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薪酬鄙视链:谁也别瞧不起谁

17-08-09

Permalink 08:24:31, 分类: 幸福时光

京城薪酬鄙视链:谁也别瞧不起谁

京城的地域歧视需要方向感”,在《京城地域歧视指南》一文中,西岛如是说。《指南》一出,反响颇大,在京城活着,也在这里(或者不在)死去的2200万人被戳得浑身酸爽。

其实京城歧视并不需要什么方向感,因为毕竟大步朝前(钱?)走才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大国首都应有的风范。你我都在这条路上用各种姿势走着呢。

注意:本文旨在引起人们的深度思(si)考(bi),而非指导你如何鄙视。





三年前的西城金融民工,还可以叫金融精英;再不济,也是要叫金融白领的。“金融民工”只是个戏称,看似自嘲,实质炫耀。

俱往矣!金融民工,已然是个写实名词了。

更远一点的2008年前,他们是贵族:

出差必坐商务舱,下榻当选洲际、希尔顿、万豪,再不济也要四季、凯悦、凯宾斯基。

Fozens、Fendi、Dunhill长款皮夹里,总装着几张普通人连发卡机构都不认识的VIP卡。

材质上乘、剪裁合身的衬衫,是不可能出现褶皱的;定制袖扣无不透露着他们的低奢,脚上的Burberry和腰间的Ferragamo也刚好合衬。

西城金融民工,曾是多少优秀都市剧里的主角。他们曾让金融专业荣登“十大最难考专业”、“就业前景最好的十大专业“等榜单。那时候的家长,只认得高考志愿填报选项里的”金融“二字。

然而,一张京城薪资热力图,无情地将西城金融民工不能与外人说的痛楚暴露在世人面前。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北边那毫无taste可言的码农,现正风头无两。

崛起的中关村、人民大学、马甸桥、六铺炕、太阳宫……红彤彤地映着西城民工的脸,讪讪的。



京城薪酬热力图

现在的他们很多已经没那么讲究了,海澜之家的商务装也还凑合,偶尔穿一两件七匹狼。幸亏时间这把杀猪刀只是蹂躏他们的肚腩和脸庞,几年前那对牛津小皮鞋依旧能穿,只是他们再也不大步流星了,大抵怕踢坏了脚上的Burberry。

蘸满了花生酱,他们吃完蒸笼里最后一只饺子,在饮水机接了一杯水仰头一饮而尽。打开手机,“喂,x总啊,我,小刘,咱那个deal怎样了……”

看股市青青跌破十日均线

我站在金融街口紧盯住红绿轮换

愿牛市永驻安得金满钵满

我真的还想倒退十几年

攥紧了右拳,他们眼里重燃出三分激情。



当西城金融民工还在旧日黄粱梦里沉醉不知归路的时候,北城的互联网码农正匍匐在27寸高清显示屏前检查代码。

日落仍作,日出未息,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尽管他们脚蹬新百伦574,身穿优衣库精选法兰绒格子衬衫,下身是在黑色与深蓝之间反复切换的山寨李维斯501,肩上是厚实耐操的瑞士军刀电脑包。

然而短短数年间,他们不仅扭转了女性的择偶观,更重要的是扭转了丈母娘的择婿观。

各种风格的姑娘,都喊着“要嫁就嫁程序员,专一听话会挣钱。”

会挣钱,这才是重点。



帝都十大高薪行业

北城互联网码农并不关心月薪,或者虚幻的年终bonus。拜各路上神照顾,这几年,互联网的各个细分领域都已在十大高薪行业榜稳稳地屹立着,一览众山。海淀区的平均月薪独占鳌头。

他们只关心融资、敲钟和周游世界。



帝都八大区白领平均月薪

趁着到茶水间接水的空隙,在望京、太阳宫、中关村等等地方辛勤耕耘的码农们,忍不住朝着西北旺后厂村的方向,在心里庄严地磕了三个虔诚的响头。

西北旺,射天狼,颠覆BAT,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这种豪情壮志,是西城那群只知梦回旧日光景的金融民工不懂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西北旺

大厂黑马都驻扎在那筑起了互联网的麦加

它那高高的大厦好像巨灯塔

它那通宵达旦的灯光好像夜空最亮的星星

我愿抛弃了睡眠在那写代码

每天朝着它虔诚地跪拜

为它献上那爱的供养

我愿坐在西北旺昂首射天狼

我愿它那神圣的荣光

不断轻轻洒在我身上



西北旺薪酬热力图

跪拜完毕。

黑漆漆的显示屏上,再不是代码,而是Unicorn。

敲打着机械键盘的手,也不再是普通的手,而是阿基米德之手。只差最关键的一个字符,他们就将撬动互联网下半场的地球。

在亢奋中,他们继续埋头敲代码,而东方既白。



加班?!

同样在薪资热力图中娇艳欲滴着的东城传媒之花,是不可能答应的。他们也不大会像传媒国家队那样,为了一篇特稿住进精神病院,或是动车倒大巴再倒驴车连续奔波半月。



京城(东部)薪酬热力图

他们已经脱离了追求薪资多少的低级趣味,升华为追求灵与肉的优雅化学反应。

传媒之花的夜晚,是用来enjoy this moment的。不是在三里屯V Plus Lounge 看工体夜景,就是在Janes + Hooch 端着Warren Pang调的cocktail谈笑风生,或在Migas的露天吧台搂着老外尬舞。

要转型!看着传媒之花艳压群芳,传媒国家队暗暗说道。

于是,央视大楼由西往东迁。大裤衩杵在京城最时尚的朝阳区东三环,在每一个车水马龙的夜晚折射着华丽的霓虹。

国家队也越发地勤力起来。在所有人都沉睡的时分,他们揣着20根录音笔,到一线去采访,还要制作成全媒体平台发布的内容。整理着受访者的录音,国家队感到头顶的台灯就是上帝之光,“这必将是一篇让所有人动容,与主人公们同呼吸、共命运的好稿!”

传媒之花们此时刚好微醺,拉着进度条看完《歌手》,看完赵雷,如腹泻般行云流水地敲击着键盘,写下《步履匆匆的你,离理想还有多远?》、《你的理想成年了吗?》。

然后平静地沐浴,就寝。

天亮时分,早已10w+。

西城民工麻木的心再次被引诱,憧憬着花儿会再次盛开,重回昔日辉煌;北城码农找到了反抗命运的动力,向往着在纽约敲钟。

国家队咬着猪肉大葱包,拿豆浆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看着传媒之花那刺眼的10w+,他们无语凝噎。

啊,瓜民情绪!啊,流量!

啊,话语权!啊,KOL!

国家队匆匆吃完早餐,赶回去开选题会了。

一个作者碾压另一个作者是kol

一个媒体碾压另一个媒体是领袖

一个公号授权另一个公号是赐教

一段胡诌怒怼另一段胡诌是观点

有时混淆有时造谣

有时原创有时洗稿

有时正经有时胡闹

有时严肃有时可笑

只要瓜民情绪G点挠得准,你管我用黄瓜还是茄子。这个真理,国家队没学过吗?只是他们多少还是有些扭扭捏捏,总让人觉得有些青涩,少了传媒之花那种炉火纯青的,纯洁的挑逗感。

所以,站在传媒之花旁边的他们,愤懑却又无奈。

啊,传媒之花!西城民工、北城码农,还有传媒国家队,心有灵犀地感叹着。

然而,谁也不知道,每一个夜蒲晚归时分,传媒之花默默看着熟悉的10w+,早已厌倦了这种套路。他们只想找个一房一车一户口的人,奔向静好的岁月。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这个五环,说的仅仅是东、北、西五环。

南城只有南三环以内勉强能接受东、北、西城的鄙视。蒲黄榆之外,竞争力断崖式下跌。



京城(南部)薪酬热力图

哪怕望京的物价再贵,西直门的地铁再堵,回龙观的土和西三旗的灰再大……总也没人愿意往南边走。

与北边、东边“万紫千红一点绿”不同的是,南城,只见那万绿丛中几点红。大兴和丰台轮流拿着京城平均月薪的第一、第二,倒数的。

南城,从来都是卑微地蹲在京城鄙视链最底端的。

然,世事如棋局局新。不曾想,在大开发下,南城人摇身一变,成了南城土豪。

传媒之花梦萦的一车一房一户口,这对南城土豪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互联网码农日思夜想的资金,这对南城土豪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金融民工挥之不去的旧梦,这对南城土豪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And the winner is , Nancheng. And the winner is , House .

And the winner is , Nancheng. And the winner is , House.

And the winner is , Nancheng. And the winner is , House.

东城的传媒之花,西城的金融民工,北城的互联网民工,都沉默了。似乎,南城土豪才应该站在万人中央,感受万丈荣光。

可是,每当南城土豪亮出身份证的时候,总觉得110后三位,像烧得通红的烙铁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烙印,不可磨灭。



我们说京城,从来都不包括通州的。不对,我们才不说通州,说通县。

而当通州镀金为Tolifornia(通利福尼亚州),谁再也不敢嗤之以鼻。

尽管整体平均工资稍逊西城金融民工一筹,排在了第五。

Tolifornia的硕士薪资还是遥遥领先,甩东城传媒之花、北城互联网码农几条街。



不同学历平均月薪区域差异

与唯钱是爹的凡夫俗子不同,通州6成以上的硕士是没法在小庙里屈才的,再不济也要去百人起的大公司。几十人的创业公司,只有少数不可言状的通州硕士才会去。






通州硕士研究生分布

谁还敢叫通县?叫陪都!叫副中心!

京城八个城区,京城八朵花

京城八个城区,相亲是一家

京城八个城区,谁也别嫌谁

Toli-fornia,Toli-fornia,Toli-fornia!

嘿罗嘿罗嘿罗嘿嘿罗嘿罗嘿罗嘿嘿罗嘿罗嘿罗嘿

Toli-fornia!

伴随着交响乐《哈利路亚》,京城未来新星Tolifornia在东边冉冉升起。



差点就漏了昌平名媛。

昌平,虽没攀上权贵的床榻,但搭上了富豪的便车。

“昌平的池塘,我都给你承包了。”联想,百度、网易,新浪,腾讯,华为等土豪如是说。

在金主的浸润下,昌平名媛们津津有味地吃着西三旗的土与回龙观的灰,在上地里加着最长的班。

因为爸爸,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996、711都不算辛苦

因为爸爸,野蛮地生长

依然风雨兼程挤着地铁

尘土飞扬

在五彩城里喝着下午茶,昌平名媛的内心是幸福的,昌平名媛的信念是坚定的。

“喝完这杯就回。”关了某传媒之花写的《京城优雅生活指南》,昌平名媛准备启程回山里。

传媒之花光鲜的衣着下,是捉襟见肘的尴尬;金融民工不再合衬的西装,荡漾着两袖清贫;南城土豪坐拥着五套房,还是喝不惯豆汁儿;互联网码农的发际线,以1.5cm/年的速度后退;通州新贵在北苑买了一套房,总梦见红本上的钢印是“河北省房管局”;昌平名媛在五彩城与大山之间奔走,风尘仆仆。

京城,尽管南北分明,东西清楚;有棱有角,方方正正。

但,它又似圆环般轮回。谁也说不清谁在底端踽踽前行,谁也不知道谁在顶端昂着骄傲的头颅。

走在深夜的街道上,你我都只是在追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寻找,失去,寻找,属于我们的京城。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