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RSS

录音室


 小声音     推荐此博客

也说中国的民主

也说中国的民主

民主是个好东西,也是顶好帽子,但却不是ONE SIZE的万用尺寸.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头,完全让他带那顶西方国家适应和改动了几百年而合适他们自己政意民情的民主帽子,如何能带得下去.
中国既没有这样的环境底蕴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又要避免损害三十年经改的成果和稳定的社会民生.

但这不等于说,中国就没法向民主社会过渡了.西方许多人包括许多海外中国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也发生了很大的变革,但政治体制却仍在原地.
如果纯粹按照西方的政治标准,这种看法没啥不对,如多党制,三权分立上,可以说中国的政治体制基本上没有变化,但如果在跟随这几十年来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客观详细地观察中国政治国情,如政治思想内容,领导体制,党与国家的关系,党与法律的关系,都在逐步的变革当中,宽松的政改舆论环境,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议题讨论,强化党内民主,完善制度建设方面,实行真正的集体领导(我比较反感总有理的说词,比如个人独裁转到政治局常委会的独裁等等).民主范围越来越扩大,包括人们的言论自由尺度,评判政府行为和官员的论点,容许有条件的集会游行等等.人权也写入了宪法.这些就是中国政治上很大的变化,也是很重要的进步,而没有迹象表示这种进步会停顿下来.

"人权"最终写入宪法是在2004年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并公布实行.新宪法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人权"入宪即等于宣告一项基本公民权利,这是公民的私领域,公权不得介入.

人权概念的入宪,标志着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责任成为基本的宪法准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和步骤,是中国-民主进程的一个重要突破.

在海外,在中国政治改革的问题上,很多舆论只看到其中理想的结果,而看不到实现上的艰难过程.很有人会轻描谈写地说一声,改革需要代价,让中国乱,大乱后才能大治,这样的言论和想法几近于无赖观点.将民主武装到牙齿舌头上的斗士们,是否想过中国老百姓的想法和担心,他们并不是想舍得一身剐要把皇帝拉下马,他们只是希望政治改革(或政治改革合并社会改革)是一种能够建立在稳定发展基础上的改革,改革要能实现社会更为广泛的民主,但同时又不能损害经济的发展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民生环境和社会稳定.客观地讲,这样的民主成果的实现,真是太难,成立的条件是太苛刻.而在中央政府权力更为集中的时候,谨慎地,循序渐进地逐步调整下才有可能相对完美地实现.

所以我们寄希望的是,作为集权的GCD政府能在国家不动荡不分裂,社会稳定和谐的大环境下,逐步步入政改的轨道.

78年以后,中国的政治环境就开始了探索和求变的过程,64前后是个起伏点,而这个起伏点或多或少的说明了中国的民主过程会走的是条比较艰辛和较长的路,欲速则不达,急于求成就会完全损害了之前的成长成果.
而在这过程中,中国国内对于民主化进程的讨论就一直没有停顿过,从刚开始的政治民主化和经济市场化的完全隔离开的双重目标,到近十年的对于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政治民主化必须与之紧紧相随,这样一种观念的统一认识,已经说明政治改革探索之路在理论和思想上有了飞跃和提升.

虽然国内理论阶在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与实现现代化之间的逻辑联系的认识上已无多大的分歧,但对民主化的路径选择却有着不同的观点,最突出的表现是民主进程中的高层民主和基层民主之间的争论:前者是基于GCD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权地位,认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应该从党内民主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开始.而后者认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应该从基层开始,而从基层开始又分化为农村包围城市还是城市包围农村的问题(居委会还是村委会).
老邓的摸着石子过河,不仅仅是在经济发展上适用,政改上也一样,中国的现状,使得民主的路就必须一步步来跟上,飞跃式或一步到位的做法,只有把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全盘搞砸.

不管怎么讲,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在完成了三十年的经济改革后的今天,已经启动起来了,理论上的探讨,理念上的转变,纯学理的学术文章纷呈以及一般普通民众的思考,都已经看到了这一点,随着这种变动的范围扩大和思想体系的成熟,中国的民主步伐终将摸索着实践着,一个一个的台阶直上,开创出和经改一样的一种符合中国国情的标志性的政改模式.中国的政改没有地方借鉴,没有前史可以推敲,完全靠自己去步步走出来,相信同经改一样,会再次做得史无前例和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成功.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 | Theme Redesigned by Kaushal Sh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