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地中海岸 夜阑珊(79) 第十二章

14-01-22

地中海岸 夜阑珊(79) 第十二章

10:05:01, 分类: 地中海岸 夜阑珊
“谢谢啦!”苏少杰一边道着谢,一边掏出了5个谢克尔(相当于人民币10元钱)付给了司机,接过了车票,他对大胡子说了声:“再见!”



下了出租车之后,苏少杰拔腿就往索洛卡医疗中心大院里跑去,进到里面之后他才注意到,这个医疗中心的大院占地面积很大很大,占了整个的一个block的大街区,而且里面就像是一座小小的花园城市一样,到处是鸟语与花香,丝毫看不出是一座医院的样子。

后来,苏少杰知道,索洛卡医疗中心是以色列非常著名的一家医疗机构,也是也是以色列南部的内盖夫沙漠地区最大的一家医疗中心,索洛卡这里既是一家看病治疗机构,也是一处医疗科研机构,在这座花园一般的医疗中心里,汇聚了许许多多的医术权威,他们都是以色列顶尖的医疗与科研人员,当然了,这里的漂亮护士也是全以色列有名的,当然了,这些都是苏少杰后来听说的。

索洛卡医疗中心大院里面除了有两座门诊大楼之外,还有好几座病房区大楼,整个医院的规划很合理,门诊大楼与病房区大楼之间的绿化也别具一格,由一些形色各异的小花园分割开来,其分布也很有条理性,许多种品种和许多种颜色的花卉正争相怒放着,充斥在一个个花园般小院落里,给人带来的是满满的赏心和足足的愉悦。

从医院的大门走到大胡子指给他看的那座门诊大楼,要穿过一条两边栽种着花花草草树树木木的石径路,一片片的草坪,一簇簇的灌木,遍布在了石径路的两边,走在这条石径路上,苏少杰在想:这哪里像医院,怎么像花园一般啊!环境那么优美,空气又那么新鲜,病人们在这样的优美环境里看病治疗,光那好心情就把病给治好了一大半了!

苏少杰走进了那座门诊大楼,在走进大楼大厅的那一刹那间,他感觉自己仿佛是走进了一座N星级的宾馆,那整洁敞亮的窗户,那粉刷一新的墙壁,那一尘不染的走廊,还有那空气中飘荡着的咖啡浓香味道,和着刚出炉的烤面包味道,一阵阵的香气扑鼻而来,如果闭上眼睛,那感觉就像是在一家大酒店的大厅里,全然没有一点点像是医院的样子,苏少杰心想:这犹太人可真是太会做生意了,愣是把吃吃喝喝的生意都给做进医院的大厅走廊里来了!

一些随大人们来医院的小孩子们,此时已经脱离了爸爸妈妈们的束缚,他们在地上随意地爬来爬去,而那些大人们丝毫也没有去责怪这些孩子们,他们任由小孩子们在地上滚爬戏玩,因为那干净的地面让人感觉就算是坐在那地上面,也不会觉得那地上该有多脏,而孩子们呢,就像是在幼儿园里,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无拘无束地自由玩耍!这医院,简直就像是儿童乐园一样啊!

可是,苏少杰的心里还是在想:这毕竟是医院里啊!每天来医院看病的人,或是来医院看望病人的人,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那地面毕竟是滋生病菌的所在啊!难道这医院的地面就那么洁净吗?

苏少杰也没有心情去寻求什么答案,他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匆匆地向走过自己身边的以色列人打听了一下急救室的位置,然后就朝着急救室的位置疾步跑去。

“苏翻,你可来了!”苏毅和工地上的犹太工长正等候在急救室的门口,看到苏少杰赶过来了,他赶紧迎上前来。

“苏毅,发生什么事了?那两个工人伤得厉害吗?”苏少杰冲着那位犹太工长客气地点了点头,然后急急地问苏毅。

“还好,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就是俩人摔得不轻。”苏毅咽了口唾沫,清了清嗓子,说道,“徐正清伤得轻一些,他是被从上面掉下来的牛建勇给砸下来的,俩人当时在一个梯子上,算是高空作业,牛建勇摔得厉害一些,因为他的位置高,是在高梯子的最上面,他滑了一下,从梯子上面掉了下来,掉下来的时候砸到了下面的老徐,也幸亏有老徐挡了他一下,要不他会摔得更惨。”

“怎么这么不注意呢?干活的时候,下面没人扶梯子吗?”苏少杰问道。

“人手不够,哪来的人扶梯子啊?”苏毅苦笑了一声,说道,“再说了,平时都这么干,谁能预料到会从梯子上掉下来呢。”

苏少杰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走,进去看看!”

“瞧,那位就是牛建勇,他伤得挺厉害,刚刚打了止疼针。”他们走进了急救室,苏毅指着其中的一张床说道:“刚才医生,哦,就是床边的那位,他比比划划地说,我也听不懂,好像是说,他的腰椎骨折了,而且还错位了,伤得挺重。”

苏少杰看到一位个子矮矮,头顶已经没有了多少头发,长相看上去蛮慈善的老医生,此时他正站在伤势比较严重的牛建勇的病床边,弓腰检查着伤者的伤势情况。

苏少杰看到,那位叫牛建勇的工人,他的脑袋也跌破了,头上还缠着纱布,看到苏少杰走近前来,他想打个招呼,可能是因为伤势让他太痛苦了,他呲了呲牙,又闭上了眼睛。

“您好,医生。”苏少杰走上前去,向那位老医生自我介绍道:“我是青岛公司的,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您好!”犹太医生直起腰来,他伸出右手来,和苏少杰握了握手,然后说道,“你的这位朋友伤得挺严重,需要马上做手术。”

苏少杰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请你们马上就给安排手术吧。”

“你先赶紧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还要和保险公司那边协调好,你朋友这里我已经简单地处理了。你赶紧去吧。”说完话,老医生微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急急地走出了急救室。

苏少杰又走到另一位摔伤的工人的床边,也就是叫徐正清的那位,看到他已经睡着了,就没有再打扰他,他拽着苏毅赶紧到了住院登记处,去那里办理住院手续。

苏毅拿出两张医疗卡,苏少杰接过来一看,是FEMI保险公司的医疗卡,这是他们集团公司在以色列投保的一家保险公司。苏少杰把两张医疗卡递进窗口里,解释说要为两位受伤的工人办理住院手续。

“你说你们的两位朋友是工伤,他们的工伤证明都拿来了吗?”窗口里面问道,苏少杰探头一看,原来是一位长相漂亮的犹太女孩。

“工伤证明?”苏少杰心想:这还用证明吗?不是工地上的鬼子陪着苏毅把两位受伤的工人一起送来的吗?他们没给人家说吗?

苏少杰转身,问站在自己身边的苏毅工长:“苏毅,你们没让工地上开工伤证明吗?”

“工伤证明?我不知道啊!什么工伤证明?他俩一出事,我们就赶紧把他们送到医院来了啊!”苏毅傻愣愣地说道。

“能不能通融一下,你看这事儿。”苏少杰转身,笑着对窗口里面的那犹太女孩说道。
“先生,真的,你们必须得有工伤证明啊,没有工地上出具的工伤证明,保险公司不认账啊!”女孩客气地解释道。

“我说,能不能先给他们办着住院手续,”苏少杰有些急了,他央求着那姑娘,说道,“没有住院手续,医生不能安排手术,你们要的工伤证明随后我们的人就给你们送过来。”

“那不行!这是制度。”犹太女孩笑着摇摇头,耐心地对他解释道,“没有工地上的工伤证明,就有可能是打架受的伤,如果是打架受伤的话,保险公司是不会买单的。”

苏少杰一看,眼前这女孩根本就没有通融的余地,但他心里又一想:也是啊,既然是在工地上受的伤,那就赶紧把工伤证明拿来吧,人家医院这也是在执行制度啊!咱就别坏了人家的规矩了吧!

“那好吧,我们去开工伤证明给你们。”苏少杰对犹太女孩说道,突然他又像想起了什么,问站在身边的苏毅道:“苏毅,和你一起来的那个鬼子工长呢?”

因为苏少杰心想:也许那位犹太工长能和眼前的这位犹太姑娘说上话,这样就不会耽误时间,因为马上就到了医生们午休的时间了。

“那工长?他回去了吧?是不是你来了,他就走了啊?”苏毅指了指门诊大厅门口那边,说道,“我刚看到他往那边走了。”

“你呀!嗨!”苏少杰赶紧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聂修强的电话,电话里,他把医院里需要工地上出具那两位工人工伤证明的事儿对他讲了,要老聂赶紧让工地上给医院这边来个电话,先住上院,然后再派人把工伤证明赶紧给送过来。

不大一会儿,窗口里面的那犹太姑娘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和电话里头和人家说了几句话之后,又打了一个电话,不知道打给谁,苏少杰也听不太懂那希伯来话,估计好像是打给保险公司的。

打完电话后,女孩放下了电话,和颜悦色地对窗口外面的苏少杰说道:“好了,手续可以办了。”

“那谢谢你啊!”苏少杰客气了一句。

这事儿,了结了。苏少杰打发苏毅赶紧回市政府工地去了,他让苏毅把医院这边的情况向聂修强汇报一下。

把那俩摔伤的工人的住院手续办好了之后,已经是接近中午十二点了,因为跑上跑下的,苏少杰也已经精疲力尽了,他匆匆地回到急救室,看到那两位工友正痛苦地躺在那里,牛建勇在呻吟着,看样子止疼药的劲儿过去了,因为他伤得最惨,摔成了腰椎骨折加错位。

“怎么样?疼得厉害吗?”苏少杰关切地问道,很显然,老牛的样子很痛苦,肯定很受罪。

老牛痛得说不出几句话,苏少杰安慰了他几句。

眼前的牛建勇连翻下身子都不能,医生还没有采取别的措施,只是在打点滴,显然没有达到效果,只见他满脸痛苦的样子,一个劲地直哼哼。

那边,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徐正清的伤势稍微能轻一些,但是也是一副很受罪的样子,刚才的那位医生已经为他们俩做了初步的治疗,进一步的治疗要等到下午了。

苏少杰走出了急救室,迎面吹过来一阵咖啡的芳香味道,这时,他才想起该吃点什么喝点什么了,刚才忙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这么一想,他的肚子顿时就叽里咕噜地叫起来了,苏少杰赶紧朝着大厅走去,因为他在走进大厅的时候,记得那里有几家咖啡店,还有几家出售刚出炉的烤面包的迷你快餐店。

苏少杰刚走进大厅,还没来得及选定走进哪一家迷你快餐店去打发一下肚子,他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 原创小说:胡宝星

点击(343) - 评分(153)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