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夜话 四

05-05-13

Permalink 00:20:57, 分类: 泛舟记忆

杭州夜话 四

  对于名利的追逐,历来死伤无数,即使是在校园里,也一样血腥刺激。

  杨颖自认有付好嗓子,据说高中时也是校广播电台的成员,并数次身兼晚会主持。她让我陪她去应聘校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在此之前,我早领教过校广播台长那男性味十足的低八度音,于是一口应承了。

  应聘那天,人山人海,女多男少。轮着我们时,进去,拿到一张纸,现场朗读,然后回去,等消息。第一轮她就被刷了,我进了复选。复选相对严格了,要在广播里直接播音,让全校同学参与评选。我被录取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的生活过得实在不怎么样,每天都得生活在她的目光底下,还得装得自如。她还是有些不服气,常在寝室的谈话会上表示她对于校广播水平的不屑。她一向自信,而我一向不显山不显水,后来我只得跟她说,我高中也是广播台的,不过一次没播过就毕业了,这可能让她更加的不平衡,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理解不了她的不平衡因何而起。

  广播台长是信息系的男生,名字起来很有点意思,郑俊,长得实在不乍滴,但有付好嗓子,开会时,我通常只开放着耳朵。不过他很温和,是个好脾气的男生。赵来是副台长,我们相处的机会多了,每每让我坐如针毡,那时他给我的印象就像个巫师,还是反面角色的那种。

  广播台里还有个活跃人物,一女生,宁波人,名字记不得,也是播音,但也参与内部管理工作,后来接了校刊的任务,与我交好了一阵。

  我对播音的兴趣只维持了一个学期。新学期,班级里选干部,大家对于“班干部”的热望已经远不如校级干部来得积极,所以选举会冷冷清清,我也不知抽了哪根筋,接了系报的主编任务,这之前一直是系主任与班主任在整理。

  系主任是杭州人,蔡良骥,杭大的教授,知识广博,喜欢用一种外国的香水品牌,味道有点象美加净护手霜,所以我一见到他就会想起我的奶奶,她喜欢用美加净。

  班主任也是杭州人,娄明璐,若不是她与老爸的一番长谈,估计我也轮不到她手下蹲着。三十好几没嫁人,她说,我要将我的毕生时间贡献给文学事业。我们毕业后,她与老蔡喜结良缘,美满幸福,大概早忘了当时的壮语豪言。我对她的兴趣源于她说她认识张抗抗,我那时超喜欢张的作品。

  我接了才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受制于人。

  那时我们的版面全是电脑里排好,用A3的纸打印出来,再复印好了全校发放,报纸内容有原创也有书报摘要。我记得有一个栏目,原本的名字是”风铃“,我觉得极土,于是给改了”梵林“,还找了棵极艺术的树搭配。老蔡很不以为意,他坚持要用”风铃“,我不肯,他问我:你给我解释一下梵林是什么意思?我答不出来,我并不善于表达,只坚持自己的风格。于是他又说: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人家更不知道了。但我以为,别人要看的不是”梵林“这两个字,而它的版面内容。这是我与老蔡的第一次冲突。

  系报我只办了两期就自行辞职,实在没劲,连选录的文章都得经过他们的挑选,我没半点自主权,”主编“这头衔只是说起来好听,其实跟个屁没啥两样。

  再后来,有了校刊,原广播台的那位女生找到了我,说服我作他们的特约作者,我想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每期要提供两篇以上的文章给他们。我开始着迷于写小说,因为字数多,稿费也多,嘿~~

  我的第一篇小说《轮回》,大意写一和尚与一富家小姐相恋,苦于世俗,二人殉情,约定了来世再续前缘。到了来世,富家女投胎男身,和尚投胎作了女人,已有男友,她每每夜梦惊醒,心惶惶。后二人在山林相遇,前世尽数记起,再后来那个男友撞了车,她才明白,最最爱的还是男友。结尾总结,前世的缘份就该断在前世,每世都有不同的遭遇,而佛家所谓的轮回并不是罗里巴索的裹脚布,没完没了地纠缠不休。

  老蔡把我狠狠打击了一顿,他很不满意我如此这般的解释了轮回的定义,并很不满意我对于他的评价的那副神情。校刊发表后,好评如潮,虽然故事内容平淡了点,但他们对于结局均表示非常过瘾,可惜原稿已焚于火灾。

  我对于校刊的兴趣也只维持了两个学期,长江后浪推前浪,老让人在上面看到我的名字,别人不烦自己也早烦了。

  大二下学期,学生会选举竞争得很厉害,纯粹权钱交易,我那是第一次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

  校学生会大体都是些温州学生在操作,我班一同学原是上届学生会会长,一女生,工作能力极强,她是个热心肠的人,树敌不少,但朋友也遍天下。那时,我因为宿舍着火,搬到她房间住着,于是她说服我陪着她一起去选举,因为系里有两个名额,我就答应了。

  我把可选职位看了一遍,真没啥是我能胜任的,主持人问我报哪个,我随口说,那就文艺部吧。我想这多少能与我搭点边。演讲是麻烦的事情,因为我实在无啥壮心雄志好宣布的也就没准备啥说词,轮到我的时候,冲上去唱了首歌就下来了,反正,爱选选不爱选也没关系。

  结果现场公布,我选上了,她被刷了,新一届的主席花了N多的银子终于如愿以偿。她回寝室大哭一场,感怀人情冷暖,于是我又觉着很对不起她。

  后来在学生会例会时,他们说,实在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女生这么有创意的方式,就凭着这有趣就投了我一票,我记得我的票选数排名在第三还是第四位,介个有意思,吼吼!

  我在文艺部也就工作了一年,办了一个晚会几个小沙龙,带着部里几个小鬼自立更生地卖卖花卖卖草地赚了点小钱,后因为学生处处长以学校活动繁多为理由公报私仇删了我一个文艺比赛的项目,我愤怒之下辞了职务回老家实习,至于我俩之间的恩恩怨怨,后期再续。

  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经历,多少丰富了我的大学生活,那些春来秋去的校园里,时常可见我的身影,来来往往。
点击(1885) - 评分(284)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Baby Home




他处生活:
回到我的花园
木头与芊芊
付班的幸福生活
三顺的缘份
宋有财
蔡家婆娘
陌上花
虾米碗糕
NB的王小山
神仙的老巢
巴黎洋相
灰灯光
猪男狗女
春药铺
宁波男银
鱼顺顺
Edwin
美女工厂
fliroc
熊猫百货商店
死赖在澳洲的巧
汤团的世界
怒上有惊方
闷骚西
诸葛八卦
天使的猪窝
土摩托
特务小强
老男人手记
花心大少
北边有只潭
河马大师
北京女病人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