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美间“基辛格时刻”差点到来

18-02-23

Permalink 00:15:45, 分类: 朗朗日记

朝美间“基辛格时刻”差点到来

平昌冬奥会期间朝美间的“基辛格时刻”差点到来。毫无疑问,是文在寅政府在为说和朝美缓和关系而努力。
2月20日,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希瑟 诺尔特向媒体界提供了一份书面声明,大意如下,“副总统彭斯在冬奥会访韩期间,已经准备好利用这个机会与朝鲜代表团进行会谈,但在最后一刻,朝鲜官员们决定不进行会面。我们遗憾他们未能把握这次机会。”
这一官方声明,终于证实了让外界怀疑已久的一个重大新闻: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发生了一个很小、但微妙,但潜在意义特别重大的变化,即在朝鲜答应放弃核武器计划之前,美国就愿意与其展开谈判。
当然,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对于自己的终极原则始终没有松口,即朝鲜最终必须放弃核武器计划,半岛要回归无核化。也就是说,美国的当前对朝政策是,可以与朝鲜不带前提条件地讨论一切问题,但最终想要达成任何协议,朝鲜必须放弃核武器。
更多细节披露:“基辛格时刻”差点到来

笔者曾经有个小提法,“当年尼克松与基辛格突然跨过太平洋来到北京城,震惊了世界,更震惊了苏联,那么平壤与华盛顿会不会再演一出震惊北京的大戏呢?”
目前看来,朝鲜与美国震惊世界的“基辛格时刻”没有出现,但是媒体曝光了更多细节,让我们不得不惊叹,平昌冬奥会期间,朝美之间的“基辛格时刻”差一点点就到来了。
朝鲜
朝鲜将派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出席韩国冬奥会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将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韩国认为此举可能表明朝方对于和解是“真诚的”。

美国《华盛顿邮报》接触到了白宫内部的一位高管,他们在2月20日的报道中披露了以下一些重要细节:
1.早在彭斯出访韩国前,美国中情局收到消息,指平壤政府有意在韩国和美方会面,白宫高层商讨后同意,但会面细节未有敲定。
2.美国总统特朗普据报曾作出指示,要彭斯面对面向朝鲜表达华府的强硬立场。
3.彭斯在2月8日抵达韩国后,朝美同意冬奥会开幕式后第二天,即2月10日,在彭斯离开韩国前,与到访平昌的朝鲜领袖金正恩妹妹金与正,以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委员长金永南进行私人会面。
4.计划会面地点是韩国总统府青瓦台。
5.朝鲜在2月10日早上,还曾向美方再次确认,表示将如期举行会晤,但在会面前大约两小时突然取消。
6.一些消息认为,彭斯在冬奥会期间的一些强硬姿态严重激怒了朝鲜,使得朝鲜在最后一刻决定取消会面。譬如开幕式上彭斯丝毫没有搭理与自己同处同一个贵宾包厢的金与正;拒绝向进场的朝韩联合代表队鼓掌;会见了一批朝鲜脱北者代表等。
舞台帘子后的文在寅
回过头再去看,朝鲜“皇妹”金与正之所以会破天荒地驾临韩国,出访冬奥会,其缘由就更加清晰了。金与正参加冬奥会开幕式不过只是一颗烟幕弹,会见文在寅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见彭斯。出于外交对等的原则,金正恩不能也不敢亲赴韩国,那么派出自己最信任的胞妹,当然是不二之选。
此刻,让笔者最感兴趣、思考最多的并非美国的政策变化,也不是朝鲜的谋量,而另一个可以说是“细思极恐”的问题,那就是上述细节足以证明,谁在为说和朝美缓和关系而努力?毫无疑问就是韩国文在寅政府。
朝美早已隔绝多年,近期特朗普政府开展对朝“极限施压”行动,使得朝美成为最势不两立的对头,那么两国如今愿意软化态度,期待利用冬奥会进行秘密会谈,这个变化的源头在哪里?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文在寅。
一场原计划利用冬奥会场合、在青瓦台举行的朝美秘密会谈,虽然流产了,却足以证明文在寅对朝美两国都展开了超强的外交攻势,最终说动了两国的心。
文在寅究竟在想什么?
文在寅近期的对朝冬奥攻势,似乎并非那么得人心,国内保守派政治势力与学者对其批评远多于赞扬,白宫也在警惕文在寅是否会破坏美国主导的对朝制裁。也许正是对这些掣肘的顾忌,才使得文在寅一再表示自己绝对坚持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也婉拒了金正恩的访朝邀请,含糊声称需要有“更合适的条件”。
但是,此刻笔者在思考的,却是一些可能更大胆的想法,也许最终将被事实证明荒诞不经,但国际政治,把事情预估到最坏,却也司空见怪。
1.我们不能忽视了文在寅的成长背景。他是韩国民主化进程中著名的学生运动领导者与人权律师,多次因参与反政府行动而被关押;虽以优异成绩毕业,却因为“政治不清白”而未能成为法官,他对此耿耿于怀。2013年韩国最热电影《辩护人》,其中人权律师原型可能就有文在寅的影子。文在寅可以说是一个带有浓烈理想主义色彩的“文艺青年”,对于“南北韩同属一个民族,半岛统一”这样的民族大业,他心潮澎湃的可能性很大,否则他不会热衷于推动组建韩朝联合冬奥代表团,并使用所谓的“半岛旗”入场。
2.卢武铉对文在寅的影响。文在寅曾是卢武铉的至交密友,二人在政治与私交上的情谊极为坚固,不仅历经数十年,而且共同经历韩国民主化,都曾因此入狱,文在寅还是卢武铉的竞选及治丧总负责人,因此绝不能低估卢武铉在对朝政策问题上对文在寅的深刻影响。
卢武铉是对朝鸽派政策的代表人物,也是渴望半岛统一的政治旗手之一。根据一些传记来看,卢武铉曾说:“在韩国釜山购买一张火车票,就能经平壤、中国、蒙古、俄罗斯,最终到达欧洲腹地,这一天应早日到来。”卢武铉认为“朝鲜半岛统一的方式将与德国有所不同,而且希望与德国不同。朝鲜半岛的统一正确途径应是不急不躁地做准备,首先促成和平局面,并在此基础上,通过交流与合作推动双方关系向前发展,在朝鲜也具备了可以接受统一的实力后,经过国家联盟阶段,最终实现完全统一。”文在寅近期的一些行为举止,是否正在按照卢武铉的“统一推进路线图”前进,是值得深思的。
3.文在寅内心真的反对朝鲜拥核吗?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是,也许文在寅的内心深处,非但不反对朝鲜的核武器开发计划,反而为朝鲜同胞兄弟的巨大成就感到兴奋与自豪。“朝鲜的,就是韩国的,就是整个大韩民族的。”文在寅也许会认可一些韩国左派的观点,当半岛统一之时,就是大韩民族自然而然拥有核武器之时,也就是可以毫无畏惧地向周边大国及美国说“不”的时刻,也就是驻韩美军必须离开的时刻。
结尾借用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老师乔亮博士的一句话,“我一直觉得,不理解一个民族这一中心线,今后半岛研究,中美国关学者将永远盲人摸象。”笔者很赞同这句话,我们一度认为韩国是韩国,朝鲜是朝鲜,早已是两个世界,但现在看来,“同胞血脉,浓于水”的古训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启发。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