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的爱恨情愁

17-08-10

Permalink 16:09:00, 分类: 幸福时光

啤酒的爱恨情愁

啤酒是比流感更流行的饮品,《牛郎织女》的第一句台词便是男主角的“再来一瓶珠江”,最后则在两个女主演催促上啤酒的声音中结尾。《风柜来的人》是三个少年,他们在高雄的街头跟新认识的朋友喝着离别的啤酒。《小武》在小县城召集小弟开小偷餐桌会议,也不免叫了一瓶啤酒。连生活在《窃听风暴》这般的高压政治环境中的剧作家,亦不时同朋友在一块喝上几瓶柏林啤酒。纵然是《喋血双雄》,同样要来上一杯半杯。在歌厅内端着扎啤的李修贤想从叶倩文那边套出周润发的身份,周则正从住处的冰箱中拿出一罐百威啤酒,隔空抛给了那个右手带着创伤和沧桑的杀手经纪人,随后自己坐下并很快喝掉了一罐。
杀手经纪人没有接住周润发扔来的啤酒,昭示着他已然过气了。江湖子弟江湖老,啤酒更多的是给年轻人准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的女生们风华正茂,她们高兴时喝,不开心时喝,分别时喝,连离开了世界依然有啤酒送到埋藏了妙龄佳人的墓地。
啤酒是青春,是活力,因此《英雄本色》中断了腿的周润发喝的不再是啤酒,而是承载着几许风雨和若干辛酸的威士忌。《天若有情》中的刘德华则是年少的街头浪子,他提着四罐嘉士伯来到天台,晚风吹动了他的分头,眼前是灯光迷离的夜,伴奏的黄家驹的苍茫歌曲快到了尾声,啤酒已经喝尽,有一个落到地下,他的前程却是生死未卜。
《天若有情》是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佳酿,一度让北京顽主王朔小小迷醉并感懷了一把。但刘德华不只在其中耍酷扮帅讲义气,他还会到喜欢暧昧的王家卫电影《旺角卡门》中,抓过啤酒瓶,当头往茶餐厅的那个人砸去,给他身边的小弟张学友上了一堂生动的要账课。
王家卫说他的电影很多都是在咖啡厅里想出来的,但并不妨碍啤酒的到来。《重庆森林》中的梁朝伟和空姐女友情动时拿啤酒做游戏,可惜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和空的啤酒罐。王菲突然离开后,他又在那间加州餐厅对着一个行将见底的生力啤酒瓶说话,这和他对着自己家中的香皂、毛巾和衬衣自言自语无异。王家卫就是这样来捕捉和表现都市人隔膜和寂寞的情感的,《堕落天使》也是如此。李嘉欣扮演的那个冷美人,给杀手黎明居所中送去一打一打的喜力啤酒,然后统统收回来,希图从空的啤酒罐中找到她心恋的男子生活的蛛丝马迹。
相比男人,女人不喜欢啤酒的更多些;相比啤酒,阿加莎·克里斯蒂喜欢毒药更多些。电影《啤酒谋杀案》正是改编自阿加莎女士的同名小说,一个小三不法、情海翻波的故事,女人醋意中烧,让毒液滴进了啤酒杯,最后挂掉、跟世界说拜拜的却是男人。虽然如此,男人还是对啤酒情有独钟,因为真相正如啤酒专家狗子说的那样,啤酒可以痛饮,这样能让人显得很豪迈。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