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贾宝玉和秦可卿的关系,一个字可以概括

17-05-18

Permalink 01:49:02,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贾宝玉和秦可卿的关系,一个字可以概括

秦可卿是位列金陵十二钗的人物,但也是唯一一位在前八十回里就死掉的金钗。

秦可卿前后只出场了四次,从被贾母称赞,引宝玉入梦,到请王熙凤去闲逛,再到贾敬生日时生病,最后再出场的时候就死掉了,时间很短,然而即便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却发生了很多事,其中,有关宝玉和侄媳妇秦可卿之间的关系,很值得探究。

细读我们会发现,秦可卿的四次出场,宝玉都出现了,且宝玉对秦可卿有着不寻常的反应,这种不寻常在于宝玉每次不是梦遗,就是大哭,再不就是自我贬损,以致最后听闻秦可卿自缢身亡突然急火攻心,吐了一大口血。

原文第五回,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一回,我们都知道,宝玉是在秦可卿房内做了春梦,且宝玉的入梦和出梦都是有秦可卿作引,这是宝玉和秦可卿的第一次谋面。此时,秦可卿在贾母等贾府众人眼中的评价颇高。

原文: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甲戌侧批:借贾母心中定评。】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甲戌侧批:又夹写出秦氏来。】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从贾母眼中,从脂批口中我们即知,秦可卿是王熙凤一类人物,在今天来说,属于有颜值又有实力的人物。后文又有甲戌本脂批说:此梦文情固佳,然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竟不知立意何属?惟批书人知之。

既然秦可卿是行事稳妥之人,为何却又不顾礼节让宝叔睡到自己的床上呢?且宝玉在秦可卿的床上有了第一次梦遗,此时的宝玉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可以说,秦可卿是宝玉在情关上的引路人,同时,也是她夺走了宝玉精神上的第一次,由此,宝玉与秦可卿之间有了某种隐秘的关联。

原文第七回,尤氏请王熙凤去宁府闲逛,来辞贾母,“宝玉听了,也要跟了逛去。凤姐只得答应,立等着换了衣服,姐儿两个坐了车,一时进入宁府。”请注意曹公用笔,这一次,宝玉是主动要跟了去,此时的宝玉,心里是否想着上次神游太虚幻境之事呢?

贾宝玉和秦可卿的关系,一个字可以概括

这一次宝玉在宁府见到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两个人一见如故,且宝玉见了秦钟之后,犯了呆意,开启了自我贬损模式。

原文:那宝玉只一见了秦钟的人品出众,心中便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乃自思道:“天下竟有这等人物!如今看来,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可恨我为什么生在这侯门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我虽如此比他尊贵,可知锦绣纱罗,也不过裹了我这根死木头;美酒羊羔,也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富贵’二字,不料遭我荼毒了!”

宝玉见了秦钟,说自己是“泥猪癞狗”,说自己是“死木头”,说自己是“粪窟泥沟”,这种自我贬损,可谓极矣,宝玉因何如此?我们知道,秦钟寓意“情种”,这说的不正是宝玉吗?

也由此可知宝玉对秦钟的看重,而又后文宝玉秦钟大闹学堂,以及水月庵等事件来看,宝玉和秦钟之间是有男男之好的,而追本溯源,这跟秦可卿脱不了干系。

秦可卿见了宝玉,就笑道:“今儿巧,上回宝叔立刻要见的我那兄弟,他今儿也在这里,想在书房里呢,宝叔何不去瞧一瞧?”宝玉听了,即便下炕要走。前文秦可卿引宝玉入梦,这一次,秦可卿再一次引宝玉与自己的弟弟秦钟相识,由此产生了后文一场大风波。秦可卿无心还是有意?

而这一回里的秦可卿也因为焦大醉骂伏了病源,脂批说:焦大之骂,伏可卿之病至死。年少无知的宝玉问了王熙凤的一句“姐姐,你听他说‘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被凤姐一声断喝,吓得再也不敢问。可以说,宝玉与秦可卿每一次见面,皆与“情”一字紧密关联,因为“秦钟”寓意“情种”,而“秦可卿”寓意“情可轻”,“秦”字即是曹公埋下的“情”字也。

宝玉第三次见到秦可卿的时候,她已经生病了,而秦可卿之病来的很是蹊跷,其婆婆尤氏说:“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

在这个背景下,又赶上了贾敬生日,邢王二夫人,凤姐、宝玉等都去了宁府,听闻秦氏之病后,素与秦氏交好的凤姐要去看看秦氏,“宝玉也要跟了凤姐儿去瞧秦氏去”我们看,宝玉再一次主动提出要跟着凤姐去看秦氏。

一个叔叔三番两次要去看侄媳妇,奇奇怪怪之文,但细思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一回可知,秦氏卧房对宝玉充满了吸引力,他一进门就“眼饧骨软”,因为那是他春梦开始的地方,也是他被警幻秘授云雨之处。潜意识之中,宝玉对秦可卿卧室,以及秦可卿本人本能地心向往之。

贾宝玉和秦可卿的关系,一个字可以概括

这一次宝玉秦可卿再见,秦可卿已是重病缠身,扎挣不起来,只能整日卧床,凤姐可卿娘儿们见面,可卿说了些哀婉的病中之言,而此时的宝玉就在近旁,他的反应是: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并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正自出神,听得秦氏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

宝玉为什么会哭呢?他为谁而哭?他自然是为秦氏而哭,为诸芳而哭,为一切富贵繁华,到头来不过是万境归空,梦境一场而哭。此时的宝玉,听及可卿之言,想及太虚幻境中所奏红楼十二曲子,似在悟与非悟之间,一个“万箭穿心”足以形容宝玉对可卿对诸芳年华早逝的叹息和痛悔。

宝玉与秦可卿的最后一次谋面,发生在原文的第十三回,也是这一回,秦可卿死亡。原文: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凄,也不和人顽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

请细看这里的一处幻笔,宝玉闻知秦可卿死亡,不是家里人告知,而是“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也就是说,宝玉在梦里再一次遇到了秦氏,或者说,宝玉在潜意识之中,听到家下人等到处告说秦氏死了,正撞在他的梦中,心中郁结难忍,似有重物压在胸口,憋之良久,忽然喷出一口血来。

宝玉闻知秦氏死了,口喷鲜血,袭人吓坏了,要回报贾母,而宝玉深知己病,笑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这一口血也许宝玉早就压在心里了,从他第一次梦游,到看到秦氏生病大哭不止,到这次梦中听闻秦氏死亡,终于喷发,而一口鲜血喷出,宝玉才算是好了过来。

秦氏死了,宝玉不仅仅是喷出一口鲜血,他“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袭人见他如此,心中虽放不下,又不敢拦,只是由他罢了。贾母见他要去,因说:“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明早再去不迟。”宝玉那里肯依。贾母命人备车,多派跟从人役,拥护前来。”

宝玉为何对秦氏之死如此在意,执意要去看最后一眼呢?庚辰本有条脂批批的极准确:如此总是淡描轻写,全无痕迹,方见得有生以来,天分中自然所赋之性如此,非因色所感也。也就是说,宝玉之所以如此,乃天分中生成的一段痴情,是秉阴阳二气所生者。警幻仙子曾批说: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所以金钏儿跳井后,他会在其生日这天,出城遥祭,后文梦中惊闻晴雯死了,最后他洋洋洒洒写了一篇诔文祭奠,此宝玉为女儿尽心尽意处。故闻可卿之死,宝玉必亲往。

所以,我们看,宝玉这个叔叔,一次又一次地对侄媳妇秦可卿表现出了十分的好感和关心,若在常人眼中,却为越礼,而在警幻等至情人眼中,在闺阁等人眼中,则是良友。所以,回思宝玉秦可卿四次见面所流之血泪,也就不难理解了,盖因宝玉天分中生成的一段痴情,这段痴情只为女儿,流血流泪在所不惜。

故,贾宝玉和秦可卿之间的缘分,皆因一个“情”字,所以我们看秦可卿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处处皆是情,因情而生,因情而死,而宝玉与可卿则是因情而遇,因情而失。推而广之,一个“情”字正是红楼一书的主旨所在,因为红楼一开篇即表明此书主旨:大旨谈情。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40644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