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47岁的生日礼物

09-10-21

47岁的生日礼物

07:43:28, 分类: 分享
  谁能预知自己或别人的命之始,寿之终?
  47岁的生日礼物──发现脑中有血块....

  10月7日早上打扫厨房搬家后还没处理的东西,吃过中饭,准备2点多出门办件事情,才走到门口,突然整个刭部僵硬,接着头涨起来,好像有人吹气球般吹气到我头裡面。
  从来没这经验的我开始恐惧起来,头剧烈疼痛几乎要昏倒。我作了一个危险动作,用力撑起自己不倒下去,后来才知这会促使我血管流更多的血出来,接下来就呕吐,把中午吃的饭全吐出来。躺下休息一会儿还是出门办完那件事情,就是把原本要接的一间咖啡店的押金拿回,这过程有人投资,我要接手一间咖啡店,但期间看起来好像人为因素没有接到。但第二天我就明白了,虽然我当时还没意识到自己多危险,然而我突然明白神知道我身体的状况不让我接成,如果接到大概提早去见主了,而且对别人也是亏损的。
  10月9日是我生日,我问主说这不是祢今年要给我的礼物吧。躺在床上过我生日,我想明天会好起来,因为每次头痛我大概躺个三天就好了,但到第7天还在痛而且伴着胃痉挛。
  10月15日跟易多商量要不要去看医生,其实我对这边医疗一点信心都没有,易多刚换新工作,上班没几天也不好请假,也不知要到那裡看,只好打电话给姐妹,两位姐妹就开车接我直奔瑞金医院。
  Sarah姐妹的司机是上海人知道路,后来才知道瑞金有好几家,神就一路引领走到这家。到达后我们到脑神经内科挂号,医生问话后安排去作CT(脑断层扫瞄)检查。在等待CT检查时段裡,我的右手已开始不听使唤。陪着我的赵颐姐妹递给我任何东西连一张纸也接不住,后来拿了瓶水给我喝,结果倒到全身都是,旁边也在等待的人看我怎这麽狼狈。赵颐姐妹见状不对,但我还矇查查。
  检查CT后,显示一片大血块在脑左侧。检验医生问我是否脑很涨,就吩咐赵颐姐妹推轮椅带我回门诊,并告知要转挂急诊至脑神经外科。我问赵颐姐妹有这麽严重为什麽到外科,她委婉的告诉我只要出血就归属外科,但当时我心裡想不会动刀吧,赵颐姐妹把我推到急诊的脑神经外科门诊。
  当时帮我动刀的副主任医师到场见状要求住院,赵颐姐妹又咚咚咚的推我到脑神经外科的病房挂号。当她推进病房楼面时,我的妈呀!连走廊都躺满了人。
  此时我坐着轮椅在走廊的一角等着,副主任医师走到面前来,伸出他的两手手指要我握紧拉一拉,然后对我说右手没力喔,我点点头,这时我才意识到有点严重的感觉。他对我说,先进来治疗再帮妳找床位。他就安排我到加护病房床位上,开始作各项检查及吊水,躺下就不准我动了。躺在那裡我只有一件事可做──呕吐,整个加护病房的人轮流呕吐,自己吐完,听到别人吐,自己又想吐,及至第二天上手术台还要吐。开始医生要我忍住,但他看我胃痉挛得利害,就拿一块大白布放在右侧说,妳吐。我跟本吐不出东西来,只是胃痉挛得难受,整个过程我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只是把眼睛合起来,但我不知道刀是什麽时间开始动的。
  这一天感谢弟兄们陪着易多办理一切手续,翌日早上清醒时我摸摸自己的头哪裡动刀了,因我进手术室之前医生只告诉我他会用一个小小的东西穿到血块那裡,而且加护病房内看到的病人头上都有纱布。等下午先生易多到来探望我时告知是在大腿内侧股动脉动的手术。
  傍晚麻醉医生来拔管时,哦!痛得我望天叫主,我的床位靠窗,躺在那儿看天空才有点喜乐的盼望,看着神一步一步的医治与保守,经历祂的话之信实。当晚新进来一位刚开完刀的病患在我的对床,我侧身往下看可以看到她,几次见医生到她床旁在耳后帮她作导流,她整头斑白的髮以为是老人家,过一天后傍晚家人来号啕大哭,见一个女儿直喊妈,见她十来岁而已,我好难过就非常想念两个女儿。
  第二天早上看着医护人把她从病床抬上另一推床,用她睡的床单,从下往头上一盖左右往中间一包,家人哭得悽惨,此时我彷彿看见一个画面:耶稣基督站在我眼睛往上看的地方,祂的义袍整个覆盖我。我就说:“主啊!感谢祢医治了我,我是信祢的人,有复活的盼望。主啊!我不知她有没有信祢,但她好惨,她的孩子怎样呢?”圣灵轻声对我说:“我的恩典够妳用,我的恩典也够她用。”我这才明白神的恩典与慈爱是普及给信祂的人,也一样给不认识祂的人,生命在神的手中,神知道或活或死那一种对我们最有益处。
  在这之前六月我接到一个噩耗,我小时候的一位属灵姐姐卢师母在美国病危,我几乎呼天喊地的为她祷告,求神拯救她。祷告中神对我说;“我的使女一生事奉我忠心至死,我要息了她地上的劳苦,让她回到我的怀中安息。”
  这一路神引领医治,等我转到普通病房时,旁边床位进来准备开刀的病人告知这间医院是全上海脑神经科最权威的。她原本要到另一家开刀(面肌痉挛),因与那家医院院长是亲戚,但那院长转介到我住的医院,她说了我才确知神如何一步一步引领医治,神知道这医生的技术熟练,可以用在祂女儿身上。
  我不是开头颅喔,神顾念我爱美的形象,用最先进的技术──从大腿内侧股动脉开的刀,小小的一个洞而已,我脑裡面现在有八个白金环栓住我的血管。医生开刀前的诊断结果说:我血管的破洞已两年以上之久,想一想很恐怖的喔!这两年裡我有可能随便一用力就毙命,可能蹲马桶整大号倒在厕所没人知,或到市场买菜多拿两斤东西而晕倒路上,或搬家过程用力搬箱子而丧命。但神的手一直保守扶持,祂的怜悯再一次宣告祂的主权,在我生命中作王作主。如果真是如医生所诊断血管破已形成两年时间,那麽我记得来上海前美卿姐还陪我到阳明医院作过检查,但检查不出,我想就算检查出来当时也没这麽熟练的技术来开这一刀,一定是开我头颅了,医生说我这样的情况自己是很难察觉到的。
  10月7日那天有症状出现,因为血块已浮到脑水上才传达讯息致身体。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这次倒下神告诉我一件事,尤其是我这服事多年的人,祂不在意我作多少事工来荣耀祂,而是要我好好用信心活在祂的恩典裡来荣耀祂。在我进医院前有许多忧虑,也想拼命完成许多事情,但神用这方式阻止我一切活动,祂只要我靠祂活在祂面前。
  在医院时,我的好朋欣雯罗门煮鸡汤来到我床前,告诉我一件快乐的事情:当欣雯母亲听到我病倒(我们到上海之后才更多跟黄妈妈接触),并且她听到教会如何为我祷告,姐妹如何的服事我,她就感动说像她这样的人可以信主吗?我要做什麽吗?欣雯说只要心裡相信耶稣是救主,就可以称义;口裡承认,就可以得救,她就连忙的说我信我信,欣雯就在电话带领母亲决志祷告。欣雯在这裡一直撒种做妈妈的工作,神收纳她的工也赐她收割的喜悦及能力。
  感谢主听到这讯息,觉得我这样一倒也值得,愿一切荣耀归给神,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神拿走我身上一些功能,强制我安息在祂面前,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学习,因为性情活泼好动的我,坐着等待领受恩典真是个难题。
  感谢神让我们在华商团契经历祂奇妙的爱,大家多方多面地照顾我们家。入院期间,姐妹小组的姐妹们排班轮值中餐晚餐煮东西带到医院陪我喂我吃,平常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少奶奶却如此谦卑的服事我,像服事少奶奶一般,并排班晚上到家裡带两个孩子,煮东西送到家裡或到家裡煮给孩子吃。易多下班就到医院看我,买晚餐陪我吃,到我睡着再离开。我感谢神,自己何等不配得如此礼遇,真是经历神的话带来的恩典。
  10月29日出院,看见她们脸上的笑容比我自己好起来还快乐,就归荣耀给神。现在我右手指还无法活动自如,不过感谢主能打完这封见证。右边嘴亦还有些僵硬,说话没太大影响,只是吃东西会不由自主的喷出或流出来。脚也没有问题,医生说我这情况约2-3个月后会好起来。
  愿我的馀生如拉撒路一样为荣耀主而活。
  ~莉莉

  (莉莉姐妹为王章建长老以前在越南的少年团契姊妹)
点击(1098) - 评分(158)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