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的美好时代来到了吗?

14-10-20

Permalink 06:33:12, 分类: 自言己见

周小平的美好时代来到了吗?

  周小平的身影出现在被与毛某人的延安文艺座谈会相提并论的最近那个习某人主持的文艺座谈会上,令不少人惊讶,旋即做出“周小平时代来了”的判断。这惊讶,乃至惊心,都非无凭。出席高规格座谈会,国家通讯社报道,这一切,有理由看作“周小平时代”的加冕仪式。
  凭借几篇瑕疵百出的网文,便得昂然跻身如此规格的座谈会,且伴随官方传媒的喧天锣鼓,时代一下子宽容得令人不敢相信。
  对于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而言,这毕竟意味着成功。对于一个怀揣炽烈梦想的人而言,此刻,完全有理由醉倒在成功的酒杯面前,所以,当周小平第一时间机灵地向世界张扬自己的幸福时,没人去责怪他。
  然而,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却不可同时醉倒。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尚在路上,还面临许多挑战。因此,当周小平时代冉冉而至时,不能把它仅仅看作一条娱乐新闻。这个妖娆的“时代”,期待严肃的解读。
  周小平时代的驾临,的确并不简单。在它喜洋洋的面孔背面,搭挂的,是重大的时代命题,那就是,在今天,中国人怎样看待自身?怎样看待自己的成就与问题?怎样看待自己与世界的关系?周小平哄传网络的名文《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就是对这些重大问题的回答。尽管在许多人看来,他的回答非常奇葩,充满知识与观念上的谬误,但不可否认的是,其文章主题,切中了今日中国人的关切。周小平文章激起广泛反响这一现象,远比其文章本身更具思考价值。
  周小平是当代中国人自我认知撕裂的符号。中国人对自身认识上的焦虑、分歧乃至剧烈冲突,是造就周小平时代的肥沃土壤。
  对于中国自身问题的认知,实事求是地说,最大的鸿沟,首先存在于政府与民间。政府乐于纵比,看到的更多是成绩;民间则喜横比,更愿意看到不足。而周小平为中国存在的几乎所有问题辩护,为中国取得的成就骄傲。同时,他几乎反对所有对中国的批评,反对任何以西方发达国家为坐标来观照中国问题。这种近乎原教旨主义的姿态,是他赢得青睐的资本。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诸如腐败、食品安全、医疗卫生、教育等具体社会政治问题上,政府长期面对民间舆论排山倒海般的批评,如今,汪洋中驶来一艘叫周小平的正能量满满的小船,对于持久地沦陷于舆论的一方而言,这不啻诺亚方舟。
  然而,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中国社会对自身认知的分裂,还有更复杂的光谱。
  犹记改革开放之初,封闭几十年的国人得以睁眼看世界,震惊于中国的落后与差距,迅速形成反思浪潮。那时候,承认中国落后、中国人素质低不是什么令人羞愧的事,相反,“不满是向上的动力”、警惕因落后而被“开除球籍”才是舆论的主旋律。在民间社会层面,对现实的不满更是存在高度共识。然而,改革开放近40年后,沧桑巨变。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个人财富与自由同步增长,而西方世界那些昔日的老师,也纷纷变成了中国的生意伙伴。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也在变化,典型的表现是,民族自信心与自满心态同时高涨,在民间社会层面,对于中国自身认知所发生的分裂,烈度尤为惊人。如今,这种分裂,几乎无日不爆发于互联网等公共空间,无日不发生于饭桌上、同学圈、亲友间、同事中,成为一道日常风景。从代际而言,生长于城市的八零后、九零后,没有生活于匮乏与不自由时代的体验,而是成长于物质丰富到过剩的环境,他们的民族自豪感更为强烈,也确有中国巨大的进步背书,不能简单地归于官方的“洗脑”。
  流风所至,如今,在相当程度上,批评中国的社会问题及政治问题,不再具有勇士与先知的光环,相反,在相当多民众眼里,这些批评者,要么是自己的生活不够成功、不够幸福,要么干脆就是心理疾病患者。因此,周小平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千千万万个周小平遍布于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
  没错,这个时代,配得上用周小平冠名。
  此前,许多人自告奋勇地批驳周小平,其中不乏有分量的文章,这些文章,在智力、视野及知识上的优势显而易见。也有人对周小平采取不屑的态度,用一句“自干五”打发了事。我则认为,在周小平时代举行加冕礼之后,仍不妨碍我们对这个时代进言。
  我希望,在周小平时代,周小平们自然可以享受荣耀,而站在周小平们对面的,也不至于成为时代的寇仇。中国自身的历史经验业已证明,我们曾经的伟大,无不来自于包容。今日中国,成就与不足、进步与挑战同样真实,这里,用那个半杯水的著名比喻来形容最为恰当:周小平们看到了有水的一半,批评者们则看到没水的一半。而赞美与批评都不是原罪,只要诚实地面对中国的现实,看到哪一半都不是罪过,人人都应该有说出自己所见的权利,并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还希望,我们能记住另一位姓周的人说的话。他在谈到爱国这一问题时,批评了这样一类爱国之士,他们“辄曰爱国爱国,而口与心违,言与行背;贫者弗恤,病者不救;不为公益之事,不作道德之举······见官吏而胆怯,视人民而自严······”说这话的是周恩来,他当时16岁。愿他的智慧照进周小平时代。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