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西门家宴怎生吃得

15-11-17

Permalink 06:45:43, 分类: 饕餮自语, 闲话金瓶梅

闲话金瓶梅:西门家宴怎生吃得

我一直想做一点《金瓶梅》的饮食笔记,想不到已有高人捷足先登。去年买到一本书,书名就是《金瓶梅饮食谱》(邵万宽、章国超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7年2月第1版)。这本书的研究很地道,我的很多印象在书中能找到数字说明。据书中统计,兰陵笑笑生笔下涉及的饮食行业有二十余种。《金瓶梅》列举的食品(包括主食、菜肴、点心、干鲜果品等)达二百多种。茶19种,“茶”字734个,饮茶场面234次。酒24种,“酒”字2025个,大小饮酒场面247次。相比之下,性事描写《金瓶梅》里才105处。这么精细的考究有点像日本人的学问。据作者介绍,日本人桑巄平的《〈金瓶梅〉饮食考》竟然是四卷本的巨著。

《金瓶梅饮食谱》的两位作者显然是餐饮专家,他们的兴趣全在菜品上。他们研发了五十多种《金瓶梅》菜点,设计了两张《金瓶梅》筵席的菜单。两位先生品味清雅,菜单上的菜想来都不难吃,但缺少《金瓶梅》原书中那些酒宴菜单的淋漓元味和逼人骚气。

我最喜欢的那一席,在第四十九回:西门庆为求房中药,请外国和尚(梵僧)吃饭,那张菜单真让人荡气回肠。先是四碟小菜:一碟头鱼,一碟糟鸡,一碟乌皮鸡,一碟舞鲈公。又拿上四样下饭:一碟羊角葱参炒的核桃肉,一碟细饴切的酥样子肉,一碟肥肥的羊灌肠,一碟光溜溜的滑鳅。接着是一道汤:一个碗内两个肉圆子,夹着一条花肠滚子肉,名唤一龙戏二珠汤。再来一大盘高装肉包子。然后喝酒:“拿过团靶钩头鸡脖壶来,打开腰州精制的红泥头,一股一股冒出滋阴摔白酒来,倾在那倒垂莲蓬高脚钟内,递与梵僧,那梵僧接放口内,一吸而饮之。”下酒菜是:一碟一寸的骑马肠儿,一碟腌腊鹅脖子。还有两样下酒艳物:一碟子癞葡萄,一碟子流心红李子。最后,“又是一大碗鳝鱼面与菜卷儿,一齐拿上来与梵僧打散”。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