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味道

15-05-10

Permalink 04:00:39, 分类: 幸福时光, 茶人说茶

平淡的味道

%u54C1%u8336



于品茶中享受宁静平和(蔡小川 摄)
昨天早上,宏涛走进水房,第一句话就说:5月5号过了。他的意思是“立夏”过了,夏天来了。

今年5月的天气跟往年不大一样,虽然已进入梅雨季,只有今天闷热点,其余的日子都很舒服,微凉小雨,吹拂着清风。

百合兰正在开放。

我记不清楚正确的名字了。第一年买它的时候,卖花的婆婆告诉我是百合的一种。但第二年,她的儿子说是一种兰科植物。记忆库里有点小混乱,储存不了它的真名。长得有点像百合,就一直当它是百合。

长得也像孤挺花,叶子比孤挺花多些、长些,柔软有波纹,花朵则比孤挺花秀雅、含蓄。花瓣的质地有如瓷器里的甜白瓷,带点透明,但不像甜白瓷那么坚脆,而是富有弹性的。白瓷般的色泽里泛着柔和晶莹的光,跟珍珠一样美丽。盛开的时候,头微微前倾,低调高贵的气质,好像戴安娜王妃微笑的神yun。

今年第一轮花期,抽出两只花梗,各含四朵蓓蕾。过去几年,它都开一轮花就结束了,花期很短,只有两天。去年开了两轮,带给我很大的惊喜。

星期四早上,磬师父面对阳台,背着手站着,笑说:啊!它快开了,下次看不到了,可不可以来补课?

星期五过得紧凑而轻快,忙到天黑,才打开落地窗把盆栽搬出去。隐匿在朦胧繁茂的蕨叶丛后,幽幽袭来一股清香,抬头望去,三朵白色的花影在黯淡稀薄的微光中,优雅轻柔地点着头。

你开了哦?满心温柔地对它说话,一边把它搬进茶室来。

星期六的早晨,依然在谈笑风生的气氛里度过,大家离开的时候已下午15点了。

有朵蓓蕾从清早就慢慢鼓起,一天下来,越来越饱满,好像随时要绽开,怒放的样子。

我想陪伴它开放。

我在它附近扫地,仔细清洁每个角落,慢慢擦桌子,时时回过头来,凝视它,怕它在我一转身,不留神的剎那,突然绽开了。

看它圆嘟嘟的模样,想象开花的时候会有点戏剧性,很好奇那是什么情景。

但它变化得很慢。

有时站在它面前,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它好像动也没动。

我把花盆抬到茶桌上,慢动作铺陈茶席,煮水,在蓓蕾下面泡茶,不时抬头看看,直到喝完一席高山乌龙,它也没开。

我进水房清洗杯子,整理茶具。然后,洗菜,吃东西。起先每隔一分钟走到茶室看看,之后,每隔三分钟过去看看。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屋子对面有十几棵枫香,都是40多岁的大树,枫香前的印度紫檀刚抽出嫩黄的新叶。

窗外的色彩,从明亮饱和的浓绿和黄绿褪成薄暮黄昏时的氤氲烟色。

树叶正反面的界线逐渐模糊,树干的轮廓正在消失。蓝绿色的光谱填满了整排落地窗。起先是一点点靛蓝染进淡黄相间的绿,然后是一团一团深浅不一的蓝绿,接着,染上一层灰褐相间的蓝。

最后,柔和黯淡的、蓝黑相间的灰沁染了整间茶室。百合兰被包覆在朦胧而静谧的空气中,细致的线条从有点距离的地方望去,就像一株剪影,安详地立在模糊的茶席上。

在看不清楚花容的暮光里,它开始轻轻打开合住的花瓣。

很缓慢,极缓慢地,吐香,绽放,过程完全没有声息。

跟天麟初次见面,感觉很亲切。我告诉他,一朵蓓蕾从打开到盛开花了5个钟头。自然是这样不着急,不匆忙,慢工细活地孕育万物,笃定而自信。他感性地说:平淡的味道是清福。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