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新娘

04-12-29

Permalink 23:08:51, 分类: 冬寂的告解

9月新娘

PS。:
别问我为什么是9月,因为,我只是喜欢9月。:lalala:



9月新娘


(一)

为什么结婚总会选在秋季?藏花忍不住问。
因为秋天是个充满浪漫的思念季节,夫妻情深的引证。昕头也不抬,不假思索的答着。
一个感性的答案。
藏花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昕,浓厚的眉毛,有点俊气的脸。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藏花刚来这公司时,经理把她介绍给同事说:这位是藏花,新任策划部助理。
藏花?大伙一听都笑了。现代侠女吗,怎么这么古怪的名字?搞策划的人大都是爱开玩笑的根子。藏花当然没有介意,越是这样随意,相熟更容易。打过招呼笑过后,同事们又各自忙去。藏花坐在秘书刚安排的位置,邻位的一男子迎上前来,点点头问藏花。你好,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藏花笑了笑,你问吧。
那男子停顿一下,请问,你的父母是不是很喜欢武侠小说的?
藏花愕了一下,意会到那是个善意的玩笑,两人便哈哈大笑。
是的,很喜欢,尤其是古龙的。
这个男子就是昕。


她原以为,她会跟昕渐渐发展成为一对恋人。昕是藏花进这公司后,第一个混熟的男子。工作上,大家也一直有着默契。但相处越久,交往越深,藏花就已经可以肯定,她跟他简直一点也不来电。就像一潭死水,风吹一吹,也不会起皱褶。


花花绿绿的网站上,主题几乎都是金秋新娘、9月新娘子流行彩妆。。。等等这一类话题。滑动着鼠标,看着那一张张精美的图片、漂亮婚纱、闪亮的新娘妆。。。莫名的,藏花觉得有点伤感。伤感什么呢?藏花自己也说不上,总之就是有点沉甸甸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这个年纪的独身女人都会这样呢?毕竟已经25张的人,自己依然一直高唱“圣歌”。


下了班,藏花觉得心情还是郁郁的。同事都走光,她仍傻傻的坐在电脑面前。打开桌面的JERK FLASH,然后播放。都是一些平时上网无意搜刮到的,是自己所喜欢的FLASH。每天都这样,她总要听一阵子才离开。
她不想太早回家,回到家去,也是对着一个抓报纸,一个看电视的老父母。她不是独女,只是家里就她一个未嫁亦未取而已。母亲就抓着她这个把柄,不停的在她面前推销演说似的,三头两天,说张伯家的孙子读了什么NBA学历回来了,在某公司当经理,还没对象呢。这一阵子又说,七姑妈二媳妇的弟弟自己开公司厉害来着,绝对是个抢手的黄汉。。。藏花几乎都被这些磨破耳朵的荐言淹没了,淹得透不过气来。


怎么她母亲就不懂她的心呢?如果对着一个没感情的人过一生,倒不如叫她死掉。
藏花觉得好悲哀,也替自己悲哀。她知道母亲是为她着急,担心她将来嫁得不好。所以,藏花从不想过于激烈的去反对母亲。但有一次,藏花实在受不了母亲的唠叨,大吼着:告诉你们,我倪藏花今生今世都不会嫁人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然后“嘭”一声狠狠把自己砸进房间。留下惊呆了的母亲,还有一直事不关的己的老父,老父除了摇摇头,又继续他手中的报纸。


很多时候藏花都忍不住在想:!为何母亲她就不可以学别人母亲一样民主,让自己的子女作主意。爱护一个子女,也要分限度的,爱一个人不是这样个爱法的。母亲这种爱是一种带着沉厚压力的爱,会把她压扁,压得喘不过气。


桌面时间显示:6:30,原来又已经坐了许久。藏花摇摇头,苦笑一下,关上电脑。
她总不能抱着办公室过一辈子。




(二)

步出大厦,藏花又觉得自己走到了另一个世界。
25层楼高,12小时亮着日光灯、开着中央空调的办公室是一个世界;每个角落都塞满一把声音的唠叨、烦躁又让人感到压迫的家,又是另一个世界。而这两个世界,藏花既爱着,又害怕着,想躲避着又必须共存着。

这城市最高层的建筑物、矗矗而立的大楼、商铺都亮起灯,闪闪烁烁,明亮辉煌。不停喷着热气的车子,或停或走着。四周伸漫一种自由、一种活力、一种飞扬既充满浪漫又溢着时尚的气息。夜,都市的夜,是这样美丽的!藏花深深的吸一口这个世界的气息。她觉得,只有这时,自己才是只自由的鸟,可以脱开牢笼的禁锢,自由呼吸。

一阵风吹过,带着气油石屎味的空气,渗着凉意。藏花不禁缩缩双肩,她只穿一件短袖。已经是秋天了,难怪天气,变得这么快。

算了,随他们去吧。藏花轻轻对自己说,把提包摞在背后,像往常,走在同一条通往家的街路有意无意的拖慢着步子。
公司离家很近,走路快一些25分钟就到。也是藏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公司的原因。刚毕业的时候,她是那么的舍不得离开家,舍不得离开父母,老幺总是有那么一点娇气。但现在藏花万分后悔自己所做这个牛不变的决定。现在,她恨不得马上离家远远的,坐地铁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那样远。然后她就可以有借口自己在租房子,光明正大搬离那个家,一个人正正式式的过上快活单身族的生活。可惜,想也是白想了。


任由目光飘闪在,这都市一处处的浮华风景。每次这样漫不经心的走着,藏花都暗暗问自己:她孤独吗?她真的不想恋爱吗?她真的不会结婚吗?答案否定再肯定,又否定,最后又肯定。她孤独的。数遍整个策划部、整个公司15个女生,除去那刚毕业入职的小女孩不算,这样年纪的女子就只她一个STILL “圣歌”。她当然想恋爱,怎么会不想呢。但是,浮生大片,她找谁去恋?随手在街上抓一个吗。她也会结婚,她有了母亲该死的保守传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想过,29岁前一定把自己嫁掉。
但是,她又找谁嫁去?


不知不觉,快近家了。藏花脚步就停在街头那里,一间婚纱摄影廊前。她发现,摄影廊橱窗的内容有点不同,有什么不同?原来橱窗的模特以往穿着的晚礼服换成一套婚纱,旁边还立着一张高大的广告牌:“9月新娘”。
“九月新娘”?

广告牌里面是一个明星,穿着的就是模特身上那一款婚纱,淡粉红色彩,珍珠贝色镀边,粉嫩的襟花,娇柔、妩媚,高雅、纤巧,是女孩们所喜爱的款式,也是藏花喜爱的款式。难怪那么多女孩都盼望着梦想着,自己穿着婚纱漂亮样子,成为最幸福的新娘。因为,有了婚纱有了钻石这些充满浪漫神圣色彩的物质,会轻易的勾起人无穷浪漫的邂想,让人沉醉在瑕美的思域里。藏花几乎把眼睛贴到玻璃窗上。

“让你对她的爱,点缀这个浪漫的新秋。让你们的爱永远流溢在这个星光烂漫的空域,永远见证在这个幸福的世界。”。。。动人心魄的语句,后面是一些那就选择“什么牌子婚纱”、“选择我们”之类的广告语,全是粉红幻彩字样。同是搞策划的分子,差点也把藏花迷住。


他,还好吗?
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把藏花自己吓了一大跳。她应该已经把他忘掉的了,就算没有,也差不多。她警告过自己,不许再有想到他的任何一丝念头。但,藏花还是不自而然的想到他,在婚纱面前。

神圣脚下,请不要撒谎,是这样吗?




(三)

在地铁遂道口的地下CD铺,藏花挑了几张CD,有伍佰、S.H.E的专辑,还有一个是杨纤华。周末不上班,自己一个人逛街逛到傍晚。藏花很喜欢纤华跟小齐合唱那首《花好月圆》,听了特来灵感。付了款,时间已经差不多,想到老妈的念经式的唠叨,藏花急急的就往外走。没想到,还是把别人撞着了。撞着那一瞬间,耳边送来对方一句“OH,SORRY。”
藏花知道对方是个男子,没看到什么样,却闪过一个奇发念头:不小心,撞了个帅哥哥回家。

没想到对方真的是一个帅哥,不是很帅很帅,却非常惹人抬眼睑。儒雅的书生味道、淡淡的温尔与贵气,一看就知道是受过良好教育。藏花有个不良好的习惯,就是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易来好感。她的理念是:这类型的人骗子很少,那种气质不是三两下可以装得出来的。

藏花愣了一下,然后笑了.“Sorry!are you OK?”
不知怎的,那男子,给她有一种说不出什么样的感觉。安静,有点腼腆,却间中又透着丝丝的忧伤。对,是忧伤感。
他不似是这里的本土人,似外国人多一点,日本或者韩国。

“No metter,is ok。”男子笑了笑,那点忧伤不见了,是另一种清新的阳光味道。他笑起来很好看,藏花想。
男子弯下腰拾起杨纤华那CD,原来东西掉了自己都不知道,藏花暗骂了自己一句。
对方微笑着把CD交给藏花
“Thank you !” 藏花接过报以一笑。
“are you a Japanese ?”
“你喜欢纤华的歌吗?”两人同时问道,不同的是,前者是半生不熟的英文,后者是有点怯生的国语。
大家都一愣,然后很盈盈的相视而笑。

“原来你是中国人。”藏花笑着说, 一时间,她觉得很开心。她为什么开心呢?说不上。
“是的。”他停了一下,继续说“不过,我也是上星期才从日本回来。”
“哦,是到日留学吗?”藏花冲口而问。
“是的。”男子又微微笑了笑。


相遇,道别,转身,然后各自离去。就是路人的关系。
藏花跟他,也只是彼此的路人。所以,她跟他就只剩下后面三个简单的步骤,道别,然后转身各自离去。藏花突然有点莫名的冲动,就这样,什么也没有了吗?冲动归冲动,转瞬即逝。

“希望你在中国玩得开心,再见!”藏花友好的笑着说。
“你也开心,再见。”帅气的脸上仍是那一抹明净的笑容,典型的留学生稍长的发型,藏花记住了。


不小心,撞个帅哥哥回家。只是一瞬间念头,没什么的。但是藏花还是被自己冲动的行动吓了一跳。

在步离CD店时,藏花转回身对那男子大叫,“Hei!~How should i contact with you ..??”藏花看他站着了,笑着慢慢走向他。
“Mabye a E-Mail。would you mind ....?”
“Never mind,It’s a Pleasure。”男子恬然的微笑着。
藏花接过写着他MSN的纸条,上面是他的英文名与中文称喟,英文名字她有点看不懂。后来藏花在对话中问他,他解释说,那是法文,意思是大海。
他中文昵称叫,佟。



一年后的今天,刀郎《冲动的惩罚》红得火热。藏花觉得这首歌简直是为她而唱的。



藏花回到家后,不再是第一时间跟母亲争遥控换台。把东西往床上扔就匆匆打开电脑打开自己的MSN,把那纸条拿出来,佟的英文写得很漂亮。添加联系人成功后,藏花不自觉想掩嘴偷偷的笑。为自己瞬间的冲动,为事情恰巧的有趣。
她笑的时候,大概也不曾想过,以后,佟这个名字几乎占了她一片世界。


可能是相遇奇特的缘故,藏花觉得她跟佟像是老熟的朋友,谈话随意又轻快。虽然彼此都见不着,但那种感觉是很真实的,他们都活生生的存在着。


有一天,藏花终于忍不住问佟:知道吗?第一次见你时,我觉得你安静的笑容背后,总是有着一丝伤感。是有原因的吗?
他只打了两个“呵呵”没有其他。藏花有种不问清楚就不死心。又敲上“是不是因为一个女子?”
屏幕停了很久。藏花屏着呼吸,心底里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但又没什么可等。
“是,是一个女子。”

他告诉藏花,他喜欢一个女子,也知道那女子喜欢他。彼此却都不敢直直的向对方表露。因为他跟她根本不可能走一起。就算知道,也只会给大家制造更多的伤害。

即使互相爱着,却总是痛苦,因为彼此相隔遥远。
藏花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只觉得有点心痛和悲凉。两地的爱情,痛苦不堪。


再后来,他告诉藏花,他回日本了,开始工作,也在努力着渐渐的淡忘着那女子。
“想起,总会有点心酸”这是他下线前,发的最后一句话。
藏花仿佛听到他的心痛的声音。蒙蒙的眼睛,浮起他那张雅儒中渗中丝丝忧郁的脸。蓦然间,藏花心内闪过一股很猛烈的冲动,很想大声说:我们一起恋爱吧。
一串字急急敲下后,她又全部删掉,始终没发出去。


有一段时间,没有佟的消息。MSN上,他总是脱机。
藏花从来没有想念一个人那样想念他。那股来势汹汹的强烈思潮,简直可以杀死她自己。
每次早早回家,啪开电脑,但每次都是失望的等待。

他现在应该在哪里呢?藏花很想找到他,但去哪找他?她这才发觉,原来除了MSN外,他们竟然没任何可以联系的方式,更没共同认识的人。藏花只知道佟是他上BBS的别称,还有那个是大海的意思的法文名。甚至,原来她连他姓什么都不曾知道。
那么,他们之间算是什么?胸口像被狠狠的敲撞了一下,痛得藏花捉不着方向。
她,是不是已经恋上他了?



直到有一天,藏花刚登陆,让人惊喜的发现,佟在线!藏花迫不及待的还敲错好几个字。
“哼,你还活着啊,现在摸到哪里去啊??N久没见了,一点音信都无,霉良心的家伙!”
这是她跟他的聊天方式,只有对他一个受用。
良久,佟才回上一句“IN LONDON”然后中文“也不久,才半个月拉。”
半个月?怎么只半个月,藏花却觉得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碰面,音信全然隔绝。


我以为我们相遇,是一切的开始,却只是彼此须路过而已。
如果认识并爱上一个人要一年,那忘记一个人要多久?一年,半个月,还是一辈子?

藏花从没想到,她跟他认识到现在才一年,联系的时间才半年,却要她用剩下的半年时间去忘掉他。她把她的MSN换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密码,然后把写有密码的纸条扔掉。
是天注定的,这么久了,她竟然没有记着他的EMAIL。她该庆幸的。
对不起,原谅我选择这种方式忘记你吧!在纸屑冲进座厕内,藏花有种永别的悲哀与伤痛。

那个晚上,他依然像潺潺流水一样跟她聊着说着,说他到英国已经一个星期,然后说到工作再到恋人。那个她,是另外一个她,是个健康的、美丽的女孩。是姑母介绍的中国藉女孩,很早就跟父母侨迁到伦敦。他还笑着告诉她,他虽然不那么想早婚,也没完全把她忘掉,但还是想试着交往。藏花沉默没有作声。疼痛在身上四处漫延,心在滴血。
从那天起,藏花,又开始了她早下班,晚回家的习惯。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你我相隔有多远,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见鬼去吧。
“不小心,撞个帅哥哥回家!”知道吗?你会知道吗?
这个念头,藏花从没忘记过。
曾经有好几次她想告诉他当时跟他碰撞时,瞬间闪过的这个有趣的念头。但,总是没说成。天意,一切是天意。
而他,就如他不知道这个念头外,也永远不会知道,她爱上他。


冲动,是有惩罚的。惩罚谁?惩罚些什么?
在正确的地点,却在错误的时间遇上正确的你。那现在呢?正确的地点也正确的时间,却偏偏遇上错误的我们。


藏花,只觉得嘴唇是咸咸的,眼睛是蒙蒙的。晶莹的珠液,就像打在玻璃上雨点一样,然后,婉顺的滑落。
他告诉她,他无奈的爱着一个女子时,她的心痛着。他告诉她去了英国,开始新的生活。意味着她永远也没法得到他,也无法告诉他,她爱上他。她悲哀却没有哭。他说,他尝试着与另一个女孩交往,她心碎了,碎成一地。但也忍住没有哭泣。在她要忘掉他的半年后,她竟然哭了。藏花趴在橱窗上,哭得那么忘然,像个受了莫大委曲的小孩。哭得那么无我,什么都不顾。。。。
傻瓜,不告诉你,不代表我不爱你。


“HEI!~how should i contact with you ..??藏花也说不出的冲动,蹦出这句话,充满期待着,然后是那张转过来略带忧郁的微笑帅气的脸。。。,这样时间交错的事情还会重来吗?不会,如相遇一样,不会再发生。。。


喷着热气的车子继续或停,或走,辉煌的灯火依然电力十足的闪亮。除了偶尔过路的人停留一会,谁也没有上前安慰啕哮大哭着的藏花。都是走过后又不断回头,投来怪异的眼神:这个女子哭些什么啦?兴许是与恋人吵架了吧,可能刚分手了,或者是被人骗了。。。。
是的,她为什么哭呢,也许藏花自己也不知道。


点击(2185) - 评分(213) - 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855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笨笨辣妹子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1419.php
写完了吗?新娘在哪里?:D
04-12-30 @ 00:21
令我想起很多事。。。
04-12-30 @ 02:44
评论源自: 冬眠的鱼
呵呵,,故事就也这样了,留给人们多一些想像。

呵,往事,如烟。
想起,总有一些略带蒙胧的伤感,心酸的美丽。
04-12-30 @ 21:57
评论源自: 灵感真言
原来心思细腻成文笔可以如此浪漫
05-03-17 @ 19:20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鱼冬眠的空城

属于自己的,简单就好。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