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精的逆袭之路

17-08-06

Permalink 18:46:38, 分类: 影视赏析

白骨精的逆袭之路

白骨精是《西游记》中最没有代表性的妖精,但“三打白骨精”却成为《西游记》最著名的桥段。对此,除了由于故事本身充满戏剧冲突,且审慎地触及了人性内核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那就是白骨精这一人物的独特性。
作为《西游记》中为数不多既无做神仙的干爹或师父庇佑(如无底洞的地涌夫人),也无法顶级宝护体的(如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的“双非”人士,白骨精大约处于“妖界鄙视链”的最底层:无户口(仙界身份)、无学历(名师指点)、无房(自己的洞府或产业),搞不好还属羊。
但与此同时,白骨精又是整部《西游记》成就最为卓著的妖精,她通过高明的离间计和借刀杀人计成功导致了取经队伍的解体,距离“将唐僧肉吃到口”这一梦想仅一步之遥,令后来的诸多后台奇硬、法宝奇强的妖怪望尘莫及。
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诧异不诧异?
但如果我们对白骨精女士的精神气质和脾气秉性做一个全景式的分析,就会发现她的成功其实有着充分的理由。
总体而言,白骨精(原著中称为“尸魔”)有三个明显的优点:行动力强,观察入微,善于坚持。但只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实力不够强。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三大优点是白骨精自己修来的,而那个缺点则是出身低微导致的先天不足。
我们不妨把“三戏唐三藏”的过程简单回顾一下。
唐僧师徒里应外合,饱餐了一顿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来到了白骨精的栖居地白虎岭。原著中写,云端中的白骨精偶然瞥见坐在地下的唐僧,“不胜欢喜……上前就要拿他”,简直一分钟都不愿耽搁。而在此之前,白骨精也已掌握了充分准确的情报:“几年家人都讲东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
但行动力强不等于蛮干。发现唐僧身边的八戒、沙僧都是厉害角色后(孙悟空去化缘了),并未气馁,立刻采取了缓兵之计:“等我且戏他戏,看怎么说。”于是就有了她的第一次变身: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儿,说不尽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
1983《西游记》,孙悟空一打白骨精
1983《西游记》,孙悟空一打白骨精
白骨精的变化当然是瞒不过孙悟空的,于是有了“一打”,以及白骨精的第一次逃脱。但在这一过程中,她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成功捕获了又一条重要信息,那就是孙悟空和唐僧的内在矛盾。在这一阶段,两者的矛盾表面上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矛盾,但实际上是争夺取经队伍领导权的矛盾。“西游”后期战无不克的“二元领导格局”在这一时期尚未成型。对此,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谈。
原著中这段写得很细腻,需要仔细玩味。
化作美女的白骨精哄骗唐僧说自己前来斋僧,请看佛教大师唐长老是怎么说的:“女菩萨,你语言差了。圣经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既有父母在堂,又与你招了女婿,有愿心,教你男子还,便也罢,怎么自家在山行走?又没个侍儿随从。这个是不遵妇道了。”这哪里是得道的高僧,简直是丁璇老师附体!如来佛祖若知道自己的爱徒开口闭口都是儒教“圣经”,不知会作何感想。而白骨精从中敏锐地捕捉到唐僧礼教性的一面,于是立刻说:“……父母又年老,所以亲身来送。忽遇三位远来,却思父母好善,故将此饭斋僧……”你好哪口,我就喂你哪口;你给我讲妇道孝道,我就祭起三从四德的大旗。白骨精,真·传播学大师,比这一时期的孙悟空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
觅食回来的孙悟空当然不会上当。但他劝诫领导的方式简直令人不忍卒视。他是这样说的:“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若果有此意,叫八戒伐几棵树来,沙僧寻些草来,我做木匠,就在这里搭个窝铺,你与他圆房成事,我们大家散了,却不是件事业?何必又跋涉,取甚经去!”
这不叫劝诫,简直近乎羞辱。整部《西游记》唐僧最在乎的是什么?是千里迢迢背回来的经文吗?当然不是。取经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唐僧最在乎的自始至终都是自己作为得道高僧的形象和气度,而整个取经活动最根本的宗旨也是对“四大部洲”展示这种形象和气度。

结果现在孙悟空跟唐僧说,你不让我打她,是因为你要跟她睡觉。
不咒你才怪。
所以猪八戒的挑拨只是催化剂,唐僧从这一刻起就已经决定要把话事权争夺进行到底。孙悟空要么服从,要么靠边站。而对于这一切,我们的白骨精女士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
我们平日读《西游记》时常恼怒唐僧肉眼凡胎,不但不听专业人士(孙悟空)的劝告,而且动辄有狗咬吕洞宾之举,其实是一种事后聪明。不懂沟通、滥用蛮力,自始至终都是孙悟空难以克服的弱点。对此,原著中颇有一些微妙的细节,值得玩味。
孙悟空一棒子几乎打得白骨精西游梦碎,但她也不是吃素的,“有些手段,使个解尸法,预先走了”。所谓“解尸法”有点类似于“李代桃僵”,《西游记》中颇有一些妖魔使用过,如地涌夫人的绣花鞋,可见白骨精女士基本功不错。
白骨精一人分饰三角,成功扮演了一家三口
白骨精一人分饰三角,成功扮演了一家三口
后面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白骨精女士一人分饰三角,成功扮演了一家三口,把唐僧唬得团团转。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她顽强的进取精神:“若饶了这个和尚,诚然是劳而无功也,我还下去戏他一戏。”“这些和尚,他去得快,若过此山,西下四十里,就不伏我所管了。若是被别处妖魔捞了去,好道就笑破他人口,使碎自家心,我还下去戏他一戏。”最后的结局我们也都知道:锲而不舍的白骨精女士纵有杰出的品性和智慧,却终究难以突破技不如人的玻璃天花板,被孙悟空联合白虎岭的土地山神“绝了灵光”。

故事发展到此,应当告一段落。但真正的结果是什么呢?是孙悟空被唐僧赶走了!也就是说,如果白骨精有更加过硬的本领,或一两件强大的法宝,让她再多坚持一轮,唐僧多半就是她的盘中菜肴,《西游记》也要提前完结了!
白骨精从出场到被打死,在原著中总计不到5000字。但作者却用这有限的笔墨,栩栩如生地刻画出了一个身处妖界鄙视链最底端的女子的逆袭过程。
她信息灵通,判断准确,决策迅速、执行力强。
她善于察言观色,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厘清复杂关系中的基本矛盾,并围绕上述矛盾形成可行的解决方案。
她锲而不舍,不成功则成仁,深知出身卑微的自己与主角光环无缘,也对开挂的人生没有什么奢望,唯有依靠实实在在的努力和孤注一掷的决心,才能实现自己追求的人生价值。
所以,白骨精的故事是一个既励志,又悲壮的故事。比起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坐拥五个洞府、八件法宝、天庭编制、师父护佑的高端妖精相比,白骨精无疑有充分的理由自暴自弃。她本该远远地望着唐僧“十世修行原体”的高贵身影,默默咽下喉头的口水,埋头继续她无足轻重的妖生。
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她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印记。
白骨精没能最终冲破妖界的鄙视链。其他妖精或许会在闲谈时不无讥刺地说白骨精想吃唐僧肉相当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白骨精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内心恐怕是无比充盈的吧。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