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地中海岸 夜阑珊(67)

14-01-09

地中海岸 夜阑珊(67)

10:12:23, 分类: 地中海岸 夜阑珊
“什么?那她,她怎么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了呢?”苏少杰有些不解,因为如果那女孩的父亲即便是前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也不至于沦落到以卖娼来求生存啊!



“是这样的,当年,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之后,叶琳娜的父亲也受到了牵连,作为前政权的一名高级官员,那些新政权执政的人肯定也不会手软的,他们镇压了那个女孩的父亲,而且也株连到了他的家人,叶琳娜的一家人死的死,逃的逃,她妈妈好不容易才带着她逃出了罗马尼亚。”

“这就是罗马尼亚人民推翻执政党后,盼来的所谓民主?”苏少杰有些愤愤然,“这不是株连九族吗?和封建帝王专制有什么区别啊?”

“是的,就和株连九族差不多,叶琳娜的哥哥们姐姐们都遭了秧,一家人树倒猢狲散,都失去了联系,叶琳娜那时候还很小,她妈妈在朋友的庇护下带着她一个人逃到了保加利亚,接着又去了匈牙利,那时候东欧政治局势全部变了,她们无法在东欧安身,于是就只能往西欧逃了,后来在她父亲生前好友的安排下,她们娘儿俩辗转去了奥地利。”

“可怕的政治!”苏少杰感慨地说道,心里惦记着,于是他又问道,“后来她们的情况好些了吧?”

“能好到哪里去啊?”叶怡彤摇了摇头,说道,“肯定有很多的艰难困苦在等着她们呐,你想想,她们毕竟是逃亡者,是难民啊!”

苏少杰皱着眉头,继续听着这个悲哀的故事,不时地点头,又不时地摇头。

“在奥地利过了没有几年,因为过度的劳累,再加上过度的贫寒,叶琳娜的妈妈积劳成疾,死在了一间简陋的出租屋子里,小小的叶琳娜成了孤儿。”叶怡彤好像在追忆一段熟悉的经历一样,诉说着可怜的叶琳娜那些以往的悲惨遭遇。

苏少杰的心里也像倒了五味瓶一样,心里酸楚楚的。那一年,以前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顷刻间像大厦倒塌一般,全部都土崩瓦解了,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也没有剩下,执政党转眼间都成了非法政党,很让世人始料不及,就连一心盼着共 产 主 义早点儿烟消云散的西方首脑们,也都觉得有些一下子接受不了,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因为没有了老百姓的支持,专制的政权被推翻也是无可厚非的,只可惜啊!那些推翻了共 产 党统治几十年的狂热百姓们,非但没有迎来他们所盼望的国家复兴的春天,反而个个都被拽进了经济危机的漩涡里,西方政客们有他们自己的算盘:催波助澜遥相呼应地帮助你们推翻共 产 党政权,这可以!可是要我们出钱帮助你们过上好日子,我们可压根儿就没想这事儿!

于是,东欧共 产 党的倒台,遭殃的还是老百姓,前苏联的解体粉碎了共 产 主 义在欧洲的神话,也导致了以色列来自于欧洲新一轮的移民高潮,在以色列的各个城市里,到处都可以看到来自于东欧的劳务大军,他们当中也确实有一些带有犹太血统的移民,但是更多的人则是来这里卖苦力赚血汗钱的。

当然,这其中也有为数不少的年青女性淘金者,她们没有什么特长,就只能凭借自己漂亮的脸蛋了,于是,她们纷纷走进了风月场。在特拉维夫,在海法,在贝尔谢巴,在以色列一个一个的大城市里,那些来自于前苏联,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等,以及来自于罗马尼亚、波兰、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的姑娘们,她们用自己年轻美貌的面容和姣好的身姿,召唤着那些来自不同国家的男人走近她们,尽管语言不通,但她们却能够很轻易地捞取男人们口袋里的谢克尔。

正是因为奈夫.沙阿纳街上的这些行乐场所的火爆生意,所以这条街上的酒吧生意也都特别好,那些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肤色的男人们在这里尽情地畅饮着美酒,也尽情地享用着美女,这里的所有酒吧都是宾客满堂,酒吧门外面也都摆满了桌椅,而且也都是座无虚席,和这一家家的酒吧掺杂在一起的那一家家的青楼,各种撩人魂魄的霓虹正闪烁着,那持箭待发的“丘比特”,那身姿婀娜的妙龄女郎,此时正肆无忌惮地吸引着男人们的视线,引爆着他们的眼球。

苏少杰依稀还记得,在中国刚刚改革开放的那时候,齐奥塞斯库到中国去访问,那时候,中国在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里也就只有罗马尼亚这么一个能合得来的盟友,其它的那些国家都跟着苏联走,都不敢跟中国说话,可是人家齐奥塞斯库总统不管那一套,他和中国走的很近,经常你来我往的,苏联人也拿他没办法。

中国改革开放需要多向别人学习经验,罗马尼亚也确实搞得不错,于是,针对中国的现实国情,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希望老齐总统能给介绍点经验,于是,老齐总统就提出了这么一个建议,他说开放的中国应该允许色情业的合法化,并解释说,这其实是一种无烟工业,可以解决相当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而且国家不用投资,只等着收税就行了,因为这种产业绝对不会亏损,老齐总统还说了,色情业的开放同时也可以减少犯罪率,从而增加社会的稳定。

齐奥塞斯库总统的这个提议理所当然地被我们的邓大人断然否决了,邓大人回答说:我们要搞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会容许你说的那一套的,你们罗马尼亚是社会主义国家中最西方化的国家,而我们中国是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咱们的国情不一样。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当时中国的流氓强奸犯罪率比罗马尼亚要高很多,社会治安也确实令人头疼。

没多久,东欧变天了,老齐总统被他的臣民们判了死刑,连自己的老婆也一起跟着被乱枪打死了,尽管他自己一直以为罗马尼亚的社会很稳定,他的政权也很稳固。而我们的邓大人如今虽然已经作古,但他是作为伟人而流芳百世的。

好多年过去了,中国依然还是社会主义,而罗马尼亚却已经面目皆非了,不知道它现在是属于什么主义,社会主义肯定不是了,资本主义还差一大截子呢!

不过,当然了,作为世界大家庭中的一员,现在中国的色情业好像也不那么羞羞答答的了,色情业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接受了,那些从事性服务的女性也被堂而皇之地称为“性职业工作者”了。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别扭,时间久了,也就想开了,人家这也是一种职业啊!尽管这项职业不足以挂齿,但是你能为人家解决温饱问题吗?

再说了,现在哪里没有这些玩意儿啊!别的不说,走进任意一家洗浴中心,里面那些漂亮的广告赤裸裸的,名目详细、明码标价,没有人会去查的。只要一走进洗浴中心,服务生别的话先不说,一上来就给你介绍服务项目和内容,这个那个的,咱就不说了,想了解行情的话,走进任意一家洗浴中心,自己看看就明白了。

敏感的色情业,随着时代的发展,除了一些阿拉伯国家之外,一般的国家都不再那么敏感了,好多国家都把它当作一项产业来加以正规化和职业化了,比如以色列,那可是一个产生了犹太教和耶稣教的国家,它的首都耶路撒冷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三大教派的圣城,是圣城中的圣城,在全世界独一无二。

以色列的国教是犹太教,几千年以来犹太人一直恪守摩西十诫,摩西十诫其中有一条就是对淫欲的警诫,对于男女之淫欲,犹太教历来都是严惩不贷毫不手软的,而如今色情业在以色列却成为一项合法的产业了!

这,上帝会允许吗?苏少杰没有答案,但是他知道,正是因为当初迦南人的淫乱无度,才导致了上帝将以色列人领进迦南,让以色列人灭绝了那方土地的迦南人!而现在,上帝会不会一怒之下,再派人把以色列人给灭了呢?苏少杰还是没有答案!

不过,伟大的古巴比伦是为何灭亡的吗?那也是因为淫乱!当时古巴比伦全国上下淫乱成风,女人没有了廉耻,男人没有了约束,男女可以随意交配,就连公共场所男女都可以随意交配了,上帝耶和华一怒之下,就将这个美丽的古王国化成了一片废墟!以色列,是不是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下滑着呢?

~ 原创小说:胡宝星

点击(346) - 评分(16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35793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