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荒”,莫再成为“权利荒”!

09-09-20

“用工荒”,莫再成为“权利荒”!

06:21:38, 分类: 博仁评论
核心提示1:近期,中国沿海多个城市几乎同时爆出“用工荒”:浙江7月用工缺口达25万人,深圳6月用工缺口超过6万人。“用工荒”的直接促因是订单增多,因为企业订单多为短期订单,不少打工者不敢贸然前往,还有打工者表示,金融危机以来,很多企业遇到困难,首先就是大量裁员,牺牲农民工的利益,这些做法伤了许多人的心。这些人回家后,在一段时间内肯定不会再出来。(9月17日《中国青年报》)



核心提示2:沿海地区的“用工荒”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有的地区甚至公布了具体的数据,据媒体的公开报道,浙江省人力资源市场7月的供求报告显示,企业总需求人数60.3万人,求职总人数35.4万人,用工缺口达25万人。深圳市早在4月起就从年初的岗位缺口转为用工缺口,当时用工缺口2.3万人,到6月用工缺口超过6万人。



看到了这样似乎很有转折性意义的报道,也许好多人都会为之叫好,笔者当然也为那些仍未就业的农民工感到高兴。是啊,现在呈现出“用工荒”(也有称民工荒)的迹象,说明民工兄弟不再为没岗位而犯愁了。“好现象”刚露,于是有的报道便开始高赞说“今后农民工可以主导劳动力市场,改变长期以来存在的资方的霸主地位了。”但转念一想,这真的是件好事吗?或许答案是非也,因为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由农民工决定劳动力市场的时代仍未到来。



其实,目前沿海地区出现的民工短缺现象只是暂时的,虽然也有由于避金融危机的结果之因,但更多的是打工者打短工不合算考虑下作出的选择结果。从今年的“订单荒”到“用工荒”的转变,确实让一些企业措手不及,但这并不奇怪,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现在的农民工的打工意识也随社会的变化而不断改变自己的价值观念,他们不再愿意充当往日那种“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廉价劳动力”了。



大家可以看到现在的招工广告比比皆是,但针对农民工的招工广告几乎是操作工、保安、建筑工等之类的工作,他们的月工资一般也只有一千多元左右。再说了,现在又接近年末了,假如说一个内地农民工现在前往沿海去打工,那么他除掉来去的路费和生活开支的话,得到的工资也就所剩无几了。试想,如此白忙乎,何不如暂时在家种地,顺便当地打点短工,岂不是差不多,何苦春节前背井离乡遭那份辛苦?



前面讲到了农民工回乡避金融危机,那只是暂时的打算,但是时间长久了,农民工不可能坐在家里等着工作,因为再多的积蓄也会被各种开支用完,所以,他们必定要到外地去寻找新的出路。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温暖回升,沿海地区的订单就会开始增多,尽管这样的市场回暖能延续多久目前还是未知数,但复苏的现象并不是完全没有的。



“民工荒”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只不过我们在观望之中所的得到的浅表说法而已。简单地说,“民工荒”也只是一种“短工时代”,即使到了劳动力供给矛盾的边缘,这也仅仅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出现的“跳沟”,在我国由劳动力决定劳动力市场话语权的时代还未真正的到来之时,我们不要被当前的“用工荒”遮望了眼!



有人说“短工时代”的出现,是农民工“用脚投票”的结果,此话若细分析还是很有一定的道理的。说实话,在过去的资方用工制度上,不少人一直在为“廉价劳动力”、“富裕劳动力”而深感庆幸,他们始终认为把经济增长建立在廉价劳动力之上是一种“比较优势”。其实,多年来大量的事实证明,这种优势都是以大量农民工的权利受伤害为代价的。如近年来的“血汗工厂”、“黑煤窑奴工”,“带血的****”,等等。



曾几何时,那连绵不断的民工潮令企业家们错误认为,民工是无限供给的廉价劳动力,他们感到的是高兴。因为在他们的企业中民工被密集且廉价地被他们使用,而民工的生存环境多半是恶劣的,民工的劳动力价格长期被严重扭曲,有的已经达到了极端不合理的低下水平。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当劳资成为劳动市场双方自选的标的时,其劳动力的价格也必然会发生一些改变,它不可能长期背离其价值。目前“短工时代”现象的出现,正是国内劳动力价格上升的前奏,是市场供求规律作用的必然结果,这也是今后必然发展的趋势。



这里,我们已经深刻理会到“短工时代”的出现不是偶然,也尽管“短工时代”与民工工资福利待遇低,以及农村政策的改善等有关,但是,供给能力的变化已成了长期性、根本性矛盾。由此,我们应该反思:既然劳动力无限供给的这一神话现在已经开始破灭,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打破“城乡分治、二元结构”的现状?是否将劳动力短缺的拐点转变成支付国民待遇的拐点?



因牵涉到社会多方面的因素,在短时间内要两个打破也许还很难。但在新时期下,农民工要求增强“发言权、就业平等权、择业自主权”等,正是他们在勇敢正确地维护自己权益的共同心声。而为农民工提供与城市劳动力一样的国民待遇,既是农民工的呼唤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要求,更是社会主义前进发展的要求。



从提示2里我们可以看到那些生硬的数据,其尴尬的现实令人深叹。但产生这样生硬的数据又能怪谁,只能怪我们的一些企业在关心民工的切身利益上做的太少,甚至做的太残忍了。据新华社报道证实,那个“开胸验肺”的河南省新密市刘寨镇农民工张海超于16日获得了企业给的61.5万元赔偿金。同时,张海超面对记者,也说了一句令人感动和深思的话:“我很幸运被关注,但也更希望有关部门更多地关注和重视生活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农民工群体。”



他的这句话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像张海超这样的职业病例在全国一定不是一个,不知道我国每年还有多少个农民工正在深受职业病的侵害而在折磨痛苦着。在之前,如果没有因张海超“开胸验肺”而引起的强大舆论和法制压力带来的结果,那他根本就不会得到60多万的赔偿;即使现在的舆论压力再强大,也很难说社会上会有更多的职业病患者也能够享受到如此“甘霖”。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民工的维权之路并不是“一路顺风”。



既然现在还有那么的民工在深受职业病的折磨,那么张海超所说的“有关部门”有没有积极帮助民工维权,而“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又究竟在忙些什么呢?虽然说大多数的工作人员不会像前不久被媒体曝光的那个“游戏官”李伦俊一样,只因“没预约”让求助民工在一边“等着”,自己玩游戏。但民工的维权之路至今仍就艰难,甚至在出现农民工基本的生命权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都得不到保障,那唯一能说明的是民工的权益一直被轻视甚至“被无视”。而当他们为自己的权益奔走求助时,又遭遇重重关卡,那只能说明“有关部门”不积极行动或者说不作为,没什么可以掩饰的。



作为懂法经营的企业和执法的“有关部门”都很清楚“市场经济没有提倡以损害工人权益作为换取酬劳的不公平交易”这个基本常识。既然是公平交易,那么企业就应该把农民工的各种保障等列入服务协议,劳动保障部门就应该把积极保护民工合法权益当作职责,帮助民工弱势人群维权。在出现“民工荒”之前,曾有相当多的企业将此演变成“技工荒”,说什么因为如今的农民工没有“一技之长”已经无法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了,所以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用人问题。他们和一些“有关部门”在面对媒体时,也都渲染这种“技工荒”的论调,毫无责备之意。其实,所有的企业还都不是技术密集型企业,在很大程度上还需要一般性劳动者,所以所谓的“技工荒”也只是企业裁员的一个借口,更是企业用惯了推卸责任的一种“技术性”说词罢了。更有甚者,有的企业善于使用“调动工作岗位、降低工资报酬”等等的变相辞退手段促使民工自己辞职,一走了之。



在当今,劳动力已经不单指体力,应该是一个包括“言语权、人身权、福利权”等综合的概念,如果“有关部门”以及企业等没有意识甚至无视,那么“民工荒”也许会成为社会的一个新的且继续的难题。而我们说一千道一万仍然是权益保障的问题,是全社会关注的实质问题,所以,如今的“民工荒”并不是“嘴上谈兵”,我们应该把它看着成一种“权利荒”。



出现包括张海超“开胸验肺”事情在内的众多不合理不合法的侵权事例,如果企业和“有关部门”都能够及时正视,那么,事情就不可怎么严重,也不可能让我们感到可悲。但是我们还是感到了可悲,在太多的侵权事件发生后,我们听到看到的却是一些没了良知没了社会公德的企业和一些没有责任感的机构,给予了民工极其不公平的对待。如果企业如此的卑鄙、“有关部门”如此的失职,怎么能让民工建立起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信任?企业的无德、“有关部门”的无能又如何让社会主义的“人人民主、人人平等”得以真正的体现?



文/博仁 2009/9/19
点击(773) - 评分(10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6560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