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行天下”西藏-尼泊尔之旅(1)

15-07-22

Permalink 03:23:26, 分类: 驴游天下

“狼行天下”西藏-尼泊尔之旅(1)

序 言
“那一年,直到那一年,2014年的炎热夏季。我们走近了你,在拉萨、在圣湖、在纳木错……在读你眼角的笑意时,似曾相识;在高高的雪山旁、蓝蓝的湖水边,是谁在耳边轻生低唤,一遍又一遍……;眉梢的涟漪,不小心被惊扰,我们捂住心跳,走进神秘的雪域,站在佛前;新燃的一炷佛香,袅袅升起;梵音空灵,心,就在那里了——西藏”。
旅行时间: 2014年7月14号---2014年8月4号
旅行行程地: 银川---青海湖---西藏---尼泊尔
团队名称: 狼行天下
团队坐骑: 丰田霸道, 现代圣达菲。
团队队员: 老 狼---杨威虎。 包 叔---包学仁。
呆 姐---高 斌。 翻译官---王慧玲。
大 嫂---李淑玲。 虎 子---杨文虎。
超级玛丽---马 丽。 小帅哥---张龙 。
小 妹---王元元。 小 薇---王小溦 。
可爱小拉拉---杨致轩。调皮小石头---杨子涵 。

团队行程记录: 呆姐的笔记本。几张背面写满密密麻麻寥寥草草字迹
的“旅客住宿登记表”。

西藏,魂牵梦萦的地方。神秘空寂,去一趟离天最近的地方,走一路通往神域的行程,多少人计划了多少年呢?真的走在了通向“天路”的神奇,经历就不仅仅是所能想到的点点滴滴。此番行程让西藏的神奇更加神秘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空寂清洗着内心的积尘。旅行的意义自然不仅仅是滞留在眼中的景色。文字在颠簸的车座上诞生,在寂静的山峦延续,在惊异的心跳中抒情,在各种标间里的不同灯光下飞笔,满满的一本,密密麻麻的一本,字迹潦草内容挺全的一本。翻看,行程再现。感悟与感动,二十天的字里行间。

第一章 还 没 进 藏 (7.14---7.16)

2014-7-14
倒淌河
7月14号,从银川出发,一路基本都在车上,比较有趣的事情也就是老狼在进入西宁的高速上犯了“右倾”的严重错误,导致我们从“宣和”站口下高速,又从“宣和”上高速折回。好在往返也就是几十公里,没有酿成重大错误。本人认错态度较好,大家一直在笑哈哈中接受他的道歉而怀揣着快乐的心情以及做好路上“波折”的准备,走在路上。。。。。
午饭后,我开车。从泰国回来手生了,因为泰国的方向盘靠右,而且我的驾照也是绝对不能在那儿的国家使用。那里的人们对于规则是无条件的执行,所以,一年里从来都没有碰过方向盘了。寻找了半天的感觉,在小心翼翼的以80迈的高速速度行驶了一大段时路之后逐渐找到感觉,放开速度,调整好心态,恢复自信,从容驾驶,飞驰电掣般飞奔在畅通无阻的高速上,心儿也随车子一起飞扬。一路前行,渐渐出现了一个连着一个的隧道,在昏暗和灯光闪烁中体验着白天黑夜的交替。车子在“黑天白夜”中行驶到达“倒淌河”。至此,第一天的行程结束。后面的“霸道”上的“翻译官”以及队员们下车后直夸呆姐“车开得不错”。得意。
晚饭吃的是“倒淌河”的“炒炮仗”,猜猜吧,什么样的“炮仗”可以用来炒呢?其实就是炒面条。只是奔着它的名字去了,味道啊,一般。
到达“倒淌河”的时间已经是傍晚时分,吃完“炒炮仗”出来才感觉老狼攻略的西宁的温差。特冷,差点奔回去穿羽绒服的感觉。却懒得去,索性感受着夏日的寒冷。冻得瑟瑟抖抖的样子竟然还跑去广场上,在“文成公主”像前抢镜留下踪迹。
“倒淌河”——东起日月山,西止青海湖,蜿蜒四十多公里。这是一条从东往西流的河,名为倒淌河。常言道:天下河水向东流。“倒淌河”何以向西呢?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当年文成公主从日月山顶换轿乘马,下山西进。当她来到日月山下时,禁不住回头遥望。视线却被高高的日月山所阻隔。公主想到再也望不见家乡的一切,不禁悲痛万分。然而,为了汉藏人民的友好事业,公主只好挥泪西进,泪水汇成的小河也随着公主向西流去……所以,人们都说倒淌河是公主的眼泪汇成的。我们自然也愿意保留这一美丽的传说。其实,倒淌河的形成与青藏高原的隆起直接有关。据科学考察,大约在13万年以前,青海湖还是一个外泄湖,湖水由西向东注入黄河。后来,随着地壳的强烈变化,日月山平地突起,把青海湖的出口严严堵住,青海湖从此变成了闭塞湖,那输出的湖水也被迫倒流入湖内,从而形成了“倒淌河”。

2014-7-15
青海湖
一路向北,来到了青海湖。油菜花,艳黄色。青海湖,宝蓝色。祁连山,葱绿色。蒙古包,雪白色。遍地的牦牛,深黑色。
艳艳的黄黄的灿灿的油菜花,一望无际的蓝宝石般的湖水,这上帝之手调配处的景色让我们感到大自然的神奇魅力。湛蓝天空和宝蓝湖水遥相呼应片片白云和只只白羊天地相会。自然界的多姿书写着人世间的多情。
景色的明丽离不开人的生命,我们一行徜徉在多色的天地间,油菜花地理洋溢着我们多彩的笑颜,宝蓝湖水倒映着我们多姿的蹦跳。旅途中的快乐在“翻译官”的慢半拍中、在“包叔”自嘲“跳不起半根烟”的高度中,在“小薇、小石头、小拉拉”的高高漂亮的跳跃中,在老狼借助我们的铁骑而跳出半根烟的笑称中。。。演绎出彩色的节奏。色彩的伴侣中令我们兴奋的是遇到一队队的自行车骑行队伍。把多彩的行程点缀的更加的斑斓。我们与他们合影,借来他们的“骑行车”煞有介事的摆着poss.老狼和虎子竟然还很高端的挑出两辆价值两万的最贵的车子高高举起,拉过两个小盆友摆了个很霸气的poss.
面对这一队队自行车队,我们由衷敬佩他们的坚持和执着,自然也深深感慨:年轻真好!
同我们合影的车队是来自山西的,男男女女有20个左右的年轻人。他们说我们所处的地方是橡皮山。
橡皮山地理位置上属于青海南山山系的一部分,海拔4451米,比日月山要高出许多。出黑马河乡不久,就可以看见连绵起伏的橡皮山麓高高地耸立在前方,像一座巨大的屏障。橡皮山的坡路较抖,大多是30-40度、甚至更陡的陡坡。山顶是平的,远远望去,在这炎炎七月居然是冰天雪地,而山下,雪也没有了雨也没有了,我们依然穿着短袖带着遮阳帽。据说登上橡皮山的山口,放眼望去,美丽的高山牧场、悠闲吃草的羊群尽收眼底,充分展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而我们没有计划似乎也没有那份勇敢去攀登所见到的第一个”雪山“。
并没有傍晚时刻到达了格尔木,晚上入住格尔木。两辆车子在这个大城市竟然跟丢,我们用传呼呼叫“霸道”。估计是副驾位置上的“翻译官”告诉说,直走,见到一群羊的位置左转。我们车上的虎子很认真的在繁华的格尔木主街道上寻找牵着或赶着一群羊的“羊倌儿”,等我看到转盘处有一群羊的雕塑时,赶紧跟包叔说在这儿左转,而虎子还很认真的说,为什么?我说,一群羊啊!他说,哪儿呢?我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他说,眼前啊,这难道不是羊吗?他才把低头在地上找羊的目光抬起,鄂然大喊,啊,这样的一群羊?!我们也愕然说,不然呢?难不成你在车水马龙的繁华大街上找一群活羊?即便有这样一群羊在大街上大摇大摆的逛着,难道它们能做标志?!继而,整车队员,笑喷,笑的包叔差点开车直奔那群羊去而忘记左转。。。。。。
安顿好住所,上街找吃食,问了N个当地人,总算找到有名的烧烤店,大家吃了一顿正宗的烤羊肉,正宗的正宗,倍儿香。

2014-7-16
昆仑山口---唐古拉山口
从格尔木吃过早点出发。领略这儿的早点:竟是烩揪面-----好大的一碗。羊肉、粉条、面片儿。似乎怎么也跟早点俩字不挨边,但当地人是很认可的,好在虎子早早选定地界儿,否则,还的排队呢。一路在烩面片儿的饱腹中进入一个叫“乃吉沟”的似乎是兵站的地方。接近这个地方真的感觉到了“进藏”的感觉。紧张而严肃。在后来的西藏之行中却是司空见惯的情景了。在这个关卡,一则要检查限重限高,二则要检查身份证以及所开具的进藏限速卡。从格尔木南出口到安多,限速要求十个半小时到达,提前到达要罚款和扣照。关卡地段海拔3090米,感觉有点儿头疼和轻微的呼吸困难而急促,关卡已过,似乎真的有了变化,车窗外马上呈现了土黄色灰白色连绵不断的荒山,周围仍是荒凉而苍茫。看来格尔木是一个小小的风水宝地,适合人居,所以在这大片的荒凉中有那麽一个小镇。
昆仑山口,雪山抬眼可见,只是挂在天边。海拔4200米。下车拍几张照片,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略微一点点头疼。除了连绵的昆仑山远在天边的雪山,还见了遍布在道路两边的军事基地,战车、帐篷、高射炮密密麻麻林立与昆仑脚下。
特写镜头:离沱沱河近10公里,遇到一个小小的堵车,上帝保佑,我们只堵了半个多小时。堵途中,有一辆车说从中午一直堵到了我们过去的下午四点多,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打掉头回转,说要重回到格尔木,然后去坐飞机去拉萨。自驾的计划就此完结。然而,他的车掉头后的十分钟,堵了整整将近一天的车队开始松动,之后就加大马力的开动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九十九步已经走过,只差一步,却往往败在了那“一步之遥”。
从格尔木到那曲的这一段路的确有难度。搓板路交上正在修建的土路,我也在包叔的指导下历练了一把,学到了一些烂路上超车和行驶的技术,虽然紧张的大气不出,但也成功的抢道、超车,曲曲折折,颠颠簸簸,就如九曲十八弯,霸道里的老狼自然也充当着师傅的角色,指挥着大嫂紧张的抢道超车。好几个路段,我们都是驾着越野车以5公里每小时的时速蜗牛前行。下午5点,离唐古拉山口还有200多公里。车子终于爬行到了公路上开始飞驰。而经过了这一段的行程,车上的人多多少少有了疲敝以及不适的反应。我们车上的超级玛丽同学反应最大,但却表现的很坚强,她要忍着自己的不适,还要安慰着也在晕车和同样坚强忍受不适的女儿小拉拉。
在路上,不仅是领略着欣赏着享受着沿途的风景和快乐,也在锻炼着自己的身体,强大着自己的内心,感悟着生命的痛苦和极限,很多人甚至会体会死过一回甚至几回的经历,而这点,在之后的行程中,证明我的感悟毫无夸张之词。
风火山,海拔5010米路已经好走了来过的人都说,只要顺利的走过风火山,身体就应该慢慢适应了高原反应。
风火山,又名隆青吉布山,是昆仑山南麓的一支,地处昆仑山楚玛尔河畔的群峰中,山巅被终年积雪覆盖,山体泥土是褐红色,石头是褐色,海拔5100多米,山石奇形怪状,形成光怪陆离的“石林碑海”。
传说,当年孙悟空保唐僧去西天取经路过火焰山,实在过不去,只好去向铁扇公主借扇子灭火。铁扇公主不肯借,两人打了起来,铁扇公主用扇子煽起漫天大火,结果把孙悟空的虎皮裙烧着了。孙悟空急了,一个筋头翻到昆仑山。这时,一块着火的衣裙从空中掉到了风火山。由于这里风很大,风助火威,把山上的石头全烧红了。后来,人们便给它起了名字叫风火山。
风火山气候酷寒,生境潮湿,山麓周围全是终年不化的永冻层。青藏铁路第七标段风火山是青藏铁路最艰苦地段之一,其中风火山隧道是世界第一高隧。风火山隧道现已竣工,该隧道全长1338米,位于距青海省格尔木市350公里的可可西里无人区边缘,是青藏铁路重点难点工程,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冻土隧道。被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风火山隧道于2001年10月18日开工建设,2002年10月19日胜利贯通.
晚上19:15分,我们“翻过”风火山,车子仍是奔驰在沱沱河和唐古拉山口之间,路已经好走了,但海拔5000多米却压得人头疼,超级玛丽和小拉拉更是痛苦难捱。路两边是无边无际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天气也预示着我们将要进藏吧,一会儿风雨交加,一会儿却见前方阳光耀眼下的白头雪山,车顶却又是乌云密布。。。,慢慢暗下来的天色,提示着我们,今天真的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征程。
雁石坪一级公安检查站。时间已经很晚了,这儿的检查却是一丝不苟。身份证,每人认真核对,车子的后备箱都得打开。
特写镜头:我们车上的一把防身用的,可拉伸的棍子不幸被没收。哎,说了半天都不能幸免。它是包叔的“警棍”。据说是包叔儿子用于防身,一直撂在车上的。包叔并不知道。却被警察查到。无奈包叔儿子的这根“棍子”真的跟人家检查人员手里拿的警棍一模一样。那个边防警察很和蔼的跟我们说:看看,跟我的一模一样,还不算危险品吗?哼哼哼,再牙疼,也得上交。只好缴械。两车人还煞有介事的挥手与默默伴我们进藏的“警棍”告别,然后,徐徐开出检查站。
在路上,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夜幕来临我们仍在黑漆漆的其实看不见的唐古拉环绕,神奇而伟大的唐古拉山口似乎是一个传说,永远遥不可及,越野车一直在越野,山路一直没有尽头。包叔说,难道山中的公里数也有了高原反应?只见跑路不见公里数。两车人都感觉在山里一个劲儿的绕圈。心里盘算走错了路?!可通往山口的路只这一条啊。MYGAD,伟大的唐古拉山口,你在哪里啊?时针已然指向晚上21:00.一个转弯,终于却突然看到近在眼前的雪山,刹那,山顶近在咫尺。21:10分,到达唐古拉山口。山顶上淅淅沥沥的小雨展示着她的神秘。难道离天最近,就变化莫测。雪顶的莫测诡异更是展示着唐古拉的威仪。顾不了那麽多,也许这辈子唯一一次跟天这麽接近了,打开车门,匆匆跑下车,顺着翻译官的召唤,在她的手机中抢个镜,记录下呆姐姐这一趟跑到了天边。顺便匆匆看一眼掩在夜幕中诡异的雪山山口。偶的天。海拔5230米。离天最近的地方吗?!
特写镜头:海拔5230米,的确不是个简单的数字。唐古拉山口也的确不只是一个传奇般的名字。她的神秘和威仪在生命的极限处屹立。在山口跑了那两步,回到车上,喘的跟狼狗一样,持续了很久不能平息。难受,心上就像压上了一块唐古拉的雪快,化不开。两车人都有了明显的不适。我们属于身体好的,都是气喘胸闷,晕车反应大的超级玛丽他们已经无法说话,头疼欲裂,用着氧气袋几乎是瘫在了车上了。另一辆车上的对讲里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喘的跟狼狗一样了。
两辆越野车也伴着高原反应缓慢的行驶在下山的道路上。雨夜的天地间,一条山路孤单的无尽的延伸,让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天路”。仍然是只出路数不出公里数,跑出去40分钟了,看看里程表竟然才显示20公里。翻山反而像回程,却实实在在在下山。离目的地那曲却是越来越渺茫。一路夜行,时针已经指向晚上23:20,终于在远方依稀隐约出现了闪烁的灯光------安多。安多是个很小的镇子,死活是跑不到目的地那曲了。进入镇子好不容易,三番倒腾,才找到了一个“兵站”住下。虽然安多是个小镇,但仅有的几家所谓的“宾馆”都贵的离谱。很普通的“安多宾馆”,标间580元。据说是一年里安多这个地方也就做两三个月的生意,接待的都是进藏的,像我们这样计划赶到那曲却无奈住下的“过客”。所以就跟抢生意一样,同时也就是唯一的霸王条约了,爱住不住。果然,下着淅沥小雨的夜半时分,580元的标间也早已被抢购一空。另找了两家300元左右的“旅馆”,条件不仅是极差,更是充斥着些许恐惧的不安全因素,只好作罢。最终还是在“黄牛”的引导下,选择了“兵站”,价钱少一半,条件就是一张大兵住的单人床,好在是安全的。心安。然而床铺上的的确过于简陋,难道这儿的士兵平时也是这样的生活?硬床薄被,窗外阴雨连夜淅沥,空气又冷又湿,虽然一个个累的跟狗似的却彻夜无眠。“饥寒交迫”这个成语,两车人在这天夜晚深深体会。第二天早晨,还是清冷,雨还是没有停下来,天色不知啥时才会放晴,举头向天,还是真的看到天近在眼前,伸手于眼前触及。进藏了。
特写镜头:可可西里无人区,究竟有多长的距离?开车10几个小时没有看到可供停留的处所。而路边不时会出现行走并磕长头的穿着棕红色僧袍的僧人。那他们的生存呢?最基本的食物和水?因为看他们的装束,只是一件僧袍而已,连一个包都没有。我们猜测每天是否应该有寺庙的给养供应的车给他们提供?不然这荒无人烟草木不生的无人区他们怎么能走出去?还要跪拜!猜的有道理吗?
晚上进入唐古拉山,天色暗下以后的行程,两辆车就由包叔和老狼独自驾驶,山路崎岖,夜色覆盖。路很难走,不是就有大坑小坑阻碍。对讲机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前方有坑及时通报,没有能力驾驶,但呆姐、翻译官、虎子俨然担当起了调度的职责,不停地指挥着,使后面的车避免了大大小小的令人懊恼、十分“坑爹”的坑,最后紧跟我们的一辆半路“捡来”的白色轿车极大受益。翻越唐古拉的驾驶,尤其是在夜晚,那份纯熟的车技,那份提心吊胆的责任,那份抹黑前行坚毅,那份筋疲力尽的集中精力。。。深深地印在了包叔和老狼手中的方向盘上,印在他们特殊的驾驶经历和特殊的感悟里,也印在了安全抵达后,两车队员们释怀放松的由衷关怀赞叹和累瘫一地的会心笑颜里。
点击(1406) - 评分(221)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