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夜话 六

05-06-20

Permalink 22:35:59, 分类: 泛舟记忆

杭州夜话 六

  我想我得写写那场火灾了,那场令我终生记忆深刻的人祸,像我生命里的一把火炬,永不熄灭。

  大二上学期的冬天,十二月的某天晚上,下沙刮着强暴的西北风,在窗外呜呜地呼啸。

  对于这样的风,我们早已习惯了,记得刚来的那个冬天,天天失眠,呜咽的狂风与凄冷的冬雨是最初对于下沙冬季的印象。为了抑止心底的恐惧,我经常晚上睡觉时都插着耳机,听各个频道的晚间节目,听陈淑桦的流光飞舞,听万峰的伊甸园信箱,听见心底那些细碎的声响,每每令我半夜惊起。

  之前,我从不知晓这场火灾是令我与室友们最终生疏的因由,也不知晓它对于我竟会留下撕心裂肺的疼痛记忆,更不知晓它令得我几乎全校闻名。

  因为临近终考,大家都举烛夜读,其实这样是非常危险的,往往是宿舍火灾的最主要的发生原因,高明点的就会用节能灯,但我们通常喜欢点蜡烛,还能充分享受选购蜡烛的过程。夜了,各种美丽形状的蜡烛们将我们的影子映照在雪白的墙壁上,摇曳得分外妖娆。

  那晚,我们很早就睡了,蔡樱还在看书。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中听到阿步的叫声,听不分明,挣扎着醒来,室内一片火光。这时的火还不是很大,只点着了塑料凳和一点被角。

  烟呛出来了,杨颖开了点窗户,很冷,我们都不想动弹,蔡樱把头埋在被子里,睡得很熟,她的头发也燃着了,但她浑然不知地睡着。我们叫醒了她,她开始手忙脚乱地扑火,越扑越乱,越扑越糟糕。

  当时,我们三人只眼睁睁地看着她在那儿忙活,没一个人下床帮忙,总以为这点小事故她应该能处理。结果,火苗呼地一声蹿高了。

  我们是不明智的,开着窗,助长了火势,室内很呛人。

  我穿着睡衣跳下床,跑到卫生间里把毛巾打湿,端了一盆水正想冲进去,门被风给带上,里面很闷热,门牢牢地吸着,四个人冻手冻脚地使劲踹门,怎么踹也踹不开。

  因为宿舍晚上要关铁门拉电闸,我只好跑去打电话,电话也是内线的,先打给门卫室,我说着火了,快开门救火!N多时间,连个鬼影都没见着。我又打给宿舍管理员,她就住在教师宿舍里,同样地不以为意。

  我们无计可施。

  男生宿舍也醒了,他们都跑到阳台上开始大声地喊叫,空旷的校园内,我们的呼喊声显得微不足道。

  与校园相隔几米处的小吃店店主率先翻墙进来,我跑到一楼的铁门处,赤着脚,使劲摇门,叫店主跑去门卫室里叫人来帮忙。

  过了一会儿,门卫来了,宿管员也来了,不知是谁,把电闸给打开了,轰一声,我们的寝室毫无保留地成了一间煤矿。

  接着,全世界都苏醒过来了,顿时变得吵杂忙碌,全民紧张。下沙区的消防车也来了,事后听同学说过来了三四辆消防车,好象还有武警。我只记得消防员穿着萤绿的消防衣,端着水管跑上来,水们无孔不入,整幢楼又黑又湿,像只鬼魅。

  我穿着单薄的睡衣,赤脚浸在水里,感觉不到冷。我开始兴奋,开始欢笑,绝对地欣喜若狂。我的室友们躲在别人的寝室里寻找温暖的安慰,泪流满脸。

  我无法解释自己的反应,但却由衷地开心着,麻木地开心着。

  第二天,我穿着同学的衣服裤子,满脸笑容地去上英语课,教英语的是杭州商学院的教授,姓黄,六级授课教师来教我们这帮蠢蛋,真是大材小用。那天的课根本没法上,全校都在谈论这场火,黄老师也很兴奋,一直在问我们当时的情况。

  下课后我去草地上看我的东西,消防员冲进去后,及时把我的箱子给扔了出来。我翻了翻,那些衣服已经基本不能穿了,因为箱子的四周着火,全部的衣服全是边边给燃焦了,我就不管了,扔在草地上,总有人会来清理。

  而我那些重要的东西,一件都没救出来,包括我视若珍宝的笔记本与我的幸运百宝盒。

  我的室友们都回家了,哭着,由家人领走了。我一个人留了下来,与校方关于理赔及事故处理等事宜进行交涉。

  我想我是坚强的,最起码在当时被证明过。

  学生处处长姓陈,也是乐清人,是个难缠的家伙,但他觉得我更难缠。官官相护这个道理是久经证明的,事故中涉及的相关校方管理人员的责任比较严重,比如那个擅自开电闸的人,比如对学生的求救电话抱以漠视态度的后勤管理人员,等等吧。

  我的态度很强硬,不肯退让半步。我记得元旦回家时,在车上,陈处长语重心长地跟我长谈了一番,让我别跟校方计较,大家都是温州人,留给面子。那时,我非常明白无误地将我对他的厌恶表现在脸上。他后来经常因为我的缘故而在校级领导面前挨训,我们也就此结下了梁子,他经常在低年级的同学面前说98文秘有个厉害的角色,长了一付刀子嘴,那就是我。

  我先去了学生处长篇大论了一番,认识到这个陈处长根本不起啥作用后,直接跑去了校长室,找到了执行校长,姓洪,再大论长篇了一番,顺带告了陈处长一状。毕竟不能只听信下级管理人员的一面之词,我的说法引起了他们的重视。

  洪校长与我们的名誉校长,一新华社的股东,很面善的老人,还有后勤处处长,一行几人来探望我,给我带来了很多生活用品,以及客套的慰问。

  一周以后,她们都回来了,事故处理结果也下来了,学校赔了点钱,蔡樱同学家也相应地作出了补偿,并将蔡同学作记过处理。

  她的家长陪着她一起过来,她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不善交际。记得,我在卫生间里洗衣服,她妈妈过来,跟我说了很多话,大致也就是想让我别记恨她的女儿,等等之类的吧。不过,说实话,我一开始倒也没想过记恨她,这种事情发生,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但她的妈妈说,我的女儿从小都是在很开明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从来不骂她,从来都是以与朋友交谈的口气来教育她,……这次的打击太大,她怕她女儿承受不了。……

  她自始至终没提一句这事对我们的伤害,虽然母爱无可厚非,但她的态度多少也激怒了我。同样的,她也激怒了另外的室友。

  这事以后,蔡樱开始变得神经质,看人的眼神更呆滞,我与她保持了距离。

  元旦假期开始了,我跟老蔡说想请假,一个礼拜。可能他们都觉得我很坚强,可能他们都觉得我无需那么长的时间调整心态,老蔡一口拒绝了我的请求。我记得那天在他的办公室,火灾后我第一次痛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被眼泪呛得咳嗽不停。

  假终于批了下来,大家也都拿到了自己的赔偿金。我一个人蹲在家里的沙发上,夜晚,哭得撕心裂肺天地变色,为了我那些不可能再找回来的笔记本与百宝盒,我的高中时代的忧柔心事。

  一场火能带走很多东西,甚至生命与友谊,但一场火也能给予很多的东西,比如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我的勇气与坚强。
点击(2531) - 评分(368)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3235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佩服
06-11-20 @ 13:07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Baby Home




他处生活:
回到我的花园
木头与芊芊
付班的幸福生活
三顺的缘份
宋有财
蔡家婆娘
陌上花
虾米碗糕
NB的王小山
神仙的老巢
巴黎洋相
灰灯光
猪男狗女
春药铺
宁波男银
鱼顺顺
Edwin
美女工厂
fliroc
熊猫百货商店
死赖在澳洲的巧
汤团的世界
怒上有惊方
闷骚西
诸葛八卦
天使的猪窝
土摩托
特务小强
老男人手记
花心大少
北边有只潭
河马大师
北京女病人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