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19

Permalink 08:45:28, 分类: 朗朗日记

三千烦恼丝

如果你头顶出现了几根白头发,去找人帮你拔掉的话,周围可能会有长辈说:“不要拔!不然会长出更多白头发来。”她们怎么知道的呢?大概又是从她们的长辈那里听来的。这种想法应该不科学——头发又没有什么感应能力,不会说你拔掉了一根白的,剩下的黑头发就要报复你、主动变白然后被你拔掉,去追随自己的同胞。关键是,这种传说是怎么形成的?有一种解释是,你拔掉的白头发周围的那些头发本来就是要变白的,只不過这需要些时日,反正它们变白并不是你拔前面那根头发造成的。

有专家说,当头上只有不多的几根白发时,去染发也不合算。除了费钱,还会让染发剂破坏其余的黑发。这时不如吃点好的,美国皮肤学教授库尔特·斯坦恩在《头发》一书中说:“毛囊中的细胞可以算是人体增长最快的细胞,所以其生长必须得到充分的营养。有了健康的身体做基础,就会长出浓密的头发。”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8:44:35, 分类: 野狐禅

城里老鼠怕下乡

不得不承認,城市的大部分空间,尤其是历史性市中心和新建银行区之外的大片居住和商业区,没有什么好风景。上百万人聚集居住,工业革命以来,笼罩城市的煤烟废气从未退却过,把大城市的许多建筑染作黑黄色。到了这个年代,火车经过伦敦或伯明翰的某些区域,那些上两个世纪留下来的挨挨挤挤的低矮房屋,丑陋甚至可怖,像是香烟盒上有警告意味的吸烟者的肺和牙齿。新世纪里建造的银光闪亮的钢和玻璃的摩天大楼,都特意要远离那些穷亲戚,扎堆耸立,四周布上大片的绿地隔离带,仿佛怕脏兮兮的平民房屋会像《麦克白》中预言的树林那样,一朝移动起来,制服甚至吞食这一小片自以为属于未来的景观。

文学中的美好风景一向在乡间。三三两两的小房子点缀在大片的绿地和小树林间,白云低徊,鸟儿歌唱,牛羊悠闲地吃草。这样的画面在14世纪和22世纪都很相似,尤其是21世纪逐步消灭了鱼骨天线和卫星电视的大锅以后。然而我这样的城里生城里长的城市老鼠,必须鼓起一点勇气才能承认我其实更喜欢城市生活,就像承认自己最爱吃的东西是红肉和肝脏一样反主旋律。文学作品爱写朴实简单的乡下人到了城里,被眼花缭乱的声光电冲击得昏头昏脑,必须转向大地和天空寻回安慰。其实城市人到乡村的冲击才大,连大地和天空都很陌生,没有什么熟悉的事物能提供一点安慰。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31:06, 分类: 野狐禅

尔曹身灭名不灭

物质在它的一切变化中永远是同一的,它的任何一个属性都永远不会丧失,因此,它虽然在某个时候一定以铁的必然性毁灭自己在地球上的最美丽的花朵——思维着的精神,而在另外的某个地方和某个时候一定又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把它重新产生出来。
——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杜甫的这句名言,在十三个世纪之前就已经颇为直截了当地说明了一件颇有些残酷的事实:相对于我们脚下的地球而言,我们这群所谓的“万物灵长”,着实是渺小得很。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28:21, 分类: 佳作转载

这个人败给了牛顿,却发现了世界的真相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莱布尼茨是“那个败给了牛顿的人”。牛顿对世界的解读达到了古典时代的最高峰,而莱布尼茨却通过对绝对时空的反对,以及对最简单基础结构的追寻,给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做出了更广阔和具有哲学意味的阐释。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莱布尼茨的胜利。
我们总是先了解牛顿,才知道莱布尼茨;就像我们往往中学时学习牛顿的三定律,大学才有机会一睹微积分的奥妙,学习高等数学的文科生也不例外。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25:50, 分类: 佳作转载

偷记忆的人

吴师傅将清理车放在十四号床榻前。他算好了时间,现在他刚和同事换了晚班,殡仪馆只剩下他一人值夜。他掀起手推车顶部覆盖的深色帆布,一台老旧的记忆提取机安静地躺在里面。他又向门口张望,生怕有人在门缝里监视他。确定没人后,他从机器上取出一个一匝长的金属管,将其顶部旋转数圈,一根极细的探头伸了出来。
他掀起十四号床榻的白布,一张女人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她的皮肤惨白,已然了无生气,女人的年龄并不大,似乎只有二十岁左右。由于记忆提取机不能解析生物电流失过久的大脑,因此记忆提取期限是死后七十二小时,若过了这个时间,记忆信息将无法提取。为了确保能够提取质量较好的记忆,吴师傅每天总是最早来到殡仪馆,并暗自留意死者被送来的时间,观察送葬亲友的言谈举止,以此来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和家世背景。
听开灵车的小师傅讲,这位女死者是今早刚去世的,送她来殡仪馆的亲友又大都穿着讲究、举止文雅,所以吴师傅猜她八九不离十定是有个好记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12:23, 分类: 史海回眸

形势比人强,家天下必败

张德坚主编的《贼情汇纂》中曾描述洪杨之流“夫首逆数人起自草莽结盟,寝食必俱,情同骨肉。且有事聚商于一室,得计便行。机警迅速,故能成燎原之势。”这番话算是道出太平天国起反初期能够获胜的主要原因。

所谓“情同骨肉”,举一个例子就能说明。首义诸王,杨肖冯韦石,五个人,都算“皇族”,亲属一律称“国宗”。而且,即便首义诸王中也有等级,杨是一级,肖低半格,冯是三级,韦是四级,石达开只不过“羽翼天朝”,并不具备管理“方面”的权限。即如秦日纲,本名秦日昌,因为要避讳韦昌辉的名字,就改名叫秦日纲。等到冯、肖先后嗝屁,韦昌辉、石达开却没有依次递补,也是由于之前的严格排定名次所致。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56:00,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宝钗空而无我

宝钗屋子一片雪白。她是天然生性空无的人,并在“找”和“执”中参透看破。她一件件事都做的合适,是因为并无所求。林黛玉敬她妒她,除了姻缘之故以外,更主要的是,这是一个她无能为力的世界。

林黛玉心性之强,达到女儿的顶点。她知道湘云、探春都不如她,至于宝琴,更是视之若无,所以很好;但对于宝钗一直心怀恐惧,这个恐惧是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她无法明白宝钗的心之所在。宝钗生为女儿身,却并无多少女儿性。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52:48, 分类: 野狐禅

歪批水浒:看宋江如何坑害柴进

水浒传中,宋江杀了阎婆惜之后,受官府缉拿,去了柴进庄子上避难,名满江湖的小旋风柴进,也没让宋江失望。

看到宋江落难了,够义气的柴进直接和宋江说,哥们,你住下吧,这里管吃管住,还管安全,谁也不能拿你怎么样的,一切都由柴进担着。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47:19, 分类: 史海回眸

古人如何忽悠熊孩子写作业?

《宋会要》规定:“(国子监)小学生八岁能诵一大经,日书字二百。”

这是国家规定,民间学校并不按这个规矩执行。古代小孩的作业当堂即可完成,根本没有作业。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43:50, 分类: 读书闻香

且听风吟:无法归零的青春

01

偶然又翻出村上春树的《且听风吟》,恍惚间觉得墙上的石英钟忽然模糊到变形,重组成了多年前故乡旧居墙上挂钟的样子。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