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至少还有苍井空

18-02-23

Permalink 16:13:41, 分类: 朗朗日记

日本,至少还有苍井空

1,寒风中生出的悲凉

跨年刚过去二个月,日本产业经济传来的一个利好消息,恐怕就是日本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在日前宣布软银通信公司计划上市的新闻。市场估计,如果上市成功的话,将会超过日本最大通信公司NTT当年上市规模,达到2万2000亿日元,创下日本最大的上市企业。

但就是这位电子时代的“大帝”,最近却在向他的用户搞起“慈善”——2月份的每个周五搞免费牛肉饭活动。他们将信息传到Soft Bank用户手机上,凭手机信息去吉野家领一份免费的中碗牛肉饭。

每到周五的傍晚,吉野家门前就排起了长龙,手机用户们在等待施舍的晚餐。寒风中一幅缩头缩脑,可怜兮兮的样子。在北海道的一些店铺,甚至演变成由警察指挥交通的事态,吉野家为此出面道歉。

就为了这区区380日元(约合22元人民币)的一碗牛肉饭?孙正义似乎看透了日本人已陷赤贫,所以才敢这样耍弄自己的用户?为什么不把这个免费的牛肉饭用于手机基本费用上?哪怕减100日元也好的。为什么要把在用户身上赚的钱,莫名地送给吉野家?看着在寒风中拐弯的队伍,笔者也生出悲凉并再次感受到,在经济上日本基本翻身无望。但接下去的一个思考点是,日本究竟还剩下什么?

是呀,日本究竟还剩下什么呢?如果你说它不行了,那中国观光客必去镰仓“打卡”这个新词又从何来?去年熊本咖啡在上海开业为何引发轰动?一款小游戏《旅行青蛙》为什么又引得中国区的朋友圈“蛙声一片”?这样来看,日本似乎还有内涵,还是个集合概念。按照笔者多年的观察与思考,日本其实还剩下二个东西值得我们把玩。一个是文化力,一个是后现代人的生活样式。本文在这里只谈一个问题,即日本的文化力。

我们常有这样的设问:从日本文明中去掉中国传来的东西,还剩什么?实际上这个设问是日本历史学家津田左右吉(1873-1961)博士思考路径的再沿袭:至少到奈良朝为止的艺术,都是六朝或唐代的中国艺术的标本的再模仿。

但如果按照已故华裔作家陈瞬臣在《日本人与中国人》一书中的说法,问题就会变得轻巧且圆智。因为毫无渊源,才无法产生感情。如何为好?今晚就带你去先斗町(京都繁荣的花街),几个月过去,你或许就会改变说法。

这里就引出一个如何理解文化的问题。何谓文化?如果以中国古典的“以文教化”来框定,日本文化可能什么都不是。但如果转换视角,将文化当“culture”来看待,或者将文化视为“culture”的一个问题,那么文化就是一种生活态度或生活本身。从这一意义上,日本又无处不文化。

2,道德的至难:丢失的钱包能回来

我们还记得她吗?原日本美女主播滝川雅美。这位生于巴黎的日法混血儿,在2013年9月,为争夺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作为申奥大使,用流利的法语,向国际奥委会委员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这是一个拾金不昧的国家。如果一个外国游客在日本丢失了钱包,基本都能找回来。去年(指2012年)民众检到后向东京警方上交的现金超过了3000万美金。

在抓小偷都还来不及的欧洲,委员们听了是否有天方夜谭之感?或者委员们听了真是被诚实与善良所打动?不得而知。但最终主办权落到了东京手里。显然,这里讲的是道德力。因为丢失的钱包能找回来,这是道德的至难。但道德力的背后不就是文化力吗?

2017年,有一位外国人在京都丢失钱包,里面有20万左右的日币(相当12000元人民币),但最后他在警察那里领到了丢失的钱包。这位男子回国后,就将经历晒在网上,反响巨大,引发世界性话题。

但日本网友则不解地说:为什么这种普通的事情会成为话题?是呀,仅首都东京,2014年的拾得现金就达33亿4000万日元(相当人民币2亿多元),返回失主的现金为24亿7000万日元(相当人民币1,50亿元),日本人说还没有到100%呀(当然拾得者也不全是100%日本人)。虽然100%绝对是个很可怕近乎“魔鬼”国度了,但日本人似乎就是要追求这个100%。这当然是文化力使然了。

3,情人节引发文化大战

2月14日的情人节已经过去。但在日本留下的话题依旧在发酵之中。如在池袋西武百货店的巧克力柜台前,连80多岁的颤颤巍巍的老太,都挤在人群中,买上几种巧克力。她难道也有心仪之人要送?这把年纪也来凑热闹?原来这就是日本情人节“义理巧克力”文化。

不过,今年又多出一个热门话题。比利时高级巧克力品牌歌帝梵(GODIVA)的进口贩卖商Godiva Japan,在2月1日的《日本经济新闻》上,刊发整版彩色广告。广告的大标题就是:“日本,停止义理巧克力吧”

广告一经刊出,反响如潮。日本女性说:是呀,为什么要花钱给色眯眯的科长呢?为什么要为不喜欢的前辈挑选巧克力呢?还有不少日本人在推特上留言:

广告太棒了/拿到义理巧克力实在太痛苦了/神广告/要真情不要义理/等等。

但也有日本人在推特上留下不同看法:

多管闲事/歌帝梵广告战略/义理巧克力是日本文化/没有理由不买巧克力/等等。

而在推特上对这则广告做出正式回应的同行,就是推出巧克力零食BLACK THUNDER的有乐制菓。这家公司在推特上写道:“某个广告似乎引发了话题。但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各有各的好。所以,有乐制菓将秉承传达日常谢意的契机,支持义理巧克力文化”。

有乐制菓还特意打出“一眼就明白是义理巧克力”的宣传口号,一周内共被转发2万8000次以上。而据日本纪念日协会估计,今年的情人节市场规模达到了1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5亿元)。协会代表理事加濑清志表示:“这是在日本成长起来的独特文化,希望大家能以自己的方式,愉快充实地度过纪念日”。

看来,这就是日本有趣的义理巧克力文化。从14世纪开始的求婚日到今天义理巧克力日,日本人的创意可见一斑。而引发义理(礼节性)巧克力与本命(真心喜欢)巧克力大战,也是文化力碰撞后留下的一个生活态度而已,情绪里的一个点赞而已。不必从中寻找微言大义。因为最后的问题还是落实到你是买贵的GODIVA,还是买便宜的BLACK THUNDER?你是真心想送暗恋之人,还是阳光普照不缺失?

当然还有3月14日的“白色情人节”——男送女。这是日本的独创。也是用GODIVA或BLACK THUNDER加以回赠?恐怕没这么简单。这几年时兴回送能够紧贴女性肌肤的情趣礼物。所以更头疼更烦恼的是男性。但不送又不行。这个不行,就是文化力了。因为没有外在的强制规定,有的只是你内心的尺度以及思虑的温度。

4,银座三丁目的文化自信

一本1970年创刊的《anan》杂志,被定义为色与不色之间。但它的编辑部就设在银座三丁目。在日本最顶级的地段显示文化自信。说它是女性杂志,男性读者则越来越多;说它是男性杂志,anan族的养成,则把日本女人推向了媚与俗的波谷之间。但它散发着荷尔蒙气息倒是不假。因此这本杂志其实是男女通吃。

为此,不少大牌明星都争相参与封面拍摄。如有第一“献身人”之称的木村拓哉,如那充满放荡不羁眼神的赤西仁,如与国民女神石原里美擦出恋情的山下智久等。但这本杂志传递的一个文化力,则是在设问:性,一定下流的猥亵的?或者,性,就不能再优雅再美学一点?

2017年3月1日,该杂志推出特刊“官能的流仪”,直奔“大人的女性”这个主题,封面照是近年人气直飞的男星高桥一生与女模特裸体相拥。日本女性网友直呼“超棒”,“手腕毛比想象中浓密,好萌。”上市后二天,就是一片“完全买不到”的悲鸣声。这让人开眼,原来人的性感是可以这样玩的。

每年9月,该杂志要推出“美乳特集”,会邀拥有一双美乳的女性上封面。因此,每年这个月的杂志是最抢手的。男性买后要收藏,等待今后升值。女性买后要学习,看人家的美乳是如何炼成的?去年上封面的是的原TBS电视台女主播田中美奈实。这位1986年出生的美人,身高只有153公分,平时多穿端庄的套装,但没有人会想到她的身材会如此火爆。有读者说“美到不像真人”。

这样来看,日本性文化的底蕴,日本AV文化的底蕴,恐怕就深藏在这本近50年的杂志里。色气满满但又不失雅态。能把这两者调和到位的,恐怕只有日本人了。

所以,我们只知道喜欢和热捧苍井空,都惋惜她的结婚,但很少会有人问一个哪怕最简单的问题:她是如何养成的?因为我们的思维惰性使我们不会去思考“色气”还有个文化力的问题。

5,叙说的却是同一个理

去年10月1日,草间弥生美术馆在东京都新宿区开馆。照理说私人美术馆开馆,放在今天这个时代根本就不算新闻。但是草间弥生还是新闻了,不仅还是新闻了,而且还成了“当代艺术全球化海报女郎”的最大新闻。这又是为什么?

在我们看来这位87岁的老人,只是在不断复制和繁殖无穷的圆点,而这个动作的源头,现在看来则来自于她自身的强迫症或幻想症。但奇怪的是,这种颠倒,倒使她笔下的南瓜,也因此有了生命力,在与她对话,向着她微笑。你说奇怪不。显然,这是入魔界了。虽然川端康成说入佛界易,入魔界难。但是她还是入魔了。所以,她把自己的作品定位成“我们永远的魂灵”。

由于太过火爆,到今年2月25日结束的开馆展“创作是孤独的追求,爱能带你接近艺术”,其门票早已售罄。至此,除宫崎骏的三鹰吉卜力美术馆之外,中国游客来东京又多了一个文化地标。要说文化力,恐怕这就是文化力吧。

都说纸质书是昨日黄花了。但日本的少年漫画杂志还是拿出了最具文化力的成绩。如据日本杂志协会最新提供的数据,2017年7月-9月少年漫画的发行量前三为:第一是集英社出版的《周刊少年JUMP》,184万833册。第二是讲谈社出版的《周刊少年Magazine》,88万3804册。第三是小学馆出版的《月刊CorocoroComic》,76万3333册。

虽然《周刊少年JUMP》在1995年发行量突破了653万册,当时拉动销量增长的是《七龙珠》《灌篮高手》等超人气作品,但在数字化的今天,还能保持每周有近200万的销售量,怎么想都是不可思议的。这表明日本人深入骨髓的那种“漫画气质”,是任何国家学不来的。

《周刊少年JUMP》今年满50岁,表明早以不再“少年”,但它的文化力则扩散至全球各个角落。刚上任不久的第11任总编,年仅40岁的中野博之开门见山:“我们是问卷至上主义,决定内容的是读者。”原来,读者是上帝。这表明他们根本就没有“送审”这一说。否则读者如何决定内容呢?读者不决定内容,哪来文化力?

草间弥生与少年漫画杂志,看似无结点,但叙说的却是同一个理:文化力是如何可能的。

6,白嫩嫩的天足也是文化力?

并不完美,并不高尚,甚至并不深刻,但一定有亲和力与性感力这二个元素,如《深夜食堂》如《精灵宝可梦》如《你的名字》如最近的《旅行青蛙》。但恰恰是这种飘扬过海的无臭性,极具张扬力。

而一般而言,文化力是无法以数值计算的。因为我们觉得好,是一种感觉感受,而感觉感受如何估算?最早看出这个问题的是日本著名的法国文学研究者桑原武夫(1904-1988)。1979年他在《朝日新闻》发表《劣势的日本文化力》文章引发话题,从而定论他是提出“文化力=国力”的第一人。他在文章中评估当时的日本是国际文化力的第三极,其宣传费仅是法国的10/1。他说是专注于过度的实用性,使得日本政府认为文化不用烧钱。

近40年过去了,日本现在是国际文化力的第几极呢?有日本学者说已经上升至第一极的行列了。看来,执政者对文化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少不了学者对其加以监督与批评。

而牛津大学哲学博士,担任过静冈县知事的川胜平太,在2006年出版《文化力——日本的底力》一书。他在书中说,日本在战前发展军事力,在战后发展经济力,那么在21世纪日本要发展的就是文化力。如果说军事力和经济力是外在之力,那么文化力才是内在之力。

笔者以为,内在之力是否就是改变人心之力?确实,搜索记忆的古层,第一次发现即便是一部电影,也会改变一代人对一个国家的看法。我至今还为这个事实感到吃惊并感到不可思议。

如40年前在中国上映的日本电影《追捕》,就是文化力=国力的最有力之说。据日本人在1999年的一个调查称,80%的中国人看了这部电影。按当时10亿人口来计算,至少有8亿中国人看过这部电影。对外部世界的渴望与追求,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80年代末留学日本的“巴拉巴拉”东渡大潮,进而连带引发前往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洋插队”。现在看来东渡也好,洋插队也好,带来的一个最大的文化意义就是改变了中国。还有90年代中国城市里“小资”生活样态的确立,就与村上春树这位“陪跑”作家有关。是他的小说,调教了无数中国年轻人,该怎样活下去。

在全球化浪潮下的今天,中国也终属世界的一部分。要想再复现当年万人空港的《追捕》这个“非日常”已经不可能。但是,多少年后的今天,新海诚的《你的名字》,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等仍在中国大卖与大火,则是二次元文化生出的一种多元结果。这与贫穷富裕无关,与刻骨铭心无关,与人性救赎无关。如果说有关,则更多的是与小确幸有关,与卡哇伊有关,与生命之轻有关。再讲到底,这是与“哈日”有关。

因为日本仍然是我们新潮文化的一个源头,仍然是我们审美的一个高度,仍然是我们精神心向的一个追求。这就如同日本人所说,实体经济不行了,我们还有宫崎骏,还有村上春树,还有AKB48,还有新宿歌舞伎町,再退一步,我们还有苍井空。这当然是调侃之言,但也不无表明对文化力的自信。

当年的周作人,对寄宿的“下女”赤着一双天足,在屋里走来走去印象深刻。如今在东京24小时营业的居酒屋磯丸,店内当服务员的日本女孩,依旧赤着天足,白嫩嫩的,在你眼前晃来晃去。使你举起的酒杯,不经意间又放下,时有走神。嗯,也就姑且理解为文化力吧。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4639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