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17

Permalink 00:30:05, 分类: 佳作转载, 史海回眸

李鸿章为什么怒辞曾国藩幕府

作者:张宏杰

一、

......
[阅读全文]

17-10-15

Permalink 21:54:32, 分类: 史海回眸

五十年前的嬉皮文化留下了什么

“爱之夏基本上是提出一个问题:你想要继续五十年代的无聊,或者你想要翻转一切事情,就像十九世纪末的巴黎那样。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做的事:翻转这眼前的世界……”

——Grace Slick(Jefferson Airplane的主唱)

......
[阅读全文]

17-10-11

Permalink 18:13:38,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红尘昼昏,中逵泥泞

黄龙元年十月,也就是公元229年的十月,迁都南京的孙权,搬进了“建业太初宫居之”。太初宫不是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宫殿,它很简陋,原先只是一个兵营。具体位置,大约在今天南京洪武路与中山东路的交汇,或南或北,两种说法并称。到了赤乌十年,也就是247年春,太初宫年久失修,木柱朽腐,不得不加以重建,于是孙权又搬进了南宫,所谓南宫,就是太子宫。
东吴时太子宫在南面,所以叫南宫。267年,孙权不在了,长眠在紫金山一个小山坡上。经过几番折腾,经过孙亮和孙休,皇位落到后主孙皓手里,他此时已当了三年皇帝。孙皓的这个皇位来得也不容易,他爹孙和是废太子,被废被杀,孙皓这孙子当得也不容易,他是带着一股怨气来当皇帝的。
跟他爷爷不一样,孙皓喜欢弄点事情出来。刚开当皇帝,还很发愤图强,很励志,“抚恤人民”,“开仓振贫”,“减省宫女”,颇有点政迹。渐渐就不太像话,开始摆谱了,开始对自己的住处感到不满意,开始大兴土木,开始大摆皇帝威风。到了这年“夏六月,起新宫于太初之东”。新宫又称昭明宫,太初宫西有太子西园,还有冶城和石头城,又进一步“开城北渠,引后湖水激流入宫内,巡绕堂殿”,结果自然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穷极伎巧,功费万倍”。

......
[阅读全文]

17-10-07

Permalink 05:17:00, 分类: 史海回眸, 驴游天下

宋朝人一样爱旅游

宋人热爱旅游。寄情于山水的士大夫自不待言,寻常百姓也有出游的兴致。洛阳的牡丹天下闻名,花开之时,“士庶竞为游遨”,“都人士女倾城往观,乡人扶老携幼,不远千里,其为时所贵重如此”(周师厚《洛阳牡丹记》)。

我们注意到,出游的人中并不乏女性。北宋邵伯温说,“洛中风俗尚名教,虽公卿家不敢事形势,人随贫富自乐,于货利不急也。岁正月梅已花,二月桃李杂花盛开,三月牡丹开。于花盛处作园圃,四方伎艺举集,都人士女载酒争出,择园亭胜地,上下池台间引满歌呼,不复问其主人。抵暮游花市,以筠笼卖花,虽贫者亦戴花饮酒相乐。”(邵伯温《邵氏闻见录》卷一七)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5:15:43,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魏延死于自杀?

蜀国大将魏延死得最冤。诸葛亮仅凭他头上长有反骨,就断定他死后魏延必反,决定消除这个隐患,于是暗中授意杨仪在他死后找个机会把魏延杀掉,这才有了魏延被杨仪的激将法激得大喊三声“谁敢杀我”,结果被马岱从背后一刀斩于马下的桥段。

三国魏延死得冤?其实他是死于自杀

......
[阅读全文]

17-10-03

Permalink 01:12:44, 分类: 史海回眸

鲁迅怎样做伯父

兄弟去世,留下孩子,作为伯父,应当如何?为人称道的做法当然是视如己出,甚至比对亲生的还好。可是人未免都有点复杂……
鲁迅有篇文章谈怎样做父亲,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如果我说鲁迅还有篇文章谈怎样做伯父,是否大家也都知道?当然,这篇文章的题目并不像《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那样直截了当,甚至只看题目根本就不会往怎样做伯父这个问题上想。点破了吧,这篇文章——其实是篇小说,就是《弟兄》。
《弟兄》的情节很简单:沛君在得知发热卧床的弟弟靖甫可能是患了时症猩红热之后,非常着急,虽然收入不高,还是打电话去请有名而价贵的西医,在西医不能及早赶到的情况下,又不惜先请曾经攻击过的中医,最后发现不过是出疹子,虚惊一场。

......
[阅读全文]

17-10-02

Permalink 06:25:48, 分类: 史海回眸

生活处处都有渣,古人教你看清它

这年头要懂一个人,似乎很困难,所以也常有人感慨:人心不古。

是不是在相对单纯的古代,这事就真不难?

......
[阅读全文]

17-09-28

Permalink 07:22:08,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诸葛亮为皇帝面子也会法外开恩

陈寿评论诸葛亮,说他“有功必赏”,而另一方面就是“有过必罚”。这番话从总体上说也许是这样,但诸葛亮虽然是位高权重,皇帝都要尊一声“相父”,但他毕竟不是皇帝,还到不了无所顾忌的地步。都说是“法不容情”,但封建社会本质上还是一个人治社会,所以说这诸葛亮虽然从总体上执法公平严格,但他仍然不能超越时代,也有法外容情的时候。而他所以会法外开恩,说到底只是为了照顾皇帝的面子。
且看诸葛亮法外容情饶过的几个人物。
法正

......
[阅读全文]

17-09-14

Permalink 21:07:45, 分类: 史海回眸

9月14日,中国历史是否有另一种可能

中国的现代启蒙,可以看作一场轰然作响的危机倒逼,危机来得过于突然了,过于刻骨铭心了,放眼悠长的华夏文明史,这也算是最最重要的拐点了。而且,由于复杂微妙的民族心理,现代启蒙显得既艰难又脆弱,很难说已经真正完成。
有时你会天真地想:中华文明与现代文明,就没有可能存在一个更顺畅、更良性的关系吗?
回到这种文明的冲突的起始处,像围棋棋手那样复盘,其实是非常有价值也非常有意味的。真得感谢格外关切中国的法国学者阿兰·佩雷菲特,他于1989年出版的《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堪称中国研究的经典,也是历史题材非虚构写作的标杆。此前差不多10年,为了还原那次“撞击”,他搜集的原始资料多达一万两千页,包括30多个见证者的记录(他形容为“架设了30多台摄像机”),尤为可贵的是,在他的推动下,沉睡在故宫清史馆的相关档案被唤醒,东方与西方的史料,终于可以对话,可以“争辩”了。

......
[阅读全文]

17-09-13

Permalink 06:57:42, 分类: 史海回眸

最后一刻,汉武帝刷新了自己

在悬崖边缘,汉武帝为汉帝国,也为他自己,抓住了最后的时间窗口。
征和四年(前89)六月,六十八岁的汉武帝刘彻下了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罪己诏”——轮台诏。
在与匈奴进行了四十三年的战争之后,汉武帝终于痛苦的接受了这一事实,彻底降服匈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汉帝国已无力再战。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