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2-19

Permalink 22:41:59, 分类: 佳作转载

新版《红楼梦》署名改变: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

专家:我们今天看到的后四十回,唯一依据就是程伟元、高鹗的版本,从历史角度看,把他们作为整理者而不是作者是合乎情理的。

  新华社北京2月19日电题:新版《红楼梦》署名引关注:为何是“曹雪芹著,无名氏续”?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2:35:08, 分类: 佳作转载

没有了爱,有很多很多钱也是好的

过年了,未婚的你是不是又开始被亲朋好友催婚了呢。但每个人对婚姻的看法都不一样,有人觉得是围城有人觉得是心灵的庇护所。所以说,催婚大可不必,因为结婚这件事并不是产生幸福感的唯一途径。婚姻幸福当然是所有人的愿望,但是历史上也发生过很多以离婚收场的事儿。徐悲鸿和蒋碧薇就是这样的一对儿。

  蒋徐之间,以私奔开始,以分手收尾。蒋碧薇爱人爱的轰轰烈烈,分手也分得轰轰烈烈,一直保持着独立女性的姿态,一旦做下决定便不再回头。在有些人眼中,没结婚就是不幸福,所以才会催别人结婚。但看看蒋碧薇就会发现,人的幸福感是自己给的而非一纸婚书。即使不结婚,也要活得丰盛而独立。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2:26:32,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董昭助曹操走到权力巅峰

汉文帝曾经作了个梦,梦见自己上天,就差那一点点,怎么也上不去。焦急无计之时,一个戴黄头巾的人推了他一把,把他送上天了。文帝后来看见邓通,长得和梦里的黄巾人很像,于是大加宠信,邓通飞黄腾达,成为富贵的代名词。

  三国时曹操从骑都尉做起,一步步向上,最终成为魏王,达到权力的巅峰。助他登顶的黄头巾人叫个董昭。一个汉魏期间的奇士,胡三省在点评这个人物时,说他的谋略不下于二荀(荀彧、荀攸),为人品德上嘛,那就呵呵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9:04:13, 分类: 佳作转载

长期太忙或太穷,人会变傻

特别忙和特别穷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会过多将注意力花在追逐稀缺资源上,从而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所以长期保持忙碌的状态人会变傻吗?

特别忙和特别穷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会过多将注意力花在追逐稀缺资源上,从而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9:03:18, 分类: 佳作转载

郑永年: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

作者:郑永年,CCG学术委员会主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来源:联合早报,转载自共识网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57:34, 分类: 史海回眸

大清皇帝过年吃什么

中国人过新年,最讲究的是年夜饭,皇家也不例外。每年的除夕,对皇帝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天。清代宫廷之中,日常每日二餐,比较固定,早膳在早上六七点,晚膳是下午两点左右。平日里,皇帝一个人单独用饭,如果传某个妃嫔陪吃饭,那就是得宠的标志了。忙碌了一年之后,到了除夕当日,皇帝要聚集妃嫔们,一起进餐,以示合家和睦,团团圆圆。

以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除夕为例,当日早上,七十三岁的乾隆帝与妃嫔一起共进早膳。乾隆帝的早膳极为丰盛,有葱椒鸡羹热锅、口蘑锅烧鸡热锅、燕窝挂炉鸭子挂炉肉热锅、苹果山药酒炖鸭子、酒炖万字肉、托汤鸭子、羊肉丝、清蒸鸭子、鹿尾攒盘、竹节卷小馒首、年年糕、蕃薯、各式小菜。早膳的主食有肉丝面、饽饽、奶子等,此外还有干湿点心八品一桌,盘肉二桌,羊肉一桌,供皇帝取用。皇帝吃不完的,赏给臣子们吃。虽然是皇室家宴,可也等级森严,皇帝单独一个人吃,妃子则用条桌六张,在一旁吃,至于菜肴点心之类,自然不能与皇帝的相比了。

......
[阅读全文]

18-02-18

Permalink 18:33:40, 分类: 饕餮自语

延伸厨房及食谱迷思

有一位建筑师说,夏天的时候,北京的胡同有一些“膀儿爷”,他们之所以不穿上衣,是因为他们把胡同当成了自家空间的延伸,既然胡同是家的延伸,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不穿衣服自由行走。这位外国建筑师住在北京的胡同里,他认为胡同附近的咖啡馆是自家客厅的延伸,图书馆是书房的延伸,菜市场是厨房冰箱的延伸。
我很赞同这种理论。大学刚毕业的几年,我住在一套面积较小的酒店式公寓里,除了独立的洗手间,其余的生活空间都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担心油烟影响空间卫生,加上我对下厨做饭没有兴趣,所以,那几年,厨房对我来说只有喝水及煮方便面这两个用途。如果那时我看到了这位建筑师的“延伸”理论,我大概会对自己不喜欢做饭这件事情更加心安理得——家附近的餐廳不就是公寓厨房的延伸嘛。
但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热爱厨房,喜欢做饭,比如《西雅图夜未眠》的编剧诺拉·艾芙隆,她说,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朱莉亚·查尔德的《掌握法式烹饪艺术》、克雷格·克莱本的《纽约时报食谱》和迈克尔·菲尔德的《迈克尔·菲尔德的烹饪学校》成了铁三角。那时,艾芙隆在《纽约邮报》做记者,如果晚上一个人在家,她会照搬烹饪书给自己做顿饭。边看电视边吃着自己做的完美晚餐,她觉得自己十分勇敢无畏。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32:23, 分类: 读书闻香

书名这件事

每次逛书店总会无意中发现一些名字特别长的书,比如《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谁不曾浑身是伤,谁不曾彷徨迷惘》《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诸如此类的“标题党”数不胜数,这里就不赘述。长书名现象在当下似乎颇为流行,好像书名不长便不能吸引眼球,带来的后果便是影响销量,这大概是书作者和编辑都不愿意看到的。但书名真的是越长越好卖吗?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像《围城》《红楼梦》《百年孤独》《平凡的世界》之类短书名的书而今依然畅销不衰,可见书名长短与书本身卖得好不好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话虽这样说,但起书名这事还真需要细细琢磨一番,毕竟书名是一本书的面孔。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这本书很多人也许都没有听说过,乍一看书名还以为是讲拖拉机历史的,其实它是一部喜剧小说,类似的还有《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士兵如何修理留声机》《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等等一些“被书名耽误的”还不错的书。《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你可能根本想不到这是大名鼎鼎的村上春树的书吧,毕竟村上可是被称为最会起书名的作家,像《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国境之南,太阳之西》《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等听上去就很有感觉。不过村上的忠实粉丝们可能并不在意,管它什么书名,只要是村上的立马入手。若是换个名不见经传的作家,结果可能就会引来冷嘲热讽:“切,什么破书名!”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31:24, 分类: 野狐禅

贫穷颂

贫穷这回事,说起来之所以受到古今中外这样多哲人、宗教家、诗人的讴歌赞颂,不外乎由于它的三种美德。
最显而易见的是,它帶给人健康。《霍乱时期的爱情》暗示我们,爱情是一种瘟疫;《会饮篇》中说,爱财是一种精神病。因此,那些关心人类健康的哲学家们,不仅戒绝了霍乱一般的爱情,而且也以贫穷这种姿态抵抗着爱钱这种精神类疾病。比如苏格拉底,宁肯穷得打赤脚不穿鞋,也不肯去挣钱养家,却把大好的光阴虚掷在不着边际的闲聊上,除了健康这至高的原因,我们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能让他如此这般。在抗精神病之外,据说,贫穷还可以增加骨质密度。这是明代的贺贻孙说的——“贫能炼骨,骨坚则境不摇。彼无骨者必不能不逢迎纷纭,无怪其居心不静也。无骨之人,富贵尤能乱志,贫贱更难自持。”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44:05, 分类: 佳作转载

顽人玩家王世襄

我想有一间书房

不负光阴,静享慢乐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