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2-18

Permalink 18:33:40, 分类: 饕餮自语

延伸厨房及食谱迷思

有一位建筑师说,夏天的时候,北京的胡同有一些“膀儿爷”,他们之所以不穿上衣,是因为他们把胡同当成了自家空间的延伸,既然胡同是家的延伸,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不穿衣服自由行走。这位外国建筑师住在北京的胡同里,他认为胡同附近的咖啡馆是自家客厅的延伸,图书馆是书房的延伸,菜市场是厨房冰箱的延伸。
我很赞同这种理论。大学刚毕业的几年,我住在一套面积较小的酒店式公寓里,除了独立的洗手间,其余的生活空间都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担心油烟影响空间卫生,加上我对下厨做饭没有兴趣,所以,那几年,厨房对我来说只有喝水及煮方便面这两个用途。如果那时我看到了这位建筑师的“延伸”理论,我大概会对自己不喜欢做饭这件事情更加心安理得——家附近的餐廳不就是公寓厨房的延伸嘛。
但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热爱厨房,喜欢做饭,比如《西雅图夜未眠》的编剧诺拉·艾芙隆,她说,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朱莉亚·查尔德的《掌握法式烹饪艺术》、克雷格·克莱本的《纽约时报食谱》和迈克尔·菲尔德的《迈克尔·菲尔德的烹饪学校》成了铁三角。那时,艾芙隆在《纽约邮报》做记者,如果晚上一个人在家,她会照搬烹饪书给自己做顿饭。边看电视边吃着自己做的完美晚餐,她觉得自己十分勇敢无畏。

......
[阅读全文]

18-02-05

Permalink 19:46:28, 分类: 饕餮自语

饭局不在饭而尽在“局”

饭局在中国,也是一个人的社会身份认同体系。看一个人经常混迹于何类饭局,几乎便可以洞悉其兴趣、爱好、财富、身份、地位。有识之士往往能透过饭局见微知著,识人用人,洞察饮食之道里的经济利益、社会关系、人际规则和文化滋味。所谓饭局之妙,不在饭而尽在“局”也———饭局千古事,得失寸唇知。

饭局是识人用人最佳场所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35:13, 分类: 饕餮自语

辣在嘴里,疼在心上,回不去的是故乡

快要过年了,你买好回家的车票了吗?

最想念家乡的哪一口儿呢?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11:20, 分类: 饕餮自语

海底捞的好事,做不下去了

最近,中国台湾地区的海底捞宣布“不再允许食客自带食材”,很多人惊呼“原来可以带?”这不,中国大陆的4个人,受了台湾海底捞的启发,写了一篇“4个人花74元吃垮了海底捞!千万不要学我们!”的帖子,发在了某微信营销号上,传播非常广。结果是什么,大家应该可以料到。

1

......
[阅读全文]

18-01-10

Permalink 08:34:34, 分类: 饕餮自语

西餐中吃的古往今来

在网上搜索出国旅行必备品清单,前四名是方便面配榨菜、证件、衣物、应急药品。“快餐双子星”上榜的理由是:“在漫漫旅途中你必定会挂念祖国佳肴,有了方便面配榨菜,在国外超市买个鸡蛋,一壶开水泡下去,明智如你立刻会发现满满的幸福感如此容易实现。”
视西餐为畏途的国人,非今独有,中国第一所官办外语学校“京师同文馆”的首批毕业生张德彝就是一例。张在鸦片战争后赴欧,搭乘的跨洋轮船每日提供三次点心、两顿正餐。对此他记录道:“先所食者,无非烧炙牛羊鸡鱼……再则面包……饮则凉水、甜苦洋酒……另有黄薯、白饭等物。”从描述就看得出,他对这样的伙食明显不适应。“牛羊肉都切大块,熟的又黑又焦,生的又腥又硬……”到了后来,他自称已经到了“一嗅即吐”的地步。
洋务运动的主要推动者之一、无锡人薛福成也认为:“是饮食一端,洋不如华。”1889年出访英、法、意、比四国时,他曾描述:“中国宴席,山珍海错,无品不罗,干湿酸盐,无味不调。外洋唯偏于煎熬一法。”言外之意,西餐“味不調”,是被千篇一律的烹饪技术坑了。

......
[阅读全文]

18-01-08

Permalink 03:26:36, 分类: 饕餮自语

烤红薯,消失的冬日味道

我在海淀吃过烤红薯,在大兴黄村吃过烤红薯,在崇文门附近的胡同里吃过烤红薯,在东直门外的小区外马路边吃过烤红薯……

已经进入严寒季节,风卷残叶,更恨不得钻进了你的骨头缝。傍晚的时候出门,大街上灯火闪烁,路人行色匆匆,安详宁静,但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北京的街道上少了些什么。

......
[阅读全文]

18-01-01

Permalink 06:19:28, 分类: 饕餮自语

白酒美学:时间、自然与人的共振

酒是活物。
从成都坐巴士车前行,一进入川南,青绿的大山随着道路蜿蜒而显得翠意更浓。只听到水声淙淙,但山势却容不得你看见些水的影子。赤水河绵延千余公里,其流域千沟万壑海拔都在1000米以上,而流经二郎滩,却陡然降至400余米。
一直绕着山路到贵州一侧下到河边,河水呈现出翡翠一样的水绿色,滩涂不深,隆冬季节依然有两三个勇敢的泳者在水中畅游。禁渔以后更只剩闲情逸致的垂钓人了。云雾缭绕的二郎镇冬季因为峡谷气候,却相当干燥,一入5月,这里漫长的夏季能达到44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对酒,这是保证了香甜长久的天然酒窖。

......
[阅读全文]

17-10-14

Permalink 03:20:27, 分类: 饕餮自语

吃蛋黄月饼的你,知道咸蛋白到哪里去了吗?

中秋前后,必然有两件事,一件是订月饼,一件是讲月饼的笑话。
我自然会想起1996年的学生食堂。十月,食堂连续卖好多天的一个暗黑料理。当然那时,还没有暗黑料理这个词。
这个菜是以咸蛋白为原料做的。

......
[阅读全文]

17-10-07

Permalink 04:33:10, 分类: 饕餮自语

香料的诱惑

烹调过程从不品尝,依赖的是专注想象,嗅觉几乎是唯一用到的感官,每次被询问如何做菜,我都会发愣而不知如何答覆。
香料专卖铺,大超市里约5公尺长数十种香料柜子,以及香料专柜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密密麻麻书写着熟悉与不熟悉的植物名称。一走进去,便忍不住用尽鼻子每个细胞,去制造属于自己的画面。翻阅食谱,我只看里面用了哪些香料,快速浏览存取记忆。
逡巡在丁香、荳蔻、茴香、迷迭香、百里香、鼠尾草、莳萝、肉桂、罗勒、奥勒冈、薄荷、芥末子、芫荽子、多香果、接骨木花等常用调味料间,兴奋得细胞都在跳舞。同样的芫荽子,在不同铺子甚至不同时期,气味不同,因为季节与土壤变化,让这些植物无法维持一模一样的气味,因此,食谱里的分量是骗人的,仅供参考。但也因为这些变化,才能带给厨房里的你许多期待的乐趣。

......
[阅读全文]

17-10-05

Permalink 23:13:45, 分类: 饕餮自语

狗日的粮食

夜宿良渚文化村。晚餐浙江大米,饭香四溢。当晚就住在春漫里。春漫里,一个多好的名字。一时让我想到的不是田野里的葱绿鹅黄,也不是溪水和鸟鸣,而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我们这些有过知识青年经历的人,每逢春风春雨,想到的一定是北大荒那漫无边际的黑土地,顶着风尘跟着播种机来来回回,巴望着秋日里有个好收成。
在村民食堂吃午饭时,桌对面坐过来一个人。五十开外,黝黑的脸,个子不高却结实的身板有点驼背,穿着园艺工人的服装,一看就是在社区做工的当地村民。比起我盘子里的素餐,他那里简单的可以说寒酸:一碟拌黄瓜,一碗白米饭。吃完,又去盛了一碗,满满的。饭快吃光了,黄瓜还剩一半。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