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头聪明的猪

17-10-16

Permalink 06:17:55, 分类: 朗朗日记

两头聪明的猪

2

导读

猪跟所有动物一样,就知道吃,绝对不会因为人的缘故,放弃吃的利益。就这点,让人感觉挺蠢的。其实,站在猪的立场上,这不是蠢,而是聪明。


都说猪笨,笨猪,其实,猪很像人,根本不笨。如果按脑容量,应该比狗还大些。我们平常见的猪,养上三四个月就杀了,也就是说,我们常见的猪,都是幼年猪,智商当然高不了。一个三岁之前的孩子,就不笨吗?如果能多养几年,比如说三四年左右,那猪的聪明劲儿,真是惊人,至少,比狗要强。

猪也是人类比较早驯化的动物,跟狗的历史差不多长。人们一直觉得狗聪明,一方面是因为狗的寿命要长得多,另一方面,是因为狗不知为何,比较讲究对人的忠诚,为了这份忠诚,有时候居然暂时会牺牲一下吃东西的好处。而猪跟所有动物一样,就知道吃,绝对不会因为人的缘故,放弃吃的利益。就这点,让人感觉挺蠢的。其实,站在猪的立场上,这不是蠢,而是聪明。

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两头猪,都是有名字的,一个叫大花,一个叫黄肚皮。这姐儿俩都是少妇,大概三岁左右,生孩子都是一把好手,每年都给国家贡献好些猪肉。大花看起来挺蠢的,高高大大,一副憨样。但是,她的本事,是不管你把她圈在那里,只要她想出来,就都能出来。

猪没有意识,没有远大目标,所思所想,就是吃,多吃,吃好的。大花当然也不例外,我们猪场的精饲料房,是堆放玉米和豆饼的地方,从那里过,经常会传出一阵阵的豆饼香味。好些豆饼,边上还渗出油渍。猪鼻子比狗鼻子还好使,当然所有的猪都闻到了,可是,只有大花有办法进去叼一块出来。

当然,我们的精饲料房也是设防的,门上有一个挂钩,进来出去,都记得给它挂上。可是这玩意对于大花,实在太小儿科了,她轻轻用鼻子一挑,门就开了。后来,我们改成用铁丝拧上,虽然费点事,但的确比挂钩牢靠。但是,这也难不住大花,她用嘴咬住铁丝,左右晃动脑袋——也弄开了。最后没有办法,我们只好上锁了,这回总算难住了她,毕竟撬锁有点难度。但是,只要有一回懈怠,人家就能进去大捞一把,弄一整块豆饼回去。

黄肚皮的等级显然比大花要高,因为大花搞到了豆饼,是要回去跟黄肚皮分享的。黄肚皮的肚皮是黄的,好像是被猪圈里的麦秸给染的。长的也不怎么起眼,个子不高,嘴巴却特别的翘。如果猪也论美丑的话,估计这位姐儿是没法参加选美了。但是,这个家伙实际上却是猪群的领袖,一个不怎么搭理部下的领袖。不搭理是不搭理,但是,如果她有需要,部下还是听她的。

那时候,养猪在秋天要赶着猪群去参加小秋收,就是在收割完的地界,把猪放进去,让它们吃剩下的粮食,麦收过后,去捡麦穗,秋收过后,去捡丢在地里的豆子。当然,小秋收好些人也惦记,比正经秋收还惦记,因为收了可以归自己。但是我们领导不这么想,放猪参加小秋收,就是为了遏制职工还有周围公社那些吃不饱肚子的社员的自发资本主义思想。

把猪群赶到地里,虽然收过的地里东西挺多,但是,每次出去,收割过的地段总是跟没收的地挨着。我们放猪人的任务,就是要拦住不让猪群到没收割过的地里去,一旦出了这样的事儿,领导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一般的猪,虽然也向往那些没收割过的庄稼,但是,人死活不让它们过去,眼前又有吃的,也就算了。猪跟人一样,一般人都比较能将就,习惯于服从管教,以不惹事为主。但是,黄肚皮不肯。每次出去,黄肚皮都不肯老老实实待在允许的地界里,在这个地界,她吃东西都没有心思,如果你看见她在吃的话,多半是在装样子。她会想尽办法,偷偷溜到没收割过的地里,大快朵颐,而且几乎每次都能得逞。

这样的事故多了,黄肚皮就成了重点防范对象,我们会派一个小姑娘专门盯她。然而,事实证明,这个小姑娘根本不是黄肚皮的对手。当小姑娘盯着她的时候,黄肚皮会装得非常老实,一点异动的迹象都没有。盯一会儿,人总是会懈怠的。只需要几十秒功夫,黄肚皮就会消失。下次,小姑娘接受了教训,不单单盯她了,死守在未收割地段的一侧,你只要过来,她就能看见。人家黄肚皮还是棋高一着,慢慢溜到另一侧去,绕一个大弯,还是能钻进未收割的地里,大饱口福。

就这样,黄肚皮跟人斗智斗勇,什么匍匐前进,声东击西,策动猪群炸窝,所有人能想出来的招数,她都用过了。可有一条,她的招数,你只要是给识破了,她也认栽,只是会发出几声不情愿的嘟哝。在她耍花招的时候,所有的猪,都会主动地掩护她,帮她的忙,尽管,她溜走吃大餐,并不带着它们一起。

后来,在多次把放猪的小姑娘给气哭之后,班长干脆决定,以后小秋收,不让黄肚皮去了,把她单独关在家里。

不带黄肚皮了,猪好放了许多,小姑娘们,也不那么累了,围追堵截都省了。但是,过了好几天,才有人想起,好像这些天没看见黄肚皮了。大家忙着去找,哪儿都不见。黄肚皮是主力产仔的母猪,丢了可是个大事。正在大家慌神的时候,连长派了两个人,把黄肚皮给赶了回来,原来,机务上的人,在夜里收大豆的时候发现这家伙。人家居然一直在地里待着,吃了睡,睡了吃,把连里的大田当猪圈了。被押回来的时候,黄肚皮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什么错都没犯过。

第二天,班长被连长叫去,好一顿训,差点把班长给撤了。班长回来,抄起一根棍子,跳进猪圈,就要开打,费了好大的劲儿,棍子都打折了,也没有挨着黄肚皮的边儿。累得呼哧带喘,只能算了。

黄肚皮,就是黄肚皮。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