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沉思:中国需要走出民主与科学的迷障

09-05-04

Permalink 03:25:36, 分类: 社会论丛

“五四”沉思:中国需要走出民主与科学的迷障

“五四”沉思:中国需要走出民主与科学的迷障
作者:王世保


无疑,“五四新文化运动”在中国近代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完成了中国新旧文化的更替,标志着以“科学”和“民主”为核心的西方理性主义文化从此在中国这块古老而又常新的土地上占住了主导地位。时移世易,历史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中国在以“科学”和“民主”为核心的西方理性主义文化的塑造之下,摆脱了二十世纪初期的民族存亡危机,走向了现代化的经济强国之路,继而加入了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圈之内。
有什么样的文化,必然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文明。随着西方文化扎根的深入及其塑造的西方文明在中国大地上的逐渐展开,我们却发现中国的现代化把自己引向了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几乎没有区别的境地,即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样中国正在面临着日益严峻的生存危机与精神危机。中国的现代化徒增了一个类似于英国和美国那样的推动人类走向毁灭的资本主义文明体。在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穷途末路随着人类生存环境的破坏而日益凸显的时候,中国的现代化使得中国的存在失去了世界性的意义。因此,在二十一世纪初期,放眼人类的生存状况和未来的发展走向,中国是需要继续“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理性启蒙,进一步强化科学和民主崇拜教;还是对这两种舶来品在中国固有文化领域里进行彻底地反思与批判继而走向一条全新的生态文明之路,就成为当代学人需要加以考量和选择的首要命题。


一、西方民主与科学的迷障


我们知道现代西方文化脱胎于古希腊文化,而古希腊的理性主义文化始于四元素说,四元素说从泰勒斯的水源说起,历经阿那克莎哥拉的粒子说以及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与巴曼尼德斯开创的理性主义一起成为了古希腊文化的内核与灵魂。欧洲在15世纪以后进行了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就在古希腊原子主义和理性主义建构的两大文化传统基础上开启了现代西方文化及其文明的进程。在历经17世纪兴起的启蒙运动、18世纪后期的工业革命以及19世纪和20世纪的血与火的殖民化扩张之后,西方文化及其衍生的文明传遍了世界的角角落落,并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包括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高举的两大旗帜,科学与民主都是古希腊原子主义和理性主义衍生出来的具体形态。原子论在自然科学领域里形成了建构主义的原子主义,继而推动了还原科学的兴起与发展。还原思维的主要特征就是把原生态的事物整体抽象地割裂成各种低级形态的单元,并把这些人为主观建构出来的低级形态的单元作为原生态事物的基础,继而通过认识这些低级形态的单元去间接地认识原生态的事物。这种理性的建构思维破坏了自然物的浑然的整体性,所以能够把从自然中割裂出来的自然物作为质料按着人类的意志加以理性地重构,作为满足人类原欲的人工造物。因此,还原科学越发展,人类破坏自然物的力量也就越强大,人类的物质文明也就越繁荣,而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被破坏的也就越严重。科学作为一种理性地建构认知活动,其本质特征就是破坏。因此,人类利用科学破坏自己的生存环境是内在于科学自身的,它与人类是否滥用科学无关。
与原子主义通过打破自然的整体性继而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秩序一样,原子主义在社会领域里的表现形式个人主义也破坏了社会的整体性,不仅带来了政治秩序的混乱,也带来了伦理上的严重畜化。个人主义首先把社会整体还原成为一个个孤立的社会个体,并把这些社会个体凌驾于社会整体之上。这种对社会的理性地还原认识导致了两种后果:一种就是政治上的混乱,公共机构先被个人主义瓦解成一个个的权力碎片,这些权力碎片又重新聚合成为各种权力与利益的集合体,继而展开野蛮的竞争和公共机构重组,由众多的权力和利益集合体通过竞争而组成的公共机构处在一种易于瓦解的松散状态,而公共机构的经常性瓦解必然导致公共秩序趋于经常性的混乱;一种则是伦理上的畜化,个人主义破除了社会对个体的限制,把人类还原成为一个个低级的动物状态,使得人类内在的原欲本能成为了主宰社会的最高力量,于是人类通过理性编织成的文化就成为了原欲的伪饰,原欲就在这种理性的伪饰之下不断地突破人类已形成的伦理秩序进而获得最大限度的扩张,使得人类处在一种被原欲奴役的畜化状态。
如果说科学为原欲的放纵提供了淫具的话,那么以人权、自由和民主为核心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为原欲的放纵就提供了制度性的保障,二者相须为用共同推动原欲的放纵;而原欲的放纵又不断地推动科学的发展,强化以人权、自由和民主为核心的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合理性与神圣性。资本主义文明就在以原子主义和理性主义为核心的古希腊文化基础上不断地去推动人类赖以永久性生存的自然秩序和伦理秩序的破坏,继而将人类原欲的释放限度最大化。
然而,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秩序不是可以无限地破坏的,当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原欲的放纵将其破坏到一定限度的时候,自然秩序的混乱必然会带来人类的彻底毁灭。人类要想在地球上可持续性地生存下去,就需要在这种原欲的奴役之中觉醒,继而抛弃那种伪饰原欲的以人权、自由和民主为核心的资本主义价值及其主导的文明,这就是东方文化的再发现与新生。


二、中国文化价值的再发现


面对西方文化及其衍生的资本主义文明正在给整个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结局,我们需要在世界范围内重新审视“五四新文化运动”高举的两大旗帜在现代中国所具有的社会意义,我们需要重新反思中国正在不遗余力地走向现代化的终极目标。中国经过近百年的努力所实现的现代化,仅仅是为了强国吗?仅仅是为这个星球再增添一个释放出巨大的破坏当量的文明体吗?那么源于西方文化所带来的人类生存危机和精神危机又怎么解决?
只要能够提出并深入考虑到这些更加宽泛和更加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就会打开自己的视界,站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文化高度去重新审视人类的不同文化,去重新发现一些原来被我们忽视的具有伟大意义的文化体系,并在此基础上树立大目标。因此,在科学与民主已经使得我们摆脱了民族存亡危机的情况下,我们的大目标就不能再局限于强国,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把人类带出一条超越资本主义文明的可持续性生存之路。毋庸置疑,中国要想实现这一大目标,就需要重新回归自己的文化,并以固有文化的视域去重新审视与反思科学与民主。我们只有深入中国的固有文化之中,去重新发现被那西方物质文明所遮蔽的价值,才能超越现代西方文化所主导的现代化,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探索之境。
西方社会砸碎了中世纪基督教的桎梏,在古希腊文化的复兴之中走出了给人类带来物质繁荣的现代化之路,那么中国就需要突破现代西方文化所铸就的强大的科学与民主的迷障,去为整个人类寻求一种超越西方现代化的可持续性生存之路。为此,我们今天的文化建设所需要的不再是延续五四时期所进行的理性启蒙运动,而是需要抛弃当时迫于救亡图存的压力之下对科学与民主所产生的盲目的狂热崇拜,需要在已经实践近一个世纪的基础上对其进行冷静而又智慧地反思与批判,并在反思与批判之中走出迷障,推动中国固有文化的伟大复兴与再生!
沉思“五四”,破除民主与科学给国人带来的迷障,重新发现中国固有文化的价值,继而在世界范围内发动一场全面的中国古典文化复兴运动,去铸就一个新世界,这是中华民族需要在新的历史时期树立的大目标,担当的大使命!

中华静修园

王世保先生的学术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