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地中海岸 夜阑珊(88)

14-02-14

地中海岸 夜阑珊(88)

10:05:24, 分类: 地中海岸 夜阑珊
“噢!你所说的所罗门死后,以色列就衰亡了,指的就是这段时期吧。”苏少杰开始慢慢明白了。



“是啊!”叶怡彤点点头,“不久之后,北国以色列国就被亚述国给灭了,他们把这十个支派的人给掳到亚述国去了,那十二个支派从此就消失了。”

“那南国呢?就是犹大国。”苏少杰追问道。

“再后来嘛,犹大国被巴比伦国给灭了,他们也被掳到巴比伦去了。”

“亡国了?”苏少杰感叹着。

“不,”叶怡彤解释道,“那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亡国。”

“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亡国?”苏少杰有点儿搞不明白了。

“北国被灭亡之后,从此再也没有了音讯,但是南国的人又从巴比伦回来了,他们就是现在的犹太人,现在的以色列人其实都是当年南国犹大国的人,”叶怡彤耐心地给他解释着。

“那么,阿克苏姆国是什么时候亡国的呢?”

“至于这个国家的消失,那也是示巴女王以后很多年的事儿了。”叶怡彤像历史老师一样,耐心地讲述着那段苏少杰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发生在中东和非洲大陆的历史变迁史,“在公元570年那一年,波斯人把阿克苏姆人赶出了阿拉伯人的地盘,并同时侵占了阿克苏姆国的一些海岸属地和通商口岸,阿克苏姆国开始衰退了,到了公元10世纪的时候,埃及人彻底征服了这个非洲国家,阿克苏姆亡国了,打那以后,阿克苏姆国就从地球上消失了。”

“多么残酷的历史啊!”苏少杰不禁咂舌,“这就叫弱肉强食,抑或叫汰劣留良吧!”

“可以这么说吧!”叶怡彤微笑着点点头,“有关所罗门和示巴女王的故事,还有其他一些历史资料上都有记载,你想想,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这两个民族那可是死对头啊,既然他们的经文上都有所记载,我想应该不会有假,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历史文献都有记载。”

“你这么一说,我可不能再怀疑了,哈哈!”苏少杰笑了起来。

“怀疑不怀疑的也没什么,我们也就是了解那么的一段历史故事。”叶怡彤也跟着笑了起来。

“扯了这么半天,话题又跑远了,”苏少杰止住了笑,“所罗门和他的王国的命运后来怎么样了呢?”

叶怡彤把身子依偎在苏少杰的身上,讲道:“因为和示巴女王有了一段私情,所罗门王属于犯了通奸罪,这在摩西十诫上是严格禁止的,他犯了犹太教的大忌,用《圣经》上的话说,他被上帝耶和华遗弃了,以色列王国衰落的序幕也就此拉开了,整个国家开始走向衰旺,在所罗门王死后不久,以色列就开始出现分裂和内战,很快,这个国家就一分为二了。”

“那,示巴女王呢?”苏少杰刨根问底地问,“她后来怎么样了?”

“她呀?所罗门和她在埃拉特那次幽会,激怒了敬虔的以色列人,”叶怡彤皱了皱眉,“听说示巴女王她好像是被以色列人驱逐出境的,她领着自己的人马回到了埃塞俄比亚,噢,就是阿克苏姆国。”

“示巴女王她不是一代女豪杰吗?怎么会那样没脸面地回去呢?”苏少杰觉得这事儿挺没劲,“那这事就算完了吗?没有结局了吗?”

看到苏少杰那可笑的样子,叶怡彤不由笑了起来:“两国之君王跑到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来幽会,毕竟也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她能张扬,能折腾吗?”

“说的也是啊,别看是什么君主君王的,也得注意点影响什么的。”苏少杰幽默地说道。

“其实,事情并没有完,还有后续的一些版本,”叶怡彤笑了笑,“据说,回到阿克苏姆国之后,示巴女王发现她怀孕了,而且是所罗门王的骨肉,因为她是真心的爱上了所罗门王,于是她决定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

“生下那个孩子?她胆可真够大的啊!”苏少杰唏嘘了一句,“当然了,这也说明她是真的爱着所罗门。”

“嗯哪!”叶怡彤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说道,“孩子生下来之后,示巴女王专门对这个所罗门王的后代进行犹太式的文化传统教育,据传说啊,埃塞俄比亚的当地语言与古希伯来语十分的近似,当然了,关于这个嘛,我觉得是后来杜撰的,不那么真实。”

“对于爱情,人们总是持宽容的态度,”苏少杰感慨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后续的版本不管是杜撰的还是真有那么回事儿,我想,这也是后人对所罗门王和那位什么示巴女王之间的爱情故事赋予了喜剧色彩并加以美化的一种演绎吧。”

“下面,我还要说更神奇的呢!”叶怡彤故作神秘地样子,让苏少杰忍俊不禁,“在上世纪60年代,喔,那个时候正是以色列政府千方百计地从世界各地召回失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的那阵子,他们听说在非洲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偏僻的部落中,生活着一群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与犹太人完全相同的黑人部落。”

“非洲?埃塞俄比亚?”苏少杰满脸的疑惑,“那可是全世界最贫困的地方啊!”

“是啊!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啊!”叶怡彤点了点头,说道,“以色列政府对此事非常重视,他们立即派出了一组科学家队伍奔赴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经过仔细的考证后,以色列的科学家们认定了,这些生活在贫困的埃塞俄比亚偏僻部落里的那些黑人,确实都是犹太人的后裔。”

“你说的是真的吗?”苏少杰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这不会又是什么杜撰的故事吧?”

“确有此事!不信你可以去找一位犹太朋友打听一下。”看到苏少杰那很不相信的样子,叶怡彤笑着说道。

“这是以后的事儿,”苏少杰觉得有必要先把这故事听完,他笑着说道,“你接着讲吧,我就当做听故事吧。”

“那我就接着讲了,不管你信与不信。”叶怡彤莞尔一笑,“以色列政府当即做出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就把这些有着犹太人血统的埃塞俄比亚人给空运到以色列来,回到他们曾经的家园里定居。”

“那得多少人啊?整个一个部落吗?”苏少杰好像来了兴致,他问道。

“三万多人,那是一个很大的部落。”

“我的天!”苏少杰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难道,难道这些非洲黑人就是示巴女王的后代?也就是她和所罗门王在埃拉特一夜春宵后生下来的那个男孩的后裔们?”

“这谁也说不准,反正以色列官方没有这么说。”叶怡彤摇了摇头。

“这也或许是当年以色列亡国之后,流落到非洲的犹太人的后裔?”苏少杰又进一步猜测着。

“这事儿,还真有点说不准啊!”叶怡彤笑了笑,“可能只有上帝才知道吧,我们是搞不清楚的。”

“这要真是像你所说的那样,以色列人那可就真的不简单了啊!”苏少杰颇有感慨地说道,“他们能跑到黑非洲去找到三万多失散两千年甚至时间更长时间的同胞,单凭这点儿犹太人就值得我们尊重!”

“我再郑重地说一遍,我说的这事儿是真的!”看到苏少杰并不是十分相信她所说的话,叶怡彤用粉拳捣在了苏少杰的后背上,“我告诉你啊,这就是以色列在1984年的那次‘摩西行动’,还有1991年的那次‘所罗门行动’,这两次移民大行动那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啊!”

“以前对以色列并不感兴趣,老是觉得这是一个是是非非争议颇多的国家,所以我还真没关注到这些新闻呢!”苏少杰说的是实话,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走进以色列,他又问了一句,“那,以色列的老百姓认可这些同胞吗?”

“肯定是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了!”叶怡彤笑了笑,她摇晃着脑袋,说道,“这些非洲人在以色列定居了,这么多年也过去了,他们也已经早就融入到以色列国民队伍当中去了,但是呢,对这些人的来历是不是完全就没有质疑的了呢,也不全是,以色列人其实至今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些来自于非洲原始部落里的黑人究竟是不是和自己是一个老祖宗,我想呢,这恐怕也是一个历史的沉淀吧!”

“既然科学家们已经认定了,那就应该没有什么可值得怀疑得了吧!”现在的苏少杰倒觉得应该相信这些黑人就是犹太人,因为当年流落到非洲那么多的犹太人,他们也不可能没有后代啊!

可是,苏少杰又一想,这些来自于非洲的黑人如果真的就是两千年流落到非洲的那些犹太人的后代,就凭这短短两千年的时间,他们的后代们也不至于变成如此黑的肤色啊!要知道埃塞俄比亚人的皮肤是非常黑的,眼下,这些犹太人的后裔们都黑成这样了,你说这基因蜕变过程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呢?因为犹太人一般不愿意和其他民族的人通婚,就是有通婚的,也不至于大家伙儿都这么干呐!

难道他们真的是所罗门王的后代?要知道所罗门时代比起罗马帝国灭了以色列那年月,那毕竟还要再往前推差不多一千年啊!这基因蜕变过程毕竟还长那么一千来年啊!而且,这地点恰恰就是埃塞俄比亚,阿克苏姆国的所在地,那里是示巴女王当年统治的王国,她在那里生下了自己和所罗门王的孩子!更而且,示巴女王就是一位绝代佳人般的非洲黑人!

苏少杰这心里正推论着呢,叶怡彤笑着问道:“少杰,你在发什么愣啊?”

“我这心里在想,这些人到底是所罗门的后裔呢,还是以色列亡国那会儿流落到非洲的那些犹太人的后裔。”苏少杰如实说道。

“嗨!你行啊!”叶怡彤笑着捶了他一下,说道,“刚才你那么不信,现在怎么帮着人家推理起来了?”

“相信科学嘛!”苏少杰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说道,“想想犹太人的历史,他们真的是蛮悲惨的!真希望他们能够把那些流落在世界各个角落里的同胞们都找回来!”

“已经回来很多了,而且什么肤色的都有,他们都是当年流落到世界各地的那些可怜的犹太人的后裔。”叶怡彤神色严肃地说道,“所以说呢,你在以色列可以看到许多白皮肤、黑皮肤、还有黄皮肤的人,你可要记住了,他们都是犹太人啊!”

~ 原创小说:胡宝星

点击(493) - 评分(15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