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无欲的日本给中国什么启示

17-08-06

Permalink 18:27:06, 分类: 佳作转载

无性无欲的日本给中国什么启示

日本的年轻人现在已进入了“清心寡欲”的一代了,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观点。不过,当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所著的《低欲望社会》畅销的时候,不管是日本还是海外,还是引发了热议。
这本书的副标题叫“胸无大志的时代”,大前研一感叹道: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日本已陷入“低欲望社会”。书中提到了日本出生人口减少和人口老龄化的现实。当然,还有日本经济增速放缓、经济低迷等种种问题。

1、作为单身大国的日本
日本的“低欲望”是有多低呢?不愿生孩子、不愿结婚、不愿恋爱,连带着对房子、对物欲、对消费,也没有多少兴趣了。
先来说“少子化”。日本内阁公布了的2015年国势调查结果显示,日本总人口数为1亿2711万人,比2010年调查时减少94.7万人。第一次出现了人口总数下降,减少率为0.7%。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预测:
“到2060年,日本人口数量将减少至约8674万,其中,近40%人口届时将年满65岁。如果照目前的趋势下去,200年之后日本的人口数量将减至1400万人,300年后将少于450万,2500年全国只剩下千人。”
这可以说是“日本正在悄无声息地消亡”了。虽然为了提高生育率,日本政府推出多项新法,但日本老龄化和少子化的趋势,已难以扭转。
再来说低结婚率。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公布的关于“终生未婚率”的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50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的日本男性比例约为23.4%,女性比例约为14.1%,创下历史新高。这意味着,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中就有1人、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终生未婚。而另一项日本著名广告与调查公司博报堂调查,则显示,到2035年,日本15岁以上人口中约有4805万是单身者,有配偶者约为5279万,即约有一半日本人会过单身生活。

近年来的日剧里,到处都是不结婚的男女,即便结婚生育,也大大推后了:日本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为29.3岁,女性首胎生育年龄高达30.4岁(2013年)。
还有无性。“不想结婚”也就罢了,现在日本年轻人,连谈恋爱、性,都没有兴趣了,
日本政府去年9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日本18岁到34岁的未婚者中,有超过40%的人没有任何性经验,高达70%的受访男并未在谈任何形式的恋爱。日本家族计划协会(JFPA)调查发现,16至24岁人士中,有45%女性和逾25%男性表示“无兴趣甚至鄙视性接触”。
相关的数据已经够多了。“单身大国”“低欲望”正在成为日本的新标签。
当然,作为一个自由的现代国家,单身、无性,是个体的选择,这没有问题。不过,不管是在动物世界,还是人类文明当中,性与繁殖,都是推动进化、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一旦整个社会都普遍没有欲望的时候,这个种群就消亡了。没有欲望,消费就会大大减少,就业率就会大幅下降,经济就会衰退;再加上没有年轻人,就没有创造力,也没有消费力,社会发展就会进一步停止和倒滞,最后湮灭。
这里面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2、别以为只是经济问题,性别歧视也是关键

这种比较,并非没有道理。经济学家们经常参考日本的经济腾飞、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破裂、日本经济增速放缓等种种现象,作为中国的经济现状或未来借镜。
从文化上来说,更是如此。虽然日本算是“西方国家”(地理上位于东方),但它也深受东方儒家文化体系影响;反过来,它在经济、科技、文化等方面也深深地影响了当下的中国。
我认为,日本的“少子化”“超单身”“低欲望”这些标签,除了与日本国的经济低迷有关,更与日本的男女不平等的传统文化有关。
以前大概没有人会意识到,性别歧视,有可能对一个经济发达的现代民主国家会形成深远影响,甚至长远地影响到经济,影响到生死存亡。
事实上,受东方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和地区,从日本、韩国,到香港、台湾,以及日益强大的中国大陆,尽管很富有,但都是男女不平等的重灾区。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6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中国居第99位、日本第111位、韩国第116位,都是排名靠后、性别歧视严重的国家(共考察了144个国家)。预测表明,东亚地区仍然还需要111年才能真正消除经济差距,而部分原因就在于这些经济大国的进步速度过于缓慢。
日本女性地位低吗?可能很多人不同意。日本是一个教育文化程度高、文明礼貌首屈一指的国家;在不少方面,日本女性是比中国女性有保障的。
(作者注:以下谈中国,仅以大中城市女性为坐标。农村女性另有特殊情况,需要专文说明)。
常见的说法是,日本人结婚时会开一个夫妻共同账户,丈夫的工资存入共同账户,由妻子来掌控一家的开销和丈夫的零花钱,而丈夫的零花钱,刨去各种支出和存款,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点。而且,一旦离婚,女方可分成较高的家庭财产(男方工作收入)。于是乎,男性退休以后,握有财权的女性把丈夫踢掉,分走大部分财产,逍遥自在,而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男性则晚境可怜。对比在中国,如果女性当全职主妇的话,就会被当作吃闲饭的;不仅没有财产权,也根本得不到尊重。从这点来看,日本女性似乎比中国有保障呢。
但是,日本的社会文化既把女性定位为依附男人、服务男人的性别,真正要离婚分财产的时候怎么会偏倚她们呢?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她们并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何况,最重要的是,日本是不鼓励女性参加工作的。目前来看,女性作为配角的情况也非常明显。
日本的5356万被雇佣者当中,女性占40%,其中大部分在服务业、商业、饮食业工作,而且仅有53%是公司的正式员工,另一半是合同工、临时工、小时工、派遣工等,她们不仅工资收入低,而且工作极不稳定。在企业中,至今仍有许多女性不得不因结婚而辞去工作。不管是企业管理层中还是政府中,级别越高,女性所占比例越小。在这一方面,日本比中国都不如。
女性的职场地位如何?我想起在日剧《问题餐厅》里,开头部分,一位女员工为了替整个部门承担责任,被男性上司们要求赤身裸体,当众谢罪。这对女性的羞辱之深,在中国都是匪夷所思的:中国的职场对女性虽然残酷,但还没有残酷无耻到这种程度。

所以,尽管日本女性在婚姻当中掌握有部分财权,依旧不可能保障女权,究其量,他们保障的是“妻权”“母权”——换言之,只有女性为家庭服务,为男性服务,她才是有价值的,才是有保障的。
日本社会也不鼓励女孩子读正规的大学,即便读也希望她们读短期大学(大专);所以,民间才有“女生不要考东京大学,嫁不出去”的说法(东大男生是女生的5.1倍,女生仅占总人数的16.4%,2010年);就是因为东大是世界排名前列的学校,能考上的女生都是有抱负的,都是佼佼者,她们大概是不安于做家庭主妇的,男生驾驭不了。
3、养不起家的男性没资格结婚?所以……
其实,女性占人口的一半,这一半人口受挫,男性不可能不受影响。在传统的日本家庭里,结婚、生子、抚养孩子、赡养父母是捆绑在一起的。因为打压女性的教育与工作,女性上班到结婚就往往辞职回归家庭,男人必须一个人养起一个家;在日本这样高消费的国家里,压力是很大的。
于是,很多男性根本没有能力养起整个家,也就没有机会结婚了。而且,一旦结婚,男性只能使用零花钱,可支配收入骤减。许多日本单身男性因此不愿结婚,更愿享受一个人轻松、自由的生活。


女人如果不想辞职,就更不愿意结婚生育了。
日本的八零后、九零后出生的年轻一代,在这个半边身子进入现代观念、半边身子还停留在传统文明的社会里,是不情愿与这套游戏规则媾和的。他们的反抗方式,就是越来越不想结婚、不想生子了。更可怕的是,因为知道没有结婚的希望,连恋爱和性都毫无兴趣了,索性就躲进虚构的动漫或爱情动作片里了。
也有人给我留言说,她在日本,身边的日本女性工作的很多,地位也高了。希望如此。正如天海祐希所演饰的各种职场女王的形象也很励志。但就像中国一样,调查结果才更能说明普遍的问题;仅仅是说我的“朋友圈”有很多比男性还要强大的优秀女性,就得出中国“性别很平等”这个结论反而是片面的。那只代表个人的生活圈子,不一定有普遍意义。
天海祐希塑造的强势职场女性形象
天海祐希塑造的强势职场女性形象
事实上,中国作为一个女性参加工作全球排名第一的国家,跟日本的性别歧视的表现完全不一样;中国,主要集中在男女出生性别比,农村女性自杀比例全球最高等等问题上。
4、中国女性也该想想的事
之所以我要写一篇关于日本女性的文章,其实想说明的问题是:
一、即便在发达国家,女性权益也未必能得到真正保障;因为表面上再彬彬有礼女士优先,骨子里却不把女人当成跟男人平等的人,这种想法与行为是无法掩饰的。甚至包括美英等国也是如此。女权问题是个真问题。
二、中国的婚姻中,女性很难掌握自己的生育权和财产权等等。但如果据此开出的药方,就是单方面提高女性婚内利益保障,催婚、催育,那是无济于事的。日本就是个十分保障妻权、母权的国家,但这样也强化了女性的人身依附,并给男性沉重的枷锁;不管男人女人,都既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
归根到底,还是应该让男性女性,可以无差异地享有“工作权”。
三、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再富有、再文明,也终将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在这一点上,日本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
四、男女平等的要义是:自由选择权,制度和社会不再因为性别设置任何障碍。
只能说,打破数千年来的因循守旧的传统是很难的,中外皆如此,道路还长着呢。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