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乘坐灰狗

12-07-06

Permalink 18:58:21, 分类: default

第一次乘坐灰狗

“grayhound”一詞在英語裡是灰狗的意思,也就是長途車,但各地的叫法也不盡相同,比如在安大略省就叫COATCH CANADA.

灰狗一詞,最早聽說與前年發生的一案件,那就是華人移民李偉光在灰狗上把尚在睡夢中的西人小伙子的腦袋當場割下,之后,還殘忍的嚼食其器官,並且把死者的頭顱從車上拋于恐慌中的乘客面前,這新聞曾經成為當時的一重大新聞,許多人為之而震驚,當然在恐慌之余,也對乘坐灰狗的安全性而存有疑心,擔心存在安全隱患,有些人甚至從此打消了去乘坐狗的念頭。

第一次乘坐长途车是从多伦多去蒙特利尔,事先打听好车站的位置,没费多大功夫就顺利的来到候车大厅,到售票口付了106加元,打了张车票,那车是辆双层的大巴,为了更好的欣赏路上的风景,便选择了到二层就坐,可能蒙特利尔是个大城市,车辆开启时,车上并没有空座,为了免于上厕所,我尽量减少喝水的次数,坐在高高的阁楼之上,再加上一路公路两侧美丽的风景,路上倒是不感寂寞,五个多小时的路程,不可能断绝水源,免不了口中干渴,慢慢的泯上几口,路到中途便感告急起来,没法,便强忍者,急切的盼望能尽快的到达下一个港口。

急切间忽间前方左侧座位上一白人青年站起弓着腰,趟着脚步慢慢向后方走来,然后下到低层去了,过了一会又回转了回来,坐在位子上继续敲打起笔记本电脑来。“excuse me , a bathroom on the bus.”我問。“yes.”他詫異的回頭望了我一眼,那目光裡分明帶有鄙視之意,分明是把我看成來外來的鄉巴佬了。”我也顧不上考慮他如何看我,先處理告急再說。
第二次 乘坐长途车是从蒙特利尔去魁北克的路上,这次不再是双层巴士,我选择了位于车体中端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到车子开启前,上来的客人并不大,大多双排座位上只坐了一位客人,我挺高兴,心想这一路上可以好好的放松下,来观赏路上的风景了,谁知在车子即将开动之时,又上来三五位西人青年,大多数走向我后方的座位上去了,可以座位已满,一个瘦高条小伙又倒转回来,指着我右侧的空位,表示是否可以就坐,我只能勉强对那座位伸了下手,那小伙便坐了下来,从包了淘出笔记本电脑玩起游戏来。

车到中途,那小伙起身到车体的尾部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时却带着一身的腥臭味,我心里纳闷,揣摩道,此人可能是有些晕车,刚才去厕所呕吐去了,想罢,我赶紧摒住了呼吸。再次乘坐灰狗时终于搞明白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气味并不是从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而是从打开的厕所门缝里钻出来的,当车子在行驶当中,为了保证空调的冷气不至于散发,所以窗户完全是处于封闭状态中,所以这种令人作呕的气息就此随着气体瞬息间灌满了整个车厢。
记得有一次所乘坐的那辆大客的空调系统不是太良好,当乘客上完厕所后流出的气味特别的大,那位个矮胖,长相似东欧人的司机,似乎也不能忍受这种刺鼻的气温,对着坐在他身后右侧首排的一西人老头埋怨道:“every time ,when the washroom is opening , the smell is amazing.“
最后一站是从卡尔加里到温哥华,中途上来的乘客中有一对日本情侣,其中那位男生坐在了我身后的座位上,无意中我回头时,发现他竟然带着一个硕大的口罩,萨斯肆虐的时期,见到那些戴口罩的人们,并不足为奇,而在”和平“时期,偶尔在人群中见到个戴口罩的人,你会认为这人是否有健康问题,会让您像躲瘟疫一样而避而远之,所以当我发现他的存在后,我总感觉头皮发麻,身上顿感不舒服,过了两站,坐在那男生右侧的西人下车而去,那日本女生就自然和他男朋友坐到了一起,我忙回头一看,也是带着口罩,此刻,我终于明白,人家并没有啥健康上的问题,戴口罩的原因,无非是为了躲避那可怕的气味罢了。
点击(790) - 评分(257)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MY GALLERY

本画廊主持画家,擅长绘制,油画、水彩画,素描等艺术作品。

可针对家庭、酒店等商业空间,对外承接客户委托肖像画、风景画、及艺术装置作品的制作,费用可按定件的繁简而定。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