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我的“病人”

08-05-04

Permalink 20:47:24, 分类: 国医论丛

中医是我的“病人”

中医是我的“病人”
作者:王世保

今天的中医已经病了,当然不是说中医自身的理论出现了问题,它完整的保存在中医经典文献里,那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海洋,只要您愿意了解和学习中医,拿起这些已经流传了几千年的经典,细细地研习,就能逐步登堂入室,看到一个自然和谐的世界。
今天的中医已经病了,我是说作为中医理论在现实当中发挥中医治疗功能的中医队伍病了。他们不仅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这种病情足以让中医名存实亡,彻底丧失发挥救死扶伤的功能。
中医学界的病,既有外在的“六淫”因素,也有内在的“情志”因素。对于前者来说,中医已经丧失了以往那种被儒家和道家营造的“冷暖适宜”的气候,却处在了由冰冷的理性编织成的科学主义的“风寒料峭”的天气里,没有阳光和温暖,只有劲风的切削;对于后者来说,文化的自卑让这些中医的继承者丧失了文化主体的豪气,只能“病泱泱”地接受科学主义“风寒”的侵袭,“风寒交迫,高烧不止”,哪能动弹得了?
医人,需要中医理论;而医中医,不仅要通晓中医理论,还需要通晓中医赖以生存的文化,才能对造成中医“发病”的病因和病机作出准确的判断。我确信我有这个资格和能力来为中医医“病”。在大学时代,我就开始研习老庄和孔孟之学,并逐步过度到西方的理性主义文化的经典。常言到:只彼知己,百战不殆。对东西方文化经典的深入学习为我给中医把脉辨证施治提供了足够的知识。经过多年的积累,我终于完成了《中医非科学论——我为病重的中医开处方》这本论著,这本书对中医的病情、病因、病及以及辨证施治作出了全面的阐述。
有人指责我经常在中医领域里进行空谈,他们却弄错了对象,治疗病人需要在诊所里去为病人把脉开药,但是治疗中医,就需要上升到理论高度进行分析,让人们通晓中医的病情、病因、病机以及辨证施治的具体内容。
我不是中医临床医学系毕业的,国家一纸《执业医师法》禁止了我公开行医医疗病人的权利,可是它再也不会发布命令禁止我为中医去公开治疗!
中医,是我的病人,我会继续为其诊断治疗下去,直至其康复!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2834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中华静修园

王世保先生的学术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