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腐败可怕,“腐败定论”更可怕!

09-10-28

中国腐败可怕,“腐败定论”更可怕!

22:12:31, 分类: 博仁评论

中国腐败可怕 “腐败定论”更可怕

作者:博仁

编者按:“东边日出西边雨”,“除却巫山不是云”。纵观中国之贪官,尽无德无仪之徒,放弃****员为人民服务之职责,废驰****员“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信念,以公仆之身捷足先登而敛财,以人民之托不知廉耻而揽色;在台前,人模人样,言肩负党之重任,工作从不敢懈怠;在台下 ,狗模畜样,以公仆之权贪色敛财却不择手段,置党性原则于不顾以身家性命为赌注,不惜流亡海外甘愿终身樊笼。实为国之耻,党之痛,民之恨也!

“当官捞钱凭个胆气,该捞不捞浑身傻气,看见人家捞你莫怄气,轮到自已捞你莫客气,别人捞得多你莫眼气,自已捞得少你莫憋气,捞多捞少凭各人的勇气,捞进捞出是各人的运气。”这是一首在网络上流传甚广的《捞钱歌》,该歌如此的甚传不只是因为它听来有趣幽默,也不是因手机对此转发率的很高,其主要的不但真实客观反映了目前社会上形成的贪污腐败之歪风,对不正之风的鲜明讽刺,对贪官不倒和滋生蔓延的一种独特的刻画。而且,很大程度上揭示出了当今的一种可怕的“腐败定论”。

不可否认,当今的贪污腐败行为确实真的司空见惯了,以至于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不管是假日聚会还是街头偶遇,见面寒喧,三言二语后便要触及贪污腐败,成了人们当下的核心话题。有人说贪字从古至今就有延续着,没有什么可论的。诚然这无庸置疑,因为人本单纯,但有利不占就是无能,无能的冠冕没有人受得了,所以这个“贪”字让人没有办法拒绝。可是,我们都知道,市井之民的贪只是对甜头小利的企图,为小小私心的满足。而,为官者的贪却是危害党和政府及人民利益的巨贪,其私心的膨胀与贪得无厌已经危害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官贪们上下相互勾结,使百姓望而生叹,感怒不感言。也尽管“惩治腐败,打倒贪官”的呼声不断,但只因雷声大雨点小,致使人们对此视而不见,见而不动,动而不怒了。

中国官场浑浊延时虽长,但其洁净在毛公泽东统领天下的年代却有之。毛公以廉政立国、盖德政于民。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以勤俭仆素为光荣,以贪污浪费为耻辱;淳淳教导全党干部洁身自律。虽然建国初期一穷二白,却呈官场上下清洁。当有刘青山、张之善二者破党清廉之先河且贪污金额巨大之例时,毛公挥泪诛之以此警告全党上下,再有犯科者,不论资历功绩,不论职位大小,决不姑息。至此贪污受贿一词在当时毛之政权下再也没出现过,此传统从1949年建国到毛主席逝世的1976年27年间,中国的官场除刘张两败类外,从未出现其他关党政领导干部腐败的报道。那时候的老百姓几乎不知贪污为何事,更豪不谦逊地说:那年代中国****内没有贪官,也是中国的官场自秦汉以来被誉之为最净洁的二十七年。

当国门打开后,净洁的中国官场受“小官小贪、大官大贪、无官不贪”之搅拌而短之,且“贪污盛行于党内党外、腐败狂獗于社会上下”。国门开启,社会制度大变,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此时,党内的一些意志薄弱之干部、政府的一些私欲彭涨之官员,受不住金钱美色之诱惑,受对“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错误之理念,个个蠢蠢欲动,疯狂地以权谋私,无耻地受收贿赂,侵吞国家财物有持无恐,损害群众利益肆无忌禅。甚至到了“卖官买官皆成风气、请客送礼互相攀比”,“救灾之款敢贪、助学经费也敛”,“百万贿赂笑纳、千元小礼不拒”之最高境界。以至,不少人疑惑这是不是“让一少部分人先富起来”惹的祸?后来,中国百姓用“作奸犯科官者比比皆是,无耻败德之徒屈指可数”来形容现在官场腐败的盛行,我看不为过。

贪官如此败类,其实他们心里都向一个志同道合的目标,手中都持一种竞相效仿的手段:只要权利在手,绝不放松“大发改革开放带来之机遇,蚕食人民大众创造之财富”。他们贪占,信似闲庭漫步我行我素;他们视法,进退游刃自如刑不上夫;他们上行下效,包养情妇,荒淫无度。而,看看我们的朴实老百姓,看看我们的普通纳税人,深受着这些腐败分子的疾苦。在前些年,一些经济落后的农村,农民因交不起杂乱之税,被打被拘者屡屡发生,赶羊牵牛层出不穷。一些萧条不富的城镇,工商业者因迟交缓交税费者,被提被讯者时有发生,封门停业户屡见不鲜。官吏暴戾,民怨沸腾,上告无门,只自慰呼,忍气吞声。现之亲民政府,去千年传统之农税,义教涵盖广阔农村,城镇民生质量提升,全民扬眉吐气,个个喜气洋洋;反腐斗争深入有力,拿下“上海社保惊天大案”之陈良宇等高官,端掉“安徽郴州弥天腐败窝案”之腐窝,贪官们得到了应有的入监判刑之下场。

也有人怀疑这炒得沸腾的官场腐败捞钱之现象是否真的如此普遍?此种疑惑诚然对,但可知,时下不是有这么一句戏言叫“你不贪我不贪,那么贪字谁来谈?”吗,不是现在连小学生也自曝长大了定要做贪官吗,说明了什么?每年的公务员考试都是趋之若骛,难道是仅仅是为了追求享受吃皇粮的待遇?那“豪华办公楼中看书喝茶,饭局应酬不间断、考察观光当串门,视察基层警车来开道,招标、项目大权手中握”正向社会显示着耀眼的光芒。如此,何等的风光,何等的特权,何等的油水,惹得许多人无不认准那个官字在“努力奋斗”,围绕这个贪字在“积极工作”。一句话,他们一心一意追求着升官发财的美梦。

现实最能说明一切,也可毫不夸张地说,每当是中国改革、社会建设不平凡的一年,也是贪官们极有创意的一年,贪官们变本加厉,将贪污事业发扬光大,更上许多层楼。贪官们创造了贪污史上的奇迹,打破了许多的世界性记录。令外国人甚感惊讶,令“吉尼斯”称创奇迹。如你要诘难群众的这种非证据性的揣测,我想我们中的除了孩童和老人外,任何一个人都会顺手拿得出“历数中国近年来的各色贪官及他们的滔天恶行”、“历数2006年中国贪官打破世界贪污纪录”、“历数中国贪官的性贪,95%是流氓色鬼”、“中国贪官包养情妇的十二大“吉尼斯”纪录”等等数不清的实例。

近年来,他们当中具有着不同样的典型,不一般的创造,如:“数量”奖和“双飞”奖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质量”奖的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收藏”奖的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原副局长李庆普、“管理”奖的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创意”奖的福建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等等。而,历数中国官场中最为最丑恶最为败类的,当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原国家科委副主任李效时、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原中国纺织总会会长吴文英、原广西自治区主席省委副书记成克杰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原山东省济南市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段义、自杀身亡的原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最为典型。

其实,为官捞钱已成了一种衡量当官者有无本事的定则也最能说明腐败,他们洋洋自得,越演越烈着“无官不贪”,相继出现在相关政府机关、职能部门及事业单位之中,成了人们恨之入骨之事。对于贪污腐败,现在的政府和人们都有曾去认真追究过,但贪官们的隐蔽性做的比任何普通之人都高明,尤其在信息极不透明、官官相互的情况下,政府都难以调查取证,何谈让我们去追究?于是,人们宁可相信这传播和扩大了的“无官不贪”的定论,也不完全寄托于那“惩治腐败,打倒贪官”所谓的雷厉风行和强大的反贪反腐氛围。

就拿在本月10号刚刚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受贿款120万元的南京江宁区原房产局局长周久耕为证。周久耕因抽“天价烟”而被网民人肉搜索后曝光,引得舆论大哗,后被双规、并移送司法机关。一张偶然的照片就能揭露出一个大贪腐败案,何谈社会下没贪官之隐藏深久呢?这又怎能不让人们更加形成“无官不贪”的思维定势呢?!至于周久耕捞钱捞进了班房,在一些贪官看来也许是他个人“运气不好”,这也应了《捞钱歌》中的最后一句:“捞进捞出是各人的运气”。试想,他若不摆出那150元一包的“九五至尊”香烟,不戴上那10万元一只的“江诗丹顿”手表,更没碰到记者的拍照和网民的人肉搜索,那么我们岂不是抓不住他把柄了?可能他也就会庆幸自己没这么快“东窗事发”了。当然,现在官员们比他聪明多了,他们在公共场合只抽着“裸烟”、喝着“裸酒”,更看不到他们身上的铭牌,甚至时常不忘于“亲民爱民”和一些社会公益活动里作秀,以遮人耳目、掩盖其虚……

众多的腐败事例,已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腐败的可怕,但实际上“腐败定论”比腐败本身更可怕。因为“小官小贪、大官大贪、无官不贪”的定论反而使得腐败官员们心安理得。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看似逻辑又非“逻辑”之论呢?其实,许多人在光看到贪官腐败痛恨的同时,并没有认真反思他们之所以贪污的逻辑。因为他们从未腐败到陷入腐败,除了因有中国自古官场浑浊时久的因素纵使他们挺而走险外,还有着一个长期坚持、始终不变的理论。他们认为:我不贪你们也会骂我贪,我不腐你们也会骂我腐,与其担戴虚名,不如大家一起贪腐……而,那些原本清廉的干部,若生活在这样的腐朽理念氛围和恶劣的生态环境之中,就显得更加力不从心,我们也更为他们担忧。然而,还有更可怕的是,那种“众官皆浊,唯我独清”在当今早已是违背了官场的潜规则,你若要为官清廉,对不起,给你只有三条出路供选择:要么被降职、要么被调离、要么自己辞职。

当黑色的官场潜规则任由盛行,当社会形成“腐败定论”的集体无意识之后,那些清廉官员更是处于腐败官场的排斥与社会不信任的双重压力之下。他们时时处于“澡堂效应”,思想大堤就会滑坡,他贪了我不贪谁信,反正不贪也得贪了,也无健康路可走了,这就形成贪腐的窝案串案的出现,其发生率也是高之高,这缘由现在不言自明了。对贪官,我们痛骂之;对腐败,我们仇恨之,这些固然对。可是我们有没想过,其实社会上的人大多都有着一种虚伪不良的心态:无权时大骂腐败,正气凛然;但一朝大权在握,靠山吃山,腐败得比谁都利害。所以,请那些自认为我没腐败的公务员,适时平心静气地认真反躬自省:难道自己就没白吃过一顿招待餐?没白抽过一包招待烟?没白驾过公车?没白拿过莫名其妙的“奖金”?甚至没白要过不明来历的“好处费”?

有一句戏话,是猪八戒对白骨精说的:“你不是不腐败、我不是不腐败、我们大家都不是不腐败!”,与当今社会这种心态:“腐败就是不腐败,不腐败就是腐败”几乎相似。如果整个社会以此对官员的腐败嫉恶如仇,且有人人得而诛之的心态,我觉得腐败就不怎么可怕了,而且还会提高整个社会对腐败的容忍度。有人或许会嘲笑甚至开骂了:这不说的歪论吗?请大家细想之,如果“腐败定论”侵入到社会每一个成员的骨髓,成为一种思维定势,那么就会见腐不怪,即使骂之也只为自己沾不到腐败的“光”,捞不到腐败的“油水”。如此,若想根除腐败就可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或昙花一现。纵观我们反腐反到今天,而腐败却“前腐后继”,反不胜反、防不胜防,难道这不是很好的明证吗?所以,腐败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就是这种“人人对腐败既斥责又默认,有机会便实行之的"腐败定论"的思维定式”!

当然,任其腐败发展下去很可能就会亡党亡国。不过,单纯的腐败现象清除并不难,而腐朽的思维和心态,腐败的社会环境和党内的生态要彻底清除就很难了。若我们秉之于古人:盖明远者远见于未萌,智者则避危于无形;鉴之于历史:祸固多则藏于隐微,发于人者所忽者也。常以古训鉴之于今曰: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古为镜可知兴衰,以人为镜可明得失。若我们对待贪官,重拳出击决不手软;惩腐风暴,如火如荼燎原之势。那么,党威大树,民心大振。 如此,洋洋中国,辉煌续之神夏, 文明延之可争日月。

未经作者允许 不得转载

文/博仁 2009/10/27

点击(892) - 评分(81)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