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恒言:科学对人类的危害性源于科学自身

08-04-22

Permalink 20:37:27, 分类: 哲学论丛

醒世恒言:科学对人类的危害性源于科学自身

醒世恒言:科学对人类的危害性源于科学自身
作者:王世保

现代科学诞生于西方文艺复兴之后,它在古希腊的自然哲学基础上,融入基本的数学抽象空间和实验技术,进而取得了强有力地发展。西方的文艺复兴促进的是西方社会的世俗化,但在当时还很不彻底,早期大多数科学家的科学活动基本上还是宗教性的,其目的就是证明上帝的存在和完美性。然而科学终究只是一种世俗的认知活动,随着西方社会的世俗化进程,等到英国的工业革命时期,科学活动的目的就完全被世俗功利化了,科学家的科学研究指向的不再是自己内心的信仰,而是为其国家经济的发展服务。
自从18世纪末的工业革命到现在,在短短不到300年的时间段内,科学技术在促进人类物质文明极大地繁荣的同时,给人类自身的生存也带来了诸多灾难性的威胁,诸如全球气候变暖、化学物质过剩等等。生态环境的破坏正在加剧威胁人类生存的力度,在面对这些前所未有的灾难性问题时,大多数人由于对科学的盲目信仰,便幼稚地以为这些问题是人类滥用了科学才导致的,只要人类能够合理应用科学技术就可以避免。
对科学的信仰已经导致大多数人不能对科学技术自身进行有效地反思。事实上,科学给人类带来的危害性是必然的,这种必然性与人类如何利用无关,它源于科学自身的文化特征。
一、科学的还原思维导致了人类对自然秩序的破坏
科学的还原思维带来的是一种机械的分裂思维,这种分裂思维导致科学家对研究对象采取一种破坏性的重构,既而产生的必然是见木不见林的不健全的科学理论。这些不健全的科学理论被用来满足人类放纵的欲望必然要破坏人类的生存环境。
我们知道,科学的还原思维来源于古希腊的四元素说。
古希腊的哲学之父以其“水是万物的本原”开启了西方哲学的源头。接着,空气、土和火先后被认为万物的本原。恩培多克勒综合了这四种元素,形成了古希腊的第一个哲学、也是第一个科学知识体系,即四元素说。后来,阿拉克萨哥拉放弃了这些有形的实体,以更小的微粒作为宇宙的本原,而德谟克里特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抽象,提出了原子论。原子论在欧洲文艺复兴之后成为了近代化学和物理学开始的基点和基本理论框架。
事实上,原子论是一种简单的机械的构成论,它否定了自然物的整体性,把自然物还原成形体更小的单一的有形实体。原子论蕴涵着一种机械和分裂的还原思维,在这种思维的主导下,后世的科学家为了寻找研究对象中的构成单元,就采取各种实验建构手段割裂研究对象,把这些研究对象解析成众多的物质碎片。因此,还原思维主导下的科学研究产生了两个不可避免的内在缺陷:
第一、还原实验破坏了研究对象的整体性,并错误地把破坏后产生的物质碎片看作研究对象的本原。
第二、原研究对象被破坏后产生的物质碎片能够按着人的意志去构造新的人工造物,既而破坏了既定的自然秩序。
自然物只有在自然整体中才能是其所是,而科学家在还原思维的主导下却破坏了自然和万物的整体性,也就导致这样的科学研究彻底失真。科学家把这些自然物显现的自然层面不断降低到越来越低等的构造层级上,当这些低等的构造单元被从其母体中解析出来后,就失去了其母体的制约,而进入了一个无限可能的属于人的构造世界之中。因此,还原思维为人类按照自己的欲望来构造新的人工造物提供了无尽的技术和质料,进而带来了物质文明的繁荣。但是,这些从自然秩序中脱离出来的物质碎片却扰乱了既存的自然秩序,而自然秩序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
还原思维导致科学家陷入了一个破坏——构成——再破坏——再构成的无限循环下去的认知陷阱。在这种破坏性的认知环境下产生的那些机械的不健全的科学理论又可以衍生出众多的技术,既而去破坏自然物以满足人类日益放纵的占有欲望。
二、科学世界的抽象性和孤立性导致了人类与自然的对抗
我们知道现代科学赖以产生的关键因素除应用了实验技术之外,就是抽象的数学空间的完善。数学空间不是自然空间,它是存在于人类的自我意识里,依靠人类的逻辑思维建构起来的,科学就是在这个抽象而虚幻的空间里去建构自己的理论知识体系。
建立在数学空间基础上的科学世界是一个抽象的、孤立的理念世界,这个世界成型于古希腊的巴曼尼德斯。巴曼尼德斯以自己的存在论否定了自然万物变化的真实性,既而构造了一个颠倒的世界,即存在于人类自我意识中的那个不变的理性的存在世界,它把这个世界看作自然的本质。这种理念世界后来在柏拉图和欧几里德那里获得了几种构成元素,即概念、数和几何图形,既而丰富了自己。
现代自然科学使得这个属于人的理念世界变得日益精微和庞大,人类也在不断把这个理念世界加以物化,既而在自己的周围构建了一个抽象的形体世界,只要看看那些人工造物,无一不具有数学空间的特征。
人类正在依据科学技术构建的这个抽象的形体世界,是符合人的意志的。但是,这个形体世界及其构成的人工造物却与自然物和自然界格格不入,因此,这个形体世界越是庞大,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对抗程度也就越大。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紧张关系必然带来更多的毁灭性灾难,当人类依据科学技术走向与自然全面对抗的时候,恐怕也是人类即将消亡的时候。
科学是人类对周围的自然物采取一种破坏性的认识手段建立起来的,人类在这些机械的和不健全的理论基础上衍生出无尽的纵欲技术,既而在无知地破坏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
科学理论产生于破坏,也必将应用于破坏,既而制造新的破坏!
破坏,就是科学理论的本质。只要我们应用它,就必然要产生破坏,这种破坏既有有利于我们生活的,也有危及我们生存的。
还是我们的祖先有智慧,为了我们人类的可持续性生存,还是仍掉这些“奇技淫巧”吧!让它成为小孩子的游戏!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2755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中华静修园

王世保先生的学术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