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23):西门庆也得交这样的朋友

15-05-07

Permalink 14:35:01, 分类: 闲话金瓶梅

闲话金瓶梅(23):西门庆也得交这样的朋友

清河县有个赫赫有名的“朋友会”,其中西门庆为老大,其次还有应伯爵、谢希大、白来创等九人,加在一起被称为“会中十友”。这些人家庭条件、社会地位各不相同,甚至有天壤之别,只因都喜欢吃喝玩乐,臭味相投,走到了一起。同样他们也各有各的性情,有的大方阔绰,有的小气抠门,有的豪爽,有的奸诈。而今天要说的是最死皮赖脸的一个——白来创。

一日,西门庆从外归来,吩咐看门小厮平安儿:“但有人来,只说还没来家。”不料没过多久,真的有人来了,这个人就是白来创。

他来到门口,问:“大官人在家吗?”平安儿说:“俺爹不在家。”可是这白来创不信,看来他也被“忽悠”惯了。他迳自走进庭上,见稿子门关着,道:“果然不在家,往哪里去了?”平安儿说:“今日门外送行去了,还没来。”又说:“白大叔有甚说话,说下,待爹来家,小的禀就是了。”

其实这白来创还真没有什么事,可是他并不走,说道:“没甚么话,只是许多时没见,闲来望望,既不在,我等等罢。”

平安得了西门庆的吩咐,当然不能让他在家等,忙说:“只怕晚了,你老人家等不得。”可是白来创不管,直来到庭上,找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了。

可是“巧儿他爹碰见巧儿他娘,巧儿了”。白来创刚坐下片刻,西门庆就从后面出来,他一眼看见白来创,只见:白来创头戴着一顶洗覆盔过的恰如太山游(谐音,油)到岭的旧罗帽儿,身穿着一件坏领磨襟救火的硬浆白布衫,脚下靸着一双乍板唱曲儿,前后弯绝户绽的、古铜木耳皂靴,里边插着一双一碌子绳子打不到底、黄丝转香马登幭子。

看这白来创穿的,从上到下没有一件像样儿的衣服,看来他家还真是穷!

其实西门庆对这样朋友是极不欢迎的,可是白来创不吃“这一套”,“你不给好脸色,我不看就是了”。且看:

二人坐下,西门庆也不见礼问候,也不让人上茶,只吩咐小厮该干啥干啥。首先还是由白来创打破僵局,他问一句,西门庆答一句,就这样尴尬地说了半日。

突然小厮上来告诉西门庆衙门里夏提刑来了,要与他议事。借此西门庆丢下白来创去后面换衣服接客。

要说到了这个时候,白来创也该知道了西门庆的态度,自己“热脸贴着冷屁股”,早该借机走了。可是他不走,而是躲在西厢房里,打帘子张看。

外面,西门庆、夏提刑见礼、喝茶,谈论公事。谈了一回,夏提刑告辞。西门庆见白来创还不去,可是作为大家都知道的朋友,也不好闭门不见。于是只好又来到庭上,让小厮拿茶来。

二人也不能只喝茶,于是白来创没话找话,说:“自从哥这两个月没往(朋友)会里去,把会来就散了,……,不久还要请哥上会去。”西门庆道:“你没的说。散就散了罢,……,随你们会不会,不消来对我说。”

西门庆开口把白来创抢白了一顿。话说到这份上,要说这白来创也该讪讪离开了,可是他还不走,就在那坐着。

这下可把西门庆整的了没法子。只好让小厮摆上桌子,上了几个简单的小菜儿,陪他吃了。

这白来创图的也就是吃个饭。果然吃了就要起身告辞。西门庆也不送,说:“你休怪我不送你,我带着小帽,不好出去的。”

观整个过程,我们且不说西门庆对自己的穷朋友如何态度,单说这白来创,还真是“死皮赖脸”到了极品的程度。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