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老兵和其军品小摊

12-08-06

Permalink 18:47:08, 分类: default

加拿大老兵和其军品小摊

发现这个旧货市场是和我同时租住在一家庭旅馆,来自哈利法克的一对中国留学生情侣去看位于魁北克郊区的一处峡谷的路上,车子刚刚拐出那家庭旅馆不久,我便看到公路前方的右侧的一停车场上聚集着不少人,从地上摆的物件来看,似乎是周末集市,我便建议那来自山西的男生是否能停车前去观望,他说还是先去看峡谷回来顺便在去逛旧货摊。
从峡谷回来的路上,我们的车便停到了刚才来时看到的那个人影聚集的停车场上,下了车,我便和他们撒开了,为了不至于和他们走散,那山西小伙叮嘱我假如逛完了,就到他的车前等他。视线和脚部慢慢的在地摊上移动着,巡视了五六个摊位后并没有发现稀奇的物件,心中自然有些扫兴,便加快的脚部,显得漫不经心起来,忽然,前方一货摊所摆的物件又让我那快捷的步伐停滞了下来,驻足,并蹲下身来,在灼热耀眼的阳光下,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细细的打量了起来,这是一个卖旧货军品的摊位,摊主是位高个中年西人男子,看我到来,并没打招呼,只是扫了我一眼,便继续和隔壁摊位上一小个子老者,继续在探讨一枚军章。
我发现了两顶英式加拿大二战的钢盔,问了问价钱,那摊主要50加元,看品相并不好,加上远途旅游,不便于携带,便打消了买的念头。
我又问了下另外两件我感兴趣的物件,一架海军望远镜和一张全集士兵的合影长条照片,也因为价钱的原因而没谈拢从而放弃了买的念头。视线在地摊上扫荡了两三便,也没见到那对留学生情侣回来,我便开始焦虑起来,担心他们走掉了,我自己回去困难,便离开摊位,当在停车场找到他们的车子,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不久,他们终于回来了,那男生告诉我他们到地摊后面的大商场去了,那里边热闹,并向我展示了他刚买到的一车模和一片魁北克的老车牌,说这些东西都是在里面的古董摊上买的,当我乘坐他们的车子回到家庭旅馆后,方感觉两地的距离似乎很近,我便步行折返了回来。走进商场转了几个摊位感觉这里并不象他们所说的那样,完全是个旧货集市,大多是一些賣新貨日用品的攤位,只有少數的幾個攤位是在賣舊貨和古董。
我駐足在一家买军品的摊位前,弯下腰双手放在玻璃柜台上,仔细着端详着柜子里的物件,隔板上一个园铁盘里放着两把苏联海军将官佩剑引起了我的强大兴趣,嘿,没想到这里还有前苏联的军品,这可是珍惜之物,“请问您能讲英语吗?”我抬眼看了下那对正在攀谈起兴的西人老年男女,“是的,什么事?”那老汉忙走过来问道“我可以看一下柜子里的剑吗?”老汉慢慢的打开柜子把里边的佩剑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睇到我手上,我把两把剑个从剑鞘里拔了出来,上下打量着,“那个国家的物件,?”我有些装傻的问道。“前苏联海军将官的佩剑。”说着老汉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专门介绍苏军配饰的书了,翻开一页指着同样的物品给我看,我盯了一眼,“多少钱?”“350”他道,“这书我也有一本,不过是俄语版的。”看老汉是位玩军品的行家,我便和他谈及起我留学俄罗斯的经历,并告诉他说那书我也有一本,不过不是英语版,而是俄语版的。
听着高兴,老汉又从柜子里拿出几件更好的藏品,其中有一把二战德国法西斯弯头匕首。
“您肯定当过兵吧?”
”是。”
“那您肯定参加过二战吧?”
“没有,不过,我参加过朝鲜战争。”
”那你在战场上肯定杀死过中国士兵吧。“

“manybe , but, The chinese soliders killed our buddies.“
在朝鮮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援朝作战,那时新中国刚刚建立不久,在经济困难缺少良好的武器装备,甚至连钢盔都不具备,志愿兵将士们是顶着棉帽子在枪林弹雨中厮杀,有18万志愿兵战士牺牲于战场上,伤着也超过45万。加拿大军参加“联合国军‘出兵朝鲜,在那场战争中有312加拿大士兵战死。
国殇日,就是为了纪念历次战争中战死于沙场上的加拿大士兵而设定的纪念日。
那把精致的德国匕首的确让我产生了购买的欲望,但是想到上次回国时,经过长途跋涉,返回家中,打开行李箱,发现我在加国收藏的那把英国指挥刀不见了踪影,懊悔至极,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加国海关还是中国海关给没收了去,那次经历使我增长了教训,在乘坐飞机时,刀具是绝对不可携带的,即便放入行李中,也难于通过X光检测仪。
把我的此经历说与老摊主,听罢,他道:“还是不买吧,您出外旅行,即便不做飞机,坐长途车也不便于携带刀具的,被检查出来
会耽误您的旅行。”

MY GALLERY

本画廊主持画家,擅长绘制,油画、水彩画,素描等艺术作品。

可针对家庭、酒店等商业空间,对外承接客户委托肖像画、风景画、及艺术装置作品的制作,费用可按定件的繁简而定。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