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6-26

Permalink 07:40:24, 分类: 野狐禅

新史记·刘国梁列传

刘国梁者,中州牧野人,其为天下人共知,盖因其乒乓夺冠之事及国球乒乓总教头之职也。

共和六十八年仲夏,礼部体育总司公告天下:撤去乒乓总教头一职,国梁调任乒协副枢密使。自此国球无教头,独有教练组耳。体育总司曰:此为去体坛之弊,减管辖层级,革新之举也。

......
[阅读全文]

17-06-25

Permalink 08:56:32, 分类: 野狐禅

歪批水浒:被闲话勒死的王婆

多数流传的闲话,传播到一定程度时会戛然而止,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而闲话之所以具备了杀伤力,是因为闲话和事实真正结合了。

今天扯一扯闲话。

......
[阅读全文]

17-06-22

Permalink 07:57:01, 分类: 野狐禅

你为什么把那些朋友圈设成“仅自己可见”?

就在前几天,Instagram上线了个新功能,叫做Archive,存档。

用户可以选择把有些照片,收到一个只有自己能看见的文件夹。万一哪天你又想重新发出这张照片,可以再选择“在个人主页显示”。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46:00, 分类: 野狐禅

你们那儿管这个叫什么?

中文社交网络上最火爆又不会真掐架的话题,一个是“豆腐脑儿/粽子/汤圆/年糕……吃咸还是吃甜”,还有一个当数“你们那儿管这个叫什么”。马铃薯、红薯、青菜、卷心菜可能是名字最多的几种蔬菜。中国人口稠密,方言众多,生活中常用常见的物事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名字。岭南管红薯叫番薯,强调它海外来客的身份。华北管红薯叫地瓜,仿佛已经替它落了本土户口。还有地方叫“甘薯”,也有道理,它毕竟比别种根茎类植物要甜,甜到可以用来做酒。如今特别培育的甘甜的红薯,文火慢烤出来,热气腾腾,金黄照眼,比焦糖布丁也不逊色。

马铃薯在岭南叫“薯仔”,好像令它认番薯当大哥。华北各省则别名繁多,有趣的当数“山药蛋”。这个名字反映在当地是先有山药后有土豆。山药也很好吃,充满淀粉,结实顶饱;不过出了东亚中日韩,别处的人都不认识它。汪曾祺说自己在马铃薯研究所时给各种品种的马铃薯画图样,画好了就扔在灰堆里烧烧吃掉。不同品种的马铃薯又有不同的名字。他最喜欢的是紫色马铃薯,说薯肉黄如蒸栗,吃起来也赛蒸栗。在欧洲,紫色马铃薯很常见,也不贵,但我觉得比不上栗子,至少栗子烧鸡、栗子烧肉不能用紫色马铃薯取代。

......
[阅读全文]

17-06-20

Permalink 23:34:07, 分类: 野狐禅

为什么不存在”渣男羞辱”?

要想解释清楚这个问题,首先来看一个镜像概念:“荡妇羞辱”。有一篇相关的文章:《不存在的“荡妇”》,主要研究女性之间的语言暴力,如果想大致了解“荡妇羞辱”的话,这个应该差不多了。

简而言之,狭义的荡妇羞辱是发生在一群女生之间的斗争:一位女性被一个小团体认定是“荡妇”,理由可能从“打扮妖艳举止放荡”到“勾引男生”,然后整个圈子的女生都开始讨厌她排挤她,说她的坏话,孤立她,等等等等。我国网络上盛行的“鉴婊”,就是一种典型的荡妇羞辱。

......
[阅读全文]

17-06-09

Permalink 00:21:01, 分类: 野狐禅

失去一个朋友后,才意识到自己长大

“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这个问题,你应该也问过自己。
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朋友,并且错在自己。尤其是感觉孤独时,找不到一个人说话和陪伴,就会怀念在某段时间陪你说话、跟你做亲密事情的人。然后你觉得,不再和他们联系,是你活该。
今天这篇文章和这些回答,是想告诉你:别害怕失去朋友。

......
[阅读全文]

17-06-04

Permalink 02:02:00, 分类: 野狐禅

杀死直男的网红脸

爱情也真的太不值钱了,甚至变得越来越不值钱,每个男人也许都曾经相信爱情,也在记忆中爱过某个人,但这一切在焦虑的生活中都变得不重要,老男人需要网红脸。

性权力,一直是第一生产力。

......
[阅读全文]

17-06-03

Permalink 19:51:15, 分类: 野狐禅

颜值高能当饭吃

1

我看过日本一个很有趣的实验:请一位女生分别在素颜和化妆的情况下向路人借钱,然后对比结果,看看颜值在生活中到底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
[阅读全文]

17-06-02

Permalink 19:10:15, 分类: 野狐禅

何来“翻译腔”?

“啊我的上帝,老伙计,我发誓,你再这么说,我就要踢你的屁股了!”

“嘛,如果这样的话,总觉得会比较困扰呢。”

......
[阅读全文]

17-05-27

Permalink 22:31:00, 分类: 野狐禅

只要穿上应试教育的红舞鞋就根本停不下来

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我一直是比较钝感的一个人。以前刚毕业的时候,参加同学的婚礼,总喜欢故作清高地送人家两本书,一本是卢梭的《爱弥儿》,一本是洛克的《教育漫话》。其实这两本书本身就是两种针锋相对的风格,前者是浪漫的法国人对于天真烂漫的童心的呵护,后者是理性的英国人对于绅士风度的养成的坚持。
后来有好友私下相劝,让我还是不要再送这套“卢洛组合”了。太迂腐,太简单,有时甚至很幼稚,完全脱离中国国情。在当下如此激烈竞争的教育环境下,既不能呵护童心,也不能培养绅士,只有狠下一条心去做虎妈狼爸。
我也只是笑笑。有了孩子后依然故我,让他充分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为此,我没少跟爱人争论,特别是当她每天都发来数条有关早教、幼教的各类硬广告、软鸡汤信息,我最是不胜其烦,往往以标题党视之,搁置一旁。不过,我这种的这种故(tuo)作(niao)镇(xin)定(tai)最近有所动摇,事起于上周末的一次同学聚会。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