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没有坐在桌上,那你就会在菜单上

17-08-05

Permalink 22:02:38, 分类: 饕餮自语

如果你没有坐在桌上,那你就会在菜单上

1.
骗子的天赋很高,在骗子的老家,这是举村公认的真理。如果大学里面有骗子专业,骗子的父母是不会让他在读初中的时候就退学的。
同一个谎言最多可以说两次,再多说一次,就会被狼吃掉。同一个人却可以说无数次谎,只要你学会变换花样,或者撒一个谎换一个地方。不然即使不被狼吃掉,也会被赶走。
骗子十八岁的时候,村里人集资,给骗子买了去省城的车票。他们对骗子说,城里有最好吃的包子,城里有漂亮的姑娘,城里遍地是黄金。骗子以为,只有骗子骗人,没有人骗骗子,所以骗子拿了车票,去了省城。
骗子刚到省城的时候,并没有想要将骗人发展成一份事业。骗子的包里有几件衣服,几百块钱,还有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照片很精神,黝黑的皮肤和黑亮有神的眼睛,让他拥有了憨厚朴实的形象。靠这张脸一定可以在骗子界,混得风生水起,但骗人只是他的兴趣爱好,他并不想靠这个天赋来赚钱养活自己。他明白想要赚钱,还是要找份工作的。村里有个叫瘦猴的,在省城的餐馆打工两年,回到家就变成胖猴了,他很羡慕。
他也在餐馆找了份工作,餐馆的名字叫,正宗云南过桥米线。十几平米的店面里,摆着五张桌子。有客人来的时候,骗子负责上菜,没有客人的时候,帮着厨师洗菜。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工资虽然不高,但伙食比在老家的时候好。
骗子不喜欢他的老板,老板每天挺着个大肚子,白大褂一个月也不洗一次,袖子和领口都油乎乎的,总是对他呼来喝去,要说这也算不得什么,给这样的小老板打工,除了手脚麻利儿,最重要的就是听话。可倒霉的是,老板是北方人,有很浓重的口音,每句话都要在后面加个“儿”。可偏偏骗子又姓孙,老板每次喊他,都是“小孙儿、小孙儿”的,骗子感觉自己在他面前,一下子就小了三辈儿。而且他总觉得,每次老板喊他之后,都会偷笑,好像占了什么便宜一样。
胖哥来的那天,骗子想给老板找点事。胖哥是下午三点左右来到店里的,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骗子倚在墙角玩贪吃蛇。
“小孙儿,就知道玩,来客人了,没看见啊。”老板随手把脏抹布,砸在了骗子的头上。
如果是平时,骗子就会把菜单扔在桌上,满不在乎的问一句,吃啥?但这次他没有这样做。胖哥的身材和老板差不多,但是胖哥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胳膊下面夹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头发虽然有点稀疏,但是梳理得很整齐,而且还打了蜡。
胖哥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轻车熟路地点了一碗三鲜米线,从皮包里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骗子把米线端过来之后,胖哥挂断了电话,用纸巾擦了擦筷子,正准备吃,骗子弯下腰来,悄声对胖哥说:“这鱼丸是过期的,最好别吃。”
“不吃难道扔了,大家做生意都不容易,只要煮熟了就没事。”
骗子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竟然还有这种狗咬吕洞宾的人。他转身刚要走,就被胖哥叫住了。
“小伙子,过来坐下。”
骗子看到老板没有注意他,就坐了下来。
“我刚才看到,你老板欺负你了,”胖哥说,“你想要报复他,也不能利用我呀。”
“真的会吃坏肚子,我没骗你。”
“胖哥这肚子喝过朱元璋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吃过慈禧老佛爷的满汉全席,这点小鱼丸不敢把我怎么样。”
骗子有些似懂非懂,就觉得这个胖子,不是一般的胖子,他吃过很多好东西,要是能跟着他,应该比现在吃得还好。
“告诉胖哥,你老家是哪的?”
骗子像初到这个城市,找工作面试的时候一样,把自己从小到大,如何会被当成骗子神童,怎样被村里人赶出来,都告诉了胖哥。
胖哥告诉他,你别在这干了,明天早上9点,你在店门口等我,以后你就跟着我。
骗子后来才知道,胖哥是专业的骗子。
2
骗子辞职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子有大名,老子叫孙学良,不叫小孙儿。骗子一直到遇见胖哥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九点,才告诉老板他要辞职,这样老板就没时间找新的服务员,只能自己招呼客人,最好能把他那两条又短又粗的腿累折。
胖哥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6L,骗子第一次坐轿车,村长儿子也有一辆,过年的时候会开回村里,骗子特别喜欢冲着车轱辘尿尿。
孙学良坐在车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敢动,生怕碰坏什么。没走出多远,车就停下了,下车的时候,他还能看见米线店,老板正在门口骂他,只不过他听不见。
孙学良跟着胖哥走进了一家中介公司,门外的小黑板上面写着,富士康、三星代理招工。他刚来省城的时候,到这里找过工作,报名就要收六百块的中介费。孙学良不懂什么是中介费,他以为这是一家骗子公司,找工作是为了赚钱,怎么可能给别人打工,自己还要赔钱,这种骗人的手段实在太拙劣了。
这家公司是胖哥的,租房、卖房还有帮人找工作,业务范围非常广泛。店面和米线店一般大,格局也是一样的。只不过这里的桌子上,放的是电脑,而不是油盐酱醋和辣椒油。
胖哥的办公室在三楼,胖哥的桌子比孙学良的床还要大,桌子对面挂着一幅画,画上是几双手,交叉着攥在另一个人的手腕上,胖哥告诉孙学良,这叫团结就是力量。
胖哥从文件柜里拿出一沓纸,让孙学良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大名,说是入职手续,每个人都要签。
“入职手续是什么东西?”
孙学良十八年没离开过村里,对这些东西很陌生。
“不要在乎这些小细节,你今年十八了,对吧?”胖哥说,“正是敢想敢拼的年纪,你就记住,胖哥是不会骗你的。跟着胖哥以后,保证你吃啥啥香,喝啥啥辣。”
孙学良身为骗子,应该比谁都懂,绝不要轻信别人。但胖哥说话跟村里人不同,他感觉胖哥说的东西都在天上,村里人说的东西都在地上,而且他看着密密麻麻的字,有些头晕,没有多想,就在上面写上了好几个孙学良。他不习惯写这个名字,上学的时候,作业本上的名字是骗子。
签好入职手续之后,是为期一周的入职培训。胖哥是主讲人,孙学良和五个同学一起培训。其中前三天是电话诈骗技巧课程,后四天是上门诈骗技巧课程。培训结束后,他和其他的同学一起参加了入职测试,测试的方式是实战演练,孙学良的电话诈骗技巧课程没有及格,他被分到了上门诈骗组,这个组只有他一个组员。
孙学良没想到,竟然真的遇到贵人了,能把骗人发展成一项事业。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骗出一片天地,然后开着小轿车回去,停在村长家门口。孙学良喜欢上门诈骗,因为在老家骗人的时候,都是当着别人面的,在电话里骗人他不习惯,看不见别人的反应就没有乐趣了。
3
孙学良的第一个任务,卖墓地。胖哥的骗子公司,除了一线诈骗人员之外,还有几个后勤人员。有的负责服装,有的负责办证,很像电影片场的道具组。
服装部是在二楼拐角的一个小格间里,负责人是一位年龄有些模糊的女人。孙学良进去之后,那个女人让他把外套脱掉,然后仔细打量了一番,回身从衣架上,取下一套深蓝色的西服。
“这个很配你的肤色,去那里换上。”
孙学良刚走出试衣间,那个女人转过身来看着他,一只手叉在腰间,胸脯向前挺了挺,微微的歪着脖子,表情像是在吃一块葡萄味的水果糖一样,酸酸的。
她又找来一条领带,亲自帮孙学良系上。孙学良没穿过这样的衣服,更没打过领带,他觉得这个女人有点不对头,他不敢正眼看她。在村里,看别人老婆的胸脯,是要挨打的。即使是像这个女人这样,只能看见半个,也是有伤风化的,他是骗子可不是流氓。那个女人帮他系好领带之后,四个手指从孙学良的胸膛扫过,孙学良浑身抖了一下,像是触电了一样,他一刻都没敢停留,说了声谢谢,就逃走了。
他突然想起了老乡的话,城里有很多漂亮姑娘,看来老乡真的没有骗自己,只不过,这里的漂亮姑娘有点吓人。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证件部的门口。
“我来取李学良的证。”
胖哥告诉他这个证件上的名字,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他就把孙改成了李,他要用李学良这个名字闯荡省城。
一切准备就绪,孙学良被分配到东城的青松小区。这里百分之八十的住户都是老年人,是骗子的天堂,是胖哥的新人训练场。
孙学良一身西装革履,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比胖哥培训时用的PPT里面的男模还要利落挺拔。孙学良在小区公园里搜索目标,他的目标不是带着孙子的老人,他要找的是,带着孙子的老人和一个卖保健品的同行。
培训时,胖哥特意强调,不要做第二只狼。也就是说,如果同行在工作,可以帮衬,但不能拆台。我们要共同维护市场大环境,天下骗子是一家,要团结。
李学良有自己的想法,他是村里的天才骗子。而且如果想要得到胖哥的赏识,就要敢打敢拼,不能太教条,这方面他很有天赋。
李学良发现,诈骗这行的市场前景,并不像胖哥描绘的那么美丽。他已经寻觅了好几天,也没看见一个合适的猎物,他甚至考虑重新培训一下电话诈骗技巧,毕竟科技才是未来,这是胖哥告诉他的,他不是很理解什么是科技。
他已经决定去找胖哥,告诉他自己要拥抱科技,但这时候猎物出现了。
公园的凉亭里,老人们围成一圈。李学良知道,中间一定是卖老年保健品的。他踮起脚尖往里看,果然是同行。他转了一圈,看看哪个老人适合他的项目。
“大娘,您可别信这个,那瓶子里都是糖水,中央台都曝光过。”李学良说。
大娘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李学良说:“你大娘我可不傻,他们这点小伎俩怎么可能骗得了我。”
听大娘这么说,李学良心里就有底了。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这种自以为能看穿一切骗局的老人,由于他们过于自信,以为没人能骗得了他们,所以没有太多的戒备心理。也就是说,他们更愿意尝试,也更愿意相信。这些都是胖哥在培训时讲的。
“那您儿女是省心了,这年头,太多老人受骗了。”李学良说。
“你这话说的,这还成老人的错了,分明是骗子太猖獗。”大娘说。
“您说的太对了,我就看不得这些欺骗老人的人,老人家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到了晚年还被他们把仅有的那点棺材本给骗走了。”李学良说的这句话,那可是真心实意的,如果被别人骗走了,他就没得骗了。
大娘点点头,拍了拍李学良的肩膀。
“真是个好小伙儿。”大娘说。
“大娘,您认识张淑芬吗?”李学良问。
李学良扶着大娘坐在了凉亭里面的长椅上。
“没听说过,她是你什么人啊?”
“她是我母亲,好多年没见了,不知道还住不住在这里,我刚才去敲门,没人应。”这当然不是真的,这样的故事才能引人发问,也能让人印象深刻。
“你们这些年轻人,总以为给老人打钱回来就算尽孝心了,从来都不知道回来看看。你这一走好几年,也真忍心。”大娘有了些情绪,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女,这些对李学良来说都是好事。
“大娘,您误会了,不是我不想来看,我这不是才打听到她住在这嘛。”
“你不知道你老母亲住哪,这是怎么话说的呢?”大娘说。
“我都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见我。”
“哪有当妈的不想儿的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到您就觉得很亲,不然也不会和您说这么多。”
大娘身边的小孙子有些不耐烦了,拽着奶奶的裤腿要走。
“您忙您的吧,我再等等,实在见不着,明天我就回去了。”
李学良表现得很失望,希望能博得大娘的同情。
“没关系,小伙子,你再说说,没准大娘能帮上你呢。”大娘说。
“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
“刚还说见到大娘感到亲切呢,这会儿怎么就见外了呢。”
“是这么回事,前些年,我母亲抛下我和我父亲回娘家了,我不怪她,农村日子不好熬。”李学良叹了口气,“现在我找到工作了,日子也好了,就想来看看她。”
老人最欣赏的年轻人的品质,就是孝顺。建立起这个形象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虽然这些信息,对于找人的帮助不大,但是李学良的目的不是找人。
“大娘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大娘说,“多好的孩子,怎么忍心的呢?”
“这是我的名片,要是有人认识,麻烦您给我打个电话。我母亲叫张淑芬”
大娘接过名片,读出了上面的字:“国家风水办公室,办事员,李学良。”
“小伙子,你这不会是被人骗了吧,哪有这么个部门啊。”
“大娘,这是新部门,我也是参加国家统一考试考上的,错不了。”
“那你们部门是干嘛的啊?”大娘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大娘,您这身体这么棒,再过几十年也用不到我们。”
“你看你这孩子,心地挺好就是太啰嗦,大娘问你你就说嘛。”
“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李学良说,“大娘您看,现如今这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地球的环境越来越坏,这再过个几十年,地球上的坟墓面积就超标了。政府成立了我们这个部门,让现在的老人们,在月球上买墓地,月球上虽然不能住人,但是做墓地还是很不错的,您想这老人百年以后,埋在月球上,亲人抬头就看见月亮,多有意境啊。”
“我怎么还是觉得这事不靠谱呢?”
“大娘,您不用想了,你用不上,我看您至少还能再健健康康的活五十年。”
“那就成老不死的了,”大娘说,“到时候买不就卖没了吗?月球就那么点大。”
“现在中国人买的不多,大部分都让美国佬买走了,您说,到时候一抬头,看见的都是外国人,那多糟心啊。”
“贵吗?”
“现在地球上的墓地都多少钱,我们这是把人葬到月球上啊,能不贵嘛。”
“你说说看,我看看我的棺材本够不够。”
“现在这不是政府推广吗,国家会帮你花一大部分,个人只要五万就能享受月球葬礼。”
大娘想了想,看样子有些犹豫。
“大娘您还是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再说吧。”李学良说,“我就带来两份合同,一份是准备送给我母亲的,另一份是,万一她现在有新老伴了,就再送他一个。”
“那我明天去政府办,能行吗?”
“这个不一定,现在全国只有几个省份在试运营,没有几个人能办这个东西。”
“那大娘跟你商量商量,你看,你今天又找不到母亲了,你就先把这两份合同让大娘签了呗。”
李学良也犹豫了一下,勉强答应了。签了合同,半个月后李学良给大娘快递过去两份月球墓地证书。
李学良用同样的方式,又试了很多次,但是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有的人不相信他的故事,有的人不相信他的职位,本以为自己的骗术有多么高超,其实不过是遇见了对的老太太。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