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 推荐此博客
黑沨

诗人;战士

诗人;战士

09-10-28 07:03:05

 

我的随笔

在诗人阿尔的博客里看到他的感叹——

羞作诗人的感叹。

其实,诗人是可以成为战士,也应该成为战士的。



首先,面对生活的逆境,他(她)应该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战士。

不仅要和生活里的种种磨难斗争,更要和自己内心的一种种消极和虚弱作斗争。

这种斗争,常常也艰辛、也惨烈、也惊心动魄。需要兼具智慧、意志、毅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面对现实世界的黑暗与苦难,肮脏和不义,诗人更应该成为一个自觉的、不屈不挠的战士。

苍生的苦难,山河的疮痍,更应该成为诗人情怀里的一个重要部分。

真正的诗人,纯粹的诗人,既可以清晰地听到静谧远山里花开的声音,也常有龙泉在壁上、在胸中轰然长鸣。

对一个诗人而言,儿女情可以长,英雄气不能短。

任何时候,诗人都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清醒的公共知识分子。拒绝被御用,也拒绝被商用。

在一切黑暗和苦难面前,需要诗人有胆、有识、有勇、有谋,有风骨、有气节、有操守、有情怀。



在宋代文学家中,我非常喜欢辛弃疾。

他不仅是开一代词风的伟大词人,也是一位勇冠三军、能征善战、熟稔军事的民族英雄。他的词作“大声镗鞳,小声铿鍧,横绝六合,扫空万古,自有苍生所未见”,更有“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的壮志豪情和以身报国的高尚理想。几乎达到了无事、无意不可入词的地步。

他可以瓢泉,也可以沙场;可以庙堂,更可以江湖。

我最热爱的苏轼,也未尝不是一个英勇的战士。糟也哺得,醨也啜得,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本身需要多大的生命智慧和襟怀豪情。

就连女诗人李清照,都有“生当作人杰,死也为鬼雄”的凛然大气。
近代的闻一多又何尝不是如此。他是引领一代诗风的大诗人——他的诗兼具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一本《死水》诗集是我至爱,也是学贯中西的大学者,同时又是倾一腔热血昂首作狮子吼的民主战士。

再如“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裴多菲。

还有智利诗人聂鲁达。



赤县之天,长夜难明。

因为我们热爱,所以我们愤怒。

因为我们愤怒,所以我们悲悯。

这确实是个最坏的时代,但这也因此更是个最好的时代。

正是这样一个时代,更召唤着这个时代最纯粹的诗人们拒绝做犬儒、拒绝做商女;更召唤着真正纯粹的诗人们像不朽的林昭一样,笑对兀鹰、笑傲浊世,以笔、以身,皆可从戎,倾全部生命和热血去做个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点击(1844) - 评分(111)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