要具体的数据了,抱歉我是没有的。不过没有具体数据,不代表我们不能从其它方面来印证。

  水少,北方人不洗澡

  在探讨南北方人洗澡的问题上,一开始人们最容易陷入“是否爱干净”这样带有个人主见色彩的车辙里。可关于洗澡问题,首要避开的恰恰是“是否爱干净”的个人色彩,否则问题就会演化为“北方全部人都不爱干净”的逻辑。抛去个人色彩,人们要关注的是什么样的外在因素,减少了北方人洗澡的频次。

  先来说一个事实,在吴京安曾主演的电视剧《难忘的岁月:红旗渠的故事》里有这样一个情节,说县委书记杨贵有一年下乡,乡里一名干部正在洗衣服,但他却没有跟杨贵握手。事后杨贵才知道,他是在用尿洗衣服!影视剧有夸张演绎的成分,但真实的案例是,在地处豫北的林州市(原林县)北部完全没有地表河流的乡域,有的人一辈子只洗三次澡,出生一次、结婚一次、死去后一次。林州这片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除了南部一隅有淇河流过,县域内其它地方都没有地表水。也因此,才会有“光岭秃山头,水缺贵如油”的民谣。当年修筑红旗渠,首要解决的就是北中部地区吃水和灌溉的严重问题。

  吃水都成问题,又何来多余的水洗澡?所以至少在北方一个县域里,从过去到现代,因为水源的不充足,人们并没有养成像南方人那样,高频次的洗澡意识。

  有人一定会反驳,一个县的不爱洗澡的情况,不能够代表整个北方地区。这是事实不假,但另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这个县的水源不充足现象,却基本是整个北方地区的缩影。

  以地表水的径流量来看,林州境内唯一的河流淇河,年平均径流量为4.8亿立方米,其流域面积只占到全市总面积的39.4%。若以更大范围去看,黄河在北方是第一长河,然而它的年径流量只有650亿立方米。与之遥相呼应的长江,年径流量高达9755亿立方米,是黄河的10倍还不止。另一面,我国年径流量超过1000亿立方米的大江河,有三条都在南方地区(长江、珠江、雅鲁藏布江),北方地区只有黑龙江的年径流量达到了2709亿立方米。

  一条河流的径流量多少,直接影响这条河流流域内的水源多寡。在大径流量的河流流域内,不但流域面积广,其支流也繁多庞杂,进一步也就出现河道水网密布的情形。与南方相较之下,北方本就不多的大河流沿途,其支流更是寥寥,于是无论从径流量还是从流域面积看,都不能和南方相匹敌。因而,北方地区极度不均衡,靠近大河的地方水源丰沛,靠近小河的地方水源充足,没有地表河流的区域那就只能干着。

  在此背景下,水源的多寡,直接影响人们对水源的分配和使用意识。而且,自然环境的形成比人类社会久远而漫长,在社会文明开启和延伸的阶段里,各地区的人们即接受本地区环境的影响。地表水源明显少于南方的北方,在洗澡频率上低于南方,也就顺理成章了。



  北京一家浴池的搓澡台旁码放着一排搓澡巾。(东方ic/图)

  私人洗浴设施的不完善

  自然环境影响社会环境,且进一步塑造该区域内人们的文化习俗和生活习惯。由此表现出来的社会现象就是:在南方洗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在北方洗澡可以成为某种高级享受甚至可以用来请客(至少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是如此)。

  以北京的澡堂子为例,南方人可能想不明白,澡堂为啥能让大多数老爷们儿流连忘返。北京的澡堂子里要体现出三个字:大、热、闹。所谓大,是一大池子水大家伙儿一起洗。热一方面是水要热,尽可能的除去身上的污垢,另一面是氛围要够热,不论是单独去还是几个人一起泡,要的就是这种相互间说笑和搓背的热忱劲儿。

  所谓闹是要喧嚣和庞杂,前来洗澡者形形色色,搓背的、端茶倒水的穿插期间,不时有说笑声响起,间或有吵架打斗的,围观之间或许马上就平静如水了。在这样的氛围里,人们赤身裸体,多日不洗的身子被水泡手搓的泛着白光,公共澡堂的热闹,恰恰对应的是家庭个体洗浴的冷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北方城市中,家庭式的洗浴间是某种奢望,农村就更不会有了。如今,经济的发展使得人们可以一改过往因自然环境而形成的生活习俗。即便如此,北方某些高校里依旧还保留着过去的公共洗浴场所,于是一些南方学子置身此间,惊讶之余就只剩在网上表达羞怯了。

  南方人不能理解的生活习俗,正是北方人拘于环境的限制,而长期形成的,甚至习惯会在不自然间都会表露出来。河南作家乔叶的小说《月牙泉》里,就有关于妹妹请姐姐去宾馆里免费洗澡的描写:“还有个把钟头呢,你先洗个澡吧。”我把宾馆配送的洗漱用品又拿了出来,说,“水很好。……她根本就不在意我,只管洗着,大刀阔斧。……我俯在她的背上,给她搓澡。……她背上的污垢一层层地脱落下来,由黑色、黑灰色变成灰色,又变成浅灰……”

  北方人不爱洗澡的整体意识,似乎已经随着城乡的差距出现了明显的分化。至少,在现如今每家每户都有浴室的情形下,身处城市里的北方人已经有了每天都能洗澡的便利条件。不过在广大的乡村地区,就如小说中自然而然表露出的那样,不少人仍旧把洗澡当成某种事实上的享受,而不是以除去污垢为主要目的。限于环境而演进的少频率洗澡方式,随着信息流通的便捷,终于成为一些人口中的“不爱干净”。不过,在环境限制的情况下,至少一部分的北方人,对于干净的界定标准跟南方人是有差距的。如同小说里的姐姐,她就直言不讳地说了:“我是不洗澡不换裤衩,一洗澡就得换裤衩。”假如南方人一天一洗澡一换内衣,这位姐姐可能就做不到了。



  北方一直有上澡堂和搓澡的习惯。(网络图)

  北方土人掸,南方泥人洗

  另一方面,南北方气候环境的差异,导致人体对冷热干湿的体验不同,反而支撑了南北方对干净界定的不同认识。

  南方地区无论是哪个季节,空气湿度以及人体对气温和湿度的实际感知,都要比北方潮湿很多越往南,相对湿度基本上越高,人体的感受也就是北方干燥而南方腻湿。这还是在相对干燥的冬季,如果是夏秋季节,气温的升高以及南方降雨量的增多,南方朋友身体的湿腻感觉会更甚。

  干湿差异,使得南北方人对洗澡的实际需求感并不一致。对一个北方人而言,在干燥的冬春季节频繁洗澡,皮肤的干燥感更重,汗液和湿气蒸发较快,身体的灰尘容易剥落不会黏附;然而对南方人而言,潮湿的环境里如果不洗澡,汗、湿气黏合了灰尘颗粒牢牢贴服在衣服或皮肤上,设若气温稍微升高一点,整个人就变馊了。所以,相对干燥的环境,才使得北方人的洗澡需求没有南方人这般强烈。

  气候导致的干湿差异,从外部环境里亦能一眼看出来。表现在人的身上就是,北方人像是在土里,南方人像是在泥里;北方人掸一掸土就掉了,南方人得洗才能把泥洗掉。更进一步的事实是,少水的北方,使得北方土人更惰于洗澡;而多雨的南方,让南方泥人时刻都想泡在水里。

  某种程度上来看,南方人的爱洗澡契合了现代社会的发展方向——无论脏与否,一天一洗澡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文明图腾。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嵌入下,不爱频繁洗澡的北方人成了被诟病的对象。不过话说回来,如今城市里的北方人已经有条件并且也在尽量按照一天一洗澡的方式生活,只有在广大的北方农村地区,还不能完全达到这样的条件。

  能洗澡的人,似乎就像站在了文明发展的巨人肩膀上,已经对没有条件频繁洗澡的人构成了居高临下的事实,如果再要指手画脚一番,并且再加上南北方的地域之见,无疑会给原本可以采取“理中客的方式观察洗澡差异”蒙上一层不易吹散的阴霾。

  摒弃居高临下的文明之见较易,难得是放下南北地域成见。虽然很多人十分清楚,地域差别的现象是本地自然环境对社会的再塑造后,形成的客观事实,但是放下它,就像让那只井底的青蛙跳出来一样难。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洗澡差异的探讨中,北方人是否真的能一年不洗澡,已经成为一个江湖传言,虚与实之间,已经不能抵御自然环境影响社会生活习俗的颓势(至少在洗澡问题上)。向高一级的文明层次迈进,是人的本能,但若能看到迈进过程中的先后时间差,就更能体现文明对人心性的塑造。




the end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46447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