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景色

12-07-09

Permalink 17:50:26, 分类: default

夕阳景色

昨日,近傍晚时分,我正坐在电脑前打理我的博客,厨房里传来老刘喊我的声音,我便起身来到厨房。
“看,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估计裸体海滩人会很多,咋样,有幸去那里走走,欣赏下美景。”老刘呵呵得乐道。说实话,刚来温哥华最初的那几年,对这道西洋镜抱有浓厚的兴趣,每逢夏季都会到裸体海滩去上数次,近距离的观赏,那些裸露在沙滩和嘻戏在水中的男男女女们,有时忍不住也卸掉自己身上的枷锁,走到冰冷的水中,刺激一下,不过,温哥华的阳光实在是灼热,热量足可以把皮肤燃烧,享受阳光雨露时很痛快,可是第二日起床时,会感到身上的皮肤像干柴一样干涩得很。
泊好了车,顺着山路下到谷底来到海滩上,放眼看去,果然如料想的那样海滩上人山人海的,像张五颜六色的地摊样遮盖着原本是奶油色的沙滩,我和老刘裸着上山来到水域便,开始漫步与人流间,欣赏起眼前的“景色来”等我们沿着海岸线走到尽头开始回返时,老刘似乎带有一丝遗憾得道:“那些漂亮的美女没有脱,脱的都是那些不咋样的。”说实话,自打我去了人体画室画人体以后,对来此观赏裸体女人已经没有新鲜感了,我更感兴趣的是人与自然的融合而带来的美景。
后来,我们决定离开这人浪嘈杂的繁华区域,沿着水边,到海岸深处去探西洋景。走到稀境的中断,忽然间,望见在树干上坐着三位男子,左右两位均是裸露,唯独中间那位老者着衣而坐,其面孔特别面熟,我正在细细打量着他,这时那老汉似乎也认出了我,忙对着我招呼了起来。Hi,My friend , long time i did‘nt see you , where did you go ?此时,我也认出他就是经常去人体画室写生的那位西人大胡子老汉,

“嗷,我的老朋友,你经常来这里吗?”我问。

“是的,经常来。”

“到这里都做嘛”

“画画,逢天气好时,我会下海游泳,然后坐到岸上晒晒太阳。”

“能让我欣赏下您画的写生吗?您画的是在海滩上裸体的人们还是风景?”

“都有,画人体,这里可是个天然的大画室啊,”他张大嘴巴,手舞足蹈的叫道。

“不过,我画的不好,不好。”他无意间连忙用左手按住了位于左侧的速写本。

这老汉是两年前在市中心的人体画室认识的,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我早就忘记了在这里我们就称他为K老汉吧,K生的中等个头,年纪大概已经越过70了吧,可能是岁数大的原因,身体有些枯萎,平时曾是勾着身体,个头上披着蓬乱花白的头发,唇间上下同样也是花白的胡子 ,

“是的,经常来。”

“到这里都做嘛”

“画画,逢天气好时,我会下海游泳,然后坐到岸上晒晒太阳。”

“能让我欣赏下您画的写生吗?您画的是在海滩上裸体的人们还是风景?”

“都有,画人体,这里可是个天然的大画室啊,”他张大嘴巴,手舞足蹈的叫道。

“不过,我画的不好,不好。”他无意间连忙用左手按住了位于左侧的速写本。

这老汉是两年前在市中心的人体画室认识的,至于他叫什么名字我早就忘记了在这里我们就称他为K老汉吧,K生的中等个头,年纪大概已经越过70了吧,可能是岁数大的原因,身体有些枯萎,平时总是勾着身体,中等个头,脑袋上披着蓬乱花白的头发,唇间上下同样也是花白的胡子 可能因为长期吸烟的关系,嘴巴边的胡须已经变成了黄棕色,有一次K也客串了一次模特,头戴一顶希腊小帽子,那形象俨然似人们印象中的老船长。
每次我去人体画室写生,总是买上一张月票,因为单次去的话,票费要9加元,而买上张月票,就畅通无阻了,因为画室是每天开放的,我几乎没天都去,周末是每天两场,这样均算下来,每次仅仅花两块多钱,很是划算。
在人体画室好多人都持有月票,但每人并不是每场均到,而和我一样,每场必到者就是这位老K了,每次他坐在众多的人群中,枯萎着身体,微张着嘴巴,深灰色的目光,穿过那长长花白的眉毛,从他那深陷的眼窝里射出来,落在女人体上,一点点移动着,慢慢的在画板上勾勒着。
说实在K的绘画技艺和他的年龄相比并不高,每次画完他也不象别人一样去精心的保留起来带走,而他确实把画折起丢进拉圾桶,我去人体画师经常迟到,而他每次都是提前到场,有次周末大家已经开画了半个小时K的影子却还没出现,我心思他岁数大,每场次模特的动作都是2到3分钟的动作,尤其是那1分钟的动作,你的笔尖没等望画纸上舞两下,动作却结束了,所以,每次大家总是手忙脚乱的没场下来疲劳的很。

MY GALLERY

本画廊主持画家,擅长绘制,油画、水彩画,素描等艺术作品。

可针对家庭、酒店等商业空间,对外承接客户委托肖像画、风景画、及艺术装置作品的制作,费用可按定件的繁简而定。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