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七夕

05-08-11

七夕七夕

00:55:21, 分类: 倾情

这样一个美丽的节日,本希望会在一个随意的瞬间记起,本希望她始终保存一份神秘而泰然的意境。可是她还是被人们包裹着“中国的情人节”这样一个俗套的名字“铺天盖地”而来,象一个古典的美人给套上了时髦的超短裙,被逼着走上T台。

一大早先是在无意闯入的博客上发现,然后出现在朋友的MSN标题上;夜间和一个旧友在网上聊了几句,朋友也忙不迭送上一句“情人节快乐”。其实,有节日总是美好的,祝福在甜甜蜜蜜的空气中飘来飘去。只是,我想我还不习惯这样一个节日,也变得这般热闹喧天,虚浮程式。

也许在我的想象,这仍是一个适于在静谧的夜晚凝望星空,窃窃低语,静静怀想着度过的吧。可是,城市里星星已无处可寻,夜生活的喧闹只恐怕会惊扰掉牛郎织女苦苦等待的短聚。那个流传千年的关于忠贞与相守的爱情故事,在现代生活的速食文化里又是否已经沦为无可企及的神话传奇?

容我挽留你疾行的脚步,暂且在悠长的岁月之流旁小驻,遥想一段古老凄美的故事,也听一首古老而忧伤的情歌——

点击右键播放
分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悄悄爱上你的样子
我愿意化做那古老的树,站在你每天回家的路
历经了多少的风吹雨打,我依然痴痴等着你的回答
每一个月光下美丽的神话,难分辨是真是假
风雨中见你的泪眼朦胧,是无法选择还是情有独钟
轰隆隆总是在我的心中,在天晴之后你将追逐彩虹
野火在轻轻的烧,野火在轻轻的烧,你冷冷的笑
野火在轻轻的烧,野火在轻轻的烧,你冷冷的笑,我无处可逃
多情的无情的美丽的你,是有心的无心的你若即若离
也许我不再等也许我心已冷,落叶将化为尘
黑暗中仿佛见你的笑容,在多年之后不再令我感动
冥冥中注定了今生相逢,也注定了这将是一场梦


这一首黄安的“野火在轻轻的烧”,我一直格外喜欢,多少年也不忘歌词;在网上搜出来,Ryan说,这也曾是他的最爱之一。并且他说,这个曲,同很多黄安其他的歌一样,由古曲改编而来。而我爱的,正是这首歌无可言述的一种古典的婉约,包括那简单却有古诗般韵律和意境的歌词。那一句“古老的树”让我总禁不住联想一汪望穿秋水的眼波,一个默默守候的身影;痴情如斯,即使落叶归尘,也曾有过期望、等待的美好。圆满的结局毕竟多存在于现代电视剧集的结尾,而一声仿佛穿透前尘今世的叹息,似乎更能呼应现实生活中的无奈以及难以实现的完美?

我也只能无奈的发现,最美的爱情故事往往是没有善终的;只有遗憾、悔过和残酷的错过、分离,才加重它的重量,增添它的凄美。

今天正好看到一个年轻女孩的爱情故事,一个关于青涩的恋情、浪漫、背叛、痛觉、痛断等等的一个长长的故事。年轻的女孩,终于安心的嫁为人妇,只在文字里一遍一遍缅怀那个遗留在了青春里的往事,刻骨铭心。然后她说,我仍要感谢他,让我痛痛快快爱过一场,亦让我在感情里成长为现在的我。

我不可免疫的被这种轰轰烈烈又悲剧收场的爱情感动。只是回过头来想,如果给你选择:惊天动地的恋爱一场,却不得相守;还是稳稳当当恋爱,平平淡淡相守,换得冷暖有人关切,失意有人倾听,晚归有人翘首,那——你会选哪一个?

平凡恬淡如我辈,无法惊动天地,能修求得一份长相守的坦然,也未尝不是一种福分。
点击(4010) - 评分(432)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3719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很喜欢你这篇的前半部分。。
05-08-11 @ 02:19
评论源自: 南竹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疼痛,又被你用文字轻轻的挑出了血来,原本回家就已经淡忘的日子,又在你的这篇文字上,缠绕了纤纤的愁结,今夜是否又会失眠,用那双忧郁的眼睛,注释着那对友情人深情的相偎.
05-08-11 @ 04:01
评论源自: 茗禅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heather.php
很喜欢你这篇的前半部分。。

谢谢!越写到后面越睏了,呵呵
05-08-11 @ 19:17
评论源自: 南竹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疼痛,又被你用文字轻轻的挑出了血来,原本回家就已经淡忘的日子,又在你的这篇文字上,缠绕了纤纤的愁结,今夜是否又会失眠,用那双忧郁的眼睛,注释着那对友情人深情的相偎.

没有料到你是用情如此之深的人,不知是该为你感动,还是遗憾……
05-08-11 @ 19:19
评论源自: 晓雪
年轻的女孩,终于安心的嫁为人妇,只在文字里一遍一遍缅怀那个遗留在了青春里的往事,刻骨铭心。然后她说,我仍要感谢他,让我痛痛快快爱过一场,亦让我在感情里成长为现在的我。

简直就是在描述我自己

平凡恬淡如我辈,无法惊动天地,能修求得一份长相守的坦然,
也未尝不是一种福分。

我也想,可是这种福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有时候想想,未必要惊天动地,也不需要天长地久,曾经拥有,已是福分。。。。
05-08-15 @ 22:14
评论源自: 晓雪
我也想,可是这种福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有时候想想,未必要惊天动地,也不需要天长地久,曾经拥有,已是福分。。。。

不是求来的,是修来的;不谈福不福分,也许,哪一种爱情不过是缘分啊。
Ryan说得对,我说的过于极端。
05-08-15 @ 22:52
评论源自: 一二宅的女主人 · http://www.yuanqi6.blocn.com
在这里最空闲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开始写小说。但是最近却陷入了一个自己不能说服自己的问题,关于,什么样的故事值得写出来大家纪念。结果是,我的不值得,我的那些悲欢离合不过是青春岁月的一个小气泡,没错,张爱玲的值得,但却不是因为她的那个青春小气泡多么与众不同,而是,而是因为她是张爱玲,所以她的一切都与众不同。

我不知道我表达清楚没有,反正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如果你不是一个绘画天才,你割了耳朵也不是梵高,那你就不要割耳朵好好活下去,如果你不是张爱玲,你荡气回肠爱个十遍也不过是个庸人自扰的小女人,那还是找个人家老老实实过日子。

所以我们都是伟大的过日子的老实人啊!

05-08-16 @ 08:31
评论源自: 一二宅的女主人 · http://www.yuanqi6.blocn.com
所以我们都是伟大的过日子的老实人啊!

同意。而我想这正是博克的魅力,因为我们不仅想看光环中的人才华横溢,我们其实也有倾诉、同感的需求。
不要轻看自己的生活感受,因为它们之于我们,都是特别的、专属的、不想像气泡一样就那么破灭了的。
我很羡慕你有时间留给自己,过滤一下记忆,静一静心做些记录;而且,你写了,我会读,相信也会有别人欣赏 B)
05-08-16 @ 16:57
评论源自: 曼陀罗
那也是我曾深爱的一首歌。
05-08-17 @ 18:08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1571.php
评论源自: 曼陀罗
那也是我曾深爱的一首歌。

很古典的美,不是吗?
05-08-18 @ 17:26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