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当我遇上以色列 (第8章~事奉篇)(完)

12-12-31

当我遇上以色列 (第8章~事奉篇)(完)

10:50:02, 分类: 当我遇上以色列
在耶路撒冷读书时,富文被邀请参与华人宣道会的事奉,这实在是神的恩典。以下是我们的事奉点滴,藉此也让各位更认识以色列华人教会。

华人宣道会



在以色列的华人教会,主要事奉的对象是劳工及中国学者。而本地的华人在以色列为数很少,他们主要从事中国歺馆业,因为工作时间长,所以不能参加教会聚会,但 在海法的本地华人参加了恩友歺饮业团契。我们在特拉维夫也曾有两年时间,在信徒家中举行广东话查经班,但这查经班因为组员搬家或调到其他地方工作而终止。



王长老一家在1979年从越南来到以色列,两个月后,就在居住的地方组织聚会,星期五有查经班,星期六早上有儿童主日学,共有十多人参加。后来,参与聚会的越南难民要往其他城市或国家,聚会就解散了,他们一家于是参加本地的英语及希伯来文的团契。1992年1月,中国跟以色列建立邦交,越来越多中国人到以色列工作及读书,于是成立了圣地华人福音团契。他们在欣欣饭店聚会,每两星期一次,参加者主要是学者及劳工。1996年开始作工地探访及布道,1998年4月开始每星期聚会,2000年5月20日正式成立海法华人宣道会,并按立王章建为长老。

以色列最大的华人教会在特拉维夫,教会位于旧长途巴士总站附近,是1998年加拿大宣道会张牧师来到以色列后成立的,最初租借黑人教会作聚会点,1999年迁出,并于同年3月正式成立特拉维夫信望爱华人宣道会至今。张牧师在2004年6月离任,因为信徒的生命得到很好的栽培,所以能够肩负承担教会的责任。2006年底,大部分的中坚份子陆续回国,现在只有信主两三年的信徒,需要被栽培及训练。



张牧师不单成立了特拉维夫教会,还在瑞和沃特(Rehovot)成立教会。事缘1996年海法大学与瑞和沃特的Weizimen大学举行中国学生足球比赛,于是王长老用汽车载他们从海法到瑞和沃特,这样就认识了在瑞和沃特的大学生。当时大学里有学生及家眷超过三百人,虽然他们没有一位是基督徒,但却要求在瑞和沃特举行聚会,王长老因分身不暇而婉拒,直到1998年张牧师来到这里,王长老第一时间带他见那些学生,张牧师为了方便接触学生,决定住在那里,并在2001年正式成立教会,直到2004年6月他离开以色列为止。

以色列第一间华人教会要算是别是巴华人宣道会,于1997年5月23日 成立。宣道西差会工场主任大卫牧师,看到别是巴有很多中国劳工,其实不单别是巴,其他城市也有很多中国劳工,于是告诉美国华联会朱牧师,希望派华人牧师到 这里事奉,我们那时在耶路撒冷读书,给他找上了。于是,我们每逢周末从耶路撒冷到别是巴协助教会。当时,已有一位曾在台湾事奉八年的芬兰退休女传道人,及 一位苏联司机到不同的工地探访及派发圣经,在教会也有一批劳工参与聚会。朱牧师看到这情况,很想成立教会,就征询我们意见,我们也愿意停止在耶路撒冷的学 习,改在别是巴的大学继续进修,实行一面学习,一面事奉。我们于2003年8月回港,之后由大学生李姊妹(她在这里攻读博士学位)负责教会直到2006年6月。因为有些信徒回国及调到其他工地,余下人数不多,故其他信徒就转往犹太人的教会聚会。



以色列现存(2007)的华人宣道会只有两间,分别是在特拉维夫及海法,总负责人是王章建长老。虽然在2002年王长老发现患有癌病,然而神医治了他,他仍然为主作工到如今。

除了宣道会外,在耶路撒冷也有华人教会,这教会设于芬兰旅舍内;而设在红海凉亭旅舍的是国际教会,每星期五晚有福音性聚会,以英文为主,然后翻译不同的语言包括普通话,星期六早上有中文查经班,现由一位在耶路撒冷读书的赖姊妹负责。

教会的成立

1997年5月23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在以色列成立第一间华人教会──别是巴华人基督教会(后来改名为别是巴华人宣道会)。当时,以色列有两处是中国人可以聚会的,一处在海法的中国歺馆内,隔星期聚会一次,但他们是团契形式的聚会,所以称不上是教会;另一处是在红海附近(Eilat 以埃他),名叫凉亭教会,但他们不是纯华人教会,有罗马尼亚人、犹太人、苏联人等参与。所以,别是巴华人基督教会可算是第一间华人教会。



那一天的聚会很是热闹,中国劳工有三、四十人,来自不同地方的来宾也有二十多人,当晚有芬兰传道人讲述如何开始中国劳工事工、一位弟兄分享如何在别是巴信 主、来宾致词、教会成立、就职礼(我丈夫就职成为教会的牧者)、第二届浸礼等,实在看到神的恩典如何临到以色列的中国人身上。

事奉离不开食

2002年1月。 两星期前黑门山及耶路撒冷均下雪,虽然别是巴没有下雪,但天气异常寒冷。那天,我们突然有一主意,就是这样的天气最好就是一家三口吃火锅。我们买了很多食 物,结果吃剩很多。我们也觉得人数少不够气氛,于是在星期五教会聚会后邀请教会的中坚分子到我家,结果星期一的晚上,十多人在家里一起吃火锅,非常享受, 非常温馨。



2002年8月。我们不愧是「民以食为天」的民族,这几天分别被邀请到不同的地方吃饭。星期五晚教会崇拜之后,一位东北弟兄邀请我们吃夜宵,我不期然想起香港的团契,聚会后弟兄姊妹吃夜宵的情形,于是立即答应。他们弄到整桌都是菜肴,当时已经是11时了,他们很热情地招呼我们,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已过了凌晨,小以乐早已进入梦乡,我们也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翌日当然是迟迟不能起床。醒来已差不多要到一位学者家中吃午饭了。中国人宴客总是将菜肴放满桌子,好像桌面有空间就失礼似的。我们天南地北,无所不谈。想起在耶路撒冷有几次请人吃饭,真有点寒酸呢!

第三天,我们到一位香港人家中吃晚饭,主人家奉上的菜肴不愧是香港人本色,中西合璧,有日本寿司、以色列烧牛排、西式蒜蓉青口、中国云吞、泰国沙律、香港炖 蛋,还有久违的叉烧骨。我们一起吃饭,其中一位香港人娶了犹太人为妻,所以我们言谈之间就夹杂了广东话及希伯来话。这位香港人的太太也曾到过香港三次,她 就受不了香港人的节奏,有一次在地铁站等车,当地铁来到,她也不知发生什么事情,所有人都已蜂拥而上,当然包括她的丈夫及女儿,当她正准备进入车厢时,车 门已经关上了,他的丈夫惟有在下一站下车等她。

来自他乡的故事

亚泉原籍福建,花了七万多人民币到以色列。来到以后发现工资并非如合约所写的那么理想,但没有办法改变事实,惟有既来之则安之。他努力工作赚钱,然而好景不 常,在一个晚上,他与朋友同坐一辆自行车往某地探望朋友,回程时不慎被一辆超速的汽车从后撞倒,他的朋友因此而死亡,他的脚也受了伤,短时间内不能工作, 需留在宿舍疗伤。就在这段时间,义工队来访,为他祷告及安慰他,也送给他福音书籍及圣经,带他到医院取医疗报告。后来,他在患病的时候因看福音书籍而认识 了主,并依照书上的祷文决志信主,结果他的人生有了喜乐与平安,而且积极学习。除了阅读圣经及福音书籍外,他还努力学习希伯来语。在他完全复原可以工作 时,已经可以与老板用希伯来语交谈,而且深得老板的器重,最后他也愿意受洗,并用信心除掉身上挂着的符咒,过着追求认识神的生活。

亚芬原籍上海,最初与丈夫用旅游签证到这里来。他俩在歺馆工作,生活颇惬意,以为多做几年就可以回上海做小生意,不料三年后,丈夫被劳工处逮捕,遣返回国, 自己就继续在歺馆工作。怎知丈夫在国内豪赌,差不多将所有积蓄花光;第二年她自己也被劳工处逮捕。回国后竟发现丈夫染上毒瘾,后来丈夫更要求与她离婚,但 她仍没有半点怨恨,因她过往从教会中学习了饶恕人的道理,她仍坚持下去,因为她心中有神。

亚钟原籍烟台。他在别是巴工作,虽然工资不算太高,但总比国内高,而且晚上可以到其他地方找兼职,而兼职的时薪比正职高很多。他在1999年 圣诞节决志信主,人生有很大的转变,他不再以金钱挂帅,把崇拜时间分别为圣,不在这段时间找兼职,结果经历神赐福给他,让他在平常的日子找到更多的兼职, 而且当他愿意奉献金钱时,神加倍的给他,他就在随后的复活节受浸。往后的日子,他经历神在他性格上的陶造,当他顺服神时,神就赐福给他。一次他在兼职时, 不慎从二楼跌下来,而兼职是没有医疗保险的!可是当他站起来时,发现只有一点皮外伤。两年后的8月初,他参与的工程完毕而回国去了,他立志好好在教会扎根成长,服侍教会。

在以色列地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都有不同的故事,当我听到他们的遭遇时,不禁洒下同情之泪;同时,亦为他们信主的改变而向神欢呼赞美!

致友人信

主内平安!最近收到你的来信,谢谢你的关心,你对以巴冲突所引致的后果和引发出来的问题,语带激昂是可以理解的,正如你所说:「以致生灵涂炭,血不住的在流。」 我们虽然住在以色列,但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故不能成为你们在中东时事的耳目,非常抱歉!你曾问及有什么证据指出阿拉伯人就是以实玛利的后裔,我们只能说这是阿拉伯人的说法,在他们的经典可以找到。

你说教会一厢情愿地支持犹太人,未知根据何在?在主后四世纪前,犹太人被视为杀死主耶稣的凶手,后来基督教在西方成为主流,当时的犹太人一直被歧视,而在十 字军东征里,多少犹太人死在刀下。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六百万犹太人被屠杀,当时德国教会视若无睹。还看今天,华人教会究竟有多少宣教士是服侍犹太人的呢? 有多少宣教士是服侍回教徒呢?从这里可以看出真正的答案。

今日以巴的问题很是复杂,不能三言两语便能够解决,其中的一个障碍是阿拉法特。这些年来以色列换了多少个总理,有温和的,也有强硬的,但仍然谈不成。每一次 谈判之前,总有自杀式炸弹事件发生。就如不久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到以色列调停以巴冲突,来之前的那一天便在耶路撒冷发生爆炸事件,所以《耶路撒冷邮报》 有报道说:「这次爆炸对布什政府幕僚的每一人来说都不足为怪,因这是依循同一模式发生的,过去18个月内,每次有停火的干预,就会有恐怖袭击发生。」最近以色列政府在阿拉法特的办公大楼搜出足够证据,证明阿拉法特是恐怖分子的幕后主脑,用金钱或派人发动恐怖袭击。我们不是偏袒以色列,从过往的历史中看见他们的恩恩怨怨,谁也说不清,我们只可以客观地分析有关局势。



关于你想知道那次的爆炸中,死亡和受伤的同胞怎么会在巿场出现,他们的结果又是如何,我们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等,让我一一回答。头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既然在巿场当然是买东西了。发生爆炸那日是星期五的傍晚,安息日来临之前,劳工都会去巿场买东西。

两个死者已下葬,以色列政府也致以最深切的慰问及送上花圈;另外受伤的两位劳工仍在医院接受治疗。至于我们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是为他们祈祷!求神医治他们 肉体及心灵受创的地方,让他们早日康复,恢复工作的能力;另外我们也可借着爱心的奉献给他们捐助,改善他们现时的处境。我们教会最近在网上知道他们的近 况,也为他们收了一次的特别奉献,希望能为他们做一点事情,故此你若有感动,请鼓励你所认识的教会或团体作爱心奉献,送交我们代转。(后记:同年7月又有中国劳工在爆炸中丧生,但这次传媒、大使馆都比较低调,因为他们是非法劳工,生命何价!?)

在信末,你提到真希望福音不再是一贴万灵的狗皮膏药,未知你所指的是不是单传福音是不够的,还需要身体力行,用爱心解决福音对象所面对的问题?若是的话,你 还未体会「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这句话。福音能够对人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它真是一贴万灵的膏药,它能够使人脱离那极大的死亡,并且能改变人的生命,也能改变 人的命运,在这里引用刊登于《中信月刊》的真人真事作为最佳左证:苏绯云博士的曾祖父因为酗酒,曾使家无宁日。信耶稣后他不再酗酒,从此家庭和睦,生意兴隆,后代蒙福(1999年2月号,第442期)。 至于在以色列信主的中国人,有的血癌得着医治,有的不再赌博及戒烟,有的更愿意投身传福音的行列,其他的不用再说了,难道福音不是一贴万灵的膏药吗?人的 生命若没有得着从耶稣基督而来的新生命,纵然解决了人生所有的问题,但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罪,人还是带着深刻的罪性与世俗的人生观去面对世界!

当然,我们所传的福音不只是「口传」的福音,乃是加上「身传」的!可能你不清楚我们在以色列的事奉,我们除了到工地传福音外,还会帮助劳工到法庭,跟那些被 劫的到警局,陪病人到诊所,致电劳务热线投诉公司克扣工资、到律师事务所控告公司无理解雇,替他们当翻译,教会还会举行旅游,带劳工游览圣地,在周末举行 电影欣赏,替劳工修理手机等。

去年初我们曾帮助一位太太。她丈夫因为工业意外死亡,我们用了八个月时间到不同部门,包括中国大使馆、律师楼、警署、国家安全部、内政部、旅行社、建筑公 司、坟场、诊所等,走遍有关部门及公司为她追讨赔偿。八个月算是最短了,有人用了三年才追回来。她因为没有地方居住,在我们的家也住了几个月。去年8月,这位太太已经回家了。从她离开计起,每个月可以拿到九百多美元的赔偿;到孩子满18岁时,她一个人每个月也可以拿到五百多美元,直到她死去。若算到她65岁,加起来也有20万美元;若到80岁,加起来也有30万美元了。政府这样做保障了这位太太,到她老了也有金钱傍身。(可惜以色列币贬值,不过也有七百多美元一个月。真希望以色列政府千万不要垮台,否则她连那 七百美元都没有了)。有些死者家属委托公司代办,他们一般可以拿到二万美元,是一次性的赔偿。有些公司因为没有买足保险,又不想事件曝光,所以随便赔偿两 万美元了事,但有些连这两万美元也拿不到,就算拿到,也给公公婆婆拿走,然后把媳妇赶走,因为他们认为媳妇克死自己的儿子,不容许她留在家里,这些不幸的 故事比比皆是。

这些问题只是冰山的一角,他们还有其他的问题:

他们花了由五万到十万人民币到以色列(这些钱是给中国公司的,主要是安排在以色列的签证机票及工作),来到以色列后,月薪只得二、三百美金(薪金给中国公司克扣作为公司的行政费等等),有些连开工的机会也没有,只是等分配工作或者自己去找工作而变成黑巿劳工。 有些因为是黑巿劳工,不能在以色列汇钱,所以跑到阿拉伯人区去汇钱,却被阿拉伯人打劫,几千几万美元就化为乌有。 犹太人老板因为他们是黑巿劳工而欺骗他们,不发工资是常有的事,有哪一个劳工没有给犹太老板欺骗呢?

一位工伤意外死者的家属到中国大使馆拿取证明,就是证明死者是她的丈夫及她有三个孩子。但大使馆众职员不肯承担,这个推卸给那个,就算这位太太哭得厉害,他 们也无动于衷。若不是有外人跟他们吵起来,他们是不肯为她办理这事的。很多非法的劳工宁愿找其他人帮忙,也不到中国大使馆求助。



在特拉维夫公共车站附近,是中国人聚集的地方。每到安息日,他们就聚集在那里,最近几年有中国人在那里开设赌场,有不少中国少女当妓女,她们有些是自愿,有些是为势所迫,还有中国人抢中国人的钱,总之人心败坏,道德沦亡。

当你知道劳工这些问题时,你的感觉如何?是否跟我们一样的无奈。五年了,我们也实在感到惟有福音才可解决中国的问题,因为最终乃是人心的问题,我们的帮忙只是治标,却并不能治本,惟有福音才可以改变人心。当你看到劳工信徒的生命改变,就知道中国有希望了。

富文、雪卿上

2002年5月

各位读者:
多谢你们看完此书,若要回味本书之照片或更多有关照片,可到以下网址浏览,并欢迎留言赐教。

http://whenimeetisrael.blogspot.com

雪卿
黑門山

点击(1436) - 评分(7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