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当我遇上以色列 (第3章~政治篇)

12-12-26

当我遇上以色列 (第3章~政治篇)

08:51:34, 分类: 当我遇上以色列
有一次,我带小儿到他朋友的家里玩,在门口遇到那朋友的外祖母,她刚好要回家,于是我们一起走。我告诉她要写一本关于以色列的中文书,她有点失望说:「可惜 没有希伯来文。」又问:「书内有没有关于以色列的政治?」我说:「当然有。」她说:「若没有政治,那就不是以色列了,这里整天都是谈政治。」我哈哈大笑,不错,没有政治就不是以色列了。



自杀式炸弹袭击

在耶路撒冷生活初期,我们总是步步为营。闹巿不去,犹太人聚集的地方不去,不坐巴士坐出租车,不走大路走小径,因怕遇上炸弹。曾经问过一位犹太人朋友:「你 们怕不怕炸弹?」他说:「一年里,死在交通意外的人比死在自杀式炸弹袭击的人还多,难道你们不坐车?」他这样说不无道理,生命在神手中,若是神的计划,避 也避不来。

曾有报纸报道,伊拉克萨达姆每年给阿拉法特很多金钱支持恐怖活动,那些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殉道者,都会得到阿拉法特的支持,给他们家人抚恤金。一条生命可以拯 救整个家庭脱离困境,又得到无上的光荣,所以很多人愿意作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殉道者(其实殉道者是为了钱而已)。后来萨达姆自身难保,再加上以色列的报复, 将殉道者家人的房屋炸毁,所以他们才不轻易作殉道者,以色列才得以平静一段时间。两国的平民百姓都希望和平共处,谁也不想打仗,只有那些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才不想和平。

2002年4月14日,《耶路撒冷时报》报道一名17岁少女经历五次自杀式炸弹袭击,虽平安无事,但心灵却蒙上了很大的阴影。第五次的袭击在耶路撒冷的菜巿场发生,当天她到菜巿场买安息日面包,突然而来的爆 炸,将她抛离巴士站十米外的地上,她看到旁边一个没有手的伤者,有些人双脚被火烧着躺卧在地上,生果与血掺杂在一起,那时她想起上次与哥哥在附近不远处的 行人专用区散步,哥哥没有她那么幸运,身体布满120块碎片,经过四个半月的治疗,仍然瘫痪,不能 说话,需要使用呼吸器维生,现在康复中心疗养。每当想起哥哥,她的眼泪不禁流下来。而她的妈妈得知她再次遇上炸弹,不能抑制情绪,眼泪夺眶而出,那时她正 在探望在康复中心的儿子。有人问她,你是幸运抑或不幸,她肯定的说:「诚然,神是爱我的,没有其他的原因。」

2006年4月17日,特拉维夫的一间快歺店发生爆炸,这是第二次了,几个月前发生过一次。店里的伙计忆述,上一次爆炸前,刚好老板叫他外出买东西,这一次老板叫他入储藏室取东西,刚进去几分钟,就发生爆炸,这名伙计说:「神救了我。」

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恩怨情仇

犹太人及阿拉伯人的仇恨可以追溯到亚伯拉罕时期(他们是以撒及以实玛利的后裔),他们一直到现在仍然互相攻击,连站在一起也不可能。2002年3月, 教会到耶路撒冷旅行,旅游车司机是犹太人,他告诉我们不会开车到橄榄山阿拉伯人区那里,我们需要自己走路过去,他会等候我们。我们不肯,因为距离颇远,就 算我们吓唬他要向他的公司投诉,他仍然不肯进入阿拉伯人区,他说:「在路上已经有一个阿拉伯小孩向我吐唾液。」我们说:「我们整车的中国人可以保护你呢!」他仍誓死不肯。

逾越节与复活节这两个宗教大节日,在2002年刚巧只相差一天,照理,耶路撒冷旧城应该热闹非常,但因着自杀式炸弹袭击频繁,耶路撒冷旧城显得很冷清,很多店铺都关门,只有几户半掩门的做生意。他们好 像早有准备,若有冲突就马上关门,而以色列的保安也显得很紧张,他们都穿着防弹衣,歺馆的生意一落千丈,人人都躲在家里,不愿外出。耶路撒冷的意思是平安 之城,看来一点也不平安,但犹太人相信将来弥赛亚会为他们带来和平,所以他们仍满有盼望地等候他的出现。

有一次,我往邮政局取包裹,前面是一位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他们有以色列的身分证,不用服兵役,被巴勒斯坦同胞看为叛国贼,但又得不到以色列的信任)。轮到他时,邮局职员用仇视的目光盯着他好几次,心里很为这位大叔难受。

谁是谁非?

有很多朋友知道我们从以色列回港,免不了谈及以巴问题。他们大部分都同情巴勒斯坦,觉得以色列恃强凌弱。在以色列生活多年,总觉得世界传媒都偏袒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确实很贫穷、落后,什至贩卖自己的孩子来维生,以色列反而繁荣、先进。表面上以色列欺负巴勒斯坦,但巴勒斯坦欺负以色列的情况,谁又会理解呢!



以巴问题弄到今天的地步,不是一朝一夕的,远的可追溯到亚伯拉罕时期,近的在立国以前。在「六百万大屠杀」之前,犹太人有锡安运动,该运动的主要目的是筹募 资金返回以色列买地,建立家园。当时,传媒称该地为巴勒斯坦,然而巴勒斯坦还未成为国家,先后被土耳其、英国管理。德国希特拉进行「六百万大屠杀」时,就 是犹太人移居以色列的高峰期。在此之前,已有犹太人定居这里,1948年 以色列立国时,联合国所划的地界,巴勒斯坦占有大部分,以色列只占小部分,当中大部分是他们买来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巴勒斯坦人仍然不满,想要将以色列人 全部赶到地中海,一心以为靠着周围的阿拉伯国家,一定可以将以色列人赶尽杀绝。当以色列正式宣布立国后,巴勒斯坦人随即发动战争,可惜经过几十年大大小小 的战争,以色列夺得更多土地,什至西乃半岛、哥兰高地、耶路撒冷旧城等。后来,以色列把西乃半岛退还埃及,所以以埃关系仍然良好,但叙利亚却成为死结,以色列又怎会双手奉送肥沃的哥兰高地给叙利亚呢?

话说回来,巴勒斯坦知道自己的军事力量不及以色列,于是借极端分子的自杀式炸弹袭击等旁门左道袭击以色列,以色列也不甘示弱,以火箭坦克进攻巴勒斯坦,难怪外人会觉得以色列恃强凌弱。不论自杀式炸弹也好,火箭坦克也好,都是死伤无数,以巴人民都生活在惶恐中。



以巴和平进程,一直是死结。因为巴勒斯坦要耶路撒冷作为首都,要求以色列定都特拉维夫。 当以色列还未取得耶路撒冷旧城以前,以色列的首都是特拉维夫,后来因宗教及政治原因定都耶路撒冷。巴人宣称耶路撒冷是他们的第三大圣地,但以人却称这是他 们第一大圣地;巴人宣称他们的祖先在这里居住有几百年历史,以人却称他们的大卫王在耶路撒冷定都已有三千年;以人说他们是用真金白银买地回来的,所以巴人不能将他们赶走;巴人却说以人狡猾,压低价钱,欺骗巴人卖地,这一连串问题,岂是外人能调停的呢?

早在20年前,海法有一位长老,他是以色列接收第二批的越南难民,曾接受外国传媒访问有关以巴问题的看法,这是一个难题,当时传媒都很同情巴勒斯坦人,而以色列却有 恩于他们,但神给他聪明智慧回答传媒:「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的祖先都是亚伯拉罕,他们是两兄弟,所以别人的家事,我们外人是很难明白的,最好不要插手。」

恐怖袭击

2002年4月,耶路撒冷发生公交车自杀式炸弹袭击,耶路撒冷经常发生这些事情。但这次不同,因为有四位中国劳工也在当中,所以有切肤之痛,我们与教会一位姊妹到耶路撒冷探望他们,代表教会给他们捐献。他们于去年11月 才到以色列来,意外发生前一星期才调到耶路撒冷工作,出事那一天是他们第一次乘坐公交车往菜巿场,意外就临到他们。两名中国人先登车,当场被炸死;另一名 还没有登车就被炸断了左手左脚,连耳膜也震破;最后一名因为想看看路旁商店的鸡蛋,没有尾随上车,只是被炸断了左手。他们安装假肢后便回国,可以得到以色 列国家保安部发出的赔偿,那是专为恐怖袭击牺牲者而设立的基金。

这事发生不久后,幼儿园校长询问家长意见,是否需要雇用一名保安来保护孩子的安全。雇用保安是很普遍的事情,所有公共场所都有保安,主要是检查进入人士有没 有攻击性武器或炸弹。三四年前,小学也开始雇用保安,而一般幼儿园人数少,付不了这些费用,政府又没有津贴,故大部分都没有聘用,但最近的恐怖活动频密发 生,所以有些幼儿园也开始聘用。后来,因为一半家长赞成一半反对,聘用事宜就搁置了。



后来校长重提此事,因为发现有形迹可疑的人在幼儿园附近出现,令校长老师大为紧张,但最后因为大部分家长都不想加重开支,再加上家长是需要按铃才可以进入校舍的,应该很安全,所以无须聘用保安。2002年6月 前后,很多人问及以色列的安全问题,我们总是说我们很安全,不用担心。这里的人如常生活,吃喝嫁娶,跟往常没有太大的分别。直到有一天,我们邀请教会一位 姊妹及她的孩子来我们家吃烧烤,言谈之间,开始感受到恐怖活动的威胁。事缘这位姊妹打算一家人往特拉维夫海边一游,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直到公交车半价收费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有往来特拉维夫及别是巴的公交车半价收费,时至今日仍是这样),他们打算去一趟,但我即时的反应是:「这时乘搭公交车很危险啊!」 这位姊妹也有同感,其中原因,大家似乎心照不喧。

一位在歺馆工作的朋友告诉我们,每当有恐怖袭击发生,当晚就没有人来吃饭,他们想还是躲在家中比较安全。但最近一两个月,有两次恐怖袭击是在家中发生的,现在连躲在家中也不安全了。对于有些劳工,他们出入宁愿坐较贵的出租车,也不坐公交车,因为有太多阴影了。

每次安排旅游活动,我们必在旅游巴士的四周贴上中英字句,让恐怖分子远远就看到我们是中国人,不要袭击我们。一次,我们往加利利旅游兼洗礼,巴士司机是贝都因人(阿拉伯人的一种),每经过某些地方,他就告诉我们那里曾发生爆炸。问及他的感受,他说那些人太极端了,在以色列有很多工作机会,大家好好的谈,双方都有好处,何必如此呢!因为这些问题,以色列的旅游事业受到影响,同样有很多以色列人失业,但对中国劳工来说,这里总比中国容易找工作,所以大部分都不想回国。

美伊战争

2003年美伊战争发生前,伊拉克扬言若美国攻打伊拉克,他们就发射飞弹攻击以色列。后来美伊战争果然发生,以色列全国都进入戒备状态,各国大使馆的家属先行离开;若局势升级,各国大使、职员也预备撤退。那些在国外有家人朋友的犹太人,或是可以离开以色列的都离开了。没有能力离开的,就在以色列南部红海租房子避难。有极大部分的人不能为自己安排后路,仍然如常生活。当时全国上下都要带防毒面具上班、上学。在这里的以色列人,家里都有防毒面具,而在这里 工作的外国人,公司会为他们预备面具,读书的,大学会供应面具予外国学生,其他人则在邮局购买,战争结束时可以退回给政府。这段时期,以乐上幼儿园也要带 防毒面具,老师也告诉小孩子如何使用。而这里的中国劳工无惧战争,仍然坚持留在以色列,他们目的只有一个──赚钱。虽有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选择离开,可是遇上前所未有的非典型肺炎的困扰,真是何处是乐土呢?

耶路撒冷这名字有「和平」的意思,却没有和平的实义,但有人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美伊战争时,中国大使馆没有通知在耶路撒冷的中国人准备随时撤 退,可见耶路撒冷是安全的。在这里听到有人笑谑:为何耶路撒冷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以色列已预备飞弹对准金顶(奥玛清真寺),若伊拉克真要向耶路撒冷发射 飞弹,他们马上就炸毁金顶,然后将罪名加诸伊拉克。耶路撒冷也有不少巴勒斯坦人居住,若真要炸也会炸到自己的同胞呢!

以黎战争

2006月7月以黎战争爆发,我们一家那时在香港开会及探亲,在香港听到传媒报道,都感到以色列这样做很不对,但想到以色列四围都是阿拉伯国家,她又怎能不坚强下去呢!不然,迟早会再次亡国。

因为赶着以乐的开学,8月 底我们就返回以色列,以黎也停火了。我们立即向海法的王长老查问,他说海法的情况比贝鲁特好不了多少,海法尤如一个死城,所有人都逃到其他安全的城市,城 中只有警察及士兵,与及少数不知可逃往哪里的居民。战后,他们统计,黎巴嫩总共用了四千枚飞弹对准以色列发射,但只有一千枚真正射中以色列!此外,还有一 张关于以色列将飞弹射向贝鲁特民居的新闻图片,该图片后来证实是伪造的,虽然有关传媒事后道歉,但也无补于事,新闻图片已发布了,而我在香港也听不到有关的道歉,心里总觉得传媒偏帮阿拉伯国家。

一次跟一位中国访问学者谈及以黎问题,我问:「这场仗以色列是否输了?」他说:「不能说是输了,这场仗就好像大人因为孩子不听话而打了他一巴掌,但他仍然不 听话,还哭得很厉害。于是人家就说这大人错了,他不应打小孩子,应用其他的方法,例如要用糖果饼干等去哄。以色列的失败就是错用方法,打了一巴掌,仍然达不到目的。」所言有理。

以色列空军博馆



点击(1139) - 评分(33)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27595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生死祸福都是神的恩典,无忧无虑生活就好,这才是基督教的精髓。提倡武力仇恨的人并不懂基督教。主说爱敌人才是明智的,真正的敌人是自己,阿门。
12-12-26 @ 11:25
谢谢拜读及留言。
12-12-26 @ 12:4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